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Girls》,看气味相投这回事。

最终季马上来了,看到一篇采访。放假没事儿译的,因为是一同成长的剧,也算是一个庄重的closure咯?
有错误见谅,先贴上原文地址。
(原文载

第二季整个才十集而已,看之前都没有在意这回事。最后Adam光着膀子,跑十几条街,踢开门,说句“I
was always
here”你这粗犷的老爷们突然玩起温柔来,真是要人招架不住啊。这ending也太高潮了点。才领会过来,是季终了。
喜欢这剧的人和不喜欢这剧的人应该是泾渭分明的两群人。喜欢的爱的要死,每个细节都喜欢,每个情绪都觉得到位;不喜欢的会觉得女主怎么那么不知羞耻,肥硕的身体还拼命露三点,对待爱情又各种bitch。所以我说,也没有必要那么苛责,就通过这个剧看气味相投这回事儿嘛。

电视剧《衰姐们》总是不缺话题。在过去的五季中,这部HBO的剧集激起了关于荧幕形象、阶层特权、身体政治的讨论,甚至盖过了剧本身的风头。周日晚上,这部剧的最终季将播出首集。日前,主演莉娜邓纳姆(LD)、艾莉森威廉姆斯(AW)、杰米玛科克(JK)、佐莎马梅特(ZM)作客Vulture杂志,敞露自己曾遭遇的批评与失意。此外,她们还回顾了往日时光,与角色同步起伏的心情、拍摄性爱镜头的场面,指出四个女孩子里面谁更加成熟。四位姑娘一致同意,在第六季的最终,索珊娜(Shoshanna)是“走得最远”的那个人。

Hannah,肚子上的小肉肉特别有共鸣感,不当模特,不是明星的女人,大多数哪个肚子上没有小肉肉,小横纹啊。那才是我们生活的常态。总觉得自己充满才华,又怀才不遇,觉得没有遇到赏识自己的人,怨天尤人。可是催稿的电话都威胁要起诉她了,她不是想办法抓紧写稿,而是给老爹打电话找后路,问到时候被起诉了,能不能先借老爸的钱堵上预付款的空子。打扫剪了一地的头发,突然想起小时候打碎了杯子,老爸老妈总是抢先过来打扫,怕毛手毛脚的自己扎到脚,等一个人出去住,什么都亲力亲为,才知道父母对自己的爱这样无微不至,细小到不遇到事情的时候,根本就体会不出来。打动我的就是无数个这样的小细节吧。

《衰姐们》首播时没收到什么好的反响,它触及了一些当时正在激化的议题,尤其是那过份失意的荧幕形象(主角们都太丧啦),立场也并不讨好。观众不能领会剧集的幽默,主角的自省。有时,甚至都很难说这就是一部严格意义上的电视剧。
LD:
甚至都没人问过我们这部剧的制作。他们只想知道,“有那么多人讨厌你,你什么感觉?”
ZM:你为什么有那么多裸露镜头?
AW:这些问题应该去问真人秀明星,我没开玩笑。

Marnie才是bitch好吧!除了长得美,简直一无是处。(说这句话的时候,内心应该是恨恨的。)长得美就可以为所欲为是么,答案当然是yes!长得美就是最大的资本啊,你聪明、敏感、懂事、温柔、体贴、大方,可是你不美,是不是有时候总也不那么理直气壮?这个世界哪有公平的时候啊,都是自己不断调整心态欺骗自己而已!从大学开始相处了4年的男人Charlie,ML的时候都照顾到她的感受,不粗暴,不狂野,有些许稚嫩,你就审美疲劳甩了人家。痴情憨厚的Charlie因为因为失恋,发明了一个app,误打误撞,开了自己的公司,摇身变成高富帅。Marnie在经历工作被辞退找不到新工作,认识多金男却被用做女招待的时候,偶然听说了自己EX发达的消息,一阵风一样就杀到了EX的公司,甚至在庆祝会上,自我感觉良好的献歌,此时的Marnie谄媚又做作,有些sick!最后还搂着又变成现任的EX说不是因为钱才和他在一起的,是因为真的想和他一起生活,一起生个小孩,一起变老。憨厚男Charlie瞬间感动,立即表白从没有停止过爱她。第三季俩人肯定不能过起happy
couple的生活吧。亲爱的编剧大人,拜托你要Charlie争气点,好歹现在也是高富帅了!

如今回头再看,你觉得是什么使得《衰姐们》成为了一部触动我们的作品?
LD:首先我想说三点。第一,我们从来不抗拒批评。每个产业都需要多元的对话,我们的剧就是以对话开场的,在(接纳对话)这点上当然义不容辞。我想我们捕捉到了作为年轻女人的真实生活。这给人连结感、归属感,她们也希望通过这部剧被人了解。这是很棒的一点,男性制片人很难做到。那些质疑没给我带来什么好处。有人觉得这部剧的笑点只属于特定群体,觉得我们不过是在讲白人中产女性的态度,在讲自我的意识,这都没什么意义。因为我们也是四个傻乎乎的白人女孩,有时候自己也搞不清在写什么、演什么。
JK:正是如此。
LD:所有人都在说,“这太粗糙了”,而我们的反应就是,“嗯,我们正在写呢…”
AW:我们就是要把它写得粗糙点。
LD:这挺讽刺的,剖析了很典型的一种美国女性。比起杀手、毒贩、强奸犯,那个复杂、一团糟、有时不怎么吸引人的女性角色可能更招人讨厌,能发现这点也很有意思。
ZM:因为人们会把故事和现实分开。他们会觉得,“哦,那个人不是真实的,杀人,强奸,这都是虚构。”
LD:能对此进行诸多文化上的讨论,我们很幸运,但我还要说,我们有一帮超赞的班底,最有天赋的制作团队,每天一点点突破极限,如果只把我们当作是《橘郡风云》(2003-2007年福克斯电视台播出的一部肥皂剧,主要讲述青少年的生活),这没道理,也让人沮丧。
AW:通常有文章提到我们的时候,总是用剧里的真名。这点我想你们Vulture杂志也逃不出干系吧。比如写个“艾莉森被舔xx”啦,事实可不是那么回事儿。
LD:对,这叫“假新闻”。(原文是fake
news,Lena大概是在说前阵子川普对CNN的指控hhh)
AW:而且我想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其他的剧集或者演员身上,尤其是男演员。我可没看到过有人写“布莱恩·科兰斯顿(《绝命毒师》主演)怎么怎么样了”
LD:“布莱恩·科兰斯顿杀了他全家”
JK:有一个批评说,如果你的剧里没有各种肤色的角色,你怎么能做多元文化上的讨论呢?几年前我就对Vulture杂志说过,不知道怎么接受采访的时候,我就去想那些最重要的事,现在也是。这个剧不是什么大项目,别把它想的那么吓人。我们在讲一个事实,并不企图使其永恒。有人可能会反驳说文化和艺术,这两个东西是共生的。但如果,你给一个作者开了个玩笑,然后作者信了,就很认真的把它写了下来,这也太荒谬了吧。
LD:我总是要说,“好我接受批评,很谢谢你看这部剧,我很感激。”现在这部剧要完结了,我终于可以释放一点点,“知道吗,去你大爷的。”我也是个会犯错的人,说可能后悔的话,但到底,我们花了六年做了这个东西,颠覆了女人在电视上该有的传统模样,我才不要为之道歉呢。
JK:总是有那么多道歉,我都要疯了。现在媒体一天要人道多少歉啊……
LD:如果做错了什么,我们会道歉;但我不要为自己的存在而道歉。
JK:如果是小失误呢,你会为艺术家的一个小失误道歉么?
LD:我想如果我在文章里说了什么蠢话,我又得道歉了。

整个剧里,我最无感的应该就是Shoshanna,哎,这个演员本身就长得有些奇怪哈,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最后颤抖着跟Ray分手,好烦躁哦。所以都上大学了,还没有像样的恋爱经验的人是很奇葩啊。那读完研究生,还留着初吻的人,是不是可以直接去死了?他们其实懦弱、胆小,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自卑。等遇到第一个人,给你了爱同时也给你了勇气,然后就为所欲为,甚至受不住doorman的勾引。新鲜感褪去的时候,你也终于认识了自己,自己的欲望、不满足和蠢蠢欲动。

与此同时,莉娜,尤其是你,似乎成了白人女权主义(white
feminism)的靶子,你有想过为什么是你,而不是别人成为了这样的代表人物吗?
LD:很多事情的综合吧。特权是一方面。人们觉得我来自一个文化精英汇聚的地方,不能理解其他人的经历。我没兴趣反驳这个。我就是从我来的地方来。当你为一些议题发声时,不可能一步都不错、这样滴水不漏的。还有一方面就是,女权主义本无定论,白人女权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我很乐意成为危险的白人女权传统的一部分,还顾不上有色姐妹,或者跨性别者们的斗争。我无意参与她们的故事。我也不想变成白人女权斗争史中的必经一项,我一个人也做不到。尤其在现行的这个体系下,做工作时总是鼓励你尽可能的包容。
AW:我也觉得你挺有胆量的。在我们经历的这个媒体文化中,一直站出来支持自己相信的事情,这很需要勇气。这也鼓舞我们所有人,我学到了很多。因为是有威胁的呀,切切实实的存在。当她开始为自己所信发声时,她的安保也做好准备了。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当有人在公共场所坚定地为女性权利、生育权发声的时候,他们是冒着危险为其他人谋利益。
JK:这是很英雄主义色彩的行为。也是你犯错的时候。如果你走出家门,说出自己的想法,你总是会犯错的。所以很多人闭嘴,没人想做错事。
LD:然后就没有人说话了。和我工作的这些姑娘们,还有工作本身,都令我深受鼓舞。但我还想说,能让这个剧得以成真,要感谢捧我起来的这个体系。我恰好是他们愿意触碰的边界,一个肥胖的白人女孩。但还是个白人,故事也没有太吓人、太冒犯,符合人们在电视上所见女性的标准。事实上,需要的不再是像我这样的制作人。当然我们需要代表,当然我们需要不一样的肤色。我们前所未有地接触到不同的性别、性取向、宗教信仰,但我们真正需要做的事情——也是我的Lenny
Letter项目和公司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用这个曾造福于我的系统,给其他制作人发声的权利。不要急着用些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写出来的东西塞给观众,平息他们的愤怒。

Jessa,操着英国腔的这个女孩子真美。随性、随心、洒脱、自由。是真的,不光有风一样的男人,还有风一样的女子。回Jessa家的那集,让我们见识了不为人知的Jessa。风一样的背后是有缺失的,爱的缺失。她走过了很多地方,可以随时停留,在自己认为安全稳定的地方随时停留,从不顾虑任何人的感受。遇到个自以为稳定的男人,可以立即和她结婚,在她看来,结婚可能就和刷牙、吃饭一样普通的事情。从不权衡利弊、犹豫纠结,只管去做,不问结果。这样的女孩真让人心疼。

回到《衰姐们》这部电视剧,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即使还没观看它,人们就因为评论它而深受鼓舞了。
LD:我们的评分一直不够高,所以很多人也错过了这部剧。
AW:大多数人告诉我这部剧不适合他们。
JK:如果有人说这不是他的菜,我觉得没什么。但也别跟我说你对这部剧有什么严肃的批评。这可太尴尬了,我不想辩解什么,显得太蠢了。
AW:哈哈,我早就不怕被说中二了。
LD:我最喜欢的一点是,每次下推特前都看到有人发推说“讨厌死莉娜邓纳姆了,但我真想看到《衰姐们》回归啊。是我最爱的电视剧。”如果你喜欢这部剧,你就喜欢我了,因为它是关于我的。如果你对我有看法,但这部剧又让你很开心,你最好再想想。
ZM:我想我们的剧出来的正是时候,世界需要这种东西,它也为娱乐业的女性打开了很多可能。但也因为它是第一个,很多东西会被放大。我还记得第一季的时候Judd
Apatow(本剧的制作和编剧)说:“这部剧的评论会两极分化,但只要有人在说这部剧,就成了。”没错,是的,有人很喜欢,也有人很生气,但大家都在讨论,我们就是想见到这种讨论。

这剧第二季有那么几集简直太棒了!Lena
Dunham自己编剧,主演,这赤裸裸的才华。我个人最喜欢第5集。就是Hannah神游到一个高富帅男人的家里,然后艳遇的一集。这集看起来连不上4,也续不上6,可是一点也不让人觉得突兀。单独拎出来就是一个小短篇,然后禁不住感叹这个Lena怎么能处处踩中你的点,到底怎么做到的!
Hannah偷偷把垃圾丢到别人的垃圾桶,因此邂逅和老婆分居的外科医生。这个在咖啡馆打散工,交了这个月房租可能就交不起下月房租,有作家梦,但是始终没能靠文字卖钱换来更好生活的纽漂女,邂逅一个事业有成,感情失意的中年男人。因为对对方没有更多的企图,因此可以放松做爱,光着身子打乒乓球,喝红酒,坐在小阳台看别人开party,甚至水果都觉得更高级些。最后Hannah离开的时候,说的那段话,要人自省。有时候不能怪人过于物质和现实,谁都有想要过上happy
life的微小又宏大的心愿。所以某个个软弱的时候,想要那种想要一蹴而就、伸手即来,无忧无虑的生活,(就像必须要找有车有房的男人,这样可以少奋斗很多年)可Hannah更多的时候,觉得不经历,不曲折,不拥有更丰富的人生,那活着简直遗憾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