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投资CEO再也无力回天打败Computer的时代必然到来了,被投诉经济窥伺者罪

ca88 1

ca88 1
资料图:新闻配图

摘要: 美国Two Sigma公司前雇员,中国籍冲基基金前分析员精英高康(Kang
Gao)星期二在纽约州高等法庭认罪,罪名是非法复制计算机机密文件,属E级重罪。法官将于4月28号对他进行宣判,外界估计他将被判10个月有期徒刑并被驱逐出境。
… … …
…高康此前出庭时照片#swf_zX8,#swf_zX8_wrapper{float:left;margin-right:20px;}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美国Two
Sigma公司前雇员,中国籍对冲基金分析员高康(Kang
Gao)星期二在纽约州高等法庭认罪,罪名是非法复制计算机机密文件,属E级重罪。法官将于4月28号对他进行宣判,外界估计他将被判10个月有期徒刑并被驱逐出境。曼哈顿检察长万斯(Cyrus
Vance)在声明中指出,“计算机源代码和资产交易模型是一个公司交易模型最重要的部分,偷窃这一代码就意味着犯罪。”
高康今年29岁,毕业于北京大学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2010到2014年在华尔街对冲基金Two
Sigma Investments公司担任分析师。据检方指控,高康盗窃Two
Sigma的计算机机密文件后准备回中国创办自己的公司,并且在被捕前曾经回北京与投资人见过面。2014年2月高康被逮捕,被指控11项刑事轻罪。包括非法使用秘密科学材料,非法复制电脑材料,刑事持有电脑材料,所有罪行都是刑事轻罪,没有一项是可判一年以上的刑事重罪。保释金高达50万元,高康因无法支付保释金而关在狱中候审。在被捕前,高康复制公司的机密交易模型后发到自己的电子邮箱,这些文件包括定量交易策略,交易模型,营销演示,以及科学白皮书。高康的辩护律师阿尼费罗(Marc
Agnifilo)曾经表示,高康从公司电脑拿走的只是数学模式,而不是计算机源代码,两者有区别,数学模式是高康他本人参与编写的,只要手里有笔和纸,他一个小时就能写出来。计算机源代码可以立刻用来启动计算机,是有价值的,法律有明确规定盗窃计算机源代码是犯罪,但数学模式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Two
Sigma与雇员之间有签订一个协议,雇员在未授权之下不得取走公司电脑相关资料。高康的律师认为高康的行为属于民事违约,而不是刑事犯罪。高康的辩护律师阿尼费罗(Marc
Agnifil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高康已经被关押足够长的时间。当他被判刑的时候,就应该获得释放。阿尼费罗同时表示:高康还可能失去其合法移民身份,并被美国政府驱逐出境。在高康认罪的前一天,另一名同样在华尔街公司的被告人Jason
Vuu才因非法复制公司计算机机密文件被判5年缓刑和罚款约5万。

人类投资经理再也无法击败电脑的时代终将到来了…

 

去年,美国一些最杰出的数学天才聚集到了曼哈顿典雅的Tribeca
Rooftop会展活动中心,他们在那里饱览河畔美景,享用佳肴美酒,同时也着手解决一系列复杂的方程式,以决出谁才是数学极客之王。

 

这场年度盛会由数学博物馆(Museum of
Mathematics)主办,该博物馆是谷歌(Google)和世界上最富有的一些华尔街量化交易者——其中包括文艺复兴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的亿万富豪创始人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在2012年出资筹建的。

 

到最后,毫不奇怪的是,40岁的陶哲轩(Terence
Tao)进入了决赛,他被认为是我们这一代人当中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

 

陶哲轩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一名教授,他曾经赢得过菲尔兹奖(Fields
Medal,它常常被称为数学领域的诺贝尔奖)以及奖金300万美元的突破奖(Breakthrough
Prize)。

 

不过,那一晚的赢家并非陶哲轩。他在最后一轮输给了一位名叫约翰·欧文德克(John
Overdeck)的神秘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后者解决了一个涉及无穷序列和素因子分解的问题。

 

事实上,在数学博物馆短暂的历史中,这已经是欧文德克(他本人也是博物馆的赞助者)第二次赢得比赛了。

 

跟陶哲轩一样,欧文德克是一名数学天才。但跟自己的比赛对手不同,他从未想过要成为一名教授。

 

16岁时,欧文德克赢得了在波兰举行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nternational
Mathematical Olympiad)的银牌。在赛后接受《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采访时,年轻的欧文德克表示,撰写论文无法实现自己的抱负。相反,他希望能够利用数学“做一些事”。

 

做一些事?打造这个星球上增长最快速的大型对冲基金,并让两位创始人成为身家数十亿美元的富豪,这个怎么样?

 

今年45岁的欧文德克和54岁的合伙人大卫·西格尔(David
Siegel)运营着双西投资(Two Sigma
Investments),这是一家鲜为人知的量化对冲基金公司。

 

双西投资收集的信息看上去很随意,该公司试图找出能够用来预测股票和其他证券价格走向的模型。

 

量化交易者(quant)是一个规模越来越大的群体,他们使用到了大数据和机器学习,以期一直跑赢市场,欧文德克和西格尔就是这个俱乐部的正式成员。

 

而且,他们已经跻身最成功的量化交易者之列,同侪中还包括詹姆斯·西蒙斯(净资产140亿美元)、肯·格里芬(Ken
Griffin,净资产70亿美元)以及大卫·肖(David Shaw,净资产47亿美元)。

 

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双西投资管理的资产悄然从50亿美元膨胀到280亿美元,欧文德克和西格尔旗下这家营利性质的华尔街智库是美国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规模甚至超过了西蒙斯的文艺复兴科技公司。

 

然而,更令人佩服的在于,欧文德克和西格尔这种基于高精科学分析进行的投资运作,使得其主力基金能能拿到3%的管理费和30%的利润提成,而行业的标准一般是2%和20%。

 

自2004年以来,双西投资旗下最大的Spectrum基金在扣除佣金之后的年均回报率达到了9.4%。增长+回报+高佣金=一则伟大的创富公式。今年,欧文德克和西格尔首度跻身福布斯美国400富豪榜,他们各自的个人净资产估计达到28亿美元。

 

“我认为,投资领域面临的挑战在于,人的头脑相较于100年前并无进步,而现在的人已经很难使用传统办法来处理头脑中关于全球经济的全部信息。”西格尔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场投资者会议上如是说。

 

事实上,双西投资的数据科学家和系统用来进行分析的数据源超过了10,000个,各种设备动用的CPU达到75,000枚,数据库的容量高达750TB。在过去14年中,这家对冲基金进行了的交易超过了12亿笔。

 

西格尔说:“人类投资经理再也无法击败电脑的时代终将到来。”

 

因此,在那样一个靠数学公式可以创造巨大财富的世界中——即投资者应该抛弃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之流,转而拥抱IBM沃森计算机(Watson)这类毫无个性的机器——欧文德克和西格尔执迷于避免公开曝光,并把公司秘诀保护在起来,这也就不奇怪了(欧文德克和西格尔都拒绝了福布斯的置评请求)。

 

不过,双西投资的极速步伐为其创始人带来了一个大挑战。要把所有那些资金投入使用,这意味着公司要超越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双西投资已经扩张到了再保险、风险投资以及做市交易领域。

 

而且,它还要求公司有源源不断的年轻数学人才作为补给。双西投资的核心对冲基金业务在曼哈顿苏豪区办公,那里的办事处现在聘请了超过800位研究人员、计算机程序员以及统计学家,其中包括130位博士和6位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获奖者。

 

双西投资的大部分员工是从麻省理工学院(MIT)、卡耐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以及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这些大学院校的计算机科学、数学和工程专业毕业生中直接选聘的。

 

该公司并不是在跟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和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展开竞争,而是跟谷歌(Google)和Facebook那些硅谷公司抢夺顶尖人才。

 

不过,那些丰厚报酬——20岁出头的研究人员可以挣到55万美元的年薪——是有代价的。

 

即便是在倾轧成风的投资行业,双西投资在保护自家方法和秘诀方面也可谓异常激进,以至于该公司一些想要离职的员工遭到了起诉、控告以及监禁。可以说是往死里整。

 

约翰·欧文德克成长在马里兰州的富裕郊区,位于巴尔的摩和华盛顿特区之间。他的父亲是一位任职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数学家,他的母亲拥有数学的硕士学位,并运营着一家计算机公司。

 

在16岁时,欧文德克进入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就读,最终他在那里拿到了数学学位和统计学的硕士学位,不过他在拿到博士学位之前辍学了。

 

1992年,欧文德克被德邵基金(D.E.
Shaw)招募到麾下,其创始人是量化对冲基金界的亿万富豪计算机科学家大卫·肖。在德邵基金,欧文德克晋升到了董事总经理的位置,负责风险管理。不过,在工作近7年时间之后,他跳槽到了德邵基金另一位前员工的公司,即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西雅图创办的那家在线图书商店。

 

在亚马逊(Amazon),欧文德克仿佛就是贝索斯的影子,两人可谓如影随形。之后,欧文德克被分派打理客户关系问题,负责打造一套用于商品推荐和顾客评论的服务体系,手底下管着大约90名员工。

 

欧文德克没有一直留在贝索斯待遇丰厚的零售公司,他在2001年离开亚马逊重返华尔街,跟德邵基金的另一位前员工大卫·西格尔共同成立了自己的量化对冲基金。

 

西格尔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计算机极客。他成长在纽约州韦斯切斯特郡的郊区,狂热地相信技术能够让一切变得更加美好。

 

西格尔从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计算机科学的博士学位,他的专长是人工智能。

 

在跟欧文德克共同创立双西投资之前,西格尔曾为亿万富豪保罗·都铎·琼斯(Paul
Tudor Jones)位于纽约的对冲基金效力,即都铎投资(Tudor Investments)。

 

事实上,当双西投资在2001年成立时——那时候还算是计算机驱动的“电子化交易”的早期阶段——都铎投资是其关键投资者,并在自己位于自由广场一号(One
Liberty Plaza)的办公室为这家初创公司提供了办公空间。

 

“Two Sigma”(两个西格玛)这个名字有何含义呢?

 

据熟悉该公司的人士称,“s”小写的西格玛代表着投资波动性与其超额回报——即高于基准的回报——的比率。在决定一个最佳投资组合应该向特定投资项目分配多少资本方面,这是一个关键指标。“S”大写的第二个西格玛代表着总和。

 

自成立之日起,双西投资的早期基金(比如Eclipse和Spectrum)专注于交易全球范围内的股票。Eclipse的速度更快,几周时间就会调整仓位。与此同时,Spectrum的投资周期更长一些,接近于一个月。

 

最终,欧文德克和西格尔利用自己的算法开发出了独立于全球股市运行的程序,比如追踪趋势的Compas基金,它聚焦于押注期货市场。

 

2014年,双西投资的另一只重要基金Horizon被整合到了Spectrum当中,后者实施了多元化策略,投资标的已经超出股票的范畴。双西投资最不为人所知的基金是Partners,这是一直内部的组合型基金,主要由创始人提供的资本驱动。

 

在双西投资内部,欧文德克负责建立模型,而西格尔则负责管理工程技术和基础设施(它为用来做预测的技术提供支持)。

 

我们可以把双西投资想象成一家顶级餐厅的厨房:欧文德克是主厨,他负责审批菜单和烹制菜肴;西格尔是经理,他负责确保食材、锅碗瓢盆以及电力供应能够维持厨房运转。

 

双西投资的研究人员会花时间测试现有的模型,而每名研究人员被要求每年开发出2到3个新模型。那些模型会以白皮书的形式呈报给欧文德克,篇幅一般不超过10页纸。

 

由于双西投资的交易模型可能会在数秒钟之内改变自己的预测结果,每个模型都会接受大量回溯测试。那非常类似于亚马逊实时测试各种网页变化,以确保实现最佳的点击转换率。

 

在双西投资的总部,模型建立者需要自己编写代码,他们跟工程师坐在一起,并且会一直进行合作。

 

双西投资会围绕4种类型的信息开发交易算法:技术信息,比如股票成交量;基于事件的信息,比如信贷机构的行动、公司合并或者其他新闻;基本面数据,比如公司财务报表;以及所谓的“alpha
capture”
(第一手资料),那通常是特定公司或特定行业的情报,它不是公开可得的,而是通过专门调查收集而来。

 

“alpha
capture”引起了争议,事实上,在去年贝莱德公司(BlackRock)跟纽约总检察长达成了一份和解协议之后,双西投资暂停了一项关于股票研究分析师的调查,因为纽约总检察长指称,贝莱德公司一项类似的调查不公平地让双西投资领先于其他投资银行客户获得了关于公司的情报。

 

对很多交易而言,双西投资组合使用了不同类型的模型和数据。

 

举例来说,如果一份新分析报告发布后某只股票成交量偏低,这家对冲基金可能发出购买这只股票的信号。该公司同样采用了前沿的交易策略,其中包括应用机器学习或人工智能技术——双西投资的计算机会提取信息,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并自主做出反应。当负责监视模型的人类介入时,那通常只是为了调控风险。

 

双西投资存在的最大风险之一就是,其模型的效用是理论上的,而数据有限这个特性会导致它们在应用于现实世界时变得无用。

 

“我们真的很难确定,这种策略是否真有价值,或者它是否只是统计计算机制造的一种幻象。”大卫·贝利(David
Bailey)说道,他是来自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的数学家和知名计算机科学家。

 

贝利曾跟人合写一篇论文称,这些策略往往得到的是“伪验证”。西格尔在今年的一场投资会议上强调了这个问题:“你必须以这样一种方式规划自己的大数据分析,即你能够清楚知道自己是否在过度拟合数据,还是从数据中提取正当信息,那正是这项业务的精髓。”

 

一些大型对冲基金投资者,比如资产规模达130亿美元的天桥资本公司(SkyBridge
Capital),回避了自己视之为黑箱的量化对冲基金(比如双西投资),但争抢着通过科学实现稳定回报的投资者并不在少数。

 

自从金融危机和麦道夫丑闻发生之后,机构投资者已经纷纷涌向具备完善系统和控制体系的大型对冲基金。在2008年的时候,双西投资管理的资产已经达到了46亿美元,员工人数为200人,而其他规模类似的价值型基金则远远没有这么多员工。

 

此外,双西投资的回报率一直很高且稳定。

 

尽管很多其他大型基金在今夏蒙受了损失——“对冲”基金的核心定义可能已经从下行保护变成了“正面我赢,反面你输”的模式,因为基金管理者反正都能获得相当于资产2%和获利20%的佣金——但双西投资却巧妙地避开了市场的波动。

 

在2015年的前8个月,Spectrum基金在扣除佣金之后的回报率大约是6%。

 

资产规模达60亿美元的Compass基金在2014年迎来了大丰收,全年回报率达到了25.6%。自从在2005年成立以来,该基金的年均回报率是14.9%。

 

今年8月,Compass基金增长了2.8%,而同期标普500指数(S&P
500)则下跌6%。Compass基金杠杆版本的回报率更是多出了一倍,在动荡不安的8月份增长了5.7%。双西投资的另一只大型基金,Absolute
Return,在2015年前8个月增长了6.1%。

 

这样的回报率意味着,资金将继续涌入双西投资。事实上,该公司在去年为一只新的宏观投资基金募集了33亿美元,这是近年来规模最大的基金首轮募资之一。

 

在双西投资的办公室,你可能碰到某个人自己动手制作的遥控汽车,或是看到通过3D打印在黑客实验室制造的定制象棋棋具。在某些墙壁上,你可以看到丰富多彩的数字算法艺术作品,那是由一名公司员工创作的。

 

该公司还会在晚间举办黑客编程活动,那时候员工会就跟软件相关的项目展开密切合作,比如让机器自己玩电子游戏《马里奥医生》(Dr.
Mario)。双西投资的员工甚至打造出了能够跟人比赛玩推圆盘游戏的机器人。

 

双西投资的员工不穿西装也不打领带,平常穿的就是毛衣、有领衬衫、卡其裤或牛仔裤。按照华尔街的标准来看,他们的工作并不是非常辛苦,但薪酬很优渥。

 

例如,20岁出头的初级研究人员年薪加奖金可以达到50万美元。双西投资的员工留存率达到了97%。

 

对想成为数学教授或计算机科学家的人来说,这听起来像是一种田园诗般的工作环境,前提是不要试着自行离职。当欧文德克和西格尔感觉一位关键员工离职会带来威胁时,他们就会动用法律诉讼武器。

 

而且,该公司不止一位离职员工遭到了刑事起诉并入狱。

 

2006年,双西投资起诉了前研究人员邱建军(Jianjun
Qiu,音译),该公司指控他窃取了知识产权并逃回其祖国中国。双西投资是在2004年雇佣邱建军的,但不到两年时间,他就在保安人员的护送下离开了公司办公室,并被强制休假等待调查。

 

之后,双西投资在法庭文件中指称,邱建军将大量公司数据下载到一台家用电脑,并拒绝公司进行检查。在遭到双西投资律师的问询之后,邱建军给自己的经理发了一封电邮,称自己已经去了中国。

 

双西投资派人到中国跟邱建军进行了会面,该公司声称他在那里承认拿走了“10块计算机硬盘”的数据并拒绝归还。

 

双方的对抗在突然之间就结束了,双西投资跟邱建军就诉讼案达成了和解,后者回到了美国并进入其他金融公司工作,其中包括亿万富豪肯·格里芬旗下的城堡投资集团(Citadel)。

 

2010年,双西投资休斯顿办事处的一名员工引起了公司的怀疑,他被传唤参加在曼哈顿总部举行的一场会议。

 

在这名员工到达目的地时,迎接他的是纽约市的警察,他当场遭到逮捕——双西投资怀疑这名员工窃取了敏感的计算机算法。

 

该公司把这件事通报给曼哈顿的地区检察官,这名员工最终认下了一项较轻的罪行,即未经授权使用一台计算机,后来他也离开了公司。

 

双西投资最广为人知的诉员工刑事案件涉及到中国籍员工高康(Kang
Gao,音译),当时(2014年)28岁的他是该公司的一名研究人员。高康从麻省理工学院拿到了物理学和工程学的学位,他从2010年开始进入双西投资工作。

 

2014年年初,当高康准备离开公司时,双西投资声称,他通过电邮向自己发送了公司的一些交易模型。在寻找了一番下家之后,高康最终决定接受城堡投资集团的一个职位,但同意不立刻上任,这是为了遵守为期一年的同业禁止协议。

 

他打算在这段空档期学习进修。双西投资认为高康窃取了自己的知识产权,并且把情况通报给了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小塞勒斯·万斯(Cyrus
Vance
Jr.)。因此,在2014年2月,当高康进行完离职谈话之后,他因非法使用科研材料和非法复制计算机相关材料而遭到逮捕。

 

高康拒不认罪,但也拒绝支付法官设定的50万美元保释金。高康的律师马克·艾格尼费洛(Marc
Agnifilo)表示,这是因为高康是外籍居民,他要么进监狱,要么获得自由。

 

双西投资向政府通报了高康的情况,后者的工作签证被吊销了,于是他的移民身份被剥夺。如果高康支付保释金的话,那他就会因此被转移到联邦移民监狱,从而让律师在提供辩护时很难接触到他。

 

相反,长着一张娃娃脸、戴着眼镜的高康选择申请旅游签证,并在本地监狱里等待审批,即纽约市臭名昭著的赖克斯岛监狱。在长达8个月的羁押期间,高康遭遇了拘禁期延长和一顿胖揍。

 

尽管高康的知识产权盗窃案从未变得跟谢尔盖·阿列尼科夫(Sergey
Aleynikov)的案子一样出名——阿列尼科夫是被送进监狱的高盛集团前程序员,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的著作《快闪小子》(Flash
Boys)记载了他的故事——但高康忍受的刑期几乎跟阿列尼科夫一样长,后者的定罪被推翻了。

 

针对高康的刑事指控称,他窃取了自己在2011年和2012年为双西投资开发的两个交易模型。他还被指窃取了自己撰写的一篇研究论文和一份研究演示文稿。高康的律师说:“数学怎么会变成绝密的科研材料呢?那是数学啊。”

 

2015年2月,就在离开赖克斯岛监狱4个月后,高康承认了非法复制计算机相关材料的罪行,并被判相当于他已服刑时间的有期徒刑。之后,他回到了中国。

 

这并未阻止欧文德克和西格尔寻求对高康施以惩罚,除了指控他窃取公司知识产权之外,双西投资还在他被逮捕的同时提起了民事诉讼。

 

审理该案件的是纽约华裔法官翁家驹(Jeffrey
Oing),他一直是双西投资的公开反对者。“你们在这件事情上做得不过分吗,为了一次违规行为就把某个人关进监狱?”他在2014年的一场听证会上说,“这已经不光是愤怒和恼火的程度了,他做了什么让你们把他往死里整?”

 

目前,双西投资正在提起针对高康的仲裁案,寻求获得超过30万美元的赔偿金。高康的律师试图息事宁人,称他的客户单在民事诉讼案上的花费就已经达到了10万美元。

 

2015年年初,安本资产管理公司(Aberdeen Asset
Management)的一名资深分析师兼双西投资的一名投资者向后者伦敦办事处透露,双西投资的一名前员工曾联络过安本,谈到成立一只新的对冲基金。这名员工还跟其他公司——比如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瑞士联合银行(UBS)——进行过类似的接触。

 

这名员工就是34岁的谢尔盖·费恩(Sergey
Fein),他是双西投资从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信息技术、机械与光学大学(St.
Petersburg National Research University)招募的一名计算机科学家。

 

费恩在双西投资的曼哈顿总部工作了7年时间,最终晋升到了副总裁的级别。跟双西投资的大部分研究人员不同,费恩曾在该公司全部4个独有的投资领域工作过。

 

当他在2014年5月离职时,双西投资跟他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同业禁止协议,并向他支付21万美元的补偿款,相当于他原来52.5万美元年薪的40%。

 

不过,在2015年3月的时候,欧文德克和西格尔听到风声,说费恩正在洽淡组建一只新的量化基金。接着,双西投资向费恩的准合作伙伴发送了一封恐吓信。

 

没过几天,费恩的计划就流产了,因为合作伙伴退却了。不过,双西投资觉得还不够。

 

隔月,该公司在纽约州法院对费恩提起诉讼。费恩否认自己违反了跟双西投资的合同义务,称自己和合作伙伴只不过跟潜在投资者进行了试探性会谈,并且没有募集任何资金或是开设任何经纪账户。费恩表示,他希望在非竞争条款期满后募集资金。

 

“我必须向双西投资提一个问题。”翁家驹在关于该案的首场听证会上发问,“你们是不是想把费恩先生关进监狱?”他又继续说道:“在我听来,它很像是其他案件已经发生过的事情。”

 

双西投资没有联系执法部门,但希望法官把费恩的同业禁止期限再延长7个月,因为该公司称这正是费恩违反最初协议时仍然剩余的时间。

 

翁家驹法官驳回了这项诉求,称自己没有管辖权,并就此结案,同时命令费恩在剩余的5周时间里不要违反最初的协议。

 

费恩应该感到庆幸,欧文德克和西格尔打造的双西投资可以说是美国金融危机之后最成功的对冲基金故事,他们显然已经做过运算:当那种成功是基于数学公式时,你就得竭尽所能保住秘诀。

摘要:
美国中文网报道:华裔IBM前软件工程师许家强星期四在纽约州白平原(White
Plains)联邦法庭出庭,面临从前雇主盗窃源代码和经济间谍等6项指控。…
…美国中文网报道:华裔IBM前软件工程师许家强星期四在纽约州白平原(White
Plains)联邦法庭出庭,面临从前雇主盗窃源代码和经济间谍等6项指控。据全国广播公司(NBC
News)报道,司法部的声明称,30岁的许家强由于去年向两名便衣执法人员提供专用源代码,面临3项经济间谍和3项盗窃商业机密指控。此前报道说,司法部星期二指控华裔IBM前软件工程师多项经济间谍罪,检察官相信他的行动是让中国政府机构受益。据《华盛顿时报》星期三报道,联邦法庭公布的起诉书称,30岁的许家强现在面临6项经济间谍和盗窃商业机密指控。司法部指控他从前雇主盗窃专用电脑代码之后,当局在2015年12月逮捕徐,指控他盗窃商业机密一项罪名。但随后的起诉书称那名电脑程序员有意将盗窃的代码提供给中国。根据起诉书,许被指控“盗窃、复制和加工专用源代码”,打算让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受益。司法部指控徐肆无忌惮地复制前雇主开发和销售的集束档案系统源代码。尽管起诉书没有提到公司名字,许的简介仍在IBM的网页里面。他在2014年离开IBM之后,许据说复制了源代码并将它提供给两名便衣特工,声称他可以采取措施,防止查出专用软件来源,包括写作修改专用源代码的电脑说明,掩盖其来源。除了向便衣特工提供源代码之外,当局声称那名程序员计划将源代码提供给中国政府。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巴拉拉(Preet
Bharara)说,经济间谍不仅因为盗窃多年或几十年的成果而伤害公司,而且打击创新精神和全球经济的公平原则。经济间谍是严重的联邦罪,我的办公室、司法部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都不会容忍。许去年被指控盗窃商业机密一项罪名时,表示不认罪;星期四将在纽约市正式出庭,面临本周公布的新指控。司法部说,三项经济间谍指控最高处罚为每项15年监禁,三项盗窃商业秘密指控为每项10年监禁。中新社提到,中美两国过去曾就经济间谍和网络黑客窃取商业机密的事件多次交锋。中国政府此前表示,从未支持窃取商业机密的任何活动。

  外媒称,美国Two Sigma公司对冲基金前分析员高康(Kang
Gao)24日在纽约州法院出庭受审,对盗窃该公司电脑机密表示认罪。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月24日报道,中国籍男子高康对非法复制计算机相关材料罪指控表示认罪,预计今年4月将会被判10个月监禁。

  28岁的高康2006年从中国来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就读,2010年开始,在Two
Sigma公司任计算机系统分析员,年薪为6位数。

  高康被指控在2010年至2014年在华尔街对冲基金Two Sigma
Investments工作期间,盗窃公司计算机机密,共面临11项控罪。

  高康于去年2月份离开Two Sigma后,Two
Sigma将他告上民事法庭,指控高康从公司电脑盗窃涉及交易模型的机密信息,把信息发到自己的私人邮箱。

  Two Sigma随后又说服曼哈顿检察官刑事起诉高康。

ca88,  检控方说,2013年12月,高康与中国投资者讨论他计划开办公司的事宜。

  高康被指控11项罪,包括非法使用秘密科学材料,非法复制电脑材料,刑事持有电脑材料,所有罪行都是刑事轻罪,没有一项是可判一年以上的刑事重罪。

  高康的辩护律师阿尼费罗(Marc
Agnifil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高康已经被关押足够长的时间。当他被判刑的时候,就应该获得释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