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留白

算是还不错的国产,对白和演技都不会太恶心,新面孔看着也顺(有四个演员是古剑的吧),演员个性和大环境什么的都还蛮符合现在的年轻人的。

永利皇宫手机登录平台,(一)

原来觉得万嘉挺可怜的,但是后来才发现她是个绿茶婊。喜欢薇薇的性格,她值得最好的。应冬和安珀本来就应该在一起,我还是相信门当户对的,这不过是现实,梦姐的选择是对的,很多时候不是只有爱两个人就能长久,倒不如最这样,不要毁了彼此以后的回忆。

“从华工毕业,不顾家人反对,我一个人跑去韩国做了抽脂手术和微型整容,完成了从170斤到140斤的创举。我曾站在镜子前看了一整天那个帅比。。那以后,我开始了长达7年的漂泊生活,也就是在那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
我微微搂紧身边的女朋友,对7年未见的老朋友开心的说着。

现在看到35集,下周更新最后五集,真的好期待。

眼前这位身穿阿玛尼西装,手戴劳力士手表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广州阿三模样的顺子,我当年的好兄弟。他扶了扶眼镜,一本正经的对我说“恭喜啊,减肥成功还泡到这样的妹子,怎么称呼?”

心中理想结局是,安珀和应冬,万嘉自己出国,梅宝不要回头答应华又希,梦姐和吴宇霆维持原状……这不过是现实。最后留一点幻想给薇薇,姐姐的病会好,薇薇和欧辉在一起。实在讨厌韩定一,懦夫。

我嘴角微微上扬,“叫她薇薇好了”

说着薇薇对顺子点头笑了笑,看着她对顺子一脸艳羡的模样。。我心中苦笑,

说起来也巧,我刚刚在Z市稳定住,找了个报社供稿的工作,和薇薇在这家我们常来的饭馆吃饭,碰见了从毕业后就再未谋面的顺子。原来他毕业后在股票市场中摸爬滚打多年,如今在Z市已经小有名气。我喝了口刚刚点的可乐,对顺子说”真是不好意思,毕业后也一直没联系大家,大家现在都怎么样了?“”算你还有点良心,还想着当年咱们实验室的成员,我也是去年联系上大家的,除了你,你真是可以啊,跟人间蒸发了一样。“”那太好了,有时间咱们再一起聚聚吧,我也挺想大家的。“我有些激动,手指不由得开始发抖。顺子看了看手机说:“这事就交给我好了,到时候联系你。”说完,就匆匆和我告别了。

(二)

我和薇薇回到家已经是晚上8点了,我们是在郊区租的房子,Z市的交通又不好,薇薇经常跟我抱怨,想换个离公司近一点的房子。这时我总会想起当年我们一起漂泊的日子。想起薇薇陪我吃过的苦,心中还是特别不是滋味,好在最近找我约稿的人不少,我努力点,下个月就可以换个新住处,也算是给她个惊喜了。我最近在写一篇关于H市莲花山庄的小说,出版方希望借此宣传一下这个度假山庄。百度了好几天这个度假村的介绍,总觉得少了一点心意,怎么也找不到思路。手指又开始发抖了,薇薇好像听见我在书房一阵的哀叹,泡了杯咖啡给我端了进来

“这都1点半了,早点休息吧。”她的手冰冷冷地搭在我的肩上,我用脸颊蹭了蹭

“你先睡吧,我在赶稿子。”

薇薇的脚步声渐远,夜静的有点可怕,厕所坏了的水龙头在滴答滴答的滴水,我出神地忘着电脑旁冒着热气的咖啡,氤氲中好像看见了曾经的露姐。。

是梦么?

(三)

嗡嗡嗡,嗡嗡嗡。。。

“喂,稿子赶好了,不要催了。”我带着起床气说道。

“我是顺子啊,你赶紧起床。”

“顺子啊,什么事你说吧。”

“上次说聚会的事情我弄好了,除了欢姐有点忙,其他的人都能过来,美潼邀咱们12号一起去H市的莲花度假山庄,也让大伙见见你啊。”

“12号么”我翻了翻桌上的日历,今天是9号,三天时间,够我赶些稿子给报社了。

“那行,我和你一起吧,要提前订票么?”

“机票我订好了,到那边机场美潼会来接咱们,你等我电话。“说完就挂了。

我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喃喃道:“大家都变成什么模样了呢,看到我现在的模样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跟薇薇提了这件事,她说什么也不让我去,还说什么人家混的都比你强,你好意思去么?这话没错,但从自己女朋友嘴里说出来就特别刺耳,我提着电脑就摔门而去了。

一月的Z市格外的冷,一个人走在漆黑的夜色中,我打了个冷战,双手又止不住的发抖,我摸了摸口袋,就带了几十块和一张泛黄的名片,我眯起眼睛仔细一瞧,上面写着”明新商业事务所
唐XX“,这是我三年前来H市游玩时,认识的一个私人侦探,当时在西湖旁发生了一件轰动一时的自杀事件,死者是名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从湖中捞出来的时候全身赤裸裸的,却没有什么伤痕,经法医鉴定后发现死者是服用安眠药过量致死而并非在水中窒息死亡。那家人不相信警察,便偷偷请了私人侦探调查此事,正是唐小白,案情虽没有太大进展,我们却因此结缘,成为了挺好的兄弟。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给我的名片。

刚要打电话叙叙旧,心想如果去H市的话还可以见见他,就放下了手机。找了家网吧进去,将就着过夜算了。

(四)

1月12号中午11点,顺子和我到达了H市的机场,在候机室等待已久的美潼看到我们不停的招手。看到美潼的装扮,我惊讶的合不拢嘴,顺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看傻了吧。“没错,美潼身穿警服,以前白皙的额头上耷拉的刘海不见了,扎了一个马尾辫,显得十分精神,挪步到她的身边,若隐若现可以嗅到一股子中药味,“我说你咋还在喝中药啊,美潼”,美潼身体一直不太好所以从我俩认识起,她就一直有喝中药的习惯。美潼整了整衣领对我说:”浩浩同学,好久不见啊,变化挺大的。大粗腿没有了,小肚子也消失了,这眼睛,没睡好么。。“只见她在我面前从上到下反复打量着,不时还皱了皱眉头。像是看猴一样,让我很是尴尬,一边的顺子说,”别看了,大家伙还等着我们呢,走了。“

我们三个人大概中午12点到达了目的地——莲花度假山庄,这个度假村算是比较高档的消费场所了,占地面积0.8平方公里,周边水域面积2.66平方公里,从南到北划分了清河水系、岛屿别墅、会展中心、养生美食四个区域位于山脚下,山腰上则是温泉中心,山顶上还有滑雪等项目。在清河水系上散落着23块大大小小的岛屿别墅,中间用浮桥连接,从空中俯瞰,像极了一朵莲花。。我们要去的那栋正位于莲花的中心。

一边走着,顺子一边给我讲起了大家的近况,七年的时光,大家已然变了另外一副模样,露姐毕业后便去某教育机构当了老师,前几年家里人叫她回去相亲就辞职不干了,目前也算是全职太太了。栓子和他的小媳妇毕业后便在G市结婚了,经过这几年的打拼也将要买房子,生活算是顺风顺水。欢姐去的是家外企,整天飞来飞去的出差,见一面比登天还难。最让我吃惊的是梦姐,几年前她从一家国企辞职做起了网络直播,主要直播户外摄影和绘画,现在已然是粉丝过千万的网红了。美潼笑嘻嘻的看着我说道,是不是比之前看到我还惊讶,告诉你喽,我还是梦姐的忠实粉丝哦!你说你这几年都干啥了,怎么什么都不知道。顺子无奈的说。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尴尬的笑了笑。

都说一个人最好的时光是二十到三十岁,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地追寻自己的梦想。可我貌似在追逐梦想的时候,也丢失了一段最珍贵的年华。

后来,我从报纸上得知,我们去的这栋别墅其实还有名字,叫做似水年华。

(五)

“栓子,师姐笑一下”只见梦姐正端着相机半蹲着照相,乌黑的长发都垂到了地上。栓子眼尖,远远看到我喊道“我的天,终于看到活着的你了。”露姐,梦姐也朝这边望了过去,我加紧了脚步,跑着来到了他们身边。“好久不见,你们都还好吧。”看着这些熟悉而有陌生的面孔,一时竟有些说不出话来。栓子今天倒是非常兴奋的样子,看到大家再次重逢相聚一堂,他突然要给我们吟首诗:

说是寂寞的冬的快乐

说是重逢的人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幸福

我不敢说出你们的名字

不错不错,来让咱们的大文豪再给你润色润色,顺子推了推我说,我笑着摇了摇头。。。我们走进了别墅,顺子让我们先坐下来聊会天,他去楼上给我们拿饮料。露姐坐在阳台的落地窗旁的摇椅上,窗外是个小小的庭院,种着些我并不认识的花花草草。

“露姐一向最喜欢花草了,这么多年还是如此啊!”

“当然啦,我更喜欢自己养的,看着它们一点一点生长,感觉自己与自然接近了许多。”

美潼走过来,望着窗外淡淡的说:“那露姐最喜欢这里的什么花呢?”

我没等露姐回答,说:”露姐最喜欢的是那些新长出来的新芽,嫩绿嫩绿的那种。“

”哦,这样吗?我最喜欢的是那株梅花呢。“美潼轻声说到。

”你们在看花啊,这别墅真的不错呢,我和栓子去那边看了下,厨房里什么都有啊,你们想吃什么我给你们露一手。“梦姐一脸兴奋的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