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防长公布在东南亚建军事基地计划,英要在东南亚建军事基地

图片 2

特雷莎·梅领导的保守党中支持英国脱欧的成员热切希望对英国退出欧盟这一事件进行积极宣传。他们的说法是,英国要想生存和发展,就必须加强与亚洲繁荣经济体的接触。外交大臣杰雷米·亨特和国防大臣加文·威尔金森近日谈到了这样做的好处,以及为保护英国利益所必须要做的事,其中包括在东南亚和加勒比地区建设永久性海军基地,那将是自20世纪60至70年代英军撤离以来的第一次。

自1971年关闭新加坡守备区以及1997年从香港撤出驻军以来,英国在阿曼杜库姆以东的亚洲地区一直没有驻军。英国后来经过重新调整,让自己作为国际大国的角色变得更为低调,把防务资源集中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英国目前向世界各地共派出81名武官,其中27人在欧洲,28人在非洲,亚洲仅有18名武官。

专家认为,如果进展顺利,此举可能给中国及其亚洲邻国的关系蒙上阴影,如果未来一艘英国军舰靠近南海属于中国的岛屿,那么会进一步加剧中英之间的紧张关系。2018年8月31日,英国“海神之子”号船坞登陆舰(HMS
Albion
L14)未经中国政府允许,擅自进入了中国西沙群岛的领海,中国海军依法对英国这艘军舰实施了查证识别,并且予以警告驱离。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研究所教授许利平说:“这显然是针对中国炫耀武力的姿态,显示了区域外大国意欲密切参与南海争端。”

赵俊杰认为,但英国现在的确缺钱,军力大幅衰退,单靠自己养军事基地不太现实,所以它可能与美国达成利益共识,如英国在一些问题上做急先锋,需要资金时,美国则提供支持。▲

图片 1

资料图:英国台风战机赴日本与自卫队联合军演。

资料图:英国国防大臣 加文·威廉姆森(Gavin Alexander
Williamson)。(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英国在东南亚建新基地”?“外交学者”网站4日以此为题发文,对国际媒体炒作这一话题提出质疑。文章称,英国已经试图增强在亚洲的军事存在,但这些行动究竟会达到什么规模,还有待观察。而且,东南亚国家对处理大国驻军问题尤其敏感。

(原标题:港媒评英国欲在东南亚建军事基地:冲撞中国利益 令盟友犯难)

图片 2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赵俊杰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大英帝国的辉煌已经不在了,但是它历史文化的积淀还在,在亚洲、尤其是东南亚有很多英联邦国家。英国内心深处仍然有展示自己曾经辉煌的诉求。另外,英国一旦脱欧,在欧洲就不可能有展示其肌肉的舞台,因为未来肯定是法德两个大国撑起欧洲。英国只能在海外利用历史势力范围来展示自己,所以英国想在亚洲设立军事基地并不意外。

英国拥有选择加强贸易与投资对象的自由,但其政策必须符合英国的国家利益,在财政上负责且具有经济和战略意义。而在东南亚建立昂贵的海军基地,加剧与盟友和对手的紧张关系显然不符合这一点。(编译/林朝晖)

该报告指出,一旦因朝鲜半岛或台湾问题引发严重冲突(甚至是核冲突),英国军队无法做出实际贡献。英国军队充其量会“在美国似乎准备与中国进行的长期对抗中成为对美国为首的部队有吸引力的资产”。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月1日报道称,本周,英国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在接受英国《星期日电讯报》采访时公布了这一计划,新的东南亚军事基地的候选地点包括新加坡和文莱。

据报道,英国《星期日电讯报》2018年12月30日刊登对威廉姆森的采访,他称对英国脱欧后的前景非常乐观,“这是我们自二战结束以来最了不起的时刻,这是我们将再次成为真正全球大国的时刻”,英国将在“远东地区”开设新军事基地。CNN称,英国国防消息人士特别提到新加坡和文莱。

英国“向东看”必然意味着与这些盟友进行更多接触。但是,鉴于英国过去的暴政和侵略,以及加剧紧张局势的军备竞赛似乎不可避免,并非所有亚洲国家都乐于接受英国扩大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2018年8月,一艘英国军舰驶过南中国海争议水域,对美国的“航行自由”行动表示声援,从这一事件中也可看出中国的立场。

毫无疑问,这一倡议也肯定会被视为一种讨价还价的手段,目的是确保英国在脱欧后不仅能与美国,还能与日本、韩国、一些东盟国家以及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即所谓的“海上民主国家联盟”——达成贸易协议。

报道还称,中国专家同时质疑海军基地计划的可行性。倪乐雄说,尽管英国雄心勃勃,希望恢复其作为全球大国的往日荣光,但在多年来一直在与预算短缺问题作斗争以保持强大的军事威慑力的情况下,英国能否承担得起建设更多海外基地的计划仍有待观察。尽管2018年英国军费开支有所增加,但自冷战结束以来,英国军队缩减了大约一半。另外,此举在英国也遭到批评,包括工党议员卢克·波拉德(Luke
Pollard),他在推特上对威廉姆森的计划提出了质疑。他问道:“这方面的预算在哪里?哪些预算将被削减以支付这些扩张?”(编译/王惜梦)

CNN的分析则认为,对英国来说,在东南亚设立军事基地不仅极具战略意义,还具有经济意义。“每个推销员都会告诉你,炫耀有助于出售商品。”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报告显示,2002年至2017年,英国一直是世界上第二大武器生产国。文章称,“位于亚洲的军事基地将成为英国展示其部分军事设施的橱窗,大规模军火交易或将在很大程度上提振脱欧后的英国经济。”

英国已经拥有一个强大的全球防务和安全网络;它在世界各地共拥有16个军事基地,数量仅次于美国。一座新的海军基地于2018年4月在巴林启用,这是1971年以来英国在苏伊士运河以东建造的首个海军基地,能够接收该国正在建造的2艘航母。与此同时,在阿曼修建的一个训练基地将于未来几个月内完成。英国已经提出在新加坡和文莱建立基地——在新加坡建一个海军修理设施,并应文莱苏丹的要求在该国设立一座军营。与此同时,英国还与英联邦成员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签有涉及定期军演的防务协定。

基于我对亚洲的展望,英国国内那些渴望重树全球军事强国地位的人应该赶快收敛起来。正如《南华早报》近日发表的一篇社论文章所说:“英国可以自由地按照自身意愿去促进贸易和投资。但其政策必须符合本国公民利益,对政府财政负责,还要在经济和战略层面上讲得通。在东南亚打造昂贵的海军基地,进而导致与盟友和对手的关系吃紧,这并不符合上述方略。”身为英国公民,我深表赞同。(编译/王超)

相关阅读

“英国在南海建造一个军事基地并非无稽之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月4日在头条发文,为英国国防大臣威廉姆森上周透露的这一计划敲边鼓,并暗示英国基地的可能地点为新加坡和文莱。评论称,这一计划尤其会让美国“感到高兴”,但料将引发北京的强烈反对。中国学者赵俊杰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以英国的实力,即使在亚洲设立军事基地,也不会对南海局势产生什么大的影响,不过很有可能和美国遥相呼应,不时制造一些不和谐的噪音。

英国退出欧盟给这个世界第5大经济体带来了机遇和挑战。但是,正如官员们最近的言论所显示的,一些脱欧派人士对各种可能性过于乐观。他们认为,脱欧后英国人需要向东看,英国必须成为“真正的全球参与者”。他们对加强与东南亚经济体的接触和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的设想将与中方利益发生冲突,加剧地区紧张局势,并迫使一些国家做出艰难的选择。

先把英国纳税人是否支持增加防务开支这一问题放在一边(防务开支已是继养老金、医疗和教育之后的政府第4大开支项目,而各项预算都面临压力),英国确实一直都是一个重要的军事大国。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英国国防预算约为470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五,按国内生产总值计算还是北约的第3大出资国。在防务领域的这些投资还使英国成为世界第2大防务装备出口国,2017年的出口额约为115亿美元。

(参考消息网1月2日报道)港媒称,英国《星期日电讯报(The Sunday
Telegraph)》援引英国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的采访报道称,英国计划在加勒比和东南亚建立两个新的军事基地。分析人士警告说,英国计划在东南亚建新的军事基地,可能会使该地区的战略形势进一步复杂化。目前,该地区已经海上争端问题不断,同时也是中美之间的地缘政治对抗的前沿。

“批评者质疑伦敦是否拥有实施此类计划的资金或战略构想”,CNN称,但这一计划“似乎可行”,“作为20世纪上半叶的遗产之一,英国目前仍在这两个国家有少量驻军,而且这两个国家还都位于北京影子赫然耸立的南海地区”。文章提及英国军舰2018年曾出现在西沙群岛海域,引发中方不满。

参考消息网1月10日报道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月4日发表题为《英国在东南亚建军事基地有加剧紧张局势的风险》的社论,现摘编如下:

就此而论,英国将损失惨重。对华贸易额占英国与东亚贸易额的一半以上,2018年对华出口额接近230亿美元,进口额超过550亿美元。在中美两国日益加剧的冲突中与美国紧密结盟,这势必会危及与北京迅速发展的经济联系。

图片 3

资料图:英国台风战机赴日本与自卫队联合军演。

参考消息网1月11日报道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月6日发表题为《英国海军再次称霸海洋的野心极不明智,可付之一笑》的文章,作者为戴维·多德韦尔,原文编译如下:

威廉姆森说,英国将在“几年内”开设两个新的军事基地,其中一个在加勒比海,并称这将帮助英国在脱欧后重新成为“真正的全球参与者”。《星期日电讯报》报道援引他的话说:“这是我们国家自二战结束以来最重要的时刻,我们可以以不同的方式重塑自己,我们实际上可以在世界舞台上发挥世界期待我们发挥的作用。”报道称,此举标志英国从上世纪60年代撤出东南亚和波斯湾军事基地的政策发生了转变。

建造4艘无畏级潜艇(20年后才会开始服役)或许在战争爆发时有助于保护英伦三岛的安全,而对于太平洋地区爆发的冲突则几乎无能为力。至于在东南亚建立一座海军基地,以给英国海军舰船在太平洋地区提供母港,这近乎荒谬。

上海政法学院的专家倪乐雄也说,该计划进一步证明,英国和其他美国重要盟友正在调整步伐,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中国问题上的强硬立场日趋保持一致。他还说:“华盛顿会感到高兴。”许利平也认为,华盛顿应该会支持英国在该地区建立军事基地的计划。

英国疯狂的脱欧闹剧或已不可避免地分散了人们对怀旧的“英格兰本土主义者”制定的一项相伴战略的关注——这些人是英国寻求脱欧自由的核心群体。这项战略就是旨在重树英国作为世界经济及军事大国这一辉煌地位的“全球不列颠”计划。

正如牛津研究集团2018年9月在一份报告中所问的那样:“在东亚增加存在是想要与谁对着干呢?”实际上,我们说的是在朝鲜半岛、在台湾问题上或因争夺南中国海控制权而与中国发生的冲突。

现实情况是,增加英国防务开支以及把“重点”转向亚洲的努力与其说与防务有关,倒不如说是英国为了在脱欧后可能成为孤家寡人的世界里能达成贸易协议所采取的奉承做法,特别是为了回应唐纳德·特朗普对北约的职责及资金问题的抨击。

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所指出的,“没有资源作为后盾的军事野心可能会让英国显得十分愚蠢,而非强大”。

特朗普一直抱怨称,美国在世界各地开展防务行动,而其北约盟友则在搭便车,他要求北约盟友增加防务开支,以更公平地分担军事负担。鉴于此,英国承诺增加防务开支,建造新潜艇,并在维持太平洋治安方面分担一些责任,这显然是为了讨好美国。

(原标题:英军要重返东亚 英国专家说了几句大实话)

从逻辑上讲,要扭转这一趋势并在太平洋重新驻军值得商榷。虽然英国可以在中东、北约、甚至阿富汗与其他国家一道作出有意义的军事贡献,但在向太平洋地区部署人员及装备前,想一想英国可以在太平洋地区做出什么贡献,自然是非常重要的——即便他们可以在没有美军广泛物质支持的情况下就能展开行动。

但还是让我们客观地看待问题吧。美国的防务预算高达6100亿美元,中国的防务预算为2280亿美元。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所指出的,“中国每年的造舰规模几乎相当于整个英国皇家海军”。

有关“全球不列颠”的努力过去一周成为关注焦点,其原因有二:一是这表明英国在近半个世纪前撤出太平洋地区后,目前正考虑在东亚——可能是新加坡或文莱——建立海军基地。二是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旨在把英国的防务预算增加50%,以建造4艘新式无畏级核潜艇。

目前并不确定,与“海上民主国家联盟”的贸易额可能出现的增长以及对亚洲出口武器的增加,能否弥补对华贸易受挫造成的损失。

虽说英国脱欧乱局让我倍感悲哀,但重树英国作为全球主要大国这一辉煌地位的强烈愿望往好了说也会让人倍感尴尬,而往坏了说则可能对东亚地区的稳定造成破坏。

这种讨价还价的手段能否奏效目前仍存疑,但正如牛津研究集团所指出的,这种战略转型导致英国政府的趋附美国太平洋战略之举以及在脱欧前争取中国贸易和投资的战略这两者间产生了“直接冲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