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艘参加海上阅兵的外军战舰,带50瓶二锅头赴乌克兰

图片 2

  香港《南华早报》19日披露广州军区退役军人、香港商人徐增平购买“瓦良格”号航母的背后故事,称他曾带着50多瓶高度二锅头前往乌克兰,凭着喝出来的交情以2000万美元买下“瓦良格”号,后转让给中国海军,经改装和建造成为中国首艘航母“辽宁舰”。但《南华早报》称“乌克兰出售航母时原始发动机完好无缺”的说法遭到知情人士质疑。

摘要:
1998年1月底,徐增平带齐所有证明文件以及50多瓶62度的二锅头,和两名助手飞往乌克兰开始他难忘的航母谈判之旅。《南华早报》19日在另一篇报道中说,徐增平披露称,乌克兰1998年出售这艘军舰时,原始发动机是完好无缺的。

…  香港《南华早报》19日披露广州军区退役军人、香港商人徐增平购买“瓦良格”号航母的背后故事,称他曾带着50多瓶高度二锅头前往乌克兰,凭着喝出来的交情以2000万美元买下“瓦良格”号,后转让给中国海军,经改装和建造成为中国首艘航母“辽宁舰”。但《南华早报》称“乌克兰出售航母时原始发动机完好无缺”的说法遭到知情人士质疑。  《南华早报》报道称,徐增平曾是前广州军区篮球队队长,于1983年退役,5年后移居香港。当年只有45岁的他,曾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投资2.1亿港元买下有“港版凡尔赛宫”之称的深水湾37号山顶豪宅而享誉一时。  徐增平对该报说,为了买航母,他从1996年6月开始做准备工作。他在乌克兰首都基辅设立一家公司,聘请船舶工程师等相关人员共12人长驻在当地做调研。从1998年1月到1999年,他4次到当地参与洽谈﹑交涉和谈判。当获悉乌克兰政府规定航母售卖后不能用于军事用途之后,他告诉乌方要将航母改装成世界最大的海上赌场酒店。1997年8月,徐增平的香港创律公司花600万港元在澳门设立一个空壳公司——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  《南华早报》称,1998年1月底,徐增平带齐所有证明文件以及50多瓶62度的二锅头,和两名助手飞往乌克兰开始他难忘的航母谈判之旅。凭着每顿饭喝2到3公斤二锅头建立的友情,乌克兰政府和船厂答应以2000万美元连船和40吨重的图纸一起卖给他。  “当时讲要把(航母)建成最大的海上赌场酒店,不做军事用途”,徐增平说,即使航母于2012年正式服役于中国海军,也不代表违约,“因为凭我个人能力,根本没能力去把它变成军事用途。合同没有说不能转让,后来把它搞成军事用途的人不是我”。  《南华早报》19日在另一篇报道中说,徐增平披露称,乌克兰1998年出售这艘军舰时,原始发动机是完好无缺的。报道援引徐增平的话说:“当我被造船厂总工程师带到航母的轮机舱时,发现所有4个发动机都是崭新的,而且被仔细地密封着,这些发动机每个原价达2000万美元。”《南华早报》评论说,这与北京在那时告诉世界的相关情况相反。之前的报道称,在徐增平购入前,这艘航母的动力系统已经和电子与武器系统一起在乌克兰的造船厂被移除。当时,西方媒体也报道美国对乌克兰施压,要求乌方在出售航母前移除舰上的所有东西,只把船体出售给中国买家。  然而,此种说法遭到知情人士的质疑。经历了这艘航母从“瓦良格”号转变成辽宁舰整段时期的一名知情人1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发动机完好无缺这种说法毫无根据。当初“瓦良格”号上的动力系统只有锅炉和轴系在,包括控制系统、管路在内的其它系统都被破坏掉了。这就好像“电脑没有软件就是一堆废铁”。根据公开报道,当年“瓦良格”驶向中国时,是被拖船拖行前进的。  对于辽宁舰的改头换面,中国军方的描述是,“利用一艘废旧的航空母舰平台进行改造”。这种说法形象地概括了辽宁舰的前世今生。上述知情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军方费了很大力气才将航母的工作系统恢复过来。  徐增平在采访中也提到,中国海军将“瓦良格”号改建为辽宁舰不易。他说,“你们知道为什么辽宁舰舷号是16吗?那是因为我们用了16年时间才完成这项工作,从达成购买协定到重建它”。

图片 1
徐增平与前海军副司令在辽宁舰上。

作者署名:诸葛兵

  《南华早报》报道称,徐增平曾是前广州军区篮球队队长,于1983年退役,5年后移居香港。当年只有45岁的他,曾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投资2.1亿港元买下有“港版凡尔赛宫”之称的深水湾37号山顶豪宅而享誉一时。

图片 2
徐增平和2名助手到了乌克兰

▲俄罗斯22350型护卫舰“戈尔什科夫海军元帅”号

  徐增平对该报说,为了买航母,他从1996年6月开始做准备工作。他在乌克兰首都基辅设立一家公司,聘请船舶工程师等相关人员共12人长驻在当地做调研。从1998年1月到1999年,他4次到当地参与洽谈﹑交涉和谈判。当获悉乌克兰政府规定航母售卖后不能用于军事用途之后,他告诉乌方要将航母改装成世界最大的海上赌场酒店。1997年8月,徐增平的香港创律公司花600万港元在澳门设立一个空壳公司——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

  香港《南华早报》今日刊文揭秘购买“瓦良格”号航母秘辛,广州军区退伍军人、香港商人徐增平受命购买该航母,为了收购成功,徐增平带了50多瓶62度的二锅头前往乌克兰。《南华早报》报道全文如下:

▲日本“凉月”号驱逐舰

  《南华早报》称,1998年1月底,徐增平带齐所有证明文件以及50多瓶62度的二锅头,和两名助手飞往乌克兰开始他难忘的航母谈判之旅。凭着每顿饭喝2到3公斤二锅头建立的友情,乌克兰政府和船厂答应以2000万美元连船和40吨重的图纸一起卖给他。

  香港商人徐增平与“瓦良格”号航母(即今天中国的第一航母辽宁舰)的不解之缘,始于17年前在冰天雪地的乌克兰黑海船厂的“初次邂逅”。

在参加中国海军阅舰式的外国军舰里有一个与我们有特殊缘分的身影。甚至可以说它是辽宁舰的“恩人”——“尼古拉·奇克尔”号远洋救援拖船。

  “当时讲要把(航母)建成最大的海上赌场酒店,不做军事用途”,
徐增平说,即使航母于2012年正式服役于中国海军,也不代表违约,“因为凭我个人能力,根本没能力去把它变成军事用途。合同没有说不能转让,后来把它搞成军事用途的人不是我”。

  这位前广州军区蓝球队队长,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那天是1998年1月28日,当时从未见过航空母舰的他,在登上“瓦良格”号航母甲板的那一刻,马上被眼前的巨无霸给震慑住︰

▲来参加海军节阅舰式的“尼古拉·奇克尔”号拖船

  《南华早报》19日在另一篇报道中说,徐增平披露称,乌克兰1998年出售这艘军舰时,原始发动机是完好无缺的。报道援引徐增平的话说:“当我被造船厂总工程师带到航母的轮机舱时,发现所有4个发动机都是崭新的,而且被仔细地密封着,这些发动机每个原价达2000万美元。”《南华早报》评论说,这与北京在那时告诉世界的相关情况相反。之前的报道称,在徐增平购入前,这艘航母的动力系统已经和电子与武器系统一起在乌克兰的造船厂被移除。当时,西方媒体也报道美国对乌克兰施压,要求乌方在出售航母前移除舰上的所有东西,只把船体出售给中国买家。

  “我当时第一眼看到这个庞然大物时,就对自己说︰我必须不惜代价把它买回去给我们的海军”。

说它是辽宁舰的“恩人”,就不得不提起中国“辽宁”号的前身——“瓦良格”号来中国的曲折过往了。

  然而,此种说法遭到知情人士的质疑。经历了这艘航母从“瓦良格”号转变成辽宁舰整段时期的一名知情人1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发动机完好无缺这种说法毫无根据。当初“瓦良格”号上的动力系统只有锅炉和轴系在,包括控制系统、管路在内的其它系统都被破坏掉了。这就好像“电脑没有软件就是一堆废铁”。根据公开报道,当年“瓦良格”驶向中国时,是被拖船拖行前进的。

  “瓦良格”号确实来头不小,它是当年仍然辖属于前苏联的乌克兰黑海马卡洛夫造船厂,于1985年受命为苏联海军建造的第三代航母。可惜1992年航母工程完成68%时,因为苏联解体,船厂失去财政来源而被逼停止航母建造工程。

▲“明斯克号”航母已被改造成公园

  对于辽宁舰的改头换面,中国军方的描述是,“利用一艘废旧的航空母舰平台进行改造”。这种说法形象地概括了辽宁舰的前世今生。上述知情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军方费了很大力气才将航母的工作系统恢复过来。

  这是徐增平首次向媒体承认,他是受命于海军前往乌克兰去执行这项“不可能的任务”,并且亲自详细讲述他是如何布署航母购案的种种细节。

让我们把视线转向到1998年,放到比辽宁号前身瓦良格号更早的一艘航母明斯克号上。1979年,明斯克号建造完成后被调到前苏联太平洋舰队服役,苏联解体后“明斯克号”航母由俄罗斯接手,但由于国内财政紧张,明斯克号被长期搁置后于1993年退役。95年底明斯克号被出售给韩国大宇集团,3年后又被中国深圳的一家公司以530万美元买下,并停靠在深圳大鹏湾沙头角,随后在此建成了一个大型的主题公园并对公众开放,一度成为热门景点。

  徐增平在采访中也提到,中国海军将“瓦良格”号改建为辽宁舰不易。他说,“你们知道为什么辽宁舰舷号是16吗?那是因为我们用了16年时间才完成这项工作,从达成购买协定到重建它”。

  徐增平于1983年从广州军区退役,5年后移居香港。当年只有45岁的他,曾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投资2.1亿港元买下有“港版凡尔赛宫”之称的深水湾37号山顶豪宅而享誉一时。

在明斯克引进的初期,国际国内都议论纷纷,有很多人怀疑中国借此机会改造航母,但明斯克一直静静地躺在深圳的海湾,真的只是一个海上主题公园而已。这让之前那些怀疑人士渐渐打消了顾虑。

  其实,早在1992年,“瓦良格”号的兴建工程被逼中断后,黑海造船厂已马上透过船舶学院和中国主动接触。据当时与乌方接触的时任海军总装部部长郑明少将表示,乌克兰船厂的负责人曾经对中方代表团说,希望中国造船厂能够把“瓦良格”号——这个他们比喻为“即将夭折的儿子”救活。

▲“瓦良格”号航母

  中国海军获悉后,马上派出一个考察团到黑海造船厂考察,郑明就是其中一人。

一年之后,一艘名为瓦良格的乌克兰“报废”航母又进入了众人的视野。“瓦良格”号(当时的名字为“里加”号)航母1985年开始在乌克兰尼古拉耶夫黑海造船厂开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虽然已经抢回一艘“库兹涅佐夫”,但对“里加”号也不想放弃。尽管如此,经历过苏联解体的俄罗斯元气大伤,只好将“瓦良格”号正式退出俄海军的编制,并以偿还债务为由送给了乌克兰。

  郑明在接受深圳卫视专访时说:“这个船可是艘新船,一切都是新的,钢板都是新的,我们当时就建议(买)。我回去写报告,就建议这艘船应该把它买回来。但考虑到当时情况,中国(政府)并没有把它买回来。”

到了1999年,这艘一直没有经费完成的半成品航母样貌丑陋地停靠在造船厂边,经历着风吹日晒。

  中国海军反应如斯快,是因为1970年代初中苏交恶后,美军频频派遣无人机到南海侦察,毛泽东在中国成功研发“两弹一星”项目后,即下令全军随时准备与美苏两大巨头打一场​​大规模的“核战争”。中央同时下令海军着手研究航母方案,由1954年赴前苏联学​​习专业海军技术的刘华清上将亲自带领。

就在此时,一年前“明斯克”号的事情又一次上演了。

  有“中国海军之父”和“中国航母之父”称号的刘华清从1980年即不断上书中央,建议尽快研发航母。然而,40多年来,中国的国防和外交政策却因国际形势的转变而摇摆不定。刘华清的建议多番被北京高层否决,其中一个主要理由是当年中国经济不许可,国家负担不起研发航母这类“烧钱”的武器。

▲徐增平

  到了96年,当徐增平接受这项任务时,他也清楚知道,自己当时是逆国家政策而行。因为90年代,中国无论国内或国外都倍感孤单,为了不刺激美国,江决定采用亲美外交政策。为了不刺激美国,航母方案迟迟未能立项。

1999年,乌克兰与澳门“创律旅游与娱乐公司”签订协议,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将“瓦良格”号出售。该公司当时购买航母的理由是,将其改造成一个大型海上综合旅游设施。

  据国务院所属研究中心中国发展出版社于2012年出版的《中国航母》一书透露,1998年,朱镕基总理在刘华清领导的海军研究院提交的航母报告上批示:“本届政府不考虑航母项目”

而根据《南华早报》的披露,广州军区退役军人、香港商人徐增平从1998年1月到1999年,他4次到乌克兰参与洽谈、交涉和谈判。当获悉乌克兰政府规定航母售卖后不能用于军事用途之后,他告诉乌方要将航母改装成世界最大的海上赌场酒店。

  然而,海军从未放弃他们的“航母梦”。既然国家不能负担巨额的研发经费,买一座现成的航母似乎是更好的选择。碍于国家当时的财政状况,海军不甘心“瓦良格”号落于其他国手中,一方面不敢向国家要钱买,私底下却派人到香港找人想办法。

1997年8月,徐增平的香港创律公司花600万港元在澳门设立一个空壳公司——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1998年1月底,徐增平带齐所有证明文件以及50多瓶62度的二锅头,和两名助手飞往乌克兰开始他难忘的航母谈判之旅。凭着每顿饭喝2到3公斤二锅头建立的友情,乌克兰政府和船厂答应以2000万美元连船和40吨重的图纸一起卖给他。

  《中国航母》一书透露,当时海军在​​香港找了两名知名商人,可惜均遭拒绝,最后才找到徐增平。

▲“瓦良格”号航母

  徐增平的创律公司当时已经涉足投资﹑贸易﹑餐饮﹑房地产﹑文艺等项目,尤其以擅长举办跨境﹑跨国的大型文艺活动而广为人知。当中包括1997年为了庆祝香港回归,他邀请已故台湾特技​​演员柯受良在黄海壶口驾驶汽车“飞跃黄河”,以及组织解放军的总政歌舞团﹑俄罗斯红星歌舞团和澳洲军乐团来香港演出等等。

《南华早报》在另一篇报道中披露,乌克兰1998年出售这艘军舰时,原始发动机是完好无缺的。报道还援引徐增平的话说:“当我被造船厂总工程师带到航母的轮机舱时,发现所有4个发动机都是崭新的,而且被仔细地密封着,这些发动机每个原价达2000万美元。”

  “当年我自己也认为成功购船的机会率连万分之一也没有,但为什么选我,不选别人去啊?正因我是军人出身的商人,才有这个傻劲!”徐告诉南华早报,他一直很自豪,因为是他的坚持,才有了今天的“辽宁舰”。

然而经历了这艘航母从“瓦良格”号转变成辽宁舰整段时期的一名知情人曾透露,发动机完好无缺这种说法毫无根据。当初“瓦良格”号上的动力系统只有锅炉和轴系在,包括控制系统、管路在内的其它系统都被破坏掉了。这就好像“电脑没有软件就是一堆废铁”,中国军方费了很大力气才将航母的工作系统恢复过来。

  “为什么会坚持下去,这是我的使命感在逼使我必须去做。因为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一个国家会把自己新造的航母卖出去,美国﹑法国﹑英国都会造航母,即使航母退役后,宁愿把船拆了,毁了,也不会卖出去,这在这100多年的航母历史上,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要不是碰上苏联解体,瓦良格号是绝对不会被卖的。”

对于辽宁舰的改头换面,中国军方的描述是,“利用一艘废旧的航空母舰平台进行改造”。这种说法形象地概括了辽宁舰的前世今生。

  徐增平表示,为了买航母,他从1996年6月份开始做准备工作。他在乌克兰首都基辅设立一家公司,聘请了船舶工程师等相关人员一共12人长驻在当地做调研。这个公司直至1999年9月份航母离开黑海船厂才撤离。他本人则从1998年1月到1999年,四次亲自到当地参与洽谈﹑交涉和谈判。

▲锈迹斑斑的“报废”航母“瓦良格”号

  当他在基辅的公司获悉乌克兰政府规定航母售卖后不能用于军事用途之后,他告诉乌方,他计划把航母改装成世界上最大的海上赌场酒店。

小兵兵也查阅了一下当年西方、东欧的情报消息,他们都曾在土耳其检查过这艘航母的破坏程度。瓦良格由至少3道以上的纵向隔壁和多道横舱壁,实施全封闭隔离,而依照目前瓦良格的脆弱结构,只需要一、二枚反舰导弹就可以对其实施致使打击并诱发大面积火灾。所以来到中国的瓦良格号,夸张点说跟个空壳子没什么区别。

  为此,1997年8月,徐增平的香港创律公司到澳门设立一个空壳公司-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据徐增平透露,他花了600万港元找人办妥所有手续,包括一份由澳门政府批核他的“海上巨型赌船”项目的官方文件。

而且小兵兵发现,在卖给中国之前就被破坏似乎还不是最糟糕的事。。。

  四个多月后的98年1月底,他拿着200万美元现金,带齐所有有关证明文件,以及50多瓶62度的二锅头,和两名助手飞往乌克兰开始他难忘的航母谈判之旅。

由于“瓦良格”号没动力也没舵,所以只能靠拖船。这时小兵兵提到的这次来参加阅舰式中跟中国有特殊缘分甚至可以说是辽宁舰“恩人”的“尼古拉·奇克尔”号拖船登场了。

  “在与船厂管理层和乌克兰官员谈判的主要四天里,我几乎每顿饭都要喝2到3公斤的二蜗头,那种感觉就是整个人都泡在酒精里头。一个饭局十来个人,一喝就是十几瓶。在零下20多度严寒中,开着门窗,还满身大汗。”回亿起当年的情景,徐增平愈说愈起劲。

▲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拖船“尼古拉·奇克尔”号

  “对方(乌克兰人)中有军方,政府和船厂的,他们喝酒是被动的,我们的酒量比他们大,因为我们是带着目的去喝的啊!我们的目的是把他们灌醉,所以我们愈喝劲头愈大,好达到目的。”

上世纪80年代,苏联向芬兰订购了2艘R-5757型远洋综合救援舰,主要用来拖带大型船只。该型舰共造2艘,虽然排水量只有7500吨,却安装有2.5万匹马力发动机,具备颇为强劲的动力,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具备拖带功能的救援舰,“尼古拉·奇克尔”号就是其中的二号舰。

  目的确实达成了,凭着二锅头建立的友情,乌克兰政府和船厂答应他以2,000万美元的价钱,连船和40吨重的图纸一起卖给他。

正因为有着完善的远洋航行能力和强大的拖带功能,“尼古拉·奇克尔”号颇受苏联海军和俄海军青睐,几乎成了专门的航母拖带舰。可以说“瓦良格”号来华即使搞定了西方,但要是没拖船这事可能就泡汤了。

  不料,两个多月后,在美国的政治压力下,乌克兰官方突然通知徐增平,由于其他国家对航母也有兴趣,为公平起见,航母必须通过公开拍卖出售,拍卖会三天之后举行。

▲“尼古拉·奇克尔”号拖船拖在“瓦良格”号航母后面,充当“刹车”

  这明显是乌方为敷衍美国而想出来的办法。因为在1998年3月19日的拍卖会上,只有徐增平的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是唯一符合招标条件和预备所有官方文件的竞投方。因此,徐增平轻易地击败了来自美国﹑澳大利亚,韩国和日本的竞投对手,非常巧合地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投得航母。

当时“尼古拉·奇克尔”号的位置处于“瓦良格”号舰体的正后方,以倒车的形式跟随拖带船队前进。一旦船队需要减速或停止时,“尼古拉·奇克尔”号就会停止倒车,并向船头正前方开足马力,形成与“瓦良格”号前进方向相反的拉力,让6万吨级的航母舰体减速停止。可以说,除了“尼古拉·奇克尔”号外,拖带船队中的任何一艘船都再无如此强劲的动力。可以说没有这位“大牛”,“瓦良格”号的命运就不一样了。

  “当时讲要把(航母)建成最大的海上赌场酒店,不做军事用途,只是为了符合招标条件。”徐强调,即使航母于2012年9月25日正式服役于中国海军,也不代表他违约。

“瓦良格”号停靠的尼古拉耶夫黑海造船厂,到中国要经过土耳其海峡,不幸的是在土耳其这又出了岔子。

  “我不认为我有违约。因为凭我个人能力,根本没能力去把它变成军事用途。合同没有说不能转让,后来把它搞成军事用途的人不是我,所以与我无关。”

▲“瓦良格”号母港尼古拉耶夫黑海造船厂

  同时,他强调,“瓦良格”号从他手上转到中国海军手中并非“出售”,因为到目前为止,他没有收过“国家一分钱。”

2000年6月17号,拖船牵引下的“瓦良格”号缓缓驶抵土耳其北部黑海水域,准备通过土耳其控制的博斯普鲁斯海峡时被土耳其政府拦阻,强行命令“瓦良格”号退回黑海。理由是船体过大、影响博斯普鲁斯海峡其它船只正常航行,拒绝"瓦良格"通过。但是小兵兵不说大家也能猜到,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事实是土耳其受到了来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政治压力。为尽快加入欧盟,土耳其必须拿出实际行动来,以满足欧盟提出的各种要求。

据时任中国驻土耳其大使姚匡乙回忆:土耳其答复我不能通过的理由是,“瓦良格”号长330米,宽75米,这么一个大的庞然大物,要经过海峡风险相当之大,几乎是不可能的。再加上它因为没动力,要拖(发动机完好会需要拖船?要知道在95年瓦良格已经完成了68%,可见在它来中国前已经被破坏了)。

▲俄罗斯当年抢回的“库兹涅佐夫”号航母,日子过得并不好

实际上博斯普鲁斯海峡并非没有大型军舰通过,“瓦良格”号的姊妹舰前苏联的“库兹涅佐夫”号就曾经两次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此外,通过黑海海峡的船只需要按照1936年在瑞士门可罗签订的关于海峡制度公约的规定行事,按照公约,商船可以自由通行,黑海国家军舰通过需事前通知土耳其,非黑海国家军舰通过则必须通过土耳其政府的批准。

土耳其当时提出来,你要过的话你要确保安全,安全对于土方考虑是最主要的问题,你可以把它切割成一半,一分为二。第二,你可以装动力系统。这样情况之下可以让你过。这样才能保证海峡安全。但这两个都是不太可能实现的方案。

而且土耳其高层对是否放行“瓦良格”号也持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比如土耳其外交部它比较理解,从中土关系,友好关系出发提出只要中国政府保证不出什么任何事故,允许“瓦良格”号通过海峡。

▲“瓦良格”号险些被挡在博斯普鲁斯海峡之外

但是军方有点犹豫,军方犹豫的是,如果说你允许了,一个没有动力没有舵的“瓦良格”号通过,将构成一个先例,就是说以后类似这样的石油平台,也将沿用这个先例通过海峡。但是不排除有外来因素干扰,这个我国外交人员在工作中也感到了。在此期间,中土两国高层互访,为“瓦良格”号谈判提供了良好的外部氛围。经过九个多月的拉锯战。2001年8月24号,土耳其总理同意“瓦良格”号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但这并不意味着“瓦良格”号开始顺风顺水,土耳其方面提出了20条附加条件。

这要求基本分三个部分,一个部分就是关于拖轮的技术方案,因为“瓦良格”号没有舵,没有动力,势必前面要有一个大功率的船拉,后面有一个拽住它制动的拖轮。土方提出了前面需要一个8000马力的大功率拖船,后面要有一个16000马力的一个制动拖轮,同时要求其它的艏部、中间、艉部,各有两艘辅助性的拖船。总共是11艘拖船。加上还有为了以防万一还有消防车,这些车浩浩荡荡的。

第二个问题就是保险问题,土耳其的意思是,由于“瓦良格”号通过海峡,造成的精神上、物质上损失,都应该由中方来负责。提出来一个保额为10亿美金为期两年不可撤消的保函问题,土耳其说这是政治问题,因此它不接受中国保险公司保函,它要求中国银行直接和土耳其银行做保函。

▲“瓦良格”号航母经过土耳其海峡过程

第三个问题就是天气情况、水文天气状况,它要求能见度是不得小于5公里能见度,这个水流不得大于三节,风力不能大于五级,这个条件有但是比较少。在极短的时间里,中国备妥了土耳其当局要求的多项安全措施,租用了世界上最大马力的希腊级拖船,同一级域国家担保,负责可能涉及的赔偿问题,避免了十亿美元的巨额保金,中国在“瓦良格”号上装设了小型雷达、全球卫星定位系统、VHR无线电通讯设备、电子罗盘及发电机等航行安全设施。土耳其政府对此表示满意。可当时已经入秋,留给“瓦良格”号安全通过海峡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土耳其还要求所有保障船只,必须安装由土耳其提供的通信设备,航行时打开船上所有的照明设备,对所有可能产生的风险进行担保。中国答应每年为土耳其安排200万名旅游者,作为补偿。但这一条件遭到土耳其的拒绝。在中国答应交付10亿美元保证金的前提下,才允许"瓦良格"号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

▲“瓦良格”号航母来华的“‘曲折’路线

2001年10月31号土耳其天气晴朗,十几个小时后“瓦良格”号终于通过了博斯普鲁斯海峡。

2001年12月11日,瓦良格号航母驶过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继而穿越整个印度洋。2002年2月5日,瓦良格号驶入马六甲海峡,随后进入中国的南海。最终停靠在渤海之滨的大连港口中。

我们可以想象当时国际观察家们惊愕的嘴脸:什么?当初不是说好停在澳门的吗?但这是咱们自己的地盘,再也不用听任外人摆布了。我们也可以想象当瓦良格号驶入南海后,有多少人在幕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为使瓦良格号完成这次不平凡的航程,中国共计大约花费了3000万美元。当然这和支付土耳其人的那笔数字比起来,只是毛毛雨罢了。

看上去,既然这艘航母并不会如之前所说那样成为澳门的海上赌场,那么必然会有其他的计划。但事实的发展并没有那么快。锈迹斑驳的瓦良格号航母形单影只地停泊在大连港51区码头,一晃便是三年。

▲2012年9月25日中国首艘航母“辽宁号”正式服役

在这三年间,瓦良格号仿佛无人问津,也疏于管理。任何游客都可以轻易接近它,并合影留恋。见此情景,之前那些心惊胆战的国际观察家们又似乎略微松了一口气。

然而,时间到了2005年4月26日的早晨,瓦良格在大批拖轮的护航下,被缓缓地拖进了大连造船厂的干船坞,整个过程约3个小时。大连港轮驳公司的六艘大马力拖轮全部出动,大连港航道全部封锁,大连造船厂也加强了保卫措施。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瓦良格”号没有了,中国人的辽宁舰来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