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主权等难点上冲突大,会谈将极度费劲

(原标题:日外相访俄谈领土争议 专家:谈判将十分艰难)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孙秀萍 卢戈
王臻】据日本共同社13日报道,日本外相河野太郎12日抵达莫斯科开启为期5天的访问,他此访的重点是与俄外长拉夫罗夫就两国缔结和平条约问题举行会谈,并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本月下旬访俄做准备。舆论认为,河野访俄标志着备受瞩目的日俄和平条约谈判即将开启,但不少专家称,两国均不会轻易在核心利益上做出让步,两国外长的谈判将十分艰难。

  新华社东京1月13日电(国际观察)日外相访俄将面临艰难谈判

据日本共同社13日报道,日本外相河野太郎12日抵达莫斯科开启为期5天的访问,他此访的重点是与俄外长拉夫罗夫就两国缔结和平条约问题举行会谈,并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本月下旬访俄做准备。舆论认为,河野访俄标志着备受瞩目的日俄和平条约谈判即将开启,但不少专家称,两国均不会轻易在核心利益上做出让步,两国外长的谈判将十分艰难。

俄新社13日称,日本驻俄使馆以保密为由,没有对外透露河野访俄的日程安排。媒体仅获悉,他和拉夫罗夫被安倍和俄总统普京分别委任为各自的谈判负责人,将于14日启动两国和平条约的第一轮双边磋商。而安倍将于21日访俄,与普京展开直接交涉,这场首脑会谈也被认为会对日俄谈判的走势产生关键性影响。据称,俄外交部已表示,缔结和平条约的条件是,日本须承认南千岛群岛主权归属俄罗斯。而日方则期望通过谈判,促使俄方归还北方四岛中的齿舞、色丹两岛,并力争在今年6月普京访日时就此达成共识。

  新华社记者王可佳

俄新社13日称,日本驻俄使馆以保密为由,没有对外透露河野访俄的日程安排。媒体仅获悉,他和拉夫罗夫被安倍和俄总统普京分别委任为各自的谈判负责人,将于14日启动两国和平条约的第一轮双边磋商。而安倍将于21日访俄,与普京展开直接交涉,这场首脑会谈也被认为会对日俄谈判的走势产生关键性影响。据称,俄外交部已表示,缔结和平条约的条件是,日本须承认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主权归属俄罗斯。而日方则期望通过谈判,促使俄方归还北方四岛中的齿舞、色丹两岛,并力争在今年6月普京访日时就此达成共识。

俄罗斯媒体认为,本次河野访俄的形势其实非常严峻。俄新社称,俄罗斯社会一直反对向日本交还领土。有俄议员日前向国家杜马提交了一份名为《关于日本方面向俄罗斯提出领土要求》的法律草案。该法案规定,根据二战结果,南千岛群岛属于俄罗斯,是俄不可分割的领土。任何包含分割南千岛群岛内容的法律都不应被批准、公布和实施。与此同时,俄政府还收到4份计划于本月19日-20日就反对分割领土举行集会的申请。俄前驻日大使帕诺夫表示,两国外长14日的会谈十分艰难,不必期望双方会做出任何突破性决定。而且,俄方还可能会就日本近日的言论向日方表达不满。

  正在俄罗斯访问的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定于14日与俄外长拉夫罗夫举行会谈。河野此行被看作是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本月下旬访俄“打前站”。日本媒体预测,围绕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的领土争议以及和平条约谈判将是此次会谈的核心议题。

ca88,俄罗斯媒体认为,本次河野访俄的形势其实非常严峻。俄新社称,俄罗斯社会一直反对向日本交还领土。有俄议员日前向国家杜马提交了一份名为《关于日本方面向俄罗斯提出领土要求》的法律草案。该法案规定,根据二战结果,南千岛群岛属于俄罗斯,是俄不可分割的领土。任何包含分割南千岛群岛内容的法律都不应被批准、公布和实施。与此同时,俄政府还收到4份计划于本月19日-20日就反对分割领土举行集会的申请。俄前驻日大使帕诺夫表示,两国外长14日的会谈十分艰难,不必期望双方会做出任何突破性决定。而且,俄方还可能会就日本近日的言论向日方表达不满。

日本时事通讯社也认为,鉴于俄外交部在俄日外长会谈前放出“不会轻易让步”的信号,还警告日方“不要做出不恰当、不合理的发言”,因而双方的谈判不会一帆风顺,“很可能一波三折”。不少日方人士认为,不能指望俄方很快软化在领土问题上一贯的强硬立场。但鉴于日本政府把2019年看作在外交上取得突破的重要一年,安倍还把解决日俄领土争端问题视为“战后日本外交总决算”中一笔至关重要的政治遗产,日方对俄方移交齿舞、色丹两岛的期望空前提高。目前,安倍正利用俄方需求,通过经济外交等多种手段做工作。

  分析人士认为,尽管两国领导人已同意加速和平条约谈判,但双方围绕领土主权及安保等问题依然存在重大分歧,河野此访恐面临严峻形势。

日本时事通讯社也认为,鉴于俄外交部在俄日外长会谈前放出“不会轻易让步”的信号,还警告日方“不要做出不恰当、不合理的发言”,因而双方的谈判不会一帆风顺,“很可能一波三折”。不少日方人士认为,不能指望俄方很快软化在领土问题上一贯的强硬立场。但鉴于日本政府把2019年看作在外交上取得突破的重要一年,安倍还把解决日俄领土争端问题视为“战后日本外交总决算”中一笔至关重要的政治遗产,日方对俄方移交齿舞、色丹两岛的期望空前提高。目前,安倍正利用俄方需求,通过经济外交等多种手段做工作。

  主要任务

  河野定于12日至16日在俄罗斯访问。据报道,除了磋商安倍本月晚些时候访俄事宜,商讨日俄缔结和平条约是河野此行的主要任务。

  安倍去年11月与俄总统普京在新加坡会晤,商定依据1956年签署的《日苏共同宣言》加快日俄缔结和平条约谈判进程。《日苏共同宣言》第九条规定,双方将继续就缔结和平条约进行谈判,苏联在条约缔结后把四岛中的齿舞、色丹两岛交给日本。去年12月,安倍与普京指定河野和拉夫罗夫为谈判负责人。

  分析人士指出,河野与拉夫罗夫14日的会谈被视为双方在和平条约新谈判机制下的首次会谈,能否在被日方视为和平条约缔结前提的领土问题上取得进展备受关注。

  在河野访俄之后,安倍也将于本月下旬访俄,并与普京举行会谈。安倍近期多次公开表示,决心由自己和普京为和平条约这一两国间的“悬案”画上“终止符”。

  分歧难弥

  分析人士认为,日俄在领土主权等问题上分歧依然巨大,河野此访谈判前景并不明朗。

  首先,双方在主权问题上立场迥异。日方主张若两岛被移交给日本,则主权也将属于日本;但俄方表示,《苏日共同宣言》只说苏联在与日本签订和平条约后愿向后者移交两岛,但没有说明移交岛屿的依据和移交后岛屿的主权归属等。

  俄方还担忧,一旦将两岛移交日本,日美两国可能基于《日美安保条约》在岛上设立美军基地。针对这一问题,安倍虽向俄方表态不会设立美军基地,但仍未打消俄方疑虑。普京就曾公开质疑日方是否在这一问题上拥有足够的自主权。

  其次,双方对日本原岛民的对俄索赔权存在争议。日方认为,原岛民的财产因俄方对争议岛屿的“非法占领”而遭受损失,因此日本政府或这些原岛民有权要求苏联或俄罗斯赔偿相关损失。但俄方始终坚持苏联及俄罗斯占有四岛是二战的结果,而非日方所称的“非法占领”。

  实际上,在河野访俄前,俄方已数次向日方发难。俄外交部9日召见日本驻俄大使上月丰久,抗议日方近期就日俄争议岛屿发表的言论。11日,俄外交部就河野访俄一事发表声明,重申要求日本全面承认包括俄对南千岛群岛拥有主权在内的所有二战结果,并称这是双方进行和平条约谈判的重要条件。

  此外,在俄罗斯国内,各界对于将争议岛屿移交给日本的反对声音很高。日媒分析称,俄方之所以在河野访俄、双方围绕和平条约开始正式谈判前频向日方发难,既是顾虑国内舆论及议会的反弹,也是有意牵制日方以提升谈判门槛。可以预想,河野将面临严峻的谈判形势。

原标题:国际观察:日外相访俄将面临艰难谈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