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与华南海对话,日当托儿的反华闹剧

图片 2

(原标题:菲媒斥阿基诺煽动与华对抗:使菲被美绑架处境可悲)

摘要:
南海仲裁案是阿基诺三世治下的菲律宾担当主演、美国幕后操纵、日本充当“托儿”的一出反华闹剧。这一仲裁案是阿基诺三世治下的菲律宾担当主演、美国幕后操纵、日本充当“托儿”的一出反华闹剧。
…  南海仲裁案是阿基诺三世治下的菲律宾担当主演、美国幕后操纵、日本充当“托儿”的一出反华闹剧。  由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提起的南海仲裁案最终裁决定于7月12日出炉。对于仲裁结果,中国立场一直鲜明而坚定:不接受,不承认,不执行。  这一仲裁案是阿基诺三世治下的菲律宾担当主演、美国幕后操纵、日本充当“托儿”的一出反华闹剧。  正如荷兰乌得勒支大学法学院教授汤姆·兹瓦特所言:“仲裁庭的裁决在东亚必将被视为毒树之果,无法得到认可和支持。”  乌云终难遮蔽太阳。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国际人士认识到南海仲裁案背后的真相。  菲律宾:为侵占披“合法”外衣  中国有句古语: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本来,阿基诺三世治下的菲律宾心知肚明:菲中之间的南海争议本质上是领土主权与海洋划界之争,而领土主权与海洋划界之争不属于仲裁庭的管辖范围。  但是,菲律宾2013年1月执意提起了南海仲裁案,其手段是在仲裁案中对提出的诉求进行了伪装,其中包括将南沙群岛进行“切割”,要求仲裁庭就其中数个单独岛礁的法律地位及其海洋权利进行裁定,以使其诉求“符合”获得仲裁的条件。  阿基诺三世自以为聪明,但岂能蒙蔽得了世人的眼睛。  国际专家指出,菲律宾采取这一诉讼伎俩,实际上是想否定中国将南沙群岛作为整体主张领土主权和海洋权利的立场,并为其非法窃取中国南沙岛礁的行为披上“合法”外衣。  “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是罔顾南沙群岛作为一个完整地理和领土单位的事实而采取的单方行径,”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国际问题研究委员会主任赛义德·乔杜里对新华社记者说。  英国牛津大学国际公法副教授安东尼奥斯·察纳科普洛斯不久前也指出,菲律宾试图将一部分争议“切割”出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之外,以便仲裁庭能对有关仲裁事项拥有管辖权。  “但是,考虑到这些仲裁事项与主权、海洋划界等问题在本质上内在交织,而仲裁庭对相关主权及海洋划界问题没有管辖权,这种做法颇有刻意为之的味道,”察纳科普洛斯说。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设立的仲裁庭只对“就《公约》解释或适用情况产生的争端”具有管辖权,而关于岛屿的领土主权之争属于一般国际法的调整事项,根本不属于《公约》的解释或适用方面的争端,因此不在此类仲裁庭的管辖范围内。  除了采取上述诉讼伎俩外,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还违背同中方达成的通过谈判方式解决南海争端的协议,在诉诸仲裁前没有尽到就争端解决方式与中国交换意见的义务。这些都违背了提起仲裁的前提。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仲裁前提站不住脚,仲裁裁决合法性又何从谈起?  偌大的南海,潮起潮落。多年来,中国和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散居在这片海域的四周,彼此为邻。与邻为善,以邻为伴,是中国一贯的周边外交方针。  对于邻国之间围绕南海问题出现的分歧,中国一直主张由直接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的基础上,通过谈判和协商和平解决。  近年来,中菲之间出现严重分歧,关键是阿基诺三世政府甘愿充当美国在东南亚的马前卒,采取敌视中国的政策,进而抛弃了通过谈判解决菲中领土争议的渠道。  在仁爱礁“坐滩”的菲律宾军舰。  菲律宾《旗帜报》专栏作家罗德·卡普南一针见血地指出,阿基诺三世执政六年,积极追随美国所谓“重返亚太”政策,肆意误导菲民众,煽动对邻国的敌意。在南海问题上,“菲律宾人是在替美国火中取栗”。  动机不纯,难免自食其果。  阿基诺三世政府在南海问题上错打算盘,严重破坏了中菲政治互信,也殃及两国经济关系。  菲律宾侨领、亚太经济与文化交流协会主席施乃康指出,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实际上等于片面撕毁了菲律宾业已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  “(菲律宾)既不尊重中国,也不尊重自己,更不尊重东盟,给人一种破坏地区秩序与规则的印象,最终伤及菲律宾的国家形象与信誉,”施乃康说。12
/ 2 页下一页

  “不会向恐吓屈服”。中菲岛屿争端加剧背景下,如此强硬的表态1日来自菲军最高长官,他与菲律宾一些政客和抗议人士这两天向外界大秀“弱国的抗争”。不顾中国警告强行给仁爱礁“坐滩”士兵补给、执意向国际仲裁法庭提交诉状……接二连三挑衅的背后,这个上演“南海闹”的东南亚国家的确博取了些许眼球,“老大哥”美国更是一反“中立”常态,在中菲“短兵相接”中不加掩饰地对中国指指点点。两个盟友在一唱一和中各取所需:一个想着捞取更多政治资本,一个为了“重返亚太”编排更多理由。菲律宾媒体坦承,如此折腾并不能令中国“退缩”,有人还担心,月底访菲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一拍屁股走人后,菲律宾百姓恐怕将慢慢品尝菲中交恶的苦果了。

(原标题:外媒:菲新总统质疑菲美同盟 欲与华展开南海对话)

图片 1

  “西菲律宾海(南海)是我们的!”“中国,你知道如何给海域划界吗?”2日,约60名菲律宾人举着上述标语到中国驻菲使馆前抗议,并要求中国不要“以胁迫方式夺走别人领土”。类似的“受害者”情绪也存在于菲律宾政界。菲律宾总统府新闻官科罗马1日表示,菲律宾在“西菲律宾海”问题上的战略绝不仅限于向国际法院提交针对中国的仲裁,菲律宾将会“坚定和执着地”在所有主要的国际场合表达自己的立场,如东盟会议及东盟与主要伙伴的对话峰会等。当被媒体记者问到,如果菲律宾在国际法庭的官司输了后怎么办时,科罗马表示:“我们还有东盟(的帮助)”。菲前议员和外交官拉莫斯·沙哈尼则表示,即使没有联合国和东盟的支持,菲律宾也要“直面中国”。

参考消息网5月20日报道外媒称,菲律宾当选总统杜特尔特告诉美国总统奥巴马,他支持菲律宾近年来与美国建立起的同盟关系,但他警告,若现有的努力无法解决南中国海主权争端,他会不惜抛下菲美友好关系,与北京进行双边对话。

资料图片:在南海巡逻的美军“约翰·斯坦尼斯”号航母(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

  强硬的表态还来自菲军方。菲律宾武装部队总参谋长鲍提斯塔1日称,菲律宾已经准备好承担中国威胁的“后果”,中国此前警告菲律宾的挑衅行动将会带来后果。鲍提斯塔称“将会继续运送补给,以及轮换我们的人”。此前,这位菲军高官对美联社宣称,中国对南海岛礁的主权声索“是废话,看看地图就知道了”。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19日报道,杜特尔特17日晚间在接受菲律宾GMA新闻网采访之际,奥巴马致电祝贺他当选菲律宾新总统。

参考消息网5月15日报道菲律宾《马尼拉旗帜报》网站5月14日刊发题为《煽动与中国交战》的文章称,在虚伪欺骗了6年后,这个无耻走狗已将菲律宾带至可能与中国发生武装冲突之边缘,这都是因为选择奉行美国策划的煽动与我们邻国为敌的政策。即将卸任的阿基诺总统选择的对抗性方式已将菲律宾推至实际上离对华“战争状态”仅一步之遥的境地。

  让菲律宾政府更兴奋的消息,则是美国总统奥巴马本月下旬造访。菲律宾总统府1日表示,奥巴马访问菲律宾期间,阿基诺将会把中菲领土争端带到同奥巴马的会晤中。科罗马称,“阿基诺和奥巴马之间的会晤一定会关注国防和安全事务。而就这个话题而言,最关键的就是对于西菲律宾海问题的讨论。”奥地利《新闻报》称,菲律宾是奥巴马亚洲之行的最后一站,美菲首脑会晤的重点话题将是军事援助和两国贸易。奥巴马的到访可能对双边安全协议起到推动作用,使美国在南中国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得以加强。

杜特尔特事后向GMA新闻网透露,他在电话谈话中告诉奥巴马,“我们在南中国海主权争端上,与西方世界是站在同一条阵线上”,但他也指出,若目前解决争端的努力没有取得任何成果,他可能选择进行双边对话。

文章主要内容摘编如下:

  2日,日本自卫队两艘驱逐舰抵达马尼拉港。日舰指挥官池田秀人表示,日方参加联合军演除了训练外,了解菲律宾在东南亚的战略重要性也是重要目的。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2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日本最近打破了武器出口三原则,日本可能会考虑向与中国有领土争端的国家如菲律宾出口武器,一旦这种情况发生,中国应当采取更为强硬的手段加以反制。法国电视五台认为,中国实力增长后日益自信,而菲律宾认定美国会支持自己而有恃无恐,因此才导致这一状况。德国电视一台称,日本放宽武器出口,中国和菲律宾因为岛屿争端正进行外交战。亚洲因为马航事件赢得的短暂和谐,已经化为泡影。

报道称,现任阿基诺政府为抗衡中国,在2014年与美国签署新的防务合作协议,同年单方面向联合国仲裁法庭递交诉状,要求仲裁法庭判决中国对南中国海的主权声索“不合法”。杜特尔特在竞选期间,一再质疑菲美两国的同盟关系。

此种境地极其可悲,是因为我们目前的对华关系不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与中国因斯普拉特利群岛(即我南沙群岛——本网注)而起的争端似乎注定是为了给美国在我国的存在提供理由以及赋予美国在南中国海进行常规海军巡逻的权利。让位于海牙的常设仲裁法庭裁定我国的主权声索的决定使我们的立场变得不可变通,继任政府将难以在不被指控为卖国贼的情况下修改这一立场。

  “别搞得那么紧张”。菲律宾专栏作家亚历克斯·马尼奥1日以此为题在《菲律宾星报》撰文说,阿基诺政府在同中国的岛屿摩擦问题上“像公鸡那样喔喔直叫”,今后就等着两国之间的各种冲突吧。一名中国外交人员告诉他,把朋友告上法庭在中国文化历史中是极其侮辱人的姿态。菲律宾在对华关系上已经迈出错误的一步,而向国际仲裁法庭提交诉状不会让中国退缩,反而会使双边关系进一步恶化。菲律宾《每日论坛报》总编卡乔·奥利瓦雷斯1日撰文称,阿基诺政府正在破坏地区稳定,菲律宾,而非中国,正在失去东盟的支持,而菲律宾人民将成为他这一立场的受害者。

据报道,奥巴马在致电杜特尔特时,敦促后者不要在仲裁法庭做出裁决前,与中方展开双边对话。

阿基诺政府的这一决定事实上使我们失去了通过直接和平谈判解决这一争端的手段。当初,在常设仲裁法庭宣布自己对此案件有管辖权后,出现了乐观情绪。但是,这意味着我们不能撤案转向直接谈判。

  “菲律宾怕是敲错了门。”马来西亚《新海峡时报》以此为题的文章称,不管菲方陈述如何避免主权问题,其寻求九段线内部分海域的主权和管辖权都是非常明显的。联合国海洋法法庭不讨论主权问题。中国的九段线在联合国海洋法法庭成立之前很早就有了。中方不参与这场诉讼,也就是不同意在主权问题上让步、不接受主权问题上的仲裁。

在奥巴马致电杜特尔特之前,后者再次对美国对于菲律宾的同盟承诺表示质疑。

这是一种双输局面。

杜特尔特15日深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要直接问美国:你们到底是支持我们,还是不支持我们?如果我们真的与他人开战,你们是不是真的会站在我们的身后,给予我们支持?还是你们会告诉我,要打仗你们自己打?”

将我们的立场与魔鬼绑在一起,我们将长期处于所谓的美国保护伞下。我们提起的仲裁案就像一枚滴答作响的不利于我们的定时炸弹。不论法庭如何裁决,都将对我们不利。

另据《菲律宾明星报》网站5月19日文章,菲律宾即将迎来的新总统或许会为美国和中国这两个超级大国带来一个机会——或者说借口——来缓和两者在南中国海领土和安全问题上的强硬立场。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常设仲裁法庭的任何决定都只会为美国在我国领土上长期驻军提供理由,可能还会以我们需要他们为借口开出更高价。

作为一位没有事先承诺的新总统,杜特尔特不需要将阿基诺政府对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依附继续下去。

我们使自己完全失去了中国一度向我们提供的机会,例如共同开发这一地区。相反,我们选择发动我们版本的冷战,这事实上使我们无法共享中国通过经济开发援助能够提供的经济繁荣。事实上,东盟一些成员国已在邻国应该培育友谊而不是增加不稳定和不安全这种观点下加强了对华关系。这只会给美国分裂东南亚国家大开方便之门。

杜特尔特可能不久就会发现其在这场高赌注的权力牌局中扮演一种看似不可能的、缓和局势的角色。在这场牌局中,华盛顿和北京赌的是拥有占全球六成人口的亚洲的命运。

常设仲裁法庭作出有利于我们的决定甚至不是什么值得我们高兴之事,因为国家届时将濒临与中国发生武装冲突。阿基诺的继承者也将难以改变我国的外交政策方向。

本周,中国驻菲律宾大使赵鉴华会见了杜特尔特。赵鉴华说,中国和菲律宾是好邻居、好伙伴、好亲戚,期待同菲律宾新政府妥善处理分歧。

事实上,我们提起仲裁为美国在我国领土以及南中国海继续其军事存在提供了理由。值得关注的是,本届政府签署《加强防务合作协议》之际,正是菲律宾人已被中国是侵略者这种宣传论调搅得狂躁不安之时。

他说,北京和马尼拉应当密切合作“妥善处理分歧,深化传统友谊,推进互利合作”。我们乐于将这些词视为对开放更广阔的双向渠道的预览。

杜特尔特应当努力将华盛顿和北京的对话重点从安全问题转向加强贸易和投资。他还可以就自己关于在吕宋岛和棉兰老岛的铁路线以及联合矿产勘探的观点对中方穷追不舍。

文章称,美中这两个大国不应当诉诸或是威胁要采取炮舰外交,而是应当欢迎像杜特尔特这样一个人所带来的重心变化。有必要冷却邻国之间的后院争吵。

文章称,说到邻国,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和菲律宾自从地球形成以来就是邻居,而美国进入亚洲要晚得多。这很能说明菲律宾与中国的关系。

图片 2

菲律宾南部的达沃市的市长杜特尔特(2016年5月9日)(图片来源:美国之音电台网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