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白熊正义公园“

最后发现就是一个游戏,里面的人都在扮演一个游戏的人。女主就是杀人犯,和男朋友杀害脑中的那个小女孩。于是白熊正义公园就让女主承受精神痛苦,让她知道小女孩的痛苦。一次次让女主失忆,一次次在这个游戏中受尽羞辱承受杀人的痛苦。大概就是这样。

女主从黑暗中醒来,头疼欲裂,伴随着电视的噪音声,她看了看手腕,伤痕累累,似乎之前有过挣扎的痕迹。可她什么都想不起来。电视屏幕上一直显示着类似“凸”的符号,她不知寓意何在,不仅如此,她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是谁。走到壁炉旁,她发现了一些照片,有她和一个男人的合影,还有一个是一位小姑娘,她猜测他们是她的丈夫和女儿,因为她脑海里在头疼中浮现出这个男人、和陪女孩玩耍的画面。
她收藏起女孩的照片,想出去找人问个究竟。街上都是行人,他们行为诡异,没有言语,都和她保持距离。更奇怪的是,人们手里都拿着手机对她进行拍摄,就像拍动物园的猴子一样。她没来得及思考,就只见远处有一位带着印着“凸”字头套的男子持枪向她跑来,出于本能,她拔腿就跑。
直到她遇到加油站的两个店员,男店员为救她而死,女店员带她脱离了枪手的袭击。女店员告诉她,人们现在一部人成为了枪手,另一部分被屏幕上的记号洗脑,成为了只会用手机拍摄一切的旁观者;而他们现在的目标就是去一个叫做“白熊”的地方摧毁掉信号发射器。女主脑子里再次浮现丈夫的面孔和她拍摄女儿玩耍的画面,这使她有些精神崩溃。她愤怒的用砖头去砸跑了旁边围观的看客,想拾取他们丢下的手机里的录像,可是店员拿出武器对着她说,不许看,否则你会被洗脑。
枪手们再次赶来,这次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伙。
女主带着她逃跑,千钧一发时刻一个开车的老男人救了她们。在车上,女主感觉好像认识他,但想不起来。老男人说要带她们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女主问是不是树林,老男人反问你怎么知道,可是她说不上来。
到了树林,老男人把她们领到了一个类似刑场的恐怖的地方,他不是救她们,而是想杀她们。就在他动手的之时,女店员再次挺身而出,杀了老男人,救了女主。于是她们下来的目标,就是去“白熊”摧毁掉信号发射器。
天色渐晚,到了“白熊”,惊慌之中也终于找到了放着信号发射器的房间,女店员想一把火烧掉它。还没来得及下手,枪手们再次出现搅局。他们把女店员按到在地,情况十分危急。女主趁对方不注意夺过他们手里的枪,想救女店员。
刚一开枪,只见礼花飞溅。这是把假枪。女主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只见那发射器像门一样扇面的打开,白光袭来,她站在一个舞台的中间,迎面的,是热闹的观众席。观众们正为这场精彩的真人秀鼓掌。倒下的女店员站了起来,配合其他的枪手将女主绑在椅子上,等待着幕后的BOSS出场道明真相。
这个BOSS不是别人,正式之前被杀的司机老男人。老男人的出现让观众的掌声更强烈了,他说,女主是个残忍的杀人犯,曾经和未婚夫一起谋杀过一个小女孩。他们将她装入袋子中活活烧死,女主用手机拍下了全过程。女孩就是照片中的女孩。
一切真相大白,真人秀也迎来了最后的环节,女主被关在透明的箱子里到街上游行。人们大胜的唾骂她,说她是杀人犯,还向她丢弃西红柿。她被关着,除了哭,没有办法做别的事情。后来,老男人把她带到了一个房间,手绑在椅子上,前面是台电视机,重复的播放着她之前脑海里出现的画面:未婚夫和那个死去的女孩。她尖叫着,但挣扎不开。老男人把一个工具戴在她头上,说,只要半个小时,你的记忆就会被清楚。第二天,地点:“白熊正义公园”,“女店员”和“老男人”迎接着一批新的游览客,对他们说:“欢迎来到白熊正义公园,来到这里,不要说话,不要接触凶手,然后尽情的拍摄吧!”

故事很黑暗,杀人的确需要付出代价的。但是白熊正义公园的做法不是也如同杀人犯一样残忍吗?看着别人的痛苦来满足自己,这么残忍的事有些人都习以为常了甚至觉得很愉悦。罪恶在上演而我们无动于衷,甚至在欢呼。正义又是什么呢?

 
以上是黑镜第二季第二集的剧情。
《黑镜》是我近几年看过最震撼的电视剧,出了两季,一共六集,每集都是独立的故事,剧情紧张,寓意也很有深度。如果你让我推荐个电视剧看,那没别的,就它了。
 
就说一下这一集,有以下几点可以探讨。
第一,对于人民群众的冷漠。我想该剧还是对此有一个很坚定的批判立场的,大家也都能看出来。人们总是拿着手机拍摄女主的种种痛苦经历,然后无动于衷:在这个白熊的真人秀中,人们扮演的是麻木的行人,可是在节目结束之后,人们依然对女主没有任何同情,不仅如此,来参加白熊真人秀的游客依然不止。影片中间有一段点题的对话,女主问女店员,是不是信号让人们变成这样,女店员说:不是,人们内心一直这样,信号只是把它们挖掘出来而已。很明显的,对于人们的无情,是本集想表达出来的核心思想。
其实对于现实中的人们,是如此,所有人都明白;可是影片里用这种看似现实,又很夸张的方式,把茫茫多的人配上手机,用人数和无比的淡定的行为方式,很刺激观众的意识,然后深深的烙下了批判的印记。印象很深的地方,就是行人的数量、审判女主时人们的激动、进入到白熊正义公园是孩子们的欢乐表情。
第二,对于女主的下场。按照正常的想法来看,女主确实是虐童杀人犯,她和她的未婚夫一起策划绑架了小女孩并将其烧死。这种行为确实罪恶十足,罪恶之重在最后审判时的报道也说应加重对她的惩罚,这直接形成了“白熊”主题公园的形成。只是,把一个罪人安排在这样一个下场:像马戏团里抓的野兽一样,成为消遣观众的玩物,经受着不断地心里生理双重折磨的循环,这样是否符合“白熊正义公园”的“正义”二字?人们的这种行为,是否也是对女主进行的虐待和犯罪?
我想影片也没有回答这样的问题,因为对于现实而言,这确实饱腹争议。但是它在陈述女主的罪行的时候,用一路的苦难和最后的哀嚎,更多来表现对于女主不幸的同情,这恐怕已经足够了。
这里说一下,很多人对于女主是否真的是虐童的罪犯也有一定的疑问。我认为女主确实是罪犯。质疑的人有这么一些论据,首先女主很多的记忆,是被白熊的组织洗脑进去的,如电视上的画面等;最后审判的时候有一个报道讲述了女主的身份,而这个报道可以是伪造的,因为报道所提到的应加重对女主的惩罚是媒体的一面之词,非法官的直接判断,所以没有说服力。我觉得这种说法也不是不靠谱,但是有一点,就是大叔在最后给女主抹去记忆的时候让她看电视的画面进行洗脑,说了一句,这都是你自己拍的,口气很气愤。因为女主马上就要被消除记忆了,大叔说这句话没有灌输思想的意义,因为一句话而不是反复出现的,所以不会有洗脑的作用,那必然是真的,女主真的是杀人犯。
第三,对于现代科技给人们带来的东西。这点其实是整个黑镜都一直在反问的问题。在这单集中又分为两点:一点是对于像“白熊正义公园”这种真人秀的讽刺,我想不仅中国,全世界似乎都在有这么一种趋势,就是各种节目用各种形式和各种心思赚钱,那怕不惜一次又一次的降低道德的底线。另外一点,就是手机加强了人们之间的交流,也使得人们更方便快捷的记录身边发生的事情,但反过来讲,手机也成了人们表现麻木冷漠和变态欲望的工具,就像女主用手机拍摄施暴的过程,和人们对女主经历做出的拍摄和旁观。对于科技对与人类生活带来的双面影响,黑镜一直都在反思着。
最后在单独说一下,很喜欢这集的一些场景,和导演的拍摄方式。很多细节,如地上的药品,墙上的日历上的标记,电视的噪音,不断重复出现“凸”字标记,还有那个树林里的刑场,枪手们的追击,这一切的元素组成的镜头,就像一场噩梦,充满了紧张和压抑。
这样富有深度和戏剧性的惊悚片,非常非常对我的口。

来到森林大叔袭击了女主,要杀了她,被抢劫女救下。然后继续跑,来到白熊决定关闭信号源。

故事主要叫一位不知名的女主在一个房子里醒了,手腕割伤了,而且旁边洒满了安眠药。电视上出现一个奇怪的标志,女主好像是失忆了,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里。女主看到自己的可能是男票的照片,旁边还有一张小女孩的照片。而且脑中各种回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