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加压力南朝鲜,拉英澳加联盟参与

ca88 2

(原标题:驻韩美军拟重振“联合国军” 拉英澳加盟国参与)

原标题:美国“组团”施压韩国
据日本媒体1月14日报道,驻韩美军拟重振在朝鲜战争时期创设的“联合国军”。美方此番盘算,正值朝鲜半岛形势趋向缓和、和平协定签署在望之际。看来,有人坐不住了。
“联合国军”作为冷战时期的产物,早已不合时宜。但对美国来说,“联合国军”是“曾经的存在”或“现成的东西”,即使如今不常再提,但随时可以捡起来;并且,有些人一直也没有真正放下过,他们心中的冷战思维并未随着冷战结束而消散。
美国也不是第一次以“联合国军”的名义“挑事”了。一年前,正当朝鲜半岛南北双方,借平昌冬奥会东风,积极改善关系之际,美国却召集一些当年朝鲜战争“联合国军”出兵国,在加拿大温哥华举办朝核问题外长会,加大对朝鲜的制裁,进一步向其施压。美国组团开小会,虽以“朝核”为由,但却撇开了半岛核问题重要参与方,而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和希腊等“局外人”更是“一脸懵”。随后,韩朝双方关系好转,美国“敲边鼓”之举遭“打脸”。
这次在朝韩关系持续向好之时,美国又拉出“联合国军”壮声势,显示美国的影响力。美式“加减法”则成为美国此次重振“联合国军”的策略。一方面,减少在“联合国军”和驻韩美军兼任职务的人,另一方面,增加除美韩之外的他国的人员。如2018年,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的军人陆续替代美军兼任一些校官级职务。
美国这种拉拢更多“伙伴”,向韩国施压的意图显而易见。毕竟,一直以来,即使在非军事区发生事件,“联合国军”也多交由韩军处理。美国此次“一加一减”,无疑为今后“联合国军”独自执行任务打下基础。这也反映出其对驻韩美军未来地位的担忧,对维持和巩固美国影响力的盘算。
韩朝关系持续向好,美国反倒有点不乐意了,担心其在半岛影响力下降。2018年,朝鲜和韩国都曾表示半岛应发表终战宣言,向签署和平协定迈进。对此,美国生怕一旦签署和平协定,就可能不再需要“联合国军”,届时形单影只的驻韩美军地位问题也会随之而来。尽管韩国总统文在寅曾公开表态“终战宣言不会对联合国军和驻韩美军造成影响”,但美国还是担心自己在缔结半岛和平协定和半岛发生战事时的指挥权等问题上影响力下降。文在寅政府一直主张韩国收回战时指挥权,对美韩联军司令部进行重组,让韩军将领担任司令。美国对此忧心忡忡。
这一忧虑在美韩分歧“助攻”下日渐加深,也使美国加快了重振“联合国军”的步伐。美韩第10轮防卫费分担谈判“谈崩”,美方施压韩方大幅增加分摊比例,韩方则拒绝过重负担。韩国国防部新发布的“2019年至2023年中期国防计划”,明确强化本土军工企业竞争力,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再者,部署“萨德”系统的庆尚北道星州的环境评测工作一直得不到进展,系统还未能正式运作。这一系列摩擦犹如一个个“催化剂”,使美国急于搬出其他国家,向韩国施压,以显示其存在感。
对于美国的振臂高呼,“联合国军”中的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持积极姿态。不过,美国这种引入“局外人”,淡化韩国发言权,使问题复杂化的做法,恐怕只会加深美韩之间的裂痕。

美国主导并力推的“联合国军”改革,正推进批准日本加入的有关事宜,对此,韩国表示反对。

问:韩国军队的指挥权,真的在美军手里吗?
为什么有些人总说,韩国是个连军队指挥权都没有的国家?事实是什么样子?谁把指挥权交给美国的?

参考消息网1月15日报道据日本《朝日新闻》1月14日发布的题为《“联合国军”改革体现美国的意图》的文章称,对于在朝鲜战争时期创设的“联合国军”的改革正在进行中。这一改革的背景是,美国担心在缔结半岛和平协定和半岛发生战事时的指挥权等问题上影响力下降。

据韩联社7月11日报道,韩国政府多名消息人士11日表示,美国正在积极寻求让“联合国军司令部”在朝鲜半岛发挥更大作用。为此,美方希望让“联合国军司令部”7个后方基地所在国日本加盟出兵国,在发生紧急情况时向朝鲜半岛派遣兵力和装备。

ca88 1

2018年11月,罗伯特·艾布拉姆斯就任驻韩美军司令。在此之前,他在美国参议院公开听证会上强调说,非军事区是“联合国军”司令部的管辖范围。

“联合国军”有来自18个国家的官兵,分别是韩国、美国、澳大利亚、比利时、加拿大、哥伦比亚、丹麦、法国、希腊、意大利、荷兰、新西兰、挪威、菲律宾、南非、泰国、土耳其、英国。此前有报道称,其中被称为“五眼联盟”的美英澳加新对重振“联合国军”持积极姿态。

是这样,美韩之间的军事关系是不平等的,两国有正式协议,在战时,韩国军队将由美军统一指挥。韩国只拥有韩军的平时指挥权。

艾布拉姆斯兼任“联合国军”、美韩联军和驻韩美军司令。对于艾布拉姆斯的发言,1名韩军前军官表示:“这体现出美国希望强化‘联合国军’功能的战略。”

韩国国防部副代言人卢在千1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反对称,日本并非朝鲜战争参战国,因此不能作为出兵国活动。韩联社称,一旦由美国主导的“联合国军司令部”与日本就此达成协议,将为日本自卫队进入朝鲜半岛提供依据,这将引发韩国民众的抵触情绪和周边国家的抗议。

无论是朴槿惠还是文在寅,都在为如何“去美国化”而伤透脑筋。驻韩美军近日表示:将“尽快”的向韩方交付相关的军事设施。美军将在已经关闭15处军事基地的基础上,或加快推进搬迁计划。与之形成呼应的是,首尔在没收这15座美军基地的同时,将在其他方面给予美军便利。如给予美军搬迁费用、在防务方面提供便利等。当然这里面最大的优惠性措施,莫过于向美军提供一处新的军事基地—汉弗莱斯兵营。

驻韩美军将此战略称为重振“联合国军”,一方面减少在“联合国军”和驻韩美军兼任职务的人,另一方面增加除美韩之外的16个成员国的人员。2018年,由美国第7航空队司令兼任的“联合国军”副司令一职,被1名加拿大军队中将继任。英澳加等国的军人也陆续替代了美军兼任的一些校官级职务。

有观点认为,从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要求美军驻扎国家增加负担防卫费方面考虑,上述措施或意在吸引更多国家加入“联合国军司令部”,分担美军的角色和作用。

汉弗莱斯兵营位于韩国的西南海岸,距离首尔大约有64公里。该地地势平整、视野开阔是韩国境内难得的驻军之所。为了能让美军早日入驻,首尔从2004年就启动了该扩建工程。目前汉弗莱斯兵营已经成为了一座兼具训练、娱乐、休息、生产生活为一体的大型军事设施。从美国驻韩军官的反馈情况看,大多数军人对其甚是满意。当然为了能够达到美国的心意,韩国方面也是做足了工夫,甚至说下了“血本”。

ca88 2

“联合国军”司令部起初位于东京,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签署后,司令部移至首尔。现在,后方司令部设在驻日美军横田基地。日本与“联合国军”11个国家签署协定,允许使用普天间机场等驻日美军基地。

公开资料显示,韩国方面已经为这个军事工程砸了107亿美元,其中90%的费用由当地政府掏的。同时为了能够让美军早日从韩国的都市圈撤离,韩国可能在军务摊派方面做出妥协。目前已知的是,白宫已经将韩国2019年的军务摊派费用从之前的9.9亿美元,大幅提升至50亿美元。虽然韩国高层已经通过了各种方式进行了据理力争,但从实际情况看,白宫可能不会松口。也就是说,美军从现有的全部基地撤离,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韩国可能要“再出血”。

图为驻韩美军正在进行训练

据日本《朝日新闻》今年1月14日报道称,对于在朝鲜战争时期创设的“联合国军”的改革正在进行中。这一改革的背景是,美国担心在缔结半岛和平协定和半岛发生战事时的指挥权等问题上影响力下降。

这对于深陷经济危机的文在寅政府而言,可能是另外一个噩梦。要知道,美军虽名为韩国领土的“共同防御者”,实则为韩国财政的“吸血虫”。有数据显示,韩国每年为美军支付的费用已经远超于韩美共同协定的指标,这里面还不包括地方政府为美军基地提供的水、电、燃气等费用。同时也因为基地过于靠近都市圈以及美军纪律松散等原因。韩国当地民众屡受美国大兵的祸害。2002年,驻韩美军驾车撞死了两名韩国女中学生,就引起了全韩的抗美浪潮。虽然这一事件随后得到平息,但也让韩国民众对于美国产生了严重的不满。

报道称,一直以来,即使在非军事区发生事件,“联合国军”也多交由韩军处理。美国此次推进改革的目的在于,为今后“联合国军”独自执行任务打下基础,增加“伙伴”。

2018年11月,罗伯特·艾布拉姆斯就任驻韩美军司令,他同时兼任“联合国军”、美韩联军和驻韩美军司令。

此次再提美军搬迁计划,显然是时势所迫。对于文在寅政府而言,如果美军驻韩基地可以整合于一处,可以大大减缓地方的财政压力,同时由于汉弗莱斯兵营远离人群密集区,可以减缓民众和美国士兵的摩擦。当然最重要的是,首尔可以跟美国继续保持同盟关系。

报道称,这一动向始于卢武铉政府时期。当时,卢政府强调进行自主国防,要求收回在战时交给美军的韩军指挥权。

汉弗莱斯兵营这处占地面积达3400英亩(约合13.76平方公里)的天然疗养基地,正逐步成为韩国政府极欲摆脱美国控制的“遮羞布”。虽然它不能从根源减少韩国和美国的矛盾,但可以在一定时期起到缓和韩美矛盾的历史作用。这座被韩媒称为“小美国”的军事基地,是韩国为了“取悦”美国而做出的最大的“让步”。

据当时的韩国国防部官员介绍,时任驻韩美军司令贝尔担心影响力下降,他向周边人士透露了重振“联合国军”司令部的想法。

可以预见的是,即便韩国做出了努力,但美国方面能否领情,目前不好做出判断。但有一点可以明确,鉴于韩国在远东地缘之争中的重要性,白宫不仅不会放松对韩国的控制,反而会不断坐地起价。韩国想要摆脱美国的控制,恐怕为时尚早。

之后,保守派的李明博和朴槿惠政府担忧美韩同盟被削弱而持谨慎态度,而现在,文在寅政府又主张韩国收回指挥权。文在寅政府要求,对美韩联军司令部进行重组,让韩军将领担任司令。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韩国的整个作战指挥权曾经都在美国手里,1994年12月,韩国收回了平时作战指挥权,但是战时指挥权还是在美国手里。

文政府还拒绝大幅增加分摊的驻韩美军经费,与特朗普政府对立。部署“萨德”系统的庆尚北道星州的环境评测工作得不到进展,系统还不能正式运作。

也就是说,如果韩国要发动战争,他们国家自己是无权调动军队的,要美国驻韩司令部同意并获得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授权才行。

1名韩军前军官表示:“文政府的动向促使美军加快重振‘联合国军’的步伐。”

换一句话说,韩国只有军队建设权,没有军队战争指挥权。这也就不难理解韩国人为什么那么在乎国家尊严了。因为越缺少什么就越在乎什么,放在哪里都适用。

报道称,2018年,朝鲜方面反复向美国方面要求签署朝鲜战争终战宣言。中国也向朝鲜传达了参加终战宣言以及和平协定相关磋商的意向。

要知道当年的朝鲜战争,美国为了保住东亚战略平衡,在朝鲜半岛建设资本主义阵营防火墙,出兵朝鲜,是吃够了苦头的。美国逼迫签订完停战协议后,也深刻反思过美国为什么会被拖入这样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战争,最后得出结论,李承晚政府存在着主动挑起战争的意图和行为,为了韩国的一己私利把美国拖入了一场打不赢的战争中。

据韩国政府有关人士透露,驻韩美军对这一动向抱有较深的危机意识。这是因为,如果签署和平协定,则可能不再需要“联合国军”。美国正向有关国家强调设立“联合国军”的必要性,称“朝鲜并非放弃武装”。

要知道美国在仁川登陆时,韩国基本上快要灭亡了,所以美军登陆后,美国当仁不让的接管了战场指挥权。战后,为了更好的掌控朝鲜半岛的态势,防止韩国无故挑起战争,把美军拖入战争,美国并没有交还战争指挥权。表面看起来是双方协定,实际情况是美国没有交还的意思,韩国也没有敢收回的意思。因为当时的韩国既没有能力也没有信心单独面对朝鲜方向的军事压力。

首尔外交人士指出,美国的目的在于防止出现其他国家撤出、仅保留驻韩美军的事态,担心国际社会对美国的支持将削弱。

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韩国综合国力迅速提升,民族主义持续抬头,韩国国内要求收回作战指挥权、建立平等的韩美同盟关系的情绪和呼声日益高涨。1987年,韩国总统候选人卢泰愚首次提出收回作战指挥权。1994年12月,韩国正式从驻韩美军手中收回了平时作战指挥权,至此韩军的日常作战活动、部队调动和战备以及联合战术训练等,无须经过美韩联合司令部即可独立行使。

“联合国军”有来自18个国家的官兵,其中被称为“五眼联盟”的美英澳加新对重振“联合国军”持积极姿态。

  虽然收回了平时调动军队的指挥权,但是收回战时指挥权的过程并不顺利。卢武铉执政后,韩国收回作战指挥权的进程得以加速推进。2005年9月,韩国正式向美国提出收回战时指挥权的意向。2007年2月23日,韩国国防部长金章洙和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达成协议,双方同意在2012年4月17日将战时指挥权移交韩国并解散美韩联合司令部。

“联合国军”司令部起初位于东京,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签署后,司令部移至首尔。现在,后方司令部设在驻日美军横田基地。日本与“联合国军”11个国家签署协定,允许使用普天间机场等驻日美军基地。

  亲美的李明博上台后,李明博主动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商定将战时指挥权的移交推迟到2015年。朴槿惠上台后朝鲜进行了第三次核试验,韩国面对南北紧张情势,要求延迟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呼声再度高涨。2013年10
月23日,第46次韩美安保会议《联合声明》决定再次推迟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

韩军1名前军官指出,“联合国军”中的其他成员国也希望增加本国在后方司令部的成员。他认为,有些国家将考虑对位于日本的后方司令部加以利用,在朝鲜半岛有事之际,将之用作派遣前往救援本国公民和要员的据点和物资集散基地。

当下的总统文在寅是为了洗刷卢武铉的冤屈和继承卢武铉的遗志才毅然从政参选总统的,所以在维护国家独立性、收回战时指挥权这个事情上与卢武铉的政策一脉相承。估计这次收回战时指挥权是玩真的,因为韩国不收回战时指挥权,一直就不算是一个完全主权独立的国家,连外交政策也被美国牵制难以真正自主。

世界上还真有这么一个国家,自己家的事让别人说了算,无奇不有吧。韩国家的军事指挥权真的在美国手里,到如今已经快70年了,韩国有2~3位总统都和美国谈过,要收回战时指挥权,美国一推在推到现在也没要回来。

在50年代,南北朝鲜发起战争后,被北朝鲜人民军逼的南朝鲜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南朝鲜李成晚政权,要求美国联军进入朝鲜参战,同时把战时指挥权和平时作战指挥权都交给了美国,即美韩联军指挥司令部。所谓的战时指挥权是指朝鲜“半岛有战事时”,美国指挥韩国军队作战的权力。1953年12月,美韩又签属了《相互防护条约》,美国拥有军事人员驻扎在韩国的权利,即军事基地。美韩同盟正式开始,大韩军队置于联合军司令部作战指挥部的控制之下,即美国人的控制下。现在韩国从美国人手中收回战时指挥权以成为了国际與论的热点。

.
1994年时任总统金永三收回了平时作战指挥权。2005年卢武铉政府向美国人正式提出要收回作战指挥权,并且于美国人达成了协议,将2012年美国将韩国战时作战指挥权交给韩国,同时解散美韩联合司令指挥部。到现在也没有交出来,一拖在拖。2017年现任总统文在寅,又提出了以被多次推迟的,韩国平时作战指挥权收回定了时间,并被提上了日程。韩国国防部长宋永武表示在2023年,从美国手中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但到2023年文在寅已经退休了,收回平时作战指挥权就落在了文在寅继承者身上了。

韩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在世界上也排在前十位,
几十年来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无奈作美国的附庸国,让美国欺负的喘不过气来,敢怒不敢言。所以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一波三折的美韩,在收回作战指挥权上充满了变数,美国总统特没谱说话是不算数的。韩国这块肥肉怎么舍得丢哪。韩国政府在收回平时作战指挥权的道路上,更加艰辛曲折。

准确的说应该是韩国军队的战时作战指挥权还掌握在驻韩美军司令的手中。

韩国军队指挥权问题有一个历史的发展过程。1950年朝鲜半岛发生战争后,美国盗用联合国安理会84号决议名义,在日本组建了所谓的“联合国军司令部”,纠集了17个国家的兵力,介入朝鲜战争。当时的韩国总统李承晚,以书信的形式将韩国军队的指挥权交给了当时的“联合国军”司令麦克阿瑟。朝鲜战争结束后,1957年“联合国军司令部”迁到韩国首尔,韩国军队继续受“联合国军司令部”司令的指挥。1975年11月,联合国大会通过3390号决议,要求解散“联合国军司令部”。为了应对这种新的形势,在美国的主导下,韩国与美国成立了韩美联合部队司令部,根据两国的约定,韩国军队的指挥权转移到了韩美联合部队司令部司令手中。期间,为了应对突发事件,美军将反渗透等部分指挥权交还给了韩军。随着韩国经济的发展和国力的提高,韩国自主意识增强,要求收回作战指挥权的呼声强烈。1994年美军将平时作战指挥权交还给了韩军,但战时指挥权还在驻韩美军的手中。

对于战时指挥权回收的问题,韩国几任政府态度不一。根据韩国与美国的协定,韩军战时指挥权应在2013年收回,但韩国保守政府以朝鲜威胁为借口,推迟了战时指挥权的移交。文在寅政府上台后,重启了战时作战指挥权回收的谈判,希望在其任期内完成战时指挥权的回收。

为了因应韩国军队战时作战指挥权的回收,美军启动了“联合国军司令部复活”行动,采取了各种措施,强化“联合国军司令部”的职能。本来“联合国军司令部”内的职位大多是韩美联合部队司令部的人员兼任的,现在美军把他们分开,单独任命,扩大了人员的规模,拉曾参加过朝鲜战争国家的军队将领担任“联合国军司令部”的副司令、参谋长等,力图把“联合国军司令部”打造成东北亚的“北约”。

今年8月份韩美举行下半年联合演习时,韩军将领第一次担任韩美联合司的司令指挥演习。但在演习中,有关“联合国军司令”和韩美联合司司令谁指挥谁的问题产生了矛盾。韩军认为“联合国军司令”没有权利指挥韩美联合司司令。美军则认为,根据1970年代,韩美之间的“韩国合同参谋本部—联合国军司令部—韩美联合司约定”,“联合国军司令”有权指挥韩美联合部队。实际上,这个争论的核心是美军在把战时指挥权交还韩军之后,美军是否还能指挥韩军。因为驻韩美军司令是“联合国军司令部司令”,所以美军认为从法理上驻韩美军司令还是有权指挥韩军的。

从这一点来看,今后韩军即使收回了战时指挥权,能否摆脱驻韩美军的控制,仍是个未知数。韩国要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自主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宇宙大国韩国的军队怎么会在美国人手里呢?然而事实就是如此打脸,从朝战开始一直到现在,韩国政府都无法对自己国家的军队发号施令,他们一直都归属于韩美联合司令部指挥,而韩美联合司令部的boss就是驻韩美军司令,目前司令官由美国人文森特·布鲁克斯上将担任。总而言之,韩国没有自主的国防权,就这一点而言,被人嘲笑也无可厚非。

历史渊源

事情的起因主要源自朝战,当时由于美军纠集了十六国参战,所以成立了一个所谓的“联合国军司令部”,而当时李承晚政府所管辖的韩国国军由于作战武器装备落后,训练水的一笔,经常被当软柿子捏,基本没有独立战斗的能力,因此美军就将韩军纳入了联合国军司令部指挥,许多韩国军队都是混编在美军之中。朝战结束,冷战开始,这个“联合国军司令部”一直存在着,因为一直面临着北边邻居的威胁,大家也都认为三次世界大战随时可能爆发,所以韩国人对这样的安排一直没有什么看法。时间来到了1978年,由于其他国家军队相继退出,韩国只剩下韩美两国军队,因此联合国军司令部就改换门面成了现在的“韩美联合司令部”,韩国军队至今依旧处在这个司令部的管辖之下。

韩美联合司令部的构成

韩美联合司令部目前位于首尔龙山区,司令由一位美军四星上将担任,负责指挥韩国境内近70万韩美军队,在战时还可以调动韩国500万以上的预备役部队以及其他前来援助的美国小跟班部队。副司令则由韩国国军一名四星上将担任,职责是指挥韩美司令部所辖的陆军部队,理论上在战时可以指挥和调动驻韩美国陆军,但只是理论上的,原因你懂的。

韩美联合司令部进化史

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韩国经济的崛起,韩国人宇宙大国的民族自尊心又开始膨胀了,自己国家的军队指挥权一直被美国把持,这说出去多丢人啊!于是各种示威游行,各种民意请命,许多韩国总统候选人也将收回军队指挥权作为自己的竞选口号。在1994年,韩美达成协议,韩国收回国军在和平时期的管理权,2004年,38线附近的共同警备区开始由韩国国军负责守卫。2007年,卢武铉就任期间与美国谈判,约定2012年4月美军向韩军移交联合司令部战时指挥权。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随着天安号事件和朝核问题的加剧,韩国人关键时刻又掉链子了,他们担心移交指挥权后美军跑路,一个人干不过北面邻居,所以后任的李明博、朴槿惠总统又将移交时间不断推后,现在时间已经拖延到了2025年。文在寅上任后号称一定要收回战时指挥权,随着朝韩缓和,目前看来还算比较有希望,但是特没谱的外交政策谁也拿不准,而且北边也没定数,一旦有个风吹草动,这个时间可能又得推后。

韩国战时指挥权为什么会移交到美军手里?唯一的解释就是韩国人对自已国家军队的实力和战斗力的不自信。

在朝鲜战争中,李承晚的军队一开始就被北朝鲜打的丢盔卸甲,屁滚尿流,差一点被赶到海里喂鱼。在这个时候,他大爷美国从釜山抢滩登陆,及时把要掉到海里的李承晚拉了回来,才没被淹死。

缓过气来的李承晚,一看有了美国人做后盾,于是又来精神头,结果又反过来把金日成撵的东躲西藏,最后走头无路的金日成急忙也把他的大哥,中国请了出来。

当时中国的军事实力和美国没法比呀,虽然中国穷,但是却有骨气。当时就告诉美国不可以越过“三八“线,否则中国一定会出兵。

可美国根本没把中国当回事,在杜鲁门和麦克.阿瑟眼里中国就是一群“泥腿子“,兴不起什么大风浪来。对中国警告于不顾,尽扬言“饮马鸭绿江,回家过圣诞“。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怕过谁呀?好言相劝你不听,还来硬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那只好奉陪了!那就打吧!

结果中国人民志愿军和北朝解军民一道,经过

将近三年的浴血奋战,把李承晚和美军又赶回了三八”线以南,迫使美国在“板门店“鉴下了美军唯一一份没有打赢的停战协议,狠狠教训了一下飞扬跋扈的美军,从此李承晚被打怕了,就落下了病根,生怕那天中国人再打过来,自已的军队无力抵抗,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于是就把韩国的军事指挥权交到美国手里,躲在了美国身边抱着大腿不放,这样就使韩国成了挨了别人一个“电炮“,弄的乌眼青,结果还得等美国同意才能还手的国家。

一个没有战时指挥权的主权国家,无疑就是一个没有脊梁的国家,没有尊严的国家,是必会影响军队的士气和凝聚力。韩国政府也逐渐认识到了这一点,在1994年开始,首先收回了和平时期军队的指挥权,又于2005年,正式向美国提出收回战时指挥权,但由于美国利用这一权力,拉着韩国不断的在半岛进行针对朝鲜的军演,制造紧张气氛,使韩国总统李明博和朴槿惠又不断的推迟收回战时指挥权的时间,现在已经把时间推迟到了2023年。

随着当下美朝关系回暖,半岛南北双方也开始彼此释放了善意,文在寅成功访问了朝鲜,半岛和平似乎迎来了一丝曙光。

同时也为文在寅就任时,曾承诺在他任期内收回战时指挥权创造了有力条件。但是在美国依然没有撤消对朝鲜制裁和美国政策不确实的情况下,是否能顺利收回战时指挥权也不容乐观。

因为朝鲜战争李承晚政府自愿将韩军交给美军主导的“联合国军”指挥。1953年8月8日美国与韩国签署《美韩共同防御条约》。条约约定,韩国给予美国在其领土以内及其周围部署陆空海军部队的权利。根据这一条约,美国在韩国保留了大批军队,并建设了很多军事基地。到1990年冷战临近结束时,美国在韩国的军事基地大约有80多个,驻军有44400人,其中陆军32000人,空军12000人。而韩国军队的战时指挥依旧被韩美联合司令部控制。在《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的框架下确定了韩国武装力量的军事指挥权由美国指挥官掌握的联合作战体制。驻韩美军就掌握了对韩国军队的指挥权。

《朝鲜停战协定》写的是停战不是终站,也就是说目前朝鲜和韩国还是战争状态。双方当时签的的停战协议以三八线停战
不是终战协议 而且韩国还没有签字 朝鲜韩国现在没有建交
朝鲜美国也没建交,双方都可以不宣而战 因为根本没有终战
所以不存在宣战,为了能够协调朝鲜半岛上美国组织的各国军队,以美国为主体搞出了联合国军驻韩司令部、韩美联合司令部,驻韩美军司令同时兼任这两个司令部司令,然后一个韩国军官任副司令。
所以就有了战时韩军指挥权在美国,韩国军方的作战权分为平时作战指挥权和战时作战指挥权,其中平时作战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行使,而战时作战指挥权则由韩美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1987年卢泰愚首次提出收回指挥权问题。1994年驻韩美军交还了和平时期的指挥权但战时作战指挥权仍在美军手中。

没错,真的在美国手里;韩国作战指挥权的移交,源于韩军低下的战斗力和韩国坑爹的地理位置。▲韩国军队有史以来的战斗力就一直非常渣,真正厉害的只有嘴炮和无耻精神,几乎所有韩国方面所宣传的光辉的战争史,都是依靠亲爹在背后撑腰得来的,不论是当年的丰臣秀吉侵朝、还是后来的朝鲜战争都是如此。

所以在朝鲜战争结束后,当时的韩国李承晚政府就将韩国军队的指挥权交给了由美国人担任的联合国军军司令。

后来《朝鲜停战协议》签订后,由于该协议指的是“停战”而非终战协议,所以多年来美国一直没有将作战指挥权交还给韩国。

直到1994年,在经过多方协商后,美军同意将和平时期的军队指挥权交还韩国,由韩国联合参谋长行使,但是战时指挥权仍有美军掌管。

虽然在明面上,看似一直是美军不同意将韩军的作战指挥权交还给韩国,但实际上其实都是韩国方面不敢要而已。

2007年美韩双方就商定将在2012年4月17日,由美军交还给韩国的战时指挥权,但是等2010年6月韩美双方领导人会晤后,又将这个移交时间推迟到了2015年。

ca88 ,2014年10月,时任韩国总统的朴槿惠,在韩美第46次安保会议上再次同美国协商,推迟了韩军作战指挥权的移交时间。

直到现在,根据韩国国防部的说法,准备在2023年韩国防务改革后,才韩国才准备从美军手里收回作战指挥权。

而韩国方面不敢从美国爸爸手里收回作战指挥权的根本原因,就是韩军的战斗力低下所致,而韩国所处的东北亚地区又强敌环伺,所以韩国就只能靠美国撑腰。

和平时期的指挥权在韩国手里;只有战时指挥权在美国手里;

不是最近几年韩国一直就收回战时指挥权问题跟美国谈判嘛。

答案是Yes,自从上个世纪50年代韩朝暴发战争后,李承晚政府为扭转战争败局,将指挥权转交给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1978年,又将指挥权交给了美韩联合司令部,1949年,又收回了平时的指挥权,
2006年,卢武铉上台后,他主张国防自主,向美国提出了战时指挥权的要求,美国当时也勉强同意,但后来的李明博和朴槿惠都属于亲美政党,拒绝收回战时指挥权,时至今日,韩军的实际战时指挥权仍然控制在美国手中,谈判也不会像文在寅政府想象的那么顺利,因此,我个人得出的结论是韩国没有战时指挥权!

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时,参战各国在板门店签订《停战协定》。李成晚把韩国军队的军事指挥权交给了联军司令部。因联军司令是美国担任,因此韩国军队的军事指挥权事实上就由美国掌控。其实,这里有个逻辑问题:交给联军司令部并不就是交给美国。2012年韩美达成协议:韩国军队负责本国防卫,无论是停战、战争危机还是战争发生,韩国对本国军队行使完全军事指挥权。驻韩美军主要是确保美国在东北亚和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威摄和影响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