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陷花费泥潭,安倍晋三打大巴如何算盘

ca88 1

本来永田町流传的是不可能进行同日选举,然而,5月10日突然宣布奥巴马将访问广岛后,形势大变。奥巴马预定于27日访问广岛,可能会同安倍一起呼吁世界和平,届时报道肯定会一边倒。

摘要:
多家日本主流媒体18日报道,首相、自民党党首安倍晋三可能在本月28日临时国会召开时宣布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选举。媒体预测,众议院选举投票日可能定在10月22日。资料图:8月3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内阁成员集体亮相
多家日本主流媒体18日报道,首相、自民党党首安倍晋三可能在本月28日临时国会召开时宣布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选举。媒体预测,众议院选举投票日可能定在10月22日。
  连透口风  安倍的修宪计划是影响众院解散时机的重要因素。因提前选举可能失去国会现有的三分之二以上赞成修宪势力,安倍对此一直不置可否,但最近出现新动向。  《每日新闻》报道,本月10日,安倍在私宅约见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麻生2009年担任首相期间曾因贻误解散时机而痛失政权,两人据信就何时解散交换了意见。15日结束出访回国后,安倍向周边人士透露有意提早解散众议院。  根据日本相关规定,在宣布众院解散后的40天内,应举行大选。日本媒体分析,鉴于10月22日有3个选区要补选众议员,安倍很有可能安排在同一天举行大选。如此一来,既可节省竞选精力,又能避免因补选结果不力影响自民党选情。  安倍的心腹、自民党干事长代理荻生田光一17日参加一档电视节目时说:“解散是首相的专属权力。不管何时解散,我们都要准备好。”另一名自民党干部直言:“解散风吹得更强了,已经停不了了吧。”  安倍18日至22日将访问美国,出席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他称将在回国后就解散问题作出最终判断。  时机考量  日媒分析指出,众院解散时机的选择有多重考量。首先,8月3日改组内阁后,安倍内阁民意支持率出现回升。一名曾经担任阁僚的自民党高层告诉《朝日新闻》:“如果在临时国会上接受质询,那支持率会因森友学园、加计学园丑闻再度走低。”而在临时国会召开之初就宣布解散,能够成功避开在野党的追问。  另一方面,在野党竞争力不足也为安倍早日解散提供可乘之机。  民进党颓势不改,即便在9月初选出新党首后,依然有5名国会议员退党。“明星女议员”山尾志樱里曝出婚外恋丑闻,给这一最大在野党的形象造成进一步打击。新党首前原诚司不愿与日本共产党合作,在野党联手备战大选也遇阻。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亲信若狭胜主导的新党组建工作进展缓慢,这也使自民党感觉有机可乘。  “谁也不会投票给现在的民进党。(现在解散)新党也来不及准备,自民党的损失最小。”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内阁成员说。  安倍政权内部意见认为,如果提前选举,想保住自民党、公明党、日本维新会构成的三分之二以上赞成修宪优势将非常困难。但是,一名自民党干部称,安倍期待与小池一派以及退党的前民进党干事长细野豪志一派就修宪展开合作,小池与细野都是“修宪派”。“首相觉得,如果算上他们,说不定就能达到三分之二。”  此外,《每日新闻》指出,早期解散也有外交层面的考虑。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于11月上旬首次访问日本,如果安倍能通过提前大选成功稳定政权,外交会更容易开展。  批评不少  提前解散的消息一出就受到在野党强烈批评。  “只能说这是一次‘明哲保身’的解散。”民进党党首前原17日说,安倍政府完全无视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置国民的生命财产于不顾。完全不负责任”。  前原讥讽刚刚改组一个多月的安倍内阁,称这个安倍自称的“干将内阁”还没干活儿就解散了,没有任何成果。  日本共产党书记局长小池晃批评说,安倍解散众院缺少正当理由,解散只是出于自民党利益考虑,是因为惧怕和逃避在野党追究安倍的丑闻。  自民党内部也不乏反对声音。一些党员担忧,逃避国会不能给自民党带来支持。一名自民党干部说:“如果国民还没看到我们的反省就贸然解散,那他们对我们的看法可能瞬间发生变化。”

解散众议院提前大选?安倍晋三打的什么算盘

ca88 1

在G7峰会上扮演世界经济领导者

多家日本主流媒体18日报道,首相、自民党党首安倍晋三可能在本月28日临时国会召开时宣布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选举。媒体预测,众议院选举投票日可能定在10月22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在5月26、27日举行的伊势志摩G7峰会上,安倍将以承诺动用国家财政支撑世界经济的形式,扮演世界经济的领导者。这样一来,在野党的存在就更微不足道了。

安倍的修宪计划是影响众院解散时机的重要因素。因提前选举可能失去国会现有的三分之二以上赞成修宪势力,安倍对此一直不置可否,但最近出现新动向。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6月1日正式宣布推迟上调消费税,将明年4月到期的消费税税率上调时间推迟至2019年10月。在野党方面对此指责“安倍经济学”失败,要求安倍下台。日本共同社也称,7月参院选举来临前,围绕“安倍经济学”成败的朝野政党拉锯战愈演愈烈。

对于安倍政府来说,唯一的“软肋”就是《巴拿马文件》。文件中涉及到安倍内阁成员,进一步调查就能成为安倍政府的“致命伤”,但要了解问题全貌为时已晚。民进党的《巴拿马文件》调查小组成员称:“对国税厅来说,《巴拿马文件》形同宝藏。民进党的公听会由部长级出席,看似认真展开了调查。但是,其实进展极为缓慢,一定是受到了来自高层的种种限制。”

《每日新闻》报道,本月10日,安倍在私宅约见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麻生2009年担任首相期间曾因贻误解散时机而痛失政权,两人据信就何时解散交换了意见。15日结束出访回国后,安倍向周边人士透露有意提早解散众议院。

而安倍此前提出在2015年把消费税从8%提高到10%,后来提出推到2017年,当时就坚决地说再也不推了,但现在为什么又要再推呢?分析人士认为,即便这样,也难以改变消费疲软的态势,要搞好经济仍需出台一些刺激措施。

“二战”后,日本进行过两次众参两院同日选举,分别是1980年的大平正芳内阁和1986年中曾根康弘内阁。虽然之前说过不会实行同日选举,但一旦解散众议院、实行总选举,都是自民党大获全胜。此次熊本地震后,多家媒体报道认为安倍会放弃同日选举,但政治评论家伊藤达美表示:“考虑到熊本受灾地的情况,一般来说不会进行同日选举。不过,在野党内阁可能在会期末提出内阁不信任案,导致众议院‘意外’解散。如果只举行参议院选举,在野党也会推选统一候选人,如果众议院选举也同时举行,将很难在全日本的小选举区推选统一候选人。虽然谈不上压倒性的胜利,但执政党的确是很占优势。”

根据日本相关规定,在宣布众院解散后的40天内,应举行大选。日本媒体分析,鉴于10月22日有3个选区要补选众议员,安倍很有可能安排在同一天举行大选。如此一来,既可节省竞选精力,又能避免因补选结果不力影响自民党选情。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沈骥如认为,日本其实是有振兴经济的光明道路的。据沈骥如分析:“日本以前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但现在欧盟是第一、美国第二、东盟第三、韩国第四,日本已和韩国差不多了。什么原因呢?日本老是遏制中国,搞汇率搞税收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

《日刊现代》杂志最后评论称,安倍政府为了维持政权会用尽一切手段,因此发生什么都不奇怪。(实习编译:应典
审稿:王欢)

安倍的心腹、自民党干事长代理荻生田光一17日参加一档电视节目时说:“解散是首相的专属权力。不管何时解散,我们都要准备好。”另一名自民党干部直言:“解散风吹得更强了,已经停不了了吧。”

安倍之前曾声称,只有大地震或者雷曼兄弟倒闭这样的大冲击才会延迟消费税上调。如今,这样“大地震般”的冲击已倏然而至了吗?2014年政府将消费税提高到8%的时候,日本经济就出现了衰退,安倍推迟了原定于2015年10月生效的进一步加税决定。

安倍18日至22日将访问美国,出席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他称将在回国后就解散问题作出最终判断。

现在,安倍之所以服软,是因为将原定于2017年4月生效的消费税从8%提高到10%的决定推迟两年半,或有助改善他7月的选情,但不可避免的是外界质疑政府控制债务的能力。

日媒分析指出,众院解散时机的选择有多重考量。首先,8月3日改组内阁后,安倍内阁民意支持率出现回升。一名曾经担任阁僚的自民党高层告诉《朝日新闻》:“如果在临时国会上接受质询,那支持率会因森友学园、加计学园丑闻再度走低。”而在临时国会召开之初就宣布解散,能够成功避开在野党的追问。

据悉,日本负债已高居全球之冠。3年前,安倍上台时,日本负债率已是GDP的200%。随后采取的积极财政政策,就是政府掏钱实施工程,负债之上再加负债,赤字飙升至了GDP的400%。

另一方面,在野党竞争力不足也为安倍早日解散提供可乘之机。

民进党党首冈田克对此指责称:“安倍经济政策已经失败,立刻下台。”他还就在野党为何提出不信任案批评安倍的姿态称,“危言耸听地说是雷曼危机前夕,夸张成全球经济的危机”、“企图把经济政策的失败蒙混过去”。在野党甚至也认为,安倍内阁应为未能兑现选举承诺而辞职。

民进党颓势不改,即便在9月初选出新党首后,依然有5名国会议员退党。“明星女议员”山尾志樱里曝出婚外恋丑闻,给这一最大在野党的形象造成进一步打击。新党首前原诚司不愿与日本共产党合作,在野党联手备战大选也遇阻。

对于安倍推迟提高消费税,自民党内部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对日本来说,最大的问题是私人消费没有上升。这可是GDP的60%,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政府不应该加税。”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亲信若狭胜主导的新党组建工作进展缓慢,这也使自民党感觉有机可乘。

日本副首相兼财政大臣麻生太郎表示,不增税就应该解散议会。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分析师熊野英生则判断,推迟上调税率,难以改变消费疲软的态势,他建议很有必要出台一些措施搞好经济。

“谁也不会投票给现在的民进党。新党也来不及准备,自民党的损失最小。”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内阁成员说。

实际上,2014年消费税从5%提到8%的时候就已经有些阻力。日本的财政预算是公开透明的,从5%到8%一年多收5万亿日元,但这些钱却没有花到老百姓能感知的领域。征税为什么要选消费税?或许是因为,其他税抵抗力量很大。

安倍政权内部意见认为,如果提前选举,想保住自民党、公明党、日本维新会构成的三分之二以上赞成修宪优势将非常困难。但是,一名自民党干部称,安倍期待与小池一派以及退党的前民进党干事长细野豪志一派就修宪展开合作,小池与细野都是“修宪派”。“首相觉得,如果算上他们,说不定就能达到三分之二。”

安倍此前还提出要给老百姓加工资,日本自从提高消费税之后,经济下滑,企业经营都很困难,哪有钱给老百姓加工资?老百姓因此怨声载道。在去年,安倍经济学三四季度出现了负增长,质疑随即增多。

此外,《每日新闻》指出,早期解散也有外交层面的考虑。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于11月上旬首次访问日本,如果安倍能通过提前大选成功稳定政权,外交会更容易开展。

安倍曾吐露其最大政治抱负是“让日本有资格与中国一战”,而眼下安倍所谓更远大的政治抱负却是还想继续执政。但这必须得到日本选民的支持,提高工资是没戏了,提高消费税便是惟一可以取悦老百姓的做法。安倍的任期于2018年9月底将届满,他将增税计划延到2019年10月,很明显就是想继续任职。

提前解散的消息一出就受到在野党强烈批评。

对于面临7月选举的安倍而言,当务之急是谋取足够多的民众支持和政治选票。

“只能说这是一次‘明哲保身’的解散。”民进党党首前原17日说,安倍政府完全无视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置国民的生命财产于不顾。完全不负责任”。

延迟增税也好,还是即将面临的选举也罢,安倍能否真如其所愿?

前原讥讽刚刚改组一个多月的安倍内阁,称这个安倍自称的“干将内阁”还没干活儿就解散了,没有任何成果。

对于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广岛,当地连日来反对此次访问的抗议活动不断。民众最大的批评声之一,就是安倍政府试图通过奥巴马此行甩掉历史包袱,为重新发动战争做准备。这些游行让日本民众已经看到,无论是奥巴马还是安倍,都是在借此次“广岛之行”进行政治作秀。

日本共产党书记局长小池晃批评说,安倍解散众院缺少正当理由,解散只是出于自民党利益考虑,是因为惧怕和逃避在野党追究安倍的丑闻。

但也有观点称,安倍想要借力此次G7峰会及奥巴马“广岛之行”推动修宪进程,难度很大。难度之一就是修改宪法需获得议会两院2/3议员的批准,并在全国公投中得到大多数选民的支持。因此说,安倍要想闯过7月参议院选举的关卡,并不容易。奥巴马的广岛之行至多是为安倍谋求胜选加分,但不会是决定性因素。胜选最重要的因素还在于,安倍在经济上所作的承诺,能否惠泽广大的日本民众。

自民党内部也不乏反对声音。一些党员担忧,逃避国会不能给自民党带来支持。一名自民党干部说:“如果国民还没看到我们的反省就贸然解散,那他们对我们的看法可能瞬间发生变化。”

然而,日本国内持续疲软的经济正在消磨民众对于安倍的信任。日本《读卖新闻》近日所做的调查显示,安倍内阁的支持率连续两个月出现下滑,最大的原因就是民众不满安倍的经济政策。

ca88,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此外,以民进党为核心的在野党能否在参议院大选中展开选区和候选人之间的通力合作,也是影响安倍能否获得超过2/3议席并以此奠定修宪基础的关键。现在,日本国内消费税停止增长,经济依然面临各种问题,加上最近发生在冲绳的弃尸案,引发民众强烈反响,为安倍修宪之路蒙上新的阴影。

安倍在国内的压力一时难消,外则遭遇“控日制日”的美国大棒政策。现在的美日关系,是有箭日本挡,有利美国得。眼下,安倍最重要的想法是,不是要与中国为敌,而是要借中国这个假想敌来挣脱美国的枷锁。

可以说,美日两国都明白对方的战略意图,所以谁也不会真正独自与中国“开战”,是既联合又斗争。对美国来说,希望能挑起中日两强相争,两败俱伤;对日本来说,最好是让中美两败俱伤,从此摆脱美国的枷锁,日本独立自强。

若中国一直不能“威胁”到美国,美国一直强大,那么日本不会有脱困之机,而现在恰好中国在崛起而美国又在衰落,日本的机会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