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东瀛很天真,普京(Pu Jing)或于年初访日

图片 4

(原标题:普京或于年底访日,俄愿与日本在争议领土展开经济合作)

图片 1资料图:普京带着安倍赠送的秋田犬会见日本记者

11月15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当地时间14日下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新加坡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谈。这是普京提议不设前提条件缔结和平条约以来的首次正式会谈。预计安倍将要求加速包含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领土问题的条约缔结谈判,能否取得进展成为焦点。他也有意尽快实现在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的日俄共同经济活动。

摘要:
早在会谈开始前,俄方已多次明确表示不会和日方谈领土主权问题,据卫星中文网15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当天表示,普京与安倍晋三在会谈时并没有讨论主权问题。
…据日本共同社12月16日报道,有日本政府相关人士透露,为配合日俄首脑会谈达成协议,日本民间企业对俄经济合作有60余项,日方提供的经济合作总额将达3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76亿元)规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俄罗斯总统普京16日下午将在首相官邸围绕日俄经济合作这一中心议题再次会谈。双方除了就能源领域、医疗、远东开发等8个对俄经济合作计划的具体内容达成协议外,还将出席医疗等项目的政府文件交换仪式。日方提供的合作包括民间在内总额约达3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76亿元),民间企业等交换的协议文件有60多项。双方将在会谈后举行联合记者会,宣布两天的会谈成果。另据俄罗斯卫星中文网16日最新消息,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总裁基里尔·德米特里耶夫向记者表示,俄直投资金和日本国际协力银行将成立投资额达10亿美元的俄日投资基金,“双方投入的10亿美元将为俄经济吸引100亿美元”
,日本主要公司和银行将与该基金合作。德米特里耶夫还表示:“我们正在讨论20多个项目,我们希望在未来6个月内实施其中的第一批。”
他强调,成立俄日基金将是促使日本国际协力银行投资股票的首项措施。此外,16日的东京会谈能否为推进包括北方四岛领土问题在内的和平条约缔结谈判打下基础成为焦点。上午,安倍和普京分别从山口宇部机场(山口县宇部市)出发前往东京,两人并在东京与日俄企业家共进早餐。12月15日,普京从山口县宇部机场搭乘俄罗斯大使馆专车抵达长门市大谷山庄后,与等候在旅馆内的安倍晋三见面,并举行了会谈。当天,普京访日晚了2个小时出发,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对此表示,会谈“完全没有问题”但无法告知推迟理由,并否认这是俄方的施压。昨天的会谈中,双方就北方四岛问题展开了磋商。随后,安倍向媒体表示,会谈时只有翻译在场,两人围绕在“特别制度”下于北方四岛开展共同经济活动、以及原岛民的自由访问等进行了深入讨论。但并未透露具体成果。但日媒对安倍在会谈后的说法并不看好,共同社评论称,对于安倍所谓的在“特别制度下”进行了讨论,俄方则坚持“基于俄罗斯法律开展”,双方存在分歧。安倍力争解决北方四岛归属问题能否有所进展难以预料,但谈判似乎受制于俄方主导。评论称,日本之所以拒绝基于俄罗斯国内法律的机制,是由于这将意味着承认俄罗斯对北方四岛的实际控制,从而导致归还北方四岛变得更加遥远。安倍将领土问题视为“战后留给日本的最大课题”,随着中国实力崛起,地区安全形势日渐严峻,安倍希望通过领土问题的进展增进日俄双边关系。然而,俄方认为北方四岛“是二战的结果,属于正当领土”,没有必要善意地启动领土问题。若受制于俄方承诺经济合作却无法为解决领土问题铺路,声称“代表日本进行谈判”的安倍将陷入艰难处境。早在会谈开始前,俄方已多次明确表示不会和日方谈领土主权问题,据卫星中文网15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当天表示,普京与安倍晋三在会谈时并没有讨论主权问题。搜索复制

图片 2

  中新网12月17日电
(吴倩)俄罗斯总统普京为期两天的访日行程于本月16日落下帷幕。两日内,普京方面均以迟到的姿态“淡定”亮相,而在两国首脑会晤后,普京更用“很天真”回应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盛情相邀下对领土问题的“殷切盼望”,最终也未能取得日方期待的实质性进展,日俄心理战还将继续。

图片 3

日方早在2013年就向莫斯科转达了对普京访日的邀请,但随后东京多次推迟访问日期。
视觉中国 图

  金援铺路:日本砸钱谋突破

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中新社记者 王健 摄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17日报道,俄罗斯总统助理乌沙科夫当日表示,总统普京或将于年底访问日本。乌沙科夫就普京访日的时间表示:“期待能与日本方面达成共识。我们考虑的是在年内,大胆说的话是在年底。”乌沙科夫还表示,日俄双方已经同意定期举行有关两国缔结和平条约的副外长级磋商,每两个月举行一次。

  16日,普京结束了在日本山口县长门市的首日访问。然而,在此前飞抵日本时迟到两个半小时的情况下,普京离开山口县飞往东京时又迟了50分钟,其搭乘的总统专机也出现故障,不能起飞,使得安倍原定当日上午在首相官邸与普京举行第二轮会谈的计划被迫临时改变。

据报道,安倍在会谈伊始表示:“希望就重要的和平条约缔结问题切实进行讨论。”普京称“包括你所重视的问题在内,很高兴能就所有合作关系进行磋商”,展现出愿意商讨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问题的姿态。

日本共同社报道称,就这一发言来看,日俄两国政府似乎正在就普京访日的日程进行协调。据悉,为了早日实现普京访日,除了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会谈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还将寻求借9月出席在中国杭州举办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和秋季在秘鲁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等机会与普京进行对话。

  另一方面,安倍为了在首相官邸迎候普京,当地时间15日上午就提前离开山口县宇部空港返回东京。过了许久,安倍才在首相官邸接到姗姗来迟的普京,并一起检阅了日本自卫队仪仗队。随后,二人共进午餐,随后进行了简短的会谈。正式会谈至当地时间13时才正式开始。

这是二人的第23次会谈。普京9月在俄罗斯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东方经济论坛”上向亦到场出席的安倍提议在年内缔结条约。安倍在其后观看柔道比赛之际,向普京传达了应首先解决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归属问题的立场。

乌沙科夫早前曾表示,就普京总统访日一事磋商已久。日方早在2013年就向莫斯科转达了对普京访日的邀请,但随后东京多次推迟访问日期。乌沙科夫称俄方一直没有接到有关访问时间的具体提议,因此该问题至今悬而未决。本月初,普京在南部海滨城市索契与到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了非正式会晤。

  16日,普京与安倍参观了柔道中心“讲道馆”并观看示范表演。普京也盛赞安倍家乡“非常美”,同时感谢山口县和长门市居民的热情招待。

图片 4

除了透露普京访日时间表,乌沙科夫17日还高度评价了日本提出的对俄经济合作项目,同时强调经济合作与缔结和平条约的问题“完全不相关”。据他预计,将于9月初在俄远东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日俄首脑会谈前汇总出经济合作的具体落实办法。

  在由双方内阁成员和两国经济界财界代表人士参加的恳谈会上,双方除了就能源领域等八个对俄经济合作计划的具体内容达成协议外,两人还出席了医疗等项目的政府文件交换仪式。其中,日方提供的合作包括民间在内总额约达3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76亿元),民间企业等交换的协议文件有六十多项。

资料图:俄罗斯总统普京。

同一天,围绕俄罗斯实际控制的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的开发问题,正在访日的俄罗斯副总理特鲁特涅夫在东京对媒体记者表示,“如果日本企业考虑参与开发的话将非常高兴”,共同社称,此言表达了俄罗斯在北方四岛与日本展开经济合作的意愿。不过,关于日本企业的活动是否必须在俄罗斯主权控制下进行的提问,特鲁特涅夫则以“不负责政治领域问题”为由避而不谈。

  两国首脑还在会谈后举行联合记者会并发表声明,称双方就启动在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的两国共同经济活动的磋商达成了一致。日本政府在发表的新闻公报中称,日俄启动这一磋商有可能成为走向缔结和平条约的“重要一步”,双方就此“达成了相互理解”。

在会谈中,两国首脑一致同意借11月30日起在阿根廷召开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之机举行会晤。安倍希望进一步开展首脑对话,以便在配合2019年6月大阪G20峰会日程与普京举行会谈时取得具体成果。

  公报指出“两国首脑表明了解决和平条约问题的自身真挚的决心”。关于年事已高的北方四岛原岛民的扫墓事宜,两国首脑向本国外务部门下达了指示,要求研究手续简便化。该公报没有关于北方四岛归属问题的表述。

日方将共同经济活动视作为解决领土问题完善环境。在9月的会谈中,双方就实现海产品养殖等5个项目具体商业化的时间表达成协议。日本调查团10月进行了第3次实地考察,但围绕新的法律框架,日俄间的分歧尚未弥合。安倍在会谈前乘坐政府专机抵达了新加坡。

  此外,双方还就放宽签证条件促进人员往来、扩大地区间及体育领域的交流达成一致。此外双方还就日本企业参与面朝北冰洋的俄格达半岛天然气田开发项目的政府间协议进行了确认。此前,日方作为对俄制裁措施冻结了有关放宽签证的磋商,这一制裁事实上将被解除。

  各说各话:领土底线难让步

  对此,安倍事后在记者会上表示,日俄将围绕在北方四岛进行经济活动建立“特别交涉制度”,这意味着两国在缔结和平条约问题上迈出“重要一步”。他指出,希望在两国和平条约缔结问题上,“在我这一代画上休止符”。

  但普京则回应称,认为俄罗斯和日本能够立即解决和平条约的想法“很天真”,但应该寻找解决途径。问题虽然无法立即解决,但有必要摸索解决方案。普京指出,与日本在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的合作将促进酝酿今后进行和平条约谈判的气氛,并邀请安倍访俄。

  他还说,已与安倍达成共识,将竭力实现原岛民对包括未对外开放地区在内的北方四岛进行自由访问。他还称,已向安倍提议实施萨哈林州和北海道居民可自由往来的制度。普京还强调,俄罗斯在与日本讨论和约时应明白,在东京与美国特殊关系背景下期待什么。

  作为回应,安倍表示,他会出席将于2017年9月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东方经济论坛。他说,北方四岛应成为俄罗斯人和日本人“混居的地区”。

  他还指出,俄日两国应尽最大努力,令两国关系中不出现“输家”,两国在北方四岛的共同经济活动不应对任何一方造成损害。

  多重压力:四岛难题仍待解

  二战结束后,俄日两国围绕争议岛存在分歧,两国至今未能签署和平协议。今年5月,安倍提出用“新思路”来改善日俄关系,即放弃坚持多年的政经不分离原则,取而代之的是经济合作与和平条约谈判平行推进的方针。

  此后,在今年9月份的东方经济论坛期间,日本更是积极提高与俄罗斯的经济合作规模。论坛期间,俄日双方签署的经济合作协议总额达到了168亿多美元。

  面对日本充满诱惑的“新思路”,俄方立场似乎并没有太大改变。今年下半年以来,俄罗斯外交部、总统新闻局、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国家杜马(议会下院)等多个重要部门、机构的领导人、代表密集发声,称和平条约可以签署,但“俄罗斯不会用领土来做交易”。

  普京与安倍会谈后,俄罗斯总统助理尤里?乌沙科夫强调在争议四岛进行的“共同经济活动必须基于俄罗斯的法律实施”,立刻对日本方面进行了牵制。随后,日本方面的安倍随行人员则强调“不得损害我国的法律立场”。

  《日本经济新闻》对此指出,有关争议岛屿,包括首脑在内的日俄间的心理战,似乎还将持续下去。另有分析称,从目前来看,俄日间在解决领土争端问题上,短期内还存在很大分歧。俄方一味强调自身领土立场,可能对日本“新思路”的实施产生阻力,从而影响获得来自日本的“实惠”。

  除了两国间的隔阂,还有来自西方的重压。针对普京此次访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回应记者提问时表示,不认为日本会作出“与西方七国集团(G7)不一样的举动”。对此,东京的外交人士认为,这是白宫给予安倍的“警告”,要求日本不要出卖西方集团的共同利益。(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