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猪还蠢,居然送孩子去中国留学?几十年前,昂山素姬都是留英的

亚洲各国,有能力送孩子出国留学的,无不是送去英美:几十年前,昂山素姬,李光耀,都是留英的,各自带着政治理想归来,成了开国元老,功勋,结果有目共睹。

机关单位每年都要组织一次访贫问苦活动,车子终于颠簸开进了村子。走进这个帮扶村送东西已不止一次了。提着一壶清油的我对领导说,这次换户人家吧。领导默许了,领着一行人的村长看看领导脸色,稍微地犹豫一下,便左转了身子,把我们带进了路旁的一家。
  
  这一家的贫困是因为有个病人,孩子年小,又要上学。可是,这家的将来却充满着希望,一进屋的正墙上贴满了奖状,显出了贫困的主人一脸的自豪。
  
  趁领导慰问、发表讲说、签订帮扶协议书和送出礼物的当口,我独自出门了。
  
  我看到,在我们进口轿车的旁边,一个半大的短头发男孩子,正光着膀子,一头大汗擦拭着进村路上沾满泥土的车身,柔软的抹布,熟练的动作,看样子孩子擦了不短的时间,车子的外表已被擦得干净锃亮。
  
  一眼看去,心中突然一乐,我认识这孩子。他在县城里擦过车,也给我擦过一回。因为,孩子的大书包有几本课外书,当时就放我的车座上差点丢掉。店老板急忙介绍辩解:孩子家穷,勤工俭学挣个书钱,每擦一个车,能挣3块。孩子喜欢读书,我喜欢他,可不是雇童工。老板反复重复地向我强调。
  
  由于车子擦得特别干净,没留一点死角,所以,我对这个孩子的印象特别好。
  
  喜欢读什么书?我走到车旁,问孩子。孩子抬头后看是我,又低头继续擦着轮彀上的泥巴。
  
  读地理和历史书,等有钱了,我要走遍天下搞地质找矿藏。孩子昂起头来,显得有些兴奋。我突然想起自己那个只知道打游戏、伸手要钱的儿子。
  
  你给我擦过车子,记得吗?我问他。
  
  嘿嘿,不认识!叔叔,不好意思。孩子显得有些歉意。
  
  不要紧,读书好,有出息,好好读书。我边说边从口袋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了他。
  
  不,叔叔,我不能要。孩子慌忙摆着手,他大概看出我受到拒绝显出了疑虑,忙指着远处的房子解释道:叔叔,你看,你们刚才慰问的就是我们家呀,已经给过我们了。孩子指的是单位送去的一壶清油和一袋面粉。
  
  那是单位的,拿上,这是叔叔给你的,叔叔喜欢读书的好孩子。我强调着,还想把钞票硬塞到他手里。没想到孩子特别顽强地推脱了,坚辞不要。
  
  叔叔给你,是让你买书看的,你不是喜欢看地理和历史书嘛?我觉得很喜欢这个懂事的孩子,也真心想帮他一下,便态度坚定地又塞给他。我在想,我要是有这样一个儿子该多好呀。
  
  谢谢叔叔,我不能要,因为你们给过我们家了。读书的钱,我自己能行。孩子态度坚定,用力地又把钞票推了回来。
  
  这也算给你擦车子的钱呀。我努力找出合适的理由说服孩子。
  
  我擦车子,就是感谢你们呀。叔叔的钱,我不能要。孩子朝我笑了笑,他找的理由更充分。
  
  身旁的声音全部消失了,一刹那间,我们僵持着。
  
  那好,我收回了钱。我态度坚定地说:叔叔要送你一份特别礼物,你一定要收下。
  
  孩子一愣,短短几分钟的变化太大了,他大概被我的意外转变弄糊涂了,手握着抹布怔怔地看着我。
  
  可是,我还是从他充满期盼的眼神里,看到流露出来的一丝欣喜。
  
  我把钞票紧紧攥在手心,用力地握着,大幅度地后退一步。我正正地面对他,郑重地弯曲身子低下了头,九十度!我向男孩子深深地掬了一个躬。
  
  孩子被惊呆了,表情凝滞,一动不动,愣在清洗干净的轿车旁。
  
  我说:孩子,这就是送你的礼物:叔叔尊重你!
  
  我发现,孩子的嘴角开始不停地颤动,眼眶里持续不断地涌出一片片白花花的泪珠。
  
  等我转身一看,才发现单位领导、村长和同事们,所有的人都站在我的身后,目光定定,表情庄重。
  
  二〇一三年三月三十日于乌鲁木齐市
  
  

哪怕是脑子进了水泥,怎么可能送孩子去中国读书?你都知道钱存在瑞士银行了,孩子不比钱更重要?连金三胖,都是在瑞士读书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