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的映射,远钧派的天桥风云

那时候同期电视台热播的是央视的雍正王朝和TVB的警察合家欢系列如陀枪师姐或是廉政行动之类,韩剧在中国应该算是刚刚开始。对大多数电视剧观众来说,港剧、新加坡剧和那时的台湾剧才是相对熟悉的。韩剧这种舶来品尚未真正地打动国人的心。那时的韩剧也与日后大红的一些韩剧有着微妙的不同,至少没有那么多的灰姑娘也没有那么的家长里短。那时的韩剧男主角,像是赵远钧同志,他既不会在女主角生日的时候弯下腰为女主角系上一条脚链,也不会不断地骂女主角你是鸟类。作为一个韩剧古董派角色,他不可能如日后的尹俊熙默默痴情眉目含春,也不可能如日后的姜俊相斯文儒雅气宇轩昂,更不是人生目标就是帮女朋友成为史上最伟大的厨娘。作为男主角他读书不多,个性不好,也没什么钱。可是当他因为罗老板欺负庆琳而砸掉了罗老板的工作室,准备去和李政合作时,意外地看见了庆琳和李政在一起。于是他默默退了回去,回到罗老板的地方,跪了下去,不要任何的报酬地求罗老板让他成为顶级的模特。不为以此获得力量报复宋庆琳,不为自暴自弃,赵远钧只希望自己能成为更出色的人,他意识到自己与李政的差距。于是这一跪,铿锵有力,让人感动。

在技术和人的本性之间,我们往往是无法分清的。假如他没有死而是转变成了人工智能的状态,她是否还是会疯狂,会说“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吗?

第一次是初中时,那时家里的电视还是很白的,而且信号也不好,但我依然用力地盯着看,还在格子作文本上写了一片花痴日记(当然是对迷人的李政的)。后来高中时终于租碟子把这部剧完整地看完了,也喜欢上那个在默默守护粗暴却温柔的男人远钧,但对李政依然无法舍弃,李政的复杂和迷人以及高明的商业头脑,满足了当时一个小女生对理想男朋友的一切幻想吧——就像爱火的飞蛾,明知危险却还是奋不顾身地扑上去,呵呵。剧中每个人都挺可怜的,但个人还是感觉最可怜的是李政,其他人大多遭受到的是外界的伤害,而李政的却是来自自家人的。按理说家庭是避风港,但与他来说却是一切悲剧的源头啊。
模特的故事离我们很远,但因本剧拍摄的不错让看的人也很有代入感。关键是剧情紧凑,而且复杂多变,音乐也不错,绝对是韩剧史上的经典啊。
今天因看了芒果台翻拍成的《华丽一族》,觉得有必要为很多年前看过的这部原版写点什么。不知道小时后写的那篇花痴日子还找得到不,大概早在老房子里被虫啃了吧。
翻拍成的《华丽一族》觉得情节还算是比较紧凑的,李学庆不错,有点赵远钧的感觉,高以翔帅是帅的一塌糊涂,但感觉少了点张东健的内韵,李欣汝就不评了,人家金南珠是真的模特身材模特脸孔来的,还有声音,哎。李欣汝一开口就感觉灰常急躁,噼里啪啦,看的人都快心率不齐了。值得肯定的事配音虽然没有达到精致的地步,但比以前芒果台放的那些完全后期配音的剧好多了,而且发现是同期录音和后期配音是并存的,难怪环境音挺真实的。这下反应过来,为什么我们看完全后期配音的剧感觉很假,因为电视剧无法像电影那样的投入,姑无法在环境音(这里包括环境音和在这种环境中各种声音的反射融合两方面)上也做到接近真实,而且非本人的配音演员也无法做到情绪上与表演者情绪上的一致(就算是一个人也无法做到两个时间点情绪完全相同吧),结果肯定让人觉得声音票在空气中或对不上表演即很假了。还是提倡同期录音啊

上帝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 重造一个可接触到的他。

现在想来,《天桥风云》就是一部讲述身为模特的人在那个光彩照人却明争暗斗的舞台上你来我往的故事。宋庆琳(恩,当年这个名字震撼了我好久)以服装设计师的身份半路出家担任模特,却意外地受到了好评。其间,她认识了身为世家子的李政和同为模特的师兄赵远钧,老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而实际上男人加女人再加男人的组合才是电视剧万年的灵感组合源泉。于是,事业上的拼搏,爱情上的纠葛,再加上众多配角之间和主角与配角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36集的长度能讲完已实属不易了。

后来他车祸去世,她和大多数人一样失魂落魄,生活确实因此而阴霾不开。而在葬礼上,她的朋友用科技给了她另一个希望

恒久忍耐又有恩慈,赵远钧的爱正是这样。他从没有逼迫过庆琳丝毫,只是默默地陪在她身边。当庆琳因为想报复李政而作出一些肮脏事时,是远钧一巴掌打醒了她。当庆琳压力过大而失明时,也正是赵远钧抱着她说没关系。宋庆琳的生命里,有太多赵远钧的味道。如果一份感情让你想变成更好的人,这就是爱的美好了吧。正如多年后,远钧被庆琳问起当初罗老板的事,远钧站在楼梯转角处抬头看她,笑容依旧明亮,他说如果不是这样,我又如何能成为可以站在你身边的男人。

她和他时不时就会吵架,对他总是玩手机不满,对他的音乐品味有所挑剔,对他总是懒懒的躺沙发里不满,即使是性生活也似乎有些不那么和谐…

今年暑假在家意外地发现江苏台在重播《天桥风云》,于是每天夜里十二点巴巴地守着电视等待重播,想起很多年前搬着小板凳守着新白娘子传奇的暑假,觉得有点好笑,原来我绕了这么大一圈,不过是从电视机前到了电视机前。

最终,他被放到了阁楼,那个以前他妈妈将把死去的儿子和丈夫的照片、东西封锁起来的阁楼。

ca88,用这段话来形容《天桥风云》里的爱情最为贴切。
    
1998年的夏天,好像有点热,当时班里的男生们沉迷于法国世界杯,每天早上顶着个黑眼圈来上课,互相比拼父母的开明程度——就是比拼到底谁昨晚看了最久的球赛。而我对那一年最深的印象,除去洪水,就是一部电视剧和一个男人。

 
吊诡的恰恰就在这里,无论技术利弊如何,她对他的方式和他妈妈对待死去儿子丈夫的方式是一样的,全部放到阁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