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S03E06的一些想法,难得糊涂

图片 1

其实其他剧集也很精彩,不过第六集真的是让我印象深刻。

这回说的是beth和Jerry婚姻破裂
两个孩子跟着外公从裂口走出,以家庭问题为轴心树形展开,废土世界为背景,祖孙三人三种应对
三条线缠结为本集线索,再展开到其他问题角度延伸出片中各种细节。

本集故事很简单但内容非常丰富:正如开篇的冒险一样,生活好比潘洛斯阶梯,一直在无限的循环和延伸着,有朝一日当你手贱去揭开真相之时,幻象便会立马坍塌,其结果你真的愿意承受么?
本集旨在通过对Morty的悲催时刻的回忆让我们来重新审视真相与真理的意义。
以下为部分片段的诠释: 1)
误杀月亮人:眼见为实未必就是真相,你的小错误有时真会害死一个无辜人,可这世上真有无辜的人么?
2) 逃出宠物馆:大多时候被我们奉为神喻的启示,不过是一个骗你入局的谎言。
3)
外星人入狱:现实中大多数信仰都经不起理性的推敲。可是“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在面对未知时,人类所谓的理性与认知简直微不足道甚至是愚蠢。
4)
Morty虫毒记:爱一定是有限的,那怕是亲情。当我们习惯于语言和文字而非用心来表达爱,只把爱作为付出或索取时,爱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人总是会找到藉口去豁免自己对爱的承担。
5)
杀宠求生记。人性是自私的,一切性誓旦旦的爱与承诺,还有那虚幻的美好,在面对重要决择时通常屁都不是。
6)
Rick出糗记。每个人都希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留给对方,可既成事实的过去靠删朋友圈是没用的。
7)
逼供外星人。当你以为对方很苦时,那知他正在偷偷的享乐。当你看到学霸疯玩时,那知他有无数个夜的努力。生活中有太多的错觉让我们会错意,用错情。
8)
绝对水平空间。当你追求并体会过完美之后,就很难再回去接受任何缺陷。其实水平仪级别的体验就足够大多数人。
9)
开关错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道理,Morty的小错误杀死了远在外星的若干生命。
10)万能吸铁石:哈哈美女吸铁石,爷爷的研究真广泛,窈窕淑女君子要吸,这个我喜欢。
11)
误闯松鼠会。一个隐喻,如上集所说,无论谁是总统世界一直掌握一小撮人手里。这集Morty知道的太多。
….
林林总总,还有很多,正如Morty这些悲催片段一样,在我们的生活同样会有无数的过错、遗憾或无奈,多希望可以一抹了之或者重来一次呢?人们总是喜欢对未知和未解的一切刨根问底,讨个说法,求个真相,可是,有一天当你真的活明白活通透了,还能够没心没肺的开心下去么?

Rick一直都是严谨,聪明,伟大的代名词,但同时他也自恋,独孤,压抑。他把对家人的感情,对morty的感情看做是不理性的感情,认为这部分东西是有毒物质,是不好的,因此这部分被当做毒素被他排出体外,留下一个嘴里说着“我爱你”实际上却对morty没多少感情的“健康”的外公形象。
不过这也算是变相地承认,Rick对morty的感情。因此看到有毒Rick为了救morty而愿意接受融合的时候,我很受感触。当然,健康的Rick由一开始的不愿意融合到后期的愿意融合可能也是因为发现了这一原因,不舍得抛弃这种他自认不理性的感情。
由此证明Rick潜意识里是喜欢家人,在乎家人的。
相反morty就直接得多,他讨厌那个懦弱,自卑,愚蠢,消极且胆小,不招人喜欢的“有毒”morty,因此他能毫不犹豫地丢下对方就跑。无可厚非,可同时他也抛弃了他的专一,对Monica的专一。(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归在专一里,不过这应该是morty从Jerry那里继承来的唯一优点。)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阿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感觉这一点就要涉及之前的两季。前两季分别有两集讲述Jerry和Beth的感情,一集是平行世界,无论我做什么,遇到什么样子的人,最后我终究会遇上你,深爱你(稍微肉麻一点);另外一集是两人离婚去其他星球的那种婚介所(劝离的那种),没想到两人对彼此具体化出的印象竟无比合拍。具化出的Beth对现实Beth说,你不知道他的好处。(虽然这句话有嘲讽之意,但真的也体现出,哪怕一个人真的差劲到很差劲的地步,依旧有人觉得他好。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心头好)

废土末世很好地迎合了summer逃离家庭的应对方式和走向激进的心境,就像很多“当代嬉皮士”一样,很容易就想抛弃过去的生活,陷入虚无主义。

虽然扯远了,但我一直觉得morty和Jerry这一点很像。

蛮荒世界在家庭生活的对侧,废土背景下一部分人媒体和辐照中腐化,另一部分成为野兽般的末世人,抛弃常态生活
极端的杀斗足以麻痹一切价值论。正如其后揭示的,这种“粗野的魅力所在”(rick讽刺语)表皮之下掩藏着庸俗的“小胡子”,而当rick带回技术文明带来媒体,居然让走向文明末日的他们原地折返,重新被规范并轻易变得犬儒。我爆笑
(“我要用你的血做身体乳”这些细节安排得挺有意思,而为姥爷安排的所有讽刺和细节都彰显出截然对立的理性价值观,如“错了,就是一般血”。末世人还在谈美容?表皮之下不是埋藏着与腐化人同源的价值观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沙丁魚罐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个部分真是太好笑了。末世人“没有离开,只有敌我”,因为本就没有更前方的意义可追寻,他们的激进是一种别无选择,一旦有机会便轻易放下这种激进。这种空洞的激进何尝不像是机器人追求“真正的冰激凌的滋味”?

Rick是过来人,世界和时代的症结他都看过
更不必说孩子的心理问题。他当然明白这一切不过是风景(机器制造的模范家庭生活也同样仅仅是一种“风景”),充其量只是和孙儿解决家庭问题的冒险,而冒险的核心仍然是他们的关系。唯一有价值的是那块被冠以渎神之名的同位素,他还有“更前方的意义”,所以他是三人中唯一一心赶着离开的,他不在废土中驻留。

而Summer从起初的“这样他们就不用追杀我们了…一帮孬货。”很快便入戏到“投降吧,我们施与你仁慈”。在rick急着离开时
morty也和他谈条件,要“回家洗衣服”,这里完全是一个寻找新生活而又无法完全离开家的孩子的表现,非常可爱。

使他找到新的生活感的是那条大胳膊,它是在他的稀泥父亲Jerry被罚下场时出现的一个强有力的臂膀,第一个盟友,犹如一个同现实恰好相反的理想化的父亲角色,捍卫他、给他洗刷过去的力量。这也是morty面对对他生父失望和家庭破裂的方式。但大胳膊毕竟不是他真正的血亲,他们各自有各自的命运。(更强韧的始终是亲情的纽带)当大胳膊离开他时,morty面对它要杀死的人依然像个孩子一样难以独自支撑地颤抖了。

在这个时刻,rick出现了。他伸出手正重叠了那个父亲应该在的位置,短暂得像个假象。但此刻恐怕没有什么纽带会比这只手更强韧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