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外卖贵成“奢侈品”:年夜饭光送餐费就二三百

整体而言,在内地叫外卖,真是一种享受。

事实上,即便外卖“快递小哥”能够24小时配送,能选择的饭店也很少了。根据往年经验,春节期间,大量劳动力返乡导致众多中小餐厅关门谢客,保持营业的大多是连锁餐厅、快餐品牌。

把香港的情况说给了刚认识的北京朋友,他们都感到非常惊讶,直呼香港的待遇简直是天堂级。很多内地的外卖小哥在第三方配送公司工作,没有签署工作合同,也没有五险一金。每张订单所得利润非常少,平台也常用「以罚代管」的方式监管大量的配送人员,客户一投诉就会扣钱。大部分在大城市的配送人员,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每月也只能赚个5-6千人民币。

“虽然配送费高一点,但不用费时费力,而且还好吃。惟一的缺陷就是可能会有点凉。”济南市民孟庆磊对经济导报记者说,“既然东西好吃,而且过年期间‘外卖骑士’都不回家过年,多掏几块钱配送费也不算什么。”

但相同类型的平台,内地和香港的服务、体验却大不同。

在刘龙看来,春节期间的外卖与平常工作日有点不同,“平时点的外卖都是快餐简餐,春节期间点的外卖大都是大餐厅的一些招牌菜,每单都得用2-3个配送箱进行配送,而且每单的费用都在数百元。”

跟我一起来的香港小伙伴们,也都给外卖平台的追踪设计点赞,虽然送餐时间要30分钟以上,但可以看到商家正在准备、外卖已送出等等状态,还有外卖小哥到哪的设计很令人放心。饭菜到了,外卖小哥一个电话打来,我们飞奔到酒店大堂,接过小哥手中的外卖,晚餐还冒着热气,足可见在保温方面下的功夫。

在济南经营一家港式茶餐厅的王浩鲁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年期间每天的外卖数量都不少。“大年初一到初三每天在30份左右,大年初四到现在基本上都在50份左右。小蒸笼、叉烧肉等几乎都是每餐必点的外卖,每单基本上都在二三百元左右。”

编者按:今年是改革开放的第四十年,也是香港回归的第21年,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享受着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红利”。本文作者是一名参与2018京港青年实习月的香港青年,在北京体验了大陆生活之后,发现自己回不去了,而留住她的原因之一是大陆地区方便实惠的外卖。作者表示在香港点外卖其实是他们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大陆和香港地区的外卖平台从单价、交付方式、配送体验、配送员收入机制等方面都有较大的不同。如今,大陆人最普遍的日常成了香港同胞的一种渴望。

一家外卖平台的负责人透露说,春节期间,该平台配送人员轮休,同时在岗的“快递小哥”人数仅为平日里的三分之一左右。“平日里夜宵可以送到12点,最近几天平台调整,只送到晚上10点了。”该负责人介绍。

其实香港也有类似于美团、饿了么的点餐平台,常见有foodpanda
、Deliveroo,Uber
Eats。另外还有大型连锁餐饮店自行开发的外卖平台,像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

最终,孙超通过手机APP定了一桌饭,从下单到开吃还不足1个小时,而且还是8个热菜4个凉菜。“没有耽误牌局,而且不用洗涮碗筷,很方便。”孙超表示。

因此,点餐平台的客户群大多集中于上班族,但事实上点外卖的上班族也不多,所以学生党和上班族佔领各大餐厅的场景都在香港每天上映着。不像在内地的点餐平台,微信或支付宝马上付款,价格也便宜许多,各种折扣、红包叠加可能一顿饭花不到20元。

“过年期间配送费确实提高了不少,能多赚一些。”一家配送平台的“外卖骑手”刘龙这样对经济导报记者说,“就是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二这段时间的配送费相对高一些,大年初三、初四就基本上回归正常了。”

在配送方面,消委会调查指出,连锁餐饮店的外卖平台准时率最高,其中1间准时率达9成。但综合点餐平台的表现却差强人意,准时率由20%到75%不等,实际送达时间跟预计时间平均差距从7.6到18.3分钟不等。另外,调查还计算了订单的次数被取消,意外地失败率并不低。在91次点餐中,只有78次成功,而12次被取消订单的情况主要发生在2间综合点餐平台。于其中1间订餐13次,被取消5次;另1间点餐15次,被取消7次。另有1次点餐后2小时仍未确认订单,经消委会查询后才发现餐厅已经结束营运。

“大年初三,点了一份外卖,餐费25元,配送费却高达15元,真贵。”金晓琳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因为不菲的配送费,她最终取消了订餐。实际上,15元的配送费在外卖平台上并不稀罕。

另外,送餐费会因地区及天气状况而调整,有部分平台会将偏远地区的送餐费调高至35港元,亦有平台于恶劣天气时调高送餐费至40港元。

刘龙告诉经济导报记者,过年期间,20至30岁的年轻人是叫外卖的主力军。“一天能送二三十单,超过40岁的买家也就两三单。”

这么说来,好像在香港送外卖是很幸福的事。但毕竟我朋友只是赚点生活费,并非为了养家糊口。当然,我也了解过香港外卖小哥们风驰电掣的生活,为免耽误时间而少喝水、少上厕所;为了方便风吹雨打时还能送外卖,一直只穿有洞的塑料鞋,而且在高薪的背后还有香港的高消费水平。以上说了很多中港两地外卖文化不同的地方,但我发现有一样东西是相同的,就是外送人员工作的艰辛。

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的不少人士表示,外卖平台在春节期间的持续服务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同时,在外卖平台节假日不打烊的支持下,在家点外卖或将成为一种新潮流。

虽然不少人分析过香港的外卖行业有多个痛点:劳工成本贵、道路普遍狭窄等等,但香港的懒人们对外卖还是抱持著一颗向往的心。而近期,单是计算2017年外卖一项,年度交易金额就达到了人民币1710亿元的美团点评,宣布了在香港联合交易所申请IPO。作为互联网超级独角兽的美团会带领香港同胞进入外卖的美好时代吗?

经济导报记者获悉,春节期间,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几家主流外卖平台全都面临运力不足的问题。在消费者一端,最直观的体验就是送餐比以前贵了、慢了。在一家订餐平台上,非外卖配送的餐厅,配送费飙升至40元到50元一单,外卖平台专送的餐厅,高峰价12元到20元一单,部分餐厅起送费也有所上调,日常20元左右的起送费升到了40元一单。

为什么香港人不吃外卖?

同样,济南市民孙超也是过年期间点外卖较多的年轻人之一。他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大年初三来了几个朋友打扑克娱乐,原本想出去吃,但觉得太耽误时间了,就在家吃。“在家做饭麻烦,做完饭还得打扫卫生,刷锅刷碗的,不如直接订餐配送到家。”

注:本文为亿欧智慧物流组香港实习生 郑鸣慧原创作品

事实上,从1月份开始,饿了么便开始在网络上招聘春节长假临时工,招聘广告是这么写的:急招送餐临时工50名,18-45岁,男生,无生理疾病。工作时间从早上10点到晚上7点,17元/小时,不包吃住。工作主要内容是附近小区送餐,无任务,有单就送,公司提供电动车,工资月结,可以预支。

说到外卖,不能不提辛苦的外卖小哥。

“平时常光顾的两家外卖平台,送餐费都涨到16元了,饿死我吧……”济南市民金晓琳是个标准的“宅女”,由于平日里工作繁忙,但凡放假在家,她一日三餐几乎都靠外卖点餐搞定。“常跟朋友们念叨,‘刮风下雨,我有外卖’,最近看来是不灵了……”

自1978年改革开放,四十年过去了,现在的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数据显示,2016年内地外卖行业交易额己经达到1761.5亿元人民币,同比香港,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2016年香港餐饮业的总收入约为650亿港元,但是当中只有大约3%,即20亿港元的交易额来自外卖速运。

临近春节,大街小巷的餐饮店铺纷纷关门歇业,进入“春节模式”。

另外还要运费和最低消费。没错,刚才提及被调高的价格中,并不包括这些费用。消委会同一个调查显示,4间连锁食肆的点餐平台均有提供免费送餐服务,其中3间须消费满一定数额,否则会收取15港元送餐费;余下1间则设有最低消费额。在5个综合点餐平台中,其中4间会收取20港元运费,余下的1间则视不同餐厅,运费为免费至150港元不等。

今年38岁的刘龙为了多挣点钱,放弃了回家团聚,春节假期坚持送餐,每天送餐量大约在30单左右,每单能赚6-7元钱,另外还有公司的奖励。“假期工作虽然辛苦,但是能多收入1000多元,等人家都过完年我再回家看看父母。”刘龙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