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仅用22分钟架设246米长浮桥飞跨黄河ca88,济南军区部队抢渡黄河遭遇

ca88 2

ca88 1
载重车辆依次通过浮桥

  大河网—大河报报道:黄河两岸,军号嘹亮。一座飘扬着猎猎军旗的墨绿色浮桥,稳稳架在滔滔河水之上,装甲车、坦克等依次通过桥面,滚滚铁流跨越黄河天堑,迅速南下,开赴“对敌”战场。

ca88 2 资料图:屈孝明在指挥训练。

  本报成都10月20日电
王军、特约记者黄建华报道:空中,战机巡航列阵;地面,防空兵引弓待发;水面,舟桥部队飞舟架桥……昨天下午,在多种作战力量的联合支援保障下,参加“使命行动-2010”演习的成都军区某师2小时内整建制全要素成功强渡黄河。目睹此景,总部演习指导组一位领导感慨地说:“63年前,该师随刘邓大军南渡黄河,4天4夜才渡过去;今天,这支部队仅用2小时就飞渡天堑,部队战斗力真是今非昔比!”

  3月18日傍晚,黄河水夹杂着冰凌急流而下。在当年红四方面军靠羊皮筏子强渡黄河的虎豹口,兰州军区某舟桥团举行新年度首次实战化训练。

  昨天上午,济南军区某舟桥团1081名将士在黄河河面拉开战幕,30分钟便架设起一座横跨黄河白鹤渡口两岸的浮桥,为受阻于黄河北岸的作战部队开辟了一条水上通道,圆满完成“跨越-2009”渡河工程保障军事演习任务。

  隆冬时节,寒风刺骨,黄河上游某水域浊浪滔天,兰州军区某舟桥团一场渡河工程保障演练紧张展开。

  下午15时,正向演习预定地域摩托化开进的某师突然接到“敌情”通报:“部队机动必经地黄河大桥被‘敌’摧毁,上级已令工兵团迅速在黄河某河段架设60吨浮桥渡场,请立即做好渡河准备!”

  团长屈孝明一声令下,作训参谋薛亮点击预选渡口险工险段资料信息查询系统和浮桥架设方案对比系统,现地渡场的兵要地志、气象水文、河水流速等辅助决策信息资料跃然屏幕。接着,数百名身着橘红色舟桥铁兵驾驭30余辆舟车从疏散配置地域急速开进至渡口,一线展开、依次泛水、快速构筑门桥。仅仅22分钟后,一座246米长的浮桥飞架黄河两岸。

  “跨越-2009”是经过数月精心筹划,在总参谋部的统一部署下,沈阳、兰州、济南和广州四个军区参加的实兵检验性演习,已于8月11日拉开大幕;这次行动,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以来首次大规模的跨区实兵检验性演习。此次渡河工程保障军演,是“跨越-2009”系列跨区实兵检验性演习的一部分。

  随着几颗信号弹腾空而起,一位身穿救生衣的上校军官双手摆动红黄指挥旗。瞬间,300余名舟桥作业手飞奔上舟,节节单舟泛入河中,段段门桥破浪前行。半小时后,一座钢铁浮桥横跨黄河天堑,一项门桥漕渡新纪录由此诞生。现场指挥演练的上校军官是该团团长屈孝明。

  此时,接到架桥命令的某工兵团已迅速展开行动。一辆辆运载舟车将浮桥桥面滑入水中,身着橘红色救生衣的官兵娴熟地将浮桥编成门桥单元,数十艘冲锋舟推着门桥依次涉水泛舟,展开锚定作业。为配合舟桥部队行动,该师侦察分队对渡口实施搜索警戒,并施放烟幕弹以防“敌”空中侦察;隐蔽于岸边滩头的防空兵群快速构建防空体系。

  昨日,本报记者赶赴黄河军演现场,亲身体验雄壮军威……

  说起屈孝明,舟桥团的官兵说他最大的特点是性子急。为啥?他说话办事总是风风火火,特别是在训练上,解决问题不过夜,攻坚克难不停息,催得官兵心发慌。

  就在舟桥部队紧张架桥的同时,该师车队急速向渡口开进。野战指挥方舱车内,师长范承才通过一体化指挥平台,一边调整各梯队的间距和行军速度,一边指挥部队应对“敌”袭扰行动,做好渡河准备。

  “这个速度还不是最快的”

  被任命为团长当天,屈孝明就组织研究黄河汛情动态信息数据库建设问题,并带领有关人员到黄河渡口进行现地勘察,走访军地有关部门,协调建立军地预案对接、信息共享、研判决策、统一指挥等机制。他组织官兵对黄河上中游水域周边的地形地貌、水文天候、电磁环境等数据进行不间断采集分析,建成了从渡河工程侦察到遂行渡河保障任务所需的完整数据库,实现了文本资料数据化、战备用图数字化、目标信息可视化、调阅查询智能化。

  “浮桥架设完毕,可以渡河!”15时50分,随着最后一节门桥顺利对接,一条近300米长的钢铁浮桥横跨黄河河面。随即,渡场西岸冲锋号响彻云霄。在空军战斗机、陆航直升机、防空兵等多种力量立体式交替掩护下,由坦克、步战车、工程机械组成的重装车队依次驶上浮桥。不到20分钟,第一梯队就快速抵达对岸。记者了解到,该师所有人员装备渡过黄河,耗时仅2小时。

  昨日清晨7时,位于孟津县境内的黄河白鹤渡口,“身披”迷彩帐篷的联合指挥部内是一派紧张忙碌的景象:便携式通信系统不时响起军事口令,数十名军事指挥官表情严肃,不停地用步话机传达预备“作战”命令。

  屈孝明并没有就此止步,他趁热打铁,带领专业骨干继续攻关,自主研发出“战役渡河工程保障辅助决策系统”“江河兵要智能管理系统”“预选渡口管理系统”等训练软件,为提高训练和作战指挥效能提供了有力支撑。

  演习总导演、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介绍说,这是军区部队首次强渡黄河,标志着军区部队整建制全要素高强度远程机动能力实现新跨越。

  联合指挥部驻扎在黄河南岸大堤,距指挥部数百米远范围内,两排哨兵荷枪实弹,整齐肃立。此时,天气阴沉,气氛压抑,“大战”一触即发。

  新老两代舟桥装备混合作业时,由于刚性连接方式不匹配,在水流过急情况下极易损坏器材。团里技术攻关组在专家指导下忙乎了两个月,仍无进展。有人嘟囔:“专家都解决不了,我们较什么劲?还是等上级立项解决吧!”屈孝明斩钉截铁地说:“这个问题不解决,上了战场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一刻也不能等!”接下来的日子,屈孝明带着大家把实验室搬到训练场,与两代舟桥专业骨干一起反复研究,最终使问题得到了解决。

  此前,济南军区某舟桥团接到命令:黄河西线桥梁全部被毁,南下作战部队受阻黄河北岸,要求该团快速在黄河上架设浮桥,保障坦克、火炮、摩托化等战斗分队顺利通过。

  任团长4年来,屈孝明坚持带头攻关创新,带头破解训练难题,带领官兵自主研制的革新器材分获军队科技进步奖二、三等奖,探索总结的10多种新战法新训法受到上级肯定。

  “警戒到位,准备完毕,开始——”上午8时20分,随着指挥官一声令下,两枚信号弹直冲云霄。刹那间,早已等候在黄河岸边的战士们高举军旗,快速跃入冲锋舟。放眼望去,300多米宽的河面上,浪遏飞舟,浪花四溅。数十艘冲锋舟推着锚定门桥从下游疾驶而来,到达预定位置后迅速展开锚钉作业。距离黄河渡口千余米的下游岸滩上,载着浮桥桥面的大型机械舟车依次入水前行。

  一次浮桥架设演练时,屈孝明对舟桥部队沿用多年的烟幕遮障伪装提出质疑:在大风情况下,烟幕易被吹散,根本起不到遮蔽浮桥的作用。屈孝明带领相关人员探索新的伪装方法,并组织实兵实装演练检验,成功探索出新的遮障伪装法。去年9月,上级组织检验性演习,指挥所3次指令某新型无人机对舟桥团浮桥架设情况进行空中侦察,次次无功而返。

  此刻,汹涌河面上军旗飘展,冲锋舟如蛟龙般来回穿梭,用来迷惑敌人的烟幕弹不时在水中轰然炸开,掀起10多米高的水柱。随着浮桥桥面从运载舟车上猛地滑到水中,身着橘红色救生衣的官兵们娴熟地将浮桥桥面按3个一组变成门桥单元,等待与河中桥面连接成整体浮桥。

  夜间架桥难度大、风险高。为纠正危不思训、险不练兵的倾向,屈孝明一次次将部队拉到陌生渡口进行夜间实案化演练,使部队全天候渡河工程保障能力大幅提升。去年10月,屈孝明率千余名官兵参加上级组织的实兵演习,连夜前出至某地域,很快便成功架设长230米和410米的浮桥,使参演部队300余台车辆装备准时通过浮桥。

  由于前两天持续降雨,黄河白鹤渡口水域流速达到每秒2米。河面上,汽艇顶着门桥呈两路纵队,井然有序地逆流驶向上游架设浮桥的位置,水面被犁出道道白色浪花,蔚为壮观。每个门桥上,8名士兵手持10多米长的钩镐分站两边,一名士兵手执红绿两色指挥旗站在桥中央,不停上下舞动旗帜,指挥浮桥安装。官兵们从黄河两岸向水面中央靠拢,快速作业,不到两分钟,两节门桥连接完毕……

  近年来,屈孝明带领部队完成大型军事演习、应急救援等重大任务10多项,被表彰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全军爱军精武标兵,所带团队连续4年被上级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团”“军事训练一级单位”,荣立集体三等功1次。

  8时50分,随着最后一节门桥在河中紧紧相扣,一条360米长的钢铁浮桥横跨黄河两岸,天堑,立即变通途!“30分钟完成浮桥架设,可以保障部队快速通过黄河。”担负架桥任务的某舟桥团团长朱宝红说,“不过,与我们以往的训练相比,这样的架桥速度还不是最快的。”

ca88,  这时,两发红色信号弹划破天空,浮桥四周再次响起隆隆炮声,受阻于黄河北岸的部队蓄势待发……

  “敌机”来袭我军从容应对

  正当隐蔽在黄河北岸的作战部队抢渡天堑时,河面上忽然炮声四起,空中“敌机”盘旋。

  “准备,防空!”朱宝红立即通过电台指挥隐藏在附近的防空分队应对紧急军情。一时间,浮桥周围水域升腾起浓浓烟雾,喷泉似的水柱织成了天然屏障。为防止敌人过境进行卫星拍照、红外侦察和炮火袭击,将士们在距浮桥架设地点上下游两公里处,设置了假渡场和预备渡场,并在架设的假桥上涂上了特种变色涂料,在架桥地域上空释放了反射器和锡铂条,用以干扰敌方。

  “我们利用高科技手段构筑假桥,采取‘真假混架,以假护真,预先结构,择机抢通’的战法,目的是扫平作战障碍,为部队安全、顺利渡河提供有力保障。”朱宝红介绍,在孟津黄河白鹤渡口架设浮桥进行军演,具有纪念意义。白鹤渡口北依黄河,南扼邙山,它是沟通黄河两岸的著名渡口和军事要塞。刘邓大军当年就是在这里南渡黄河,千里挺进大别山,写下解放战争的光辉篇章。

  防空应战取得成效,“敌机”仓皇逃走。战机来临,不可失去。守候在黄河北岸的侦察、炮兵、装甲、工程等作战部队迅速上桥——在一辆侦察摩托车的引领下,近百辆满载战斗器材和步兵战士的大型车辆依次通过浮桥。

  9时25分,作战部队顺利渡过黄河,一路南下,开赴“对敌战场”。

  “这次演练,全面展示了舟桥团的渡河工程保障最新科技成果,检验了组织指挥和部队渡河工程的保障能力,充分展示了部队的战斗精神和官兵风貌,确保了坦克等重型装备安全渡河,是一次紧贴实战的演习。”参加观摩的济南军区首长说,与以往军演不同的是,这次演习运用声、光、电等专业器材,营造出了逼真的战场环境,圆满完成了“跨越-2009”渡河工程保障军演任务,对强化广大人民群众国防意识、坚定国防信念必将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

  参演舟桥团平时专于抢险

  8月11日,在总参谋部的统一部署下,由沈阳、兰州、济南和广州四个军区参加的实兵检验性演习——“跨越-2009”,正式拉开大幕。

  据了解,2006年9月,我国陆军首次组织跨区机动演习,当时是沈阳军区一个机械化步兵旅机动到内蒙古地区,和北京军区某部展开了一场对抗演习;2007年8月份,我军又组织1600多名兵力,长途机动到俄罗斯境内,参加上海合作组织和平使命2007联合军演;2008年8月,济南军区某机械化步兵旅也是长途机动和北京军区某部进行了对抗演习。

  有关专家认为,相比之下,此次“跨越-2009”实兵检验性演习,调集了四大军区的5万兵力,机动总里程5万多公里,规模之大、距离之远,在解放军建军历史上前所未有,是对我军战略机动能力的一次全面检验。“跨越-2009”实兵检验性演习有战略投送能力、战场指挥能力和后勤保障能力等三个看点。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作战时,后勤保障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此多的部队同时进行远程机动,不光要考虑人的吃住行问题,还有车辆装备的油料、弹药、维修等很多问题。部队离开了原来的战区,也就离开了原有的后勤保障体系,这种机动作战就要求机动保障,对参加后勤保障演练的部队提出了新的要求。

  昨日,圆满完成“跨越-2009”渡河工程保障军演任务的济南军区某舟桥团,是一支1965年诞生于浙江海盐湖州镇的坚强队伍,曾先后完成过杭州湾国防工程、首都国际机场、毛主席纪念堂等重大建设任务。平时,这个团主要担负河南省全境抗洪抢险和全国范围内的机动抢险任务,是全军19支抗洪抢险专业应急部队之一,而此类专业应急部队,驻扎河南的仅此一支。

  据介绍,近年来,济南军区某舟桥团曾在黄河上架通浮桥200多次,出色完成过兰考黄河段、陕西安康等30多次抗洪抢险任务。值得一提的是,2004年6月22日晚,黄河小浪底库区发生特大沉船事故,该舟桥团紧急出动70名官兵,携带救生器材,冒着大雨赶至出事码头。当时水面风大浪急,漆黑一片,8艘冲锋舟分成两组一字排开,20多名技术精湛的操作手轮流驾舟,顶着风浪摸黑前行,搜救遇险游客。事发水域水深60多米,岛礁纵横,舟桥团官兵们在3平方公里的水域探查水情,仔细搜索,先后协助地方人员救起26名落水游客。□记者孟冉通讯员司伟宽文
记者李康图

  相关专题:我军首次4大军区联合演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