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狗等搜出假物流 抖音微博暗藏虚假广告

图片 4

值得注意的是,6月30日,因为平台广告中出现侮辱英雄烈士的内容,抖音、搜狗等5家公司被北京市网信办和北京市工商局联合约谈,并被要求即日起启动广告业务专项整改。

近日,社交电商平台小红书被曝光平台上的“种草笔记”可能并非来自真实用户亲身体验,而是由专业写手按照商家需求“编造”。“种草笔记”是小红书平台上发布的大量用户体验文章,这些文章可以激发“剁手党”的购买欲望。陷入风波的小红书很快作出回应称,对社区刷量、刷粉行为“零容忍”,会对黑产打击到底。小红书还透露,已建立几十人的反作弊团队,通过机器学习等技术手段甄别刷量行为。不只小红书,专业写手也会把“业务”做到微博、B站,甚至快手等平台。在这背后,是一个网络代写“江湖”。

户外广告4895件

新形势为监管部门提出了挑战,因为虚假广告带有更强的隐蔽性,例如在朋友圈、直播中,违法行为难以被及时发现查处,并且广告主体十分分散,执法难度非常大。

IT律师赵占领称,化妆品不是药品,化妆品广告主不能宣称产品具有药物作用,这种夸大功效的行为涉嫌违法,也是一种虚假宣传的行为。

这位博主还向记者表示,除了小红书,微博、B站均可以投放。

搜狗、360等仍能搜到“假德邦”

图片 1

“本应送货上门,对方却要求自提,还要额外支付500元差价。”谈到自己最近的“假物流”遭遇,肖先生很恼火,“要把一些物资从武汉运到海南,就用手机百度搜索“德邦”,联系了搜索排名第一位的“德邦物流官网”,官网、收货员制服以及面单上都写有“德邦”字样,没想到遇到的却是一家假物流”。

多平台网红“防晒喷雾”广告疑虚假宣传

肖先生的遭遇不是个案。近期,数位消费者向新京报记者爆料称,百度、搜狗、58同城等检索出假德邦物流,根据搜索出的网站下单,前期支付数百元,一周后却被告知要自提还要加上千元,否则收不到货物。

采访中,有商家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除了代写,还可以在笔记中植入品牌商的广告投放。

新京报记者近日获悉,北京警方针对网上推广的黑物流团伙进行了专项打击,破获“付德邦”等黑物流案件,目前警方对黑物流相关负责人网上追逃。

在小红书、微博、B站平台上,记者均看到上述产品的推荐信息,而且不少博主力推其防晒功能。

10.安徽志鹄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发布违法广告案

这位淘宝店主介绍,以当前火爆的“兰蔻196”口红笔记为例,如果要保持在小红书搜索结果前六,且持续一个月时间,报价为1900元。店主强调,这是兰蔻196的价格,而不是所有产品。

对于平台搜索出假物流公司,搜狗方面7月17日对新京报记者称,页面显示的“假德邦”网站与搜狗没有商业合作,如竞价广告会注明广告字样。搜狗会对官方站点和作弊站点做出识别,但是也存在漏网的情况。

在小红书平台“种草笔记”存在代写的消息曝光后,多位商家坦言,“现在这个不好弄了,不是都上热搜了嘛”。与商家沟通过程中,当记者询问是否能展示相关成品时,对方非常警惕。

除了医疗领域,电商平台上涉嫌虚假宣传的案例更是数不胜数。如淘宝、拼多多等平台上,同一品牌的运动产品、化妆品等价格从几块到几百,甚至几千元不等。有商家打着正品的旗号以远低于正品的价格销售,商品的评价页面也成了商家发布虚假广告的阵地。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除了代写和刷量,还有团队专门负责日常维护与运营。有闲鱼商家告诉记者,他们可以在最短一天内,帮助用户的小红书等级“从入门到精通,从0级到顶级金冠薯”,价格为399元。

抖音微博成化妆品等广告新阵地

“淘宝刷单你说有用没?都是曝光量的问题。”另外一位提供刷量的闲鱼用户告诉记者,“不刷不火,这就是你笔记不火的原因”。

一位物流业内人士称,为了规避法律风险,假物流每单的收费通常不超过5000元,低于警方的立案标准,同时由于缺乏作案证据,警方立案困难。

仍有淘宝闲鱼用户宣称可代写+投放

去年广告违法案件

“和气××”的店主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是大学生,做这种代写业务已经半年了。代写5篇起步,当天就可交稿。

3.河北石家庄积水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发布虚假违法广告案

互联网平台自身是治理虚假广告的关键。赵占领称,如果平台与广告主之间存在广告发布合同,那么平台就是法律意义上的广告发布者,有义务审查广告内容和广告主。这种情况下,如果广告存在虚假宣传,平台将承担连带责任。而在微博、抖音等社交平台上,用户自己发广告,那么平台在接到投诉并核实后,有删除的义务。

虚假广告正侵蚀我们的生活,一些网络平台成为虚假广告的“电线杆”。

此外,依据今年初生效的《电商法》相关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违反规定情节严重者,最高可罚50万元。

针对“假德邦”事件,百度曾发声明,承认在推广资质审核和授权关系方面的误判,导致了此次违规推广行文。新京报记者7月19日通过百度搜索德邦物流,已经没有了付费推广的“假德邦”信息,但在搜索的第五、第六页仍能看到假德邦的信息。

律师说法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假物流、假防晒产品、理财产品等成为虚假广告的重灾区。除了搜索类平台,抖音、微博等平台也成为假防晒产品、理财产品的推广新阵地。

记者在她提供的代写成品稿中看到,其主要代写护肤类与彩妆类产品,在没有沟通具体要求的情况下,对方告诉记者,“今天下午就可交5篇,保质保量。”

16.广东佛山铂晟置业有限公司发布虚假广告案

图片 2

假德邦物流页面。

记者在药监局网站查阅发现,产品名为“CUIR葵儿红石榴鲜妍防护喷雾”和“UH水光润珠隔离喷雾”的两款化妆品均为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因此,按照规定,在售卖时不得宣称有防晒功能。

据警方介绍,黑物流平台没有实体网点,但在全国各地都有人员负责收货。业务员上门揽货时只说是给德邦干活,收费通过微信转账,甚至一些人都不知道自己加入的是假物流公司。

记者注意到,在其淘宝店铺首页,还有代写商业营销活动文案、策划文案的链接,其客服的个人微信昵称上还提到了“抖音、微博、快手业务”。

IT律师赵占领称,在社交网络广泛应用的新形势下,虚假广告的传播渠道发生变化,但是虚假广告的本质没有变,即广告内容与事实不符。

新京报记者 杨砺 实习生 曹雯 编辑 赵泽 校对 贾宁

9.浙江宁波市象山坤宏置业有限公司发布虚假广告案

代发有广告性质文章 写手将承担相应责任

5.吉林四平综合广播电台发布违法广告案

据其微信朋友圈显示,其可提供小红书代写、代发、达人推广、关键词排名提升、点赞收藏、数据刷量等业务。至于刷量的价格,其报价:粉丝、点赞数每100个7.5元,评论每条0.9元。

8.上海心知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布虚假广告案

1900元能买一个月热搜前六

多位法律人士表示,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广告的经营者不得在明知或者应知的情况下代理、设计、制作、发布虚假广告”。我国广告法中也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的内容,不得欺骗和误导消费者。

调查中,记者通过淘宝简单搜索同样找到可以代写的店主,而且还可以付费刷量。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刘俊海称,新形势下出现越来越多的软性虚假广告,而监管存在漏洞,消费者也不理性。

新京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闲鱼”“淘宝”等平台上,仍有商家表示可以接受小红书代写业务,甚至还可以实现广告投放以及刷量,价格从10元到近2000元不等。除此之外,记者还注意到,小红书、抖音、微博等平台上的一款网红“防晒喷雾”,可能存在涉嫌虚假宣传等问题。

近日,新京报记者在医疗类网站“家庭医生在线网”上看到,在“找好医生”一栏中,汇集了大量全国各地的医院及医生。记者随机选择了广东一家综合医院,在专家出诊一栏中有7位医生的介绍,而记者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的执业医生查询中,均未查到7人的执业资格。

有业内人士指出,社交平台上的美妆博主众多,推荐的各种化妆品品牌是否存在商业合作,推广词是否符合规定等问题难以界定,这也为监管提出了新的挑战。

今年4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了今年第一批典型虚假违法广告案件,“今日头条”应用程序等因发布未取得医疗广告审查证明的医疗广告被处罚。今年5月至11月,市场监管总局、工信部等八部门联合开展2018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重点打击网络侵权假冒、刷单炒信、虚假宣传、虚假违法广告等违法行为。

图片 3

记者通过搜狗搜索“德邦”,虽然标有绿色“官网”标识的真德邦网站位置靠前,但第七位和第九位结果均为“假德邦”,比如海德邦、德邦快运等,并且仍可点击进入页面接单。

但该店主也表示,做关键词排名只能够保证相关笔记在这个搜索词的排名靠前,不能保证流量。“我们不能保证笔记能火,至于吸收多少流量还是与笔记内容有关。”

在58同城上搜索“德邦”,在货运物流板块中,记者看到多家“假德邦”在揽件。其中,深圳德邦快运物流称,从广州到上海寄送行李,运费标准为“4元/公斤,460元/立方”,两者取其大;德邦物流代理的报价为“5元/公斤,420元/立方”;定日达德邦报价为“3元/公斤,360元/立方”。而同等的距离,真德邦的报价为“1.8-2.23元/公斤,378-468元/立方”。

一位北京的美妆博主在其闲鱼主页发布了代写链接,其中展示了在小红书发布的“简单基础晚间护肤流程”笔记,单篇点赞、收藏均近千。“我是博主,不是代写的。你有产品,我们可以谈合作。”她表示,小红书笔记图文推荐200元、视频推荐500元。

有律师表示,假德邦通过制作假网站,并且在logo、文字、页面设计等方面故意进行模糊、相似设计,涉嫌侵犯品牌公司的商标权,且涉嫌误导消费者。《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广告经营者、发布者发布虚假广告的,消费者可以请求行政主管部门予以惩处。

有律师认为,写手在不知是假冒伪劣产品的情况下,一般无需承担刑事责任,因为写手本身仅仅起到一个推广作用,除非有证据证明写手与商家构成共犯。但依据《广告法》的相关规定,若写手代发的“种草”文章属于广告性质,造成消费者合法利益受损的,写手作为广告发布者可能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后来肖先生才发现,这个假“德邦物流”是百度的一条推广广告,但从网站页面来看,无论名称、标识、400热线电话,甚至网站域名,都与正规的德邦物流极其相似。例如德邦官网域名为“deppon.com”,而假德邦域名为“depponm.cn”;真德邦标识是“德邦”字样加黄色弓箭图标,而假的则为“德邦”加黄色“物流”字样。

一位闲鱼用户所发布的相关产品截图上显示着“鱼象工作室”及具体业务价格,仍可正常接单。取得联系后,对方询问记者想要推广的是什么产品、是否已在小红书平台入驻。“小红书现在特别严格,没有入驻,发推广容易违规。”但对方表示,找KOL(即粉丝较多的大V等)写使用体验还是没问题的。

这一处罚力度看似严厉,但与广告收益相比往往只是“九牛一毛”。

在其3月15日所更新的最新的一条朋友圈,他更是晒出了“香港楼上燕窝”搜索结果第一的笔记“成果”。

图片 4

3月15日,记者在闲鱼、淘宝等平台搜索发现,仍有不少店主提供小红书平台的代写、代发和刷量服务。一位名为“和气××”的闲鱼用户在其所发布的产品链接中写道,“小红书代写代发,300字10元、500字12元,KOL(即意见领袖,也称‘大V’)素人达人资源都有。”

有律师表示,从法律规定看,虚假广告的具体表现形式分为:经营者利用广告进行虚假宣传和经营者利用其他方法进行虚假宣传。

记者注意到,此前两款“防晒喷雾”在不少时尚博主的推荐下走红。这两款名为“葵儿”(CUIR葵儿红石榴鲜妍防护喷雾)和“UH喷雾”(UH水光润珠隔离喷雾)的产品,宣称拥有良好的防晒、美白效果。

此前有报道称,百度上搜索“德邦物流”时会出现“付德邦”“沪德邦”“京德邦”等大量推广,疑似“李鬼”公司。这些公司的网站与德邦看上去十分相似,穿着“德邦物流”工服的快递员上门取货,要价昂贵,服务不正规。

3月20日,记者在闲鱼、淘宝等平台再次搜索“小红书代写”,闲鱼搜到的确为小红书代写的仅有一项。而记者此前所咨询的两位闲鱼用户所发布的信息均已被删除。在淘宝平台,搜索结果仍有许多,但当记者点开此前所咨询的淘宝店铺时,有关小红书代写的链接已经下架,只剩下代写商业计划书等链接。

未点开链接时,商品描述显示为:“‘正品保证’‘冠军’余文乐冠军championt恤……”;点开链接后,名称变为“余文乐同款cham印花bf冠潮牌INS草写大C短袖军t恤男女情侣装pion”,此商品描述明显语句不通,但将不通的几处再拼接就可以组成“冠军”“champion”等词语或单词。

小红书等平台上,博主、大V等推荐的产品靠谱吗?

平台的评论区也成了虚假广告的帮手。商家经常以1-5元不等的返现,换取买家五星好评,来提升产品的好评率及店铺等级。

“都可以写的,你提要求就好。”一位淘宝店主说,不仅可以代写,还可以刷量,“或者你们写好笔记,我们负责提高排名。”该店主表示,收费标准将根据关键词对应的笔记发布数量进行调整。如果某个产品越火爆,其相关笔记也就越多,若想要“霸屏”主页,自然需要更高的费用。

疑惑的肖先生拨打了发货时联系的电话表示了不满,对方却说,“你想投诉就投诉去吧”。考虑到货物价值上万元,肖先生只好自提。收货后肖先生发现,虽然货物齐全,但是寄货的人和地点都已经变更,500元的费用更是比原来从海南发往武汉贵了一倍多。

3月20日,在上述团队客服推荐记者加入的“小红书任务群”,代写业务仍在继续开展。其中有用户发布了相关“任务”:搜索、赞、收藏,并提示“做过的换号做,同一个号查到拉黑不结款。”

“付德邦”案发被查,仍有其他“假德邦”仍在继续开展业务。

根据《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规定,育发、防晒等9类化妆品,为特殊用途化妆品,必须经药监局批准,取得批准文号后方可生产上市。同时,防晒化妆品防晒指数、防水性能、临界波长、长波紫外线防护指数,均要经过规范的检测方式进行测定,才能标识。

14.湖南日出东方科技有限公司发布虚假违法广告案

闲鱼用户“周××”表示可以承接快手、秒拍、西瓜视频、微博等多平台的刷量业务。“抖音1000粉50.8元,1000评论48元,不做点赞业务;快手1000赞10.8元,100粉11.8元”。沟通中对方提供了一个专门刷量的网站,记者登录后发现,该网站可以承接众多平台的刷单刷量业务,包括短视频、影音、社交、直播、网购、网课等各种类别的知名平台。

今年4月,两款“防晒喷雾”在许多抖音博主的推荐下走红,这两款名称为“葵儿”(CUIR葵儿红石榴鲜妍防护喷雾)和“UH喷雾”(UH水光润珠隔离喷雾)的产品,被称为拥有良好的防晒、美白效果,走红之后两款产品一度脱销。目前,该广告仍然有博主在推广。

IT律师赵占领称,化妆品不是药品,化妆品广告主不能宣称产品具有药物作用,这种夸大功效的行为涉嫌违法,也是一种虚假宣传的行为。

2.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发布违法广告案

IT律师赵占领称,在社交网络广泛应用的新形势下,虚假广告的传播渠道发生变化,但是虚假广告的本质没有变,即广告内容与事实不符。

新京报记者近期深入调查网络平台假物流、假化妆品等,揭露虚假广告的真面目。

但记者在食药监总局网站上查找该顾问提供的营业执照及品牌认证时,发现并未存在相关信息,并且记者在网上找到的该品牌产品与该顾问所提供的照片也不符。记者查阅食药监总局网站发现,产品名为“欧帝肤水灵焕彩精华水”的化妆品为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因此,该产品在售卖时不得宣称有特殊功能。

本文转自新京报,并不代表中国(

有网友称,微博也早被各种“减肥”、“化妆品”广告“攻占”。记者发现,微博上经常有诸如“超实用的瘦身方法”“有眼袋显老10岁,教你一招”的广告,文末附微信二维码以引导。

假物流冒充德邦坑消费者,警方已开展专项打击;抖音微博等出现美妆虚假广告;律师表示,虚假广告暴露平台审核弊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