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大于弊or弊大于利,新闻报道工作者考察

图片 2

(原标题:智能手机使用管理别”跑偏” 严管很必要,方法要科学)

中部战区陆军某师推进“智慧军营、科技军营、开放军营”建设
所有连队实现WIFI网络“全覆盖”

文/李华王琛张晓昆

在2014年召开的古田全军政工会上,习主席深刻指出,政治工作过不了网络关就过不了时代关。在互联网走进军营,军营微博、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的今天,网络关到底是道什么“关”?军营新媒体发展“闯关”又意味着什么?

开放与严管,切记别“跑偏”

初春,严寒依然笼罩太行山区。在中部战区陆军某师座座营院,记者却感受到了WIFI网络带来的阵阵火热和温暖——

【编者按】

图片 1

——北部战区陆军部队智能手机使用管理情况调查启示录

“闺女,爸爸给你买了新书包,新学期更要加油努力哟!”忙完一天的训练,取出手机连上WIFI网络,某团四级军士长杜晋鹏正在和女儿视频聊天。春节期间,由于自己担负战备值班任务没能休假,轮班调整休息后,想着女儿快开学了,就在手机购物网站上买了一个新书包寄回家。杜晋鹏高兴地说,作为一个老兵,常年与家人聚少离多,平日上网给家里添置一些生活物品,用视频聊天将喜悦和家人分享……虽然身在军营,感觉离家并不遥远。

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智能手机已经成为人们手中必不可缺少的工具,它不仅用于信息的传递,还能用于交易支付、购物消费、休闲娱乐等,给官兵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关于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若干规定》颁发后,智能手机火爆军营,然而如何让官兵科学安全使用手机,仍然是困扰各级部队的头痛事。智能手机在军营中的科学使用将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然而信息安全保密犹如一道“紧箍咒”一般制约了智能手机的使用,如何才能处理好便利官兵训练生活与加强安全管理之间的关系,请看陆军第83集团军某旅的调查与探索。

1月初,某旅上等兵赵晓宁登上第65集团军“学习军营”APP理论达人榜单后,面对镜头为自己点赞。孙浩摄

图片 2北部战区陆军某旅组织官兵围绕智能手机使用管理进行讨论交流。张
鞭摄

去年底,该师党委提出了“智慧军营、科技军营、开放军营”建设规划,按照数字化营区建设标准,将无线WIFI网络接入营区。现在,该师所有建制连队都实现了WIFI共享网络进班排的梦想:免费网吧、亲情热线、智能电器……无处不在的网络让官兵真切体会到现代科技带来的便捷。“没有WIFI共享网络之前,想和家人视频聊天,费钱不说,信号也不稳定。现在,不但网速快,而且经济、方便!”谈起无线网络带来的变化,杜晋鹏的一番感言说出了广大基层官兵的心声。

【情景再现】

今天,我们如何过好网络关

随着《关于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若干规定》的出台,军营向智能手机打开了大门。营门打开了,官兵们的工作与生活是否跟着迈进了“e时代”?前不久,北部战区陆军对基层部队智能手机使用管理情况进行了一次走访调查。

记者注意到,WIFI网络进班排,变化正悄然在该师升腾。该师领导告诉记者,在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过程中,他们依托军营WIFI网络,研发出一款集资料查询、信息推送、讨论交流等于一体的“排头兵”手机APP理论学习辅助系统,让方寸荧屏成为理论学习交流的新阵地。

绷紧制度高压线,为啥违规使用智能手机还不断?

——以军营新媒体为样本看新形势下网络政治工作创新发展

官兵之惑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紧握手中武器苦练本领。”中士李乃超的手机屏保,用的是这句让人提气的话。在他的指点下进入“排头兵”讨论社区,3M/s的网速使操作十分顺畅。他说,今年1月3日,习主席视察部队时,勉励官兵“钢多了,气要更多,骨头要更硬”,现在,一批展现钢多气足的栏目深受大家欢迎:“训练建言”后台跟帖已超过1000条,“训练之星”评选也异常火爆,访问量已突破5000人次……

前不久,指挥通信连四级军士长尚明超,在午饭后使用未登记注册的智能手机被机关检查组逮个正着,按照该旅手机使用管理规定将对其严肃处理,不仅没收了尚明超的手机,还在军人大会上作了检查。

春节前夕,习主席视察驻张家口部队。在某旅“大功三连”学习室,习主席驻足一块电子屏前,听取官兵通过“学习军营”手机APP开展学习教育的汇报。

严管很必要,方法要讲科学

借助WIFI共享网络进班排的东风,师机关积极推动“WIFI网络+”的探索运用:微电影、微讲堂等“指尖课堂”拨动官兵心弦,军营超市、强身健体等“掌上工程”持续受到热捧……一系列网络惠兵举措在覆盖军营的同时,温暖、滋润着官兵心田。“年度健康体检刚结束,健康状况就被记录到个人电子健康档案里。”从驻训点返营的上等兵李政,拿着手机里卫生队发来的电子体检表,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更加充满了信心。

原来,身为两个孩子爸爸的尚明超为了方便与家人联系,在登记注册手机上交的情况下,私下又购置了一部智能手机,当天因家事,尚明超拿出手机与家人联系,不料却被检查组撞个正着。

此情此景,不禁令人联想到另一个新年前夕——

“没有手机天天盼,用上手机麻烦事也不少。”调研期间,某旅上等兵何厚宽向工作组倾吐内心的无奈。

“无线网络进军营,安全性怎么保证?”在网络管理后台,参谋周可认真解答记者的疑问。针对可能出现的安全隐患,他们除了有的放矢开展专题保密教育外,还按照上级有关管理规定,研究制订了《移动设备管理使用实施细则》和《WIFI网络上网行为规范》,通过明确智能手机使用时段等有效措施,力避智能手机管理“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怪圈。同时,为提升官兵科学、安全用网意识,他们接入了一套无线网络用户管理与认证系统,通过设立不良网站黑名单、定期更新过滤关键词、禁止非法信息输入等手段,进行动态跟踪监控,确保无线网络上行、下行数据安全可靠。

“我身为一名军人,同时也是一名父亲,身后也有一家子的事”,

2015年12月25日,习主席视察解放军报社时,在军报微博微信发布平台,敲击键盘,发出一条微博向全军官兵祝贺新年。

无奈之情缘于现实之惑。小何说,虽然旅里准许官兵使用智能手机,但军务科、保卫科、自动化站、保密室等七八个部门,三天两头到连队“过筛子”检查。小何给记者讲述了前段时间经历的一件事:那次,旅里开展安全保密工作大检查,智能手机首当其冲是被查的对象。不到半天时间,先后有5个部门派人到连队逐台清查官兵手机里是否安装有非法软件、下载有不健康视频、违规存储涉密信息等。

“建设‘WIFI军营’,好比一把双刃剑,肯定会增加安全管理和保密工作的难度。”所属某团政委李忠清深有感触地说,“但绝不能因噎废食,只要管理好组织好,双刃剑就能为我所用,成为战斗力的倍增器。”

尚明超向笔者苦诉,自己虽有一部登记的智能手机,但只能在休息时间使用,规定的使用时间根本满足不了自己的日常需求。

最高统帅与军营新媒体的一次次“亲密接触”,正是人民军队迈步网络时代的鲜明印记。

“除了机关轮番检查外,一些土规定和层层加码的管理也让官兵有些摸不着头脑。”座谈会上,某团大学生士兵张宗英直言:“前段时间,兄弟单位一名战士因沉溺手机网游影响了训练,连队为预防出现类似情况,随即出台了官兵每次使用智能手机时间限制在1小时之内的规定。”

在“松骨峰特功连”,大学生士兵哦勒佳斯走上讲台,就“新时代青年官兵的奋斗目标”谈认识、话体会。课后,他依托WIFI网络,将视频上传到“排头兵”手机APP,与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功三连”结对共享互学:兵言兵语、网言网语瞬间“嗨翻”,原本枯燥的理论学习课堂在这里一下子兵味儿十足。“将别人的经验学过来,也让咱们‘最可爱的人’的精神走出去。”连队指导员陈凯说,下步他们还将依托WIFI网络,延伸拓宽学习共建方式,让网络真正惠及每名官兵、促进各项工作。

与尚明超有着类似遭遇的还有作战支援营的中士刘海涛。今年7月份刘海涛与相恋3年的女友准备结婚,但双方父母在操办婚礼中产生分歧,为了缓解家庭矛盾,刘海涛在午休期间违规使用未登记手机与家人通话,被执勤纠察发现,因违规使用智能手机而被报机关后被严肃处理。刘海涛因为被处理和家事困扰深受刺激,训练状态直线下滑,经过连队多次做思想工作才调整过来。刘海涛告诉笔者,虽然连队规定了对特殊事情可以及时领取登记的手机,但是有的事情拖得时间较长,天天去领手机太麻烦。

2014年召开的古田全军政工会上,习主席深刻指出,政治工作过不了网络关就过不了时代关。

一次,某师下士袁立松使用手机和家人视频聊天,谈兴正浓时,手机屏幕上突然跳出个对话框,“嘀嘀嘀”报警声响个不停。

“抬起右腿、跟上节奏……再来一次!”采访临近结束,官兵开始室内体能训练。下士温壮壮邀请记者,一起进行体能热身。温壮壮面前摆放着一部智能手机,里面正运行一款健身APP。“练了不到一个月,效果棒棒的。”动感的节奏,科学的示范,温壮壮练得满头大汗。他告诉记者,自从有了WIFI共享网络,跟随网上教练同步开展科学训练,正成为时下官兵体能训练的一种新潮流。

说起此事,教导队上士陈凯更是满腹苦水,今年已经30岁的他至今没有女朋友,相亲相了无数次,这位比武场上的常胜将军却屡次遭遇爱情的“滑铁卢”。年初,陈凯休假经人介绍认识了新女友,起初两人相谈甚欢,但随着收假后智能手机的严格管理,女孩经常找不到陈凯,导致两人闹起了别扭,最终两人分手。陈凯告诉笔者,他与女朋友本身就无法见面,如果手机再被限制使用就是直接对感情的切断,初生萌芽的爱情哪经得起时间和距离的考验,面对着现实的矛盾,陈凯硬是将这份“热乎乎”的感情慢慢放凉。

在互联网走进军营,军营微博、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的今天,网络关到底是道什么“关”?军营新媒体发展“闯关”又意味着什么?

指导员闻声赶来,严厉批评小袁在聊天时“涉及秘密”。可当小袁将聊天内容逐字逐句复述后,指导员也有点发蒙:没有一个词关乎秘密呀!那为啥软件响个不停?事后得知,原来是手机管理软件后台设置的问题。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据调查发现,该旅年初以来因不按规定使用智能手机被通报处理的就有16起,其中一人拥有多部手机的达到70%,为何面对纪律这条高压线,违规使用智能手机依然屡禁不止?该旅党委“一班人”陷入了沉思。

思维 最险峻的隘口

多部门频频检查,土规定处处设卡,监控软件常念“紧箍咒”……谈及这些,有官兵呼吁:“对智能手机严格管理十分必要,但管理方法应该讲科学。”

官兵吐槽】

“越过去是一片坦途,越不过去是一条死路”

管理之忧

智能手机使用限制多,看看官兵都咋说?

1月20日,第65集团军某旅“大功三连”官兵对话北大师生,进行了一场关于学用理论的座谈交流。4名官兵谈到用“学习军营”APP学习习主席系列讲话,引起了北大学子的好奇:“什么样的APP,能让学理论也这么有魅力?”

消除隐患,要靠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

针对如何手机使用管理规定,该旅抽点部分官兵开展座谈,旅副旅长于永前与官兵面对面共话心声。会上大家纷纷道出了苦衷。

青年学子的问题源自对现实的思考。这些年,新媒体发展迅速,玩微博、刷朋友圈……网络活动趋向娱乐化,严肃的理论很难成为人人追捧的主题。

究竟什么原因造成了智能手机的使用困境?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个答案渐渐浮出水面。

“对于结过婚的战士来说,军人家属分居两地,生活上多少会有一些摩擦,婆媳关系不好处理,单靠休息时间使用手机,许多家事不好控制。”上士王岗在座谈会上第一个发言,引起在座官兵共鸣。

这样的矛盾,“学习军营”APP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去年8月1日APP上线,集团军专门下发通知推荐官兵使用,但部分旅团的“装机率”仍提升缓慢。

“智能手机好比‘手雷’,管得再严都不为过。”某旅一位领导直言不讳。调查显示,对智能手机本能地持抗拒和排斥心理的领导干部并不在少数。采访中,某团政委掰着手指头细数智能手机的种种“危害”:上网难设防,容易失泄密,安全风险大;QQ群、微信群等聊天软件和一些社交网站,让官兵对外交往难以管控……

四级军士长董现顺说道:“自己平时给家里也帮不上啥忙,老人生病、子女入学、油盐酱醋等所有负担都压在了妻子肩上,闲暇时间打个电话也是一种安慰,如果智能手机存在安全隐患,能不能放开非智能手机的使用?”董现顺对手机限制使用颇有微词,但也从侧面道出了已婚官兵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

问题出在哪里?集团军政治部一番调研找到了症结:有的担心,放开APP使用会给智能手机管理带来新问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的认为,APP不过是电子化的“口袋书”,仍然还是“你说我听”没新意……

“官兵使用智能手机,一旦出事就是捅大娄子,这个责任谁来担?”某旅指导员曾文杰忧心忡忡,他认为智能手机千好万好,但只要出了事,就可能是大事,这个安全责任连队干部担不起。因此,一到节假日,看着战士们领回手机上网畅游,他的心就始终七上八下地悬着,有时真想一禁了之,一堵为快。

“总是害怕战士使用手机乱对外交往,难道就不害怕军嫂使用手机乱对外交往吗?现在社会五彩缤纷充满诱惑,能经常和妻子通通电话间接的也是一种监督。”

按说,用指令性要求让官兵安装APP也不难。不过,“学习军营”运营团队决定还是借鉴互联网产品的推广方法来推开APP使用。“滴滴能让大家习惯手机打车,支付宝能让人们爱上手机支付,我们为什么不能让官兵爱上用APP学习?”在集团军政治部网络办干事汪洋看来,培养用户习惯,关键要推动其思维转变。

“智能手机是个新事物,出了事我们也要被问责,必须抓在手上经常管。”一位机关干部的话也颇具代表性:“上级没有对智能手机的主管部门进行明确规定。因此,军务、保卫、通信等业务部门都担心因智能手机惹祸被问责,由此造成的多头管理、交叉检查在所难免。”

上士黄水煌的话语引得在座官兵哄堂而笑,同时也让在座官兵沉入了思考。

很快,汪洋和网络办的同事纷纷化身“产品经理”,从旅团到营连举行了一场场“产品发布会”,介绍APP内答题“赚”积分、理论打擂、与亲属互动等新玩法……渐渐地,官兵心中的问号拉直了,APP装机量、活跃度节节攀升。

“打开营门迎进了智能手机,不是简单地让官兵张开臂膀去拥抱。”战区陆军领导分析调研情况后认为:智能手机进军营带来的种种困惑,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不少领导干部对网络知之不深、掌握不精、思考不透,因此担心没法管、管不住,当下要靠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

“部队官兵大龄青年多,休假相亲、鹊桥会等都是治标不治本。”中士杨禄荣苦诉,部队临近三十岁的大龄官兵一抓一大把。

“要过好网络关,得会用互联网的思维。”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叶青自此总结出一条经验,并和政治机关干部一起,在APP建设中发挥互联网思维屡出新招——

观念之变

“我们都接受过组织的教育,思想上都有一根弦,孰轻孰重我们有底线,只要能放开手机的使用,我们愿意接受任何监督。”

运用“草根思维”,发动官兵参与创建新栏目;推出2元10G的定向流量包,吸引官兵增加在线时长;开通体系医院网上挂号功能,增强用户黏性……

领导干部,学好网才能管好网

三级军士长王志宾在座谈会上作出保证。

网络“观”变了,网络关就好过了。“学习军营”半年达到了4万多用户,汪洋对此十分感慨,“思想观念是网络关上最险峻的隘口,越过去是一片坦途,越不过是一条死路。”

“过不了网络关就过不了时代关,智能手机进军营是大势所趋,我们只有顺势而为才能有所作为,必须把这一政策‘红利’落实到官兵所需所盼上。”战区陆军党委决定向陈旧观念开刀,着力引导各级领导干部敢于担当,以主动作为的态度学网用网管网,既要把智能手机迎进营门,更要让官兵放心用好。

“手机进进入军营后,给官兵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隐患。”该旅部队管理科参谋朱晨锐认为,随着手机功能的不断发展创新,手机中的导航定位、游戏娱乐及聊天交友等功能存在着一定的泄密隐患,官兵稍有不慎便会让手机变为“手雷”。

如今,军营新媒体日渐增多,但并非家家都能跨越思维隘口,走上坦途——

转变心态看待智能手机进军营。第39集团军党委“一班人”带头学习习主席关于互联网建设的一系列重要论述,通过召开官兵恳谈会、深入部队调研等,帮助各级领导干部革新思想观念、摒除陈旧认识,打破谈网色变的躲避心态、被动心理和等靠心思,真正以积极开放的心态迎接智能手机进军营。

军营并非真空地带,在于副旅长看来,军人使用智能手机,保密无疑应该放在第一位,但在管理上也要讲科学,不能因噎废食。

某院校准备开设个微信公众号,面对领导“我们不强调别人去看,我们只吸引志同道合者”的鲜明定位,负责运营的网络骨干哭笑不得:都已经志同道合了,还需要赶时尚,办个公众号自娱自乐?

切实强化领导干部网络素养。第16集团军某旅要求领导干部结合理论轮训、夜校学习、个人自学等方式,研究“两微一端”、网络舆情分析、新媒体业态等互联网知识,增强对智能手机性能功能以及存在隐患的认识和掌握。该旅一名领导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有6名常委报考了远程网络知识培训班。

【探索尝试】

前不久,东部战区陆军某旅新媒体报道骨干小刘受领了一项“艰巨”任务:单位召开了个会议,领导希望他能够在集团军的公众号上体现一下。小刘心里犯愁:网络门槛虽低,受众口味却高,怎么还能像是做单位的“黑板报”……

明确职责让智能手机管理告别令出多门。第26集团军将智能手机的管理权责统一归口到保卫部门,结束了以往各部门分头检查的情况。某红军师采取多部门联合协商、征求官兵及家属建议等方式,对监控软件敏感词库和上网时间管理等进行精准设定,并根据使用情况定期调整更新,让官兵上网再不用担心“半路杀出个拦路虎”。

保密安全零风险,智能手机到底该咋管?

“思想观念的转型任重而道远。”在南京政治学院举行的一场军队新媒体建设研讨会上,与会专家认为,军营新媒体的发展本身就具有双重使命:既要适应新形势下政治工作建设的需要,更要推动这支军队互联网思维的嬗变。

建章立制帮助智能手机安全上网。第40集团军坚持把健全智能手机使用管理制度摆在重要位置。截至目前,他们已综合各业务部门意见出台了《智能手机使用管理细则》《微信群使用规则》以及“八个不准”等4类7项具体制度,确保官兵使用智能手机时行有遵循、用有规范。

把握智能手机使用安全管理,是对管理者信息素养、网络思维和创新意识的考验,要想突破管理瓶颈,必须转变思维观念。智能手机使用宜疏不宜堵,该旅党委认为,让官兵在技术手段的护航下安全地使用智能手机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为此,他们做出了一些有益的尝试:

人才 最现实的困境

一系列务实举措,既让官兵使用智能手机心中有数,又为安全管理设置了护栏。对此,官兵们欣喜地说,明明白白用手机,为这样的管理点赞。

强化教育管理。

“我们有一流的舞台,但缺乏一流的导演和演员”

(《解放军报》2016年05月20日 11版)

为加强官兵对手机负面影响的认知意识,他们邀请地方国保部门和联通公司专业人员,针对手机使用中的GPS定位、后门软件、摄像头等进行深入剖析讲解,让官兵清醒认识到手机失泄密的危害,及不法人员窃密手段,此外他们还在全旅范围内开展大讨论,让官兵提高辨别是非能力,让手机使用在安全保密上做到滴水不漏、无懈可击。

岁末年初,各军营新媒体纷纷发布“光荣榜”,表彰2016年度先进个人。透视一份份榜单,有这样一些数字——

加强技术监督。

空降兵某部“我们的天空”微信公众号公布的2016年部队优秀作者中,战士14人、排长10人,包括政治机关干部在内的政治工作干部只有6人。

为构建安全可靠的手机使用环境,他们与软件公司、联通公司合作为军营网络终端安装“手机监控平台”和“军犬舆情监测系统”,并通过为官兵上网手机植入“绿网管家”APP,在涉密场所健全完善网络信号屏蔽系统,实现手机使用的精准管控,这些技术监督平台可以分时段和区域管控手机,在不允许使用手机的时段和区域,系统将自动屏蔽信号,出现黄、灰、黑等不健康的网站时,系统将自动断开网络连接。此外,他们还为每个连队购置了智能手机柜和手机检测仪,有效解决了一人多机、私藏手机等问题。

第12集团军表彰了政工网和新媒体6名优秀作者,其中排长2人、士官4人;最具分量的政工网和新媒体建设运用先进个人则都授予了6名士官。

实行量化积分。

“在网络这块新阵地上,作为政治工作主力军的政工干部还未充分上阵。”在一名军营新媒体运营者看来,这既反映了有的政工干部思维老套跟不上形势,也折射出目前网络政工人才培养使用机制的现实困境。

为进一步管控好智能手机的使用,该旅还组织官兵签订协议书,明确智能手机使用范围和存放时段等要求,明确监管责任人,实施一机多人管理、违纪多重处罚等措施,做到安全管理不留死角。他们还实行量化积分,通过提高官兵信誉度积分等方式纳入年终的评比考核,规定凡是旅里监管系统检测出来的违规个人,将直接影响各级负责人与官兵个人使用手机的时限。

目前,各部队办新媒体大多依托政工网队伍。某集团军曾对这支队伍进行过调查:任职不满一年的占60%,参加过往年集团军培训的约67%,绝大多数属于“半路出家”,计算机或网络专业科班出身的仅有7%。他们长期以借调、轮训、代培等方式开展工作,许多官兵由此产生了一种“网络工作是偏门、发展受限”的消极效应。

习主席指出,网络空间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叶青认为,“新媒体让我们推动政治工作创新发展有了一流的舞台,但目前还缺乏一流的导演和演员。”

对此,各单位想了不少办法。第65集团军“学习军营”APP设计之初就采用了分层架构,从集团军到营连各级设置管理员、报道员,扩大办网人才队伍;第12集团军定期组织新媒体组稿会,提升办网骨干能力素质;空降兵某部组建“天兵音乐人”“天空漫画师”等专业小组,调动官兵参与热情……

但是,相对于人才的缓慢成长,人才流失却可能随时发生。

在“学习军营”APP的开发过程中,精通代码编程的某旅宣传科干事李天佑是大家公认的一名干将。“以他的技术,到地方月收入上万没问题。”

如今,李天佑可能真的要到地方了。这个“IT”男干了7年的“副连”,其经历、年龄等条件已遇到晋升的天花板。在新一轮改革即将全面展开之际,他正犹豫进退走留。

“互联网是年轻人的事业,要不拘一格降人才。”学习习主席的这句论述,一名新媒体运营者感慨:面对全社会新媒体蓬勃发展带来的人才争夺,军营亟须“不拘一格”增强对网络人才的吸引力。

某旅下士曾宪发2016年在部队各级新媒体发表了百余篇文章,在家乡成了网络名人,县市两级宣传部门都邀请他去“看看环境好不好”。虽然曾宪发表示自己更喜欢部队,但利用休假时间,他还是自费参加了个新媒体培训班。

“这也是未来的一种出路吧。”他解释说。

重塑 最艰巨的未来

“谁想过,网络时代的思想政治教育大纲是啥样的”

在连队开通“学习军营”APP管理权限后,指导员李晓龙当天就做了个关于连队伙食的问卷调查。

好伙食顶得上半个指导员。李晓龙打开管理后台,查看一组组既有点赞又有吐槽的翔实数据,“有了新媒体,这‘半个指导员’可用活了!”

新媒体给政治工作带来的改变,不止李晓龙有“触感”——

在第65集团军,心理咨询、法律援助、考试测评等工作都进入APP,开启了掌上时代;在西部战区陆军某师,利用新媒体征集官兵故事开展“众筹”式教育成为时尚;在第12集团军某旅,开展手机读报后,再也不用坐高铁送报纸到驻训场了……

有人说,以军营新媒体为代表的互联网工具,正成为政治工作新质战斗力的发轫点。

不过,在第12集团军政治部副主任吴晓荣看来,仅仅将网络视为一般性工具、辅助性手段,仍是缺乏紧跟时代步伐的创新思维和全局视野的表现,“微信也是一种工具,但这工具已经重塑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前不久,第65集团军做了一次数据统计显示,官兵每天平均使用“学习军营”APP的时长已达到28分钟。对比每天传统的“三个半小时”,他们将其称之为“第四个半小时”。

“这可不是整块儿的半小时,而是无数个碎片化时间的叠加。”汪洋认为,这种不同于过去以连续时间为量化单位的新型政治教育方式,正是网络在重塑传统政治工作形态的一个例证。

汪洋和团队正在开发一些H5模板,借助这种融合图文和音视频、具有动态交互功能的新技术,连队指导员可直接用手机快速制作课件,通过APP推送给官兵,随时实现“思想互动”。

“不过问题也来了,如果用H5、图解等方式几分钟能讲清问题,还需要规定几十分钟一堂课吗?如果大数据能摸清官兵思想底数,还要不要检查教育笔记本?”

“当网络越来越多地作用于政治工作,政治工作方式是否也应该因为网络而有所改变?”记者在某旅采访时,集体座谈中,一名宣传科长突然抛出问题:“我们有谁想过,网络时代的思想政治教育大纲应该是啥样的?”

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在叶青的头脑里求解。结合“学习军营”的发展历程,他认为,网络已成为新形势下开展政治工作的新武器,但运用这套武器装备的操作规程和战法理论还亟待创新完善。

“这,才是最艰巨的未来。”他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