《使女的故事 第二季》刻画了怎样的女性形象?

图片 5

使女的情节不算新颖,就是反乌托邦和女性及同性恋者可能面临的遭遇的一个组合和拼凑,这一出杂烩让人不禁大呼“比恐怖片还要恐怖片”。还记得在《沉默的羔羊》里,汉尼拔在引导科莱丽丝找出变态杀手时给出的一词“贪恋”,“人们贪恋他们得不到的东西”,而这样的一个人肯定是身边的人或者有交集的人,只有身边的人才会产生贪恋。同样,这部恐怖片进阶版之所以比温子仁的系列更加骇人,就在于在观影的过程中,你好像处处都能感觉,这事情在微博上刚看到,我或许刚刚遇到过或者我的朋友刚遇到过,我们离这个鸡肋国其实并不远。

不要小瞧了她们的反抗

“变化并不是突然发生的”,对啊!一小步一小步的挪移,最后突然将你一死军,然后激烈的反抗,之后被挖眼、断手、施割礼,此时的反抗无所谓是生存本能在面临彻底拔除威胁时的殊死一搏。我们现在不是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或者就算关己也是能忍则忍,起码我们还有丹书铁券“妇女能顶半边天”。害怕吗?害怕。剧中,鸡肋们膜拜献祭上帝,使女们跪求上帝解救。人间已倾覆,上帝的第二次降临,是充当救世主还是毁灭者,还是又一次毁灭后赐予重生呢?西方宗教有等待的信仰,我们呢?只能有一份光发一份光,无需等待了,不要在空等中误了时机,温水煮青蛙了。

《使女的故事》第二季剧终:女人们的反抗,是无尽的光!

一部佳作需要剧本和演员互相成就。摩丝女士贡献了神级演技,成就了这部剧。我想这部剧出现的也正是时机,她不是那种天才型的,像西尔莎罗南,一出场就发光,自然流畅。摩丝的演技则是时间和经验磨练出的,是老演员的本事。剧和演员在恰好的时机互相成就。

《使女的故事》第二季落下帷幕。虽然有消息说,HULU公司早就预定了《使女的故事》第三季,但接下来还是免不了漫长的等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第五章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等来下一季搬上荧屏的时候,已经是2019年了。等到一年过去,我想这一季里面女人的反抗,依旧像是无尽的光,照耀着二零一九年的追剧时光。

图片 1

第十二集里,Eden和Isaac为爱私奔,被抓回来之后Eden拒绝认罪,她相信自己是为了爱。Isaac也没有因为贪生怕死而辜负她,一对情侣被溺死在泳池内。弗雷德·沃特福德一家,除了弗雷德本人,保姆、使女奥弗雷德和太太Serena都觉得窒息,对Eden的悲惨离去感到伤心绝望。这也成了后半部分《使女的故事》第二季里面最悲惨、最无人道的一幕!

图片 2

Eden才十五岁,还未成年。依据基列国政府安排,她嫁给了Nick。她没有读过多少书,信奉传统,想和Nick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奈何Nick的心思都在使女奥弗雷德身上,对她一直颇为冷淡。

长期相处下来,她和Isaac日久生情。她们想要组成一个真正的家庭,碍于Eden已婚的身份,逃跑是她们唯一的途径。

被抓后,他们双双断送了自己的性命。这不过是正常人的情感需求,在基列国成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何其荒唐!

活着比死了还悲惨,还不如努力反抗一把!即使软弱如女人,也会拼了命找到那束属于自己的光!

最后一集,剧情交代了Eden和Isaac居然是被家人出卖才被抓到的。奥弗雷德掩藏不住内心的惊讶和鄙视,让大主教弗雷德非常不爽,让她注意自己的语气,并扇了弗雷德一耳光。奥弗雷德狠狠地还击回去,即使处境凄惨,她的“反骨”越来越烈。

图片 3

弗雷德提出让奥弗雷德继续留在他家当使女,以便下次可以生个儿子。他可以让她再见女儿汉娜。奥弗雷德的表情从恶心到极度忍耐,都说明了她对弗雷德的鄙视。这样的一个人,居然成了位高权重的大主教,她内心都替Serena不值。也许,有一个时候,奥弗雷德也会如同Emily一样,再也忍不下去了。

图片 4

Serena得到奥弗雷德的孩子Nicole后,整个人的母性爆棚。在《使女的故事》中,Serena是一个极其矛盾的人物角色。她是基列国这个人间地狱的缔造者之一,却也深受其害。有了Nicole,她得到了所有的满足。她有作恶的成分,但面对孩子,她投入的母爱是真实的。

图片 5

Eden的悲惨命运,激发了她身为母亲的保护欲望。奥弗雷德告诉她Eden留下的圣经,她口口声声用教义进行辩解,但不得不说她内心并非毫无波澜。她再清楚不过,如果Nicole在这种社会长大,等待她的将是苦涩和悲惨的一生。于是,她联合其他高官太太,要求重新给予女孩阅读的权利和机会。但碍于基列国的守旧势力,还有她那个道貌岸然的老公,她受到了惩罚——女性第一次被抓到阅读,被割去了一只手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