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直指美GPS,不搞反卫星被恐吓

  “太空霸权”这个词一度被视为美国专利,如今却被扣在了中国头上。据美国彭博社2日报道,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正在发展太空技术并试图获取太空霸权,其目标是阻塞美国的军事通信并破坏其太空能力以赢得可能的冲突。报告称,中国的航天计划将严重威胁美国军事安全。不过中国专家认为,真正想搞太空霸权的是美国人,目前世界上只有美国拥有实战部署的反卫星武器,别国如果不发展反卫星武器,那很多太空资产将处于美国的恐吓之下。

  美称:中国将再次进行反卫星试射

  根据俄罗斯军工综合体新闻网5月18日报道,美国空军部长德博拉·李·詹姆斯宣称,美国开始为太空中可能的军事冲突做准备。根据商业内幕网报道,美国空军要求50亿美元的预算,用于建设一个防御系统,以保护美国的卫星免受中国和俄罗斯的攻击。同中俄的假想性冲突导致美国空军要求得到50亿美元用于研发保护卫星的防御性系统。

  彭博社报道称,这份题为“中国梦,航天梦:中国在太空技术领域的进展及对美国的影响”的报告由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委托加利福尼亚大学全球冲突与合作研究院完成,并于周一在华盛顿公布。这份报告称,中国正在提高的空间能力已经对美国军事安全造成“负和后果”(即削弱美国军事安全),“美国需做好准备,以直面一个试图占有航天空间并拥有反太空技术的对手”。报告称,中国的航天项目是“中国梦”战略的一部分,这一战略旨在加强国家实力,重塑亚太政治环境。“中国的目标是成为一个与美国对等的空间强国,并且将培育与美国、欧洲和俄罗斯相当的航天工业。”报告称,如果中国航天项目的发展按照现在的轨迹进行,到2030年中国将拥有新一代先进运载火箭、强大的天基通信与控制网络和能力更强的电子情报通信卫星。

  《法制文萃报》专稿 作者:武居玄

  詹姆斯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太空研讨会上称,“我们必须明白,我们头顶上的太空不会一直是和平的绿洲。”她认为,由于美国的对手已经在积极发展空间系统,因此美国也需要有一个关于太空空间的新思维。

  报告还强调,中国的军事专家认为天基信息将成为未来战争的决定性因素,太空将成为起到支配作用的战场,并且为了赢得地球上的战争,一方必须获得太空的主动权。这份研究报告称,“这将要求中国获取太空霸权,也就是说具备自由使用太空并阻止对手使用太空的能力……基于太空是起到支配作用的战场的认识,解放军认为太空战是不可避免的。”

  10月17日,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网站的军事问题专家比尔·格茨爆出猛料。这位屡次率先披露中国军方重大“行动”的专家称,根据美国情报机关最新消息,中国将进行一次更具震撼力的反卫星武器能力试验,这次试射将瞄准GPS导航卫星、间谍卫星等高轨道卫星。此消息一出立即在美国和西方引起轰动,太空一直被美国视为最后的“战略高地”,而中国一旦拥有打击高地球轨道卫星的能力,太空将不再是美军独霸的“后花园”。

  美国将中国和俄罗斯列为其在“太空竞赛”中的主要竞争者,并预先警告有破坏GPS和微信通讯系统、攻击美国飞行控制中心甚至是发射“反卫星导弹”和卫星杀手的威胁。

  鼓吹中国航天威胁论的并非只有这份报告。彭博社报道称,美国高级情报官员和美国战略司令部的高级指挥官上周都曾警告,中国的空间项目威胁到了美国的军事通信。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帕上周告诉参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由于潜在对手继续发展破坏性的反空间能力,对美国空间系统和服务的威胁将在今年增加。克拉帕说,“中国的军事论文强调要干扰、破坏和摧毁侦察、导航和通信卫星。”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塞西尔·哈尼上周则告诉众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附属委员会,中国的航天能力威胁到了美国战略卫星系统。《悉尼先驱晨报》网站3月2日也刊文讨论中国的反卫星武器。文章称,几年来,中国已经利用SC-19反卫星杀伤导弹进行了一系列反卫星测试,作为其天基战场战略的一部分,这个战略或许将在某一天牵制美国在西太平洋的航天能力。文章称,自从2005年以来,中国的SC-19近6次被用于反卫星试验。同样拥有反导和反卫星技术的美国,最近则进行了两年的神秘的X-37B无人航天飞机试验。

  中国瞄准高轨道卫星

  引起美国空军担忧的原因之一是俄罗斯在2014年发射了三颗通信卫星和航天器,可以从高一点的轨道走到低一点的轨道,同时可以接近其他卫星。詹姆斯称,这种卫星杀手可以拆除其他轨道飞行器上的关键系统,安放炸药甚至是像敢死队队员那样发起冲击。

  美国相关机构和媒体集中炒作中国的航天能力,显然和美国国会正在讨论2016财年军事预算不无关系。彭博社称,这份报告,恰逢国会讨论总统奥巴马关于防务预算增加7.7%并达到5343亿美元的预算需求之际。

  据美国军事情报官员近日透露,中国军方正着手进行一项新的、能力更强悍的反卫星导弹试射。美情报部门称,这种反卫星能力能够击落位于高地球轨道的战略性卫星。然而,最近的情报评估称,这次“动能”-2(DN-2)型直接上升式反卫星武器试验已经被推迟,目的是避免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第二次大选时心烦意乱。

  詹姆斯补充说,“我们需要做好准备。我们必须为有一天将离开地球进入太空的潜在冲突做好准备。只是就是力量,而我们应该在太空中做好准备。”

  针对报告中的内容,一名中国军事专家表示,在中国确实有些专家认为制天权很重要,但是这不是中国人发明的说法。美国人早就说过“谁控制了太空,谁就控制了地球”。美国人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上世纪80年代,美国就利用F-15成功进行反卫星试验。迄今为止,美国2008年利用“标准-3”进行的反卫星拦截,是唯一一次实战条件下,用实战部署的武器击落卫星。美国的“地基拦截弹”则能拦截轨道高度1000公里的太阳同步轨道上的卫星。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美国既想充分利用太空资产,通过天基武器不受干扰地对别国进行侦察并扩大自己的优势;另一方面,又想通过发展兼具反卫星能力的反导系统来威胁或者剥夺对手使用太空的能力。

  “华盛顿自由灯塔”网站的文章称,这份情报来自今年9月,而本月最新的消息显示,中国最早将在11月中旬的某个时候从一处陆基导弹基地试射一枚最新的DN-2型导弹。

  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司令约翰·海腾上将称,美国总统已经了解了美国军事太空系统的的潜在的漏洞信息。预计奥巴马政府将在2016年拨款大约50亿美元,用于在五年内研发出应对这一威胁的技术。

  美国情报部门将这枚导弹描述为“是一种高地球轨道拦截导弹”,设计用于以高速度来摧毁在轨道上运行的卫星。情报来源称,这种新型导弹是一种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反太空武器。

  海腾相信,大约一半费用都将花在秘密项目上。其余的资金将用于改善地面站点和情报系统。特别是,计划到2019年完成所谓的太空篱笆的建设,将构成地面雷达网,可以发现太空目标及其碎片。回想一下,2014年7月美国发射了载有两颗情报卫星GSSAP的运载火箭德尔塔-4。它们的认为是保障美国军事卫星的安全并监控其他国家的太空飞行器的活动。

  美国军事专家比尔·格茨认为,试射高地球轨道反卫星导弹,将标志着中国在反卫星能力上将获得重大进步,中国在这方面已经探索了十多年。高地球轨道也被称为与地球的相对位置不变的轨道,该轨道通常运行着重要的通信卫星和导航卫星。高地球轨道实际距离地球表面的距离大约在12000英里到22236英里之间。

  事实上,美国人早就说过“谁控制了太空,谁就控制了地球”。美国人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上世纪80年代,美国就利用F-15成功进行反卫星试验。迄今为止,美国2008年利用“标准-3”进行的反卫星拦截,是唯一一次实战条件下,用实战部署的武器击落卫星。美国的“地基拦截弹”则能拦截轨道高度1000公里的太阳同步轨道上的卫星。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美国既想充分利用太空资产,通过天基武器不受干扰地对别国进行侦察并扩大自己的优势;另一方面,又想通过发展兼具反卫星能力的反导系统来威胁或者剥夺对手使用太空的能力。(知远)

  中国上一次进行反卫星试验还是在2007年1月11日,当时摧毁了一枚位于低地球轨道的报废气象卫星,距离地球大约558英里。美国军事官员称,此举导致该轨道产生了一个由数万个金属片组成的碎片区,对未来100年里的轨道卫星运行和人类太空航行都具有威胁。

  美国情报官员认为,中国这次不太可能进行与2007年类似的、利用动能拦截器击落报废气象卫星的试验。一些美国五角大楼官员称,这一试验很有可能将展示一枚精确制导直接上升式导弹飞出上万英里击杀目标。“如果因为中国的高轨道反卫星导弹,美国丢失了高地球轨道这个战略高地,那么我们将真的处于危险之中”,一位美国军事官员警告称。

  高轨道太空战令美国很紧张

  通常被用于导航和导弹精确制导的美国全球定位系统(GPS)卫星,位于中地球轨道,距离地球大约12000英里。比尔·格茨认为,无论这次试验是否能够获得成功,新的高轨道DN-2反卫星武器的发展反映出中国军方正策划在未来展开高轨道太空战,尽管目前许多国家包括中国正在寻求达成禁止在太空使用武器的国际协定。美国媒体称,2007年1月,中国进行的反卫星试验遭到了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抗议,外界认为这种反卫星武器将对军事卫星和民用卫星构成重大威胁。

  比尔·格茨表示,DN-2导弹试射的第二种可能将是击落一枚目标导弹,就像2010年中国利用一枚反卫星导弹进行导弹防御试验一样。

  目前,美国五角大楼发言人拒绝对中国的DN-2反卫星项目做出评论。作为里根政府时期的国防政策制定者之一,迈克尔·皮尔斯布里称,一份于2007年递交给美国国会的报告显示,中国军方学者曾建议秘密部署这种先进的反卫星武器系统,就像解放军目前正在发展的那种专门针对美国,“不事先警告便采取奇袭的方式造成重大杀伤的武器一样”。

  “在一场战争中,解放军即使展开小规模反卫星打击,摧毁美国50枚卫星——假设包含被锁定的军事侦察卫星、导航卫星和通信卫星,那将不仅对美军部队产生灾难性影响,对美国民用经济也将是一场重大打击”,皮尔斯布里称。

  反卫星武器是最高机密

  比尔·格茨在文章中表示,解放军的反卫星导弹系统是中国不断扩充的不对称战武器库的关键组成之一,这也是北京最高军事机密之一。

  美国国防部官员称,只需要24枚反卫星导弹,通过破坏全球通信和军事后勤,以及通过利用高技术武器限制天体导航系统,中国就可以严重削弱美国的军事行动能力。这一攻击还可以大大降低美国对全球目标的情报搜集能力,这是美军一项最关键的军事优势。

  一位美军官员称,中国将会推迟这场试射直到11月6日美国大选之后,这是北京希望帮助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赢得选战的一个信号。对于中国的军事发展,奥巴马政府一直采取相对温和的政策。

  中国军事问题专家理查德·费舍尔表示,外界对DN-2型导弹知之甚少。然而,DN-2可能是中国设计的一种新型反卫星导弹,其动能拦截载具安装在KT-2或KT-2A型运载火箭上。这种反卫星武器是以东风-31或东风-31A公路机动型洲际弹道导弹为基础。

  费舍尔称,早在十年前,2002年中国举行的一个防务展上,中国官方曾宣称KT-2A型运载火箭可以将一个2000公斤的载荷运到高地球轨道。KT-1微型卫星发射载具2000年在珠海航空展上曾经露面,费舍尔透露,“2007年1月SC-19反卫星武器试验获得成功就是利用前者作为依据”。

  理查德·费舍尔认为,如果未来中国不参加太空武器控制条约,“华盛顿要想继续遏制中国军事能力,就没有多大的选择,只能为外层太空打造被动和主动防御系统”。

  美国思考如何抵御反太空袭击

  “华盛顿自由灯塔”网站的文章称,据美国军方官员表示,美国政府并没有对所谓的反太空武器和其他能力进行研究或发展,即便这些能力能够对抗中国的反卫星武器、反卫星激光和干扰武器。美国国内一些反对声音认为,奥巴马政府偏向于通过谈判来进行军备控制,并将达成相关协议作为美国国家安全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负责军备控制事务的美国副助理国务卿弗兰克·罗斯在今年4月一个讲话中称,“太空行为守则”将包括在法律上捆绑“透明和互信机制建立”等手段。然而,五角大楼参联部的一份对“太空行为守则”的评估报告认为,如果美国提供一些关键的空间代码,那么美国的太空行动将在几个方面受到损害。五角大楼的“国家安全太空战略”办公室从2011年开始不太重视反太空武器。他们宣称,美国的政策是“劝阻并阻止”其他国家发展太空武器,但没有提供相关的内容细节。

  其实,美国自身早就具备了反卫星能力。在2008年,美国军方就间接地展示了自己的反卫星能力,当时他们利用一枚改进后的舰载“标准”-3型反导导弹,击落了一枚失控的低地球轨道间谍卫星。美国军方表示,这枚失控的卫星是一个危险“物体”,因为其燃料舱能够穿越大气层落到地球表面。

  除了自身具备反卫星能力之外,美国军方通过大力建设天基预警卫星和导弹预警卫星系统,密切监控着中国弹道导弹活动和反卫星武器试验。根据维基解密公布的一份2010年1月12日美国政府机密电报,华盛顿当时就清楚地了解到,中国在当年1月11日进行的其实并不是陆基中段反导试验,而是一场反卫星试验。电报披露,一枚被命名为“SC-19”的反卫星导弹当天从中国新疆库尔勒导弹试验中心发射,成功地拦截了一枚从双城子(即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的CSS-X-11型中程弹道导弹。两枚导弹的弹道都被美国导弹预警卫星侦测并跟踪。此前,SC-19型导弹曾被用于2007年1月11日那次成功地直接上升式反卫星拦截试验。

  比尔·格茨指出,2010年的这份美国政府电报称,“此前,SC-19型反卫星武器曾在2005年和2006年进行过飞行试验。这次试验被认为进一步提升了中国的反卫星技术和弹道导弹防御技术”。这表明美国军方早就对中国的反卫星试验活动进行了监控。

  从2007年反卫星实验之后,美国就一直对中国施压——不要进行更进一步的太空武器试验。但是,美国自己进行了多次反导试验,其实也是在另一个方面打造自己的反卫星能力。从维基解密公布的美国几份外交电报中可以发现,美国一直把自己的反卫星试验说成是为了试验“防御性”的反导技术,而把中国进行的反导试验说成是为了试验“进攻性”的反卫星技术。其中的奥妙在于,反导是防御手段,反卫星则是进攻手段,高轨道反卫星试验产生大量长期留轨的太空碎片属于损害各国公共利益的不负责任行为,因此,美国在外交辞令上要不断强调中国的进攻性和有损国际形象的做法,从而在道德上占得先机。

  【注】原题:《美称:中国将再次进行反卫星试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