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最有力的非正规部队在阿富汗应战中暴露的2个缺欠,他山之石

图片 9

敌后营救,是美军特种部队为救援死亡、负伤、生病或遭遇敌围困的官兵进行的一项特种作战行动。

继宣布将从叙利亚撤出全部驻军后,据外媒消息,美国多位官员称,特朗普政府在认真考虑从阿富汗大规模撤军的计划(据美联社报道将撤出约1.5万总兵力中的约7000人),最快可能几周后开始,美国似乎正在尝试终结历时17年的阿富汗战争。

2001年“9·11”事件后的阿富汗战争,是一场“特殊”的战争,往日常作为“奇兵”的特种部队在此战中挑起大梁,并有着突出表现。正如美军特种作战司令候选人理查德·克拉克近日所说,在“9·11”袭击以后的很多年里,美国特种作战部队一直是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特种部队(为美国政府)提供了应对挑战性难题的重要能力和选项。

但“辉煌战绩”难以掩盖的是这样的事实:阿富汗战争成为“美国史上最长的战争”,就在去年,美国政府还不得不宣布增派4000兵力驻阿,显然这场仗还没有打完……

那么,美军在阿富汗战争中的特种作战到底战果如何?又为何遗留了如此多的问题,直到17年后的今天仍然难以解决?美军此战的经验教训对解放军有怎样的启示?

图片 1

近年来美军被过度神话,其实美军在历次作战中都暴露出很多弱点,其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在阿富汗作战时也是问题多多,而特种作战恰恰是美军在阿富汗的主要作战样式。

美特种作战部队在阿富汗战争中多次成功遂行敌后营救任务:

文 | 杨飞 王正兴

“红翼行动”中,美军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的1架MH-47D运输直升机被击落,图为该团所属同型机

袭击重要目标

2001年10月20日,在阿富汗执行特种作战任务的一架美军直升机,由于机械故障在阿南部坎大哈附近地区坠毁,机上3名机组人员受伤,而塔利班武装的巡逻队就在其附近活动,情况十分危急。美军指挥中心当晚派出营救小分队,搭乘2架MH-53J型直升机,利用夜幕掩护,直插营救地点,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将受伤的3名机组人员救起,并安全撤回营地。

编辑 | 黄俊峰 瞭望智库

2005年6月28日,为追击“基地”组织重要成员艾哈迈德·沙阿,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派出一个4人特战小组,前往阿富汗库努尔省首府阿萨达贝德东部地区,执行武装侦察与敌后渗透任务,代号“红翼行动”。由于行踪暴露,该特战小组遭近150余名塔利班武装分子围剿,被追击近24公里,特战小组中的3人和赶来救援的16名美军人员阵亡,1架MH-47D运输直升机被击落。此战成为美军特种部队在阿富汗战场最失败的一次作战,被称为海豹突击队40年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有着丰富实战经验的美军特种部队为何会遭此败绩?面对战斗中出现的各种意外和挫折,美军又是如何应对的?值得我们进行深入剖析。

美军特种作战部队负有对敌重要目标突然实施破坏、袭击,打乱敌整体作战部署,有力地支援、配合了主力部队行动的任务。

图片 2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应急筹划不细,战斗准备不充分。在敌纵深内确认、捕歼恐怖分子头目,情况复杂多变,指挥、协同、保障困难。指挥员在筹划战斗时,应力求详尽,大到整个行动计划,小到每名参战人员的装备都不能遗漏,特别要充分估计到战斗中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情况,周密制定应急预案。

2001年10月20日凌晨,美军组织特种作战部队分别对位于坎大哈的塔利班指挥部兼奥马尔住所和距坎大哈西南120公里的机场实施袭击战斗。担负袭击塔利班指挥部的特种作战部队乘坐特种作战直升机,从靠近巴基斯坦海岸的“小鹰”号航母起飞在AC-130战机的掩护下,直扑位于坎大哈西北郊的目标。机降后,按照预案,迅速展开对主要目标攻击,很快夺占了指挥中心和加固的地下掩体,缴获了包括计算机、通信器材、人员花名册和文件等情报资料。担负袭击坎大哈机场的美军特种部队乘坐特种运输机MC-130,从安曼军用机场起飞,以伞降的方式,迅速占领控制机场,炸毁机场内部分武装弹药,实施了破袭行动,随后顺利返回基地。这是美军特种部队在阿富汗典型的成功案例,可是小任务的成功并不能掩盖美军特种部队主要作战任务的失败,那就是抓捕本·拉登和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

2001年11月2日,在阿富汗执行特殊任务的1架美军武装直升机,由于天气恶劣在迫降过程中坠毁,4名机组人员受伤。美军派出营救小分队搭乘2架MH-53J型特种作战直升机将受伤的4名机组人员救回营地。

1

“红翼行动”的应急筹划可谓漏洞百出。行动前,在研判目标区域的卫星照片后,海豹突击队队员认为该地区地形复杂、植被过少,不易隐蔽行动。然而,从指挥员到一线特战队员都未对此予以重视,未仔细研究对手和战场环境,也未对战场可能出现的意外进行预想预判,应急和预备方案简单,更没有进行针对性演练,直接导致特战小组后来面对通联困难、遭遇平民、接敌和快速撤离等情况时均无预案可执行。同时,由于应急预案不细致,战斗准备也不充分。特战小组未考虑会与敌展开激烈交火,所携弹药仅有1.5个基数,火力不足导致特战小组在接敌第一时间就陷入被动。美军在实施首次营救时,也未充分考虑可能被伏击等突发状况,导致机毁人亡,付出沉重代价。

图片 3

2001年11月4日凌晨,美军救援人员将1名生病的特种作战部队人员从战区中救出。

美军特种部队:从“绿叶”到“红花”

指挥员缺乏实战经验,特情处置不合理。由于此次行动的特殊性,本应挑选具有丰富实战经验的人员负责指挥,以确保灵活处置复杂战场情况。特战小组组长麦克·墨菲上尉虽然在海豹突击队服役多年,但由于他在派往阿富汗前始终在海豹突击队运输分队服役,在派驻阿富汗初期也只是负责低强度巡逻任务,因此缺乏敌后渗透的实战经验是他的致命弱点,这也在墨菲随后的临机决断中得到印证。

此次阿富汗战争,假如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实施“斩首袭击”成功,尽早抓捕到或击毙本·拉登,而不是等到10年之后的2011年,阿富汗战争会怎么?我们可能很难想像,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会极大地加快战争的进程和结局,美军也不会长时间深陷战争的泥潭而不能自拔。可见,特种作战对整场战争来讲意义非常重大。

2001年11月30日,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在喀布尔西南80千米的加兹尼地区,成功营救出被塔利班拘压的8名盟国救援工作者。

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作战机器。其特种部队也同样是世界上最强大的。

在特战小组找到可利用的观测阵地后,当地3名牧羊人意外发现海豹突击队队员行踪。在如何处置3名牧羊人的问题上,队员之间产生分歧。按照交战规则,美军不得杀害平民,但如果放走他们,特战小组就有暴露危险。此时,墨菲实战经验缺乏的弊端暴露无遗,他只考虑到不能杀害平民,却忽视应以完成任务为先的原则,下令放走了牧羊人。可以说,正是此次特情处置不当,留给3名牧羊人告密的机会,直接导致特战小组陷于塔利班武装分子的重重围困之中,特战小组3死1伤。此战后,如何处置平民也成为美军重点研究和关注的问题。美军特种部队开始着手修改相关交战规则,并配发能使人瘫痪失能的弹药,确保特种部队在遭遇平民时有其他选择。

图片 4

图片 5

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成立于1987年4月,下辖陆、海、空三个军种的特种作战司令部,统一指挥全国的特种作战力量。目前,美特种作战部队总兵力约5万人,其中后备役部队约2万人。

通信协同不畅,救援组织不到位。通信与协同不畅,是导致救援行动无法顺利展开的直接原因。由于作战地域高山林立、沟多谷深,对无线电通信效果影响非常大,特战小组始终无法与上级取得联系,导致他们未能在第一时间得到上级支援。而为恢复与上级的联系,特战小组又多次顶着敌火力打击寻找高地,造成人员伤亡。

在此次战争中,美军特种作战部队袭击敌重要目标,主要是侦察、判断地面目标、实施火力引导等相对单一的行动。但围绕此次战争的目的,即抓住“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和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展开行动不够,也没有根据敌兵力分散等实际情况,大量袭击敌后目标,给敌人以更大的打击。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就是遂行主要作战任务无力。

2002年3月4日凌晨,当美军试图进入阿东部帕克蒂亚省加德兹市附近山区时,受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残余力量的袭击,意外陷入长达18个小时的地面交火。参加军事行动的1架载有“海豹”特种作战队员的MH-47型“支努干”美军直升机被击中后,因机体严重受损而迫降,1名美军士兵从机上摔下后死亡。遇袭后,美军立即派出2架直升机赶往实施救援。在此次行动中,由于对塔利班残余火力估计不足,以及复杂地形等原因,前往救援的直升机中的1架被击落,机上6人死亡,11人受伤。

美各军种的特种部队,不仅人数众多,而且兵强马壮:

接到求援信息后,美军在组织救援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协同不畅的问题。美军指挥部虽然迅速出动8架直升机前往目标区域实施战斗搜救,但由于运输直升机与攻击直升机协同不当,攻击直升机未能及时对运输直升机航线所经地区和机降地区实施足够的火力压制,导致一架载有8名海豹突击队队员和8名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成员的MH-47D运输直升机被塔利班击落。指挥部此后又临时改变机降计划,使得损失进一步扩大。由于救援行动接连受挫,且与特战小组失去联络,救援行动被迫停止。

搜捕清剿

图片 6

包括现役部队、后备役部队和国民警卫队特种部队,兵力约2.9万人,其中后备役部队约1.43万人。

总的来说,正是由于美军从作战准备、临机指挥、协同和救援等方面均出现问题,酿成海豹突击队成立至今最大的败仗。但在一些具体环节上,美军特战队员还是展现出较好的战斗素养。

随着美军不断加大空中打击的力度,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采用“化整为零”的战术,将部队编成8-10人的小分队,躲进山区,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以游击战与美军周旋。美军特种部队则以战斗小组为单位,实施搜捕清剿。

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实施敌后营救,一般采用的方法是,营救小分队搭乘运输机或直升机,以伞降或机降的的方式直接投送到目标区域,完成任务后迅速乘机返回。通常情况下,在10分钟内就可将被求人员安全救出。

陆军现役特种部队由5个作战群(分别是第1、3、5、7、10特种作战群)、陆军第75突击团、第1“三角洲”突击队、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大队、第4心理战大队、第96民事营及一些通信和后勤支援与保障分队组成。

在被百余名武装分子围困后,4名特战队员以娴熟战术动作迅速形成小型防御圈,击毙数十名敌人。为发出求援信息,负责无线电通信的丹尼·迪茨多次寻找地势较高的位置尝试与上级取得联系。特战小组组长墨菲孤注一掷,冒险爬出掩体到山顶开阔处,使用卫星电话才最终联系到上级。

2002年1月2日,约200名美军特种部队队员乘坐直升机,从位于坎大哈机场的基地出发,降落在阿富汗南部一座已经废弃的“基地”组织训练营地,发动了开战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定点搜剿行动,摧毁训练营周围14座建筑物,查获一批秘密文件和电脑硬盘等资料。

行动时,美军通常采取多机种联合行动的方式实施,营救力量分为空中指挥组和行动组。空中指挥组通常由一架HC-130救援指挥机担任,一般在营救空域附近盘旋待命,及时接收营救对象发出的求救信号。之后,由机上救护协调员设法测定救援对象的方位,引导救援小组到达出事地点。空中掩护任务主要由战斗机、轰炸机来完成。每次救援行动前2小时,都有战斗机负责空中掩护,扫除地面障碍,消灭营救地区附近的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人员。有时,还使用EA-6B电子干扰机对敌雷达实施干扰,并由高空预警机提供战场情报,指挥营救行动。

特种作战群是陆军特种部队的最高编成单位,所属部队称为“绿色贝雷帽”部队,编制人数为800-1500人。每群下辖3个特种作战营、1个直属特种作战连和1个支援连;营下辖三个精神作战连和一个支援连。

在得知唯一幸存的队员马库斯·鲁特雷尔所在村庄位置后,美军充分吸取第一次救援失败的教训,展开了“越南战争以后最大规模的搜救行动”。为防止直升机再次被击落,美空军出动A-10、AC-130进行火力支援,对潜伏在村庄周围的塔利班武装发动猛烈攻击。在确保安全后,营救直升机迅速着陆,营救人员在询问马库斯“你的狗叫什么名字?”“最喜欢的超级英雄是谁?”两个问题确认其身份后,将马库斯安全救回。

图片 7

行动组由3架A-10攻击机和2架救援直升机及营救人员组成。当确认是己方人员后,一般由A-10攻击机利用强大的对地火力压制敌人,封锁地面通道,阻止敌人接近营救对象。尔后,2架救援直升机飞抵出事地点,实施营救。营救时,2架直升机通常采用前后交错,高低分布,相互支援的方式,飞行较低的直升机实施营救,飞行较高的直升机提供支援。如果营救的直升机被击落,另一架直升机将接替完成营救任务。

第75突击团(即第75“游骑兵”团),又称别动团,也称“黑色贝雷帽”部队,其主要任务是实施纵深作战,袭击敌后重要目标,下辖3个营,编制约1900人。

2002年1月8日,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在坎大哈附近巡逻时,突然发现7个持枪的人消失在一座废弃的房子里,美军立即跟踪而至,发现了塔利班武装修筑的一些地道和地下掩体,并且在其中查获大量武器弹药。由此,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加强了对重点搜剿地区的巡逻和情报收集,展开了新一轮搜剿行动,相继查出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残部几个隐秘藏身地点,抓获几十名藏匿其中的“漏网之鱼”。

美特种作战部队在执行敌后营救任务时,参战的部队不管来自什么军种,都统一由空中指挥组负责指挥,指挥组下达营救命令后,各行动小组按预先的任务部署,各司其责。情报、侦察、电子对抗、预警、火力打击和地面营救人员在指挥组的指挥下,相互配合完成营救任务。营救的战场遇险人员,主要包括作战过程中遭袭击和负伤的失散人员、失事坠机的飞行员等。美军认为,这些人员时刻处于塔利班的围追搜剿之中,依靠自身力量,难以脱险,随时都有被抓的可能,及时组织战场营救,不仅能减少战场伤亡,而且可以鼓舞士气,赢得军心民心,增强部队的战斗力和凝聚力。因此,美特种作战部队极为重视在阿富汗的敌后营救行动。在营救行动中,任务非常单一,目标就是营救遇险人员,决不拖泥带水,好大喜功,去追求营救以外的任务,达到目的后,立即快速乘机返回。

图片 8

在实施搜捕清剿行动时,美军会视情采用定点搜剿、追踪搜剿或者重点搜剿三种方式中的一种。在实施定点搜剿时,大多采用机降突袭的方式,即派出特种部队搭乘直升机从空中实施机降,然后采取行动,快打快撤。追踪搜剿时,通常采用空地协同和机动作战方式,运用围、追、堵、截、伏和火力袭击等手段歼灭敌人。重点搜剿,则在暗杀或抓捕敌方首脑或军队高级将领时使用,根据布什总统“一定要捉拿本·拉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命令,美军授权特种部队可在确认奥马尔和本·拉登下落之后将其逮捕,在不能生擒的情况下可以将其击毙。为此,战争期间,美军多次展开对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和“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及其他重要人物的搜捕行动,尤其是在塔利班撤出喀布尔和放弃坎大哈后,美军特种作战部队为搜捕奥马尔和本·拉登,在托拉博拉山区和阿富汗南部山区,展开了“梳篦”式大规模搜剿行动。

本文作者:杨飞,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军事学博士,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图为美军特种部队伞降场地,居右者为刚刚被特朗普提名担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马克·米利,身着陆军“游骑兵”特种部队军服)

图片 9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第1“三角洲”部队编制约400人,主要用于反恐行动。

在阿富汗战争中,美特种作战部队多次实施搜捕清剿行动,但效果并不显著,究其原因,是与“反塔”联盟协同不够熟练,加之美军军事打击行动准备仓促,计划也不周到,致使在战时,并没有充分利用当地人提供的情报,而过于依赖自身的军事系统,致使特种作战人员不仅没有抓到任何要人,反而造成自身大量伤亡。这暴露出另外一个问题,太过依赖高科技装备,导致特种部队的看家本领,作战能力下降。

第4心理战大队编制有4个心理战营和1个战略宣传连,战时制定心理战计划,平时参加心理战演习及提供心理战咨询。

本文作者:杨飞,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军事学博士,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图片 10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图为美陆军第1“三角洲”部队)

由现役部队、后备役部队和国民警卫队特种部队组成,总兵力约8100人,其中后备役部队约1800人。

现役部队由第1、39、353特种作战联队和第1720特种作战大队组成。后备役部队包括第193特种作战大队和第919特种作战大队。

第1特种作战联队下辖6个中队,分别是第8、9、15、16、20、55中队;

第39特种作战联队下辖3个中队,分别是第7、21、67中队;

第353特种作战联队下辖3个中队,分别是第1、7、31中队;

第1720特种作战大队负责空投区的空中行动及特种作战的空中支援。

后备役的第919大队担负的任务与现役联队相似;

第193特种作战大队除担负正常的支援外,
还为心理战部队提供无线电通讯和电视转播任务。

海军特种部队由现役部队和后备役部队组成,总兵力共约5500人,其中现役部队约4000人,
后备役部队约1500人。

现役特种部队编有第1、2特种作战大队,2个蛙人输送艇小队和3个特种作战分遣队。

特种作战大队分别配7个特种作战小队,即“海豹”小队。大队是海军特种部队最高编成单位。“海豹”小队则是组织与实施作战的基本单位,每个小队兵力为210人,通常编有5-8个特种作战排,目前共有60个排。

3个特种分遣队分别配属给有关舰队驻扎海外,每个分遣队编制约20人。

图片 11

(图为美海军“海豹”特种作战部队进行冰水训练)

美军特种作战指挥机构,包括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和战区特种作战司令部。

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设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麦克迪尔空军基地,负责指挥各军种的特种部队,下辖驻本土的陆、海、空三军特种作战司令部,
下级联合司令部有太平洋、大西洋、欧洲和中央四个特种作战司令部。

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布雷格堡,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赫尔伯空军基地,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科罗纳多海军基地。

虽然有这样强劲的实力,但特种部队和作战似乎从来只是战场上的“奇兵”。

不过,随着战争形态的变化,特种部队逐渐从“配角”上升为“主角”。

2001年9月11日,十几名恐怖分子劫持4架民航班机,分别撞向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大楼、国防部大楼和坠毁在宾夕法尼亚地区,共造成约3000人死亡。

这是美国本土有史以来遭受的最严重的恐怖袭击。

图片 12

(图为世贸中心大楼遭到飞机撞击瞬间 图源:新华社)

当地时间2001年10月7日21时许,美国对阿富汗发动军事打击,就此拉开全面反恐战争的序幕。

值得注意的是,特种作战成为此次打击行动的主要组成部分,这是美国自海湾战争以来规模最大的特种作战(但海湾战争美军投入的总兵力是阿富汗战争的数倍,很难说得上是特种作战“唱主角”)。

美军在这场战争中投入的特种部队包括陆军的特种作战群、第1“三角洲”部队、第75突击团、第4心理战大队;海军的“海豹”特种作战大队;空军的第16特种作战中队、第353特种作战大队、第193特种作战大队;临时组建的第9远征特种作战大队。美军参战的特种兵力约2000人,各型特种作战飞机100余架。

除美军外,北约联军方面还有参战的英、法、德、土、加等国家的特种作战部队。

图片 13

(图为阿富汗战场上的英军特种部队 图源:参考消息)

美国为什么要在阿富汗战争选择以特种作战为主要的作战样式呢?

无外乎有以下几点理由:

一是地理环境恶劣;

二是作战对象特殊;

三是高价值目标点少面广;

四是情报获取困难;

五是易受敌游击作战行动的杀伤。

2

全面的特种战争“教科书”

阿富汗战争,美军可谓给全世界上了一节生动而全面的特种作战“公开课”,特种部队在战场上能够执行的作战任务,几乎都能在阿富汗战场上找到踪迹。

侦察:靠一支车队的线索端掉敌指挥所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情报侦察工作乃作战的重中之重。

特种侦察,是由特种部队实施的侦察和监视行动,是特种作战部队的主要任务之一。

在阿富汗战争中,美特种作部队主要担负三类特种侦察任务:目标监视、情报搜集和反情报侦察。

2001年9月22日,美军为了掌握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活动情况,派出“绿色贝雷帽”和“海豹”突击队共250人在开战前秘密进入阿富汗,执行代号为“岩石”的侦察行动,在阿境内交通要道和秘密地点安装了许多监测仪,定点监视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去向,为第一时间掌握塔利班部队调动情况提供依据,增强了开战后美军打击行动的针对性。

战争中,美特种部队无人侦察机发现一个神秘车队。

当时,美军判断这可能是塔利班的指挥机关,随即使用无人机对其实施监控;当车队进至一个村镇时,发现有大量的人员离开车队,并很快集中到一个建筑物内。

美军判断这些人可能是在开会,于是抓住战机,使用无人侦察机发射了自身携带的导弹,据报道这次打击行动给塔利班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

图片 14

(图为美军特种部队正在侦察敌情)

美军特种部队的大队和营级单位都编有专门负责组织特种部队反情报战的反情报小队,成员通常由美籍阿拉伯人后裔组成,主要任务是结合特种侦察行动,在特种部队作战基地附近和联合作战地域内搜集敌方侦察活动的情报。

作战中,这些反情报小队经常乔装打扮,深入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控制区内进行侦察,并直接与塔利班武装的情报机构较量,破坏其侦察美军情报的行动。

可能会有人感到奇怪,美军的信息化程度和装备水平这么高,为什么还要派出特种部队进行“人力”侦察呢?

其实,在阿富汗战争中,美军的确运用先进的卫星、无人机和传感器侦察技术获得了大量的有价值的情报,基本满足了美军战略、战役指挥部对重要情报的需求,为指挥员作出正确决策提供了可靠依据。

但是,高技术侦察不能解决情报收集的所有问题

其一,在阿富汗战争中,美军多次出现误炸国际红十字仓库、清真寺、医院、民房、举行婚礼的现场、参加临时政府就职的部落酋长车队的状况。美军出现误判错判,主要是地图资料老化未及时更新,地形测量基准不一致造成的。

其二,阿富汗地区的水文气象、地理特征的特殊性,决定了美军的高技术侦察存在盲区和死角。连绵的高山,一望无际的戈壁滩,都是高技术侦察难以完全覆盖的。

因此,在高技术侦察手段“力所不能及”的范畴,只能靠人力查缺补漏。

突袭:同时实施两场袭击战斗

美特种作战部队,也站上前台,对敌重要目标突然实施破坏、袭击,打乱敌整体作战部署。

2001年10月20日凌晨,美军组织特种作战部队,对位于坎大哈的塔利班指挥部兼奥马尔住所和距坎大哈西南120公里的机场分别实施袭击。

图片 15

(图为塔利班创始人、前领导人奥马尔,2015年7月30日,塔利班确认奥马尔已死亡
图源:新华国际)

负责袭击塔利班指挥部的特种作战部队,乘坐特种作战直升机,在AC-130战机(从靠近巴基斯坦海岸的“小鹰”号航母起飞)的掩护下,直扑位于坎大哈西北郊的目标。

机降后,按照预案,迅速展开对主要目标攻击,很快夺占了指挥中心和加固的地下掩体,缴获了计算机、通信器材、人员名册等情报资料。

负责袭击坎大哈机场的美军特种部队乘坐特种运输机MC-130,从安曼(约旦首都)军用机场起飞,以伞降的方式,迅速占领控制机场,炸毁机场内部分武装弹药,实施了破袭行动,随后顺利返回基地。

搜剿:抓捕隐匿起来的“漏网之鱼”

随着美军不断加大空中打击的力度,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采用“化整为零”的战术,将部队编成8-10人的小分队,躲进山区,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以游击战与美军周旋。

美军特种部队则以战斗小组为单位,实施搜捕清剿。

2002年1月2日,约200名美军特种部队队员乘坐直升机,从位于坎大哈机场的基地出发,降落在阿富汗南部一座已经废弃的“基地”组织训练营地,发动了开战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定点搜剿行动,摧毁训练营周围14座建筑物,查获一批秘密文件和电脑硬盘等资料。

图片 16

(图为美特种部队正在搜查可疑地点)

2002年1月8日,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在坎大哈附近巡逻时,突然发现7个持枪的人消失在一座废弃的房子里,美军立即跟踪而至,发现了塔利班武装修筑的一些地道和地下掩体,并且在其中查获大量武器弹药。

由此,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加强了对重点搜剿地区的巡逻和情报收集,展开了新一轮搜剿行动,相继查出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残部几个隐秘藏身地点,抓获几十名藏匿其中的“漏网之鱼”。

在实施搜捕清剿行动时,美军会视情况采用定点搜剿、追踪搜剿或者重点搜剿三种方式中的一种。

定点搜剿,大多采用机降突袭的方式,即派出特种部队搭乘直升机从空中实施机降,然后采取行动,快打快撤;

追踪搜剿,通常采用空地协同和机动作战方式,运用围、追、堵、截、伏和火力袭击等手段歼灭敌人;

重点搜剿,则在暗杀或抓捕敌方首脑或军队高级将领时使用。

根据时任总统布什“一定要捉拿本·拉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命令,美军授权特种部队可在确认奥马尔和“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下落之后将其逮捕,在不能生擒的情况下可以击毙。

为此,战争期间,美军多次展开对奥马尔、本·拉登及其他重要人物的搜捕行动,尤其是在塔利班撤出喀布尔和放弃坎大哈后,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在托拉博拉山区和阿富汗南部山区,展开了“梳篦”式大规模搜剿行动。

营救:教科书级别的行动规划

敌后营救,是美军特种部队为救援死亡、负伤、生病或遭遇敌围困的官兵进行的一项特种作战行动。

营救的对象,主要包括作战过程中遭袭击和负伤的失散人员、失事坠机的飞行员等。美军认为,这些人员时刻处于敌人的围追搜剿之中,依靠自身力量难以脱险,随时都有被抓的可能;及时组织战场营救,不仅能减少战场损失,而且可以鼓舞士气,增强部队的战斗力和凝聚力。因此,美特种作战部队极为重视在阿富汗的敌后营救行动。

美特种作战部队在阿富汗战争中多次成功遂行敌后营救任务:

2001年10月20日,在阿富汗执行特种作战任务的一架美军直升机,由于机械故障在阿南部坎大哈附近地区坠毁,机上3名机组人员受伤,而塔利班武装的巡逻队就在其附近活动,情况十分危急。美军指挥中心当晚派出营救小分队,搭乘2架MH-53J型直升机,利用夜幕掩护,直插营救地点,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将受伤的3名机组人员救起,并安全撤回营地。

2001年11月2日,在阿富汗执行特殊任务的1架美军武装直升机,由于天气恶劣在迫降过程中坠毁,4名机组人员受伤。美军派出营救小分队搭乘2架MH-53J型特种作战直升机将受伤的4名机组人员救回营地。

2001年11月4日凌晨,美军救援人员将1名生病的特种作战部队人员从战区救出。

2001年11月30日,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在喀布尔西南80千米的加兹尼地区,成功营救出被塔利班拘压的8名盟国救援工作者。

图片 17

(图为美军特种部队将伤员送往后方医院)

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在敌后营救行动中的高效,来自其系统的战术规划

他们一般采用的方法是:营救小分队搭乘运输机或直升机,以伞降或机降的的方式直接投送到目标区域,完成任务后迅速乘机返回;通常情况下,在10分钟内就可将被救人员安全救出。

行动时,美军通常采取多机种联合行动的方式实施,营救力量分为空中指挥组和行动组。

空中指挥组通常由一架HC-130救援指挥机担任,一般在营救空域附近盘旋待命,及时接收营救对象发出的求救信号。之后,由机上救护协调员设法测定救援对象的方位,引导救援小组到达出事地点。

空中掩护任务主要由战斗机、轰炸机来完成。每次救援行动前2小时,都有战斗机负责空中掩护,扫除地面障碍,消灭营救地区附近的敌人。有时,还使用EA-6B电子干扰机对敌雷达实施干扰,并由高空预警机提供战场情报,指挥营救行动。

行动组由3架A-10攻击机、2架救援直升机及营救人员组成。确认营救目标后,一般由A-10攻击机利用强大的对地火力压制敌人,封锁地面通道,阻止敌人接近营救对象。尔后,2架救援直升机飞抵出事地点,实施营救。

营救时,2架直升机通常采用前后交错、高低分布、相互支援的方式,飞行较低的直升机实施营救,飞行较高的直升机提供支援。如果营救的直升机被击落,另一架直升机将接替完成营救任务。

图片 18

(图为大名鼎鼎的A-10攻击机 图源:环球网)

参与敌后营救任务的特种部队,不管来自什么军种,都统一由空中指挥组负责指挥,指挥组下达营救命令后,各行动小组按预先的任务部署,各司其责。情报、侦察、电子对抗、预警、火力打击和地面营救人员在指挥组的指挥下,相互配合完成营救任务。

在营救行动中,任务非常单一,目标就是营救遇险人员,决不拖泥带水去追求营救以外的任务,达到目的后立即乘机返回。

心理战:让敌人临阵倒戈

在阿富汗战争中,美军广泛开展心理攻势,分化瓦解塔利班武装、削弱其抵抗意志,有力地配合了主力部队的军事打击行动。

2001年11月24日,固守昆都士的塔利班官兵2000多人阵前倒戈,使“反塔(利班)”联盟得以迅速占领该城。

这就是拜美军特种部队的心理战所赐。

图片 19

(图为正在收听美军广播的阿富汗人)

针对阿富汗社会背景复杂、经济落后、信息不畅等情况,美军开展形式多样、声势浩大的心理战,有效地震慑和分化了敌阵营、瓦解了敌士气、激化了塔利班与其国内民众的矛盾,赢得了更多穆斯林民众的支持,对加快作战进程发挥了重要作用。

美军经常派遣C-17运输机向阿境内投掷大量传单和祈祷语录,向当地民众宣传美国的反恐战争只针对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削弱阿民众的对立情绪。

同时,美军还向阿境内投放了大量的只能接收“美国之音”广播的收音机,以便于阿民众收听广播。

美军EC-130心理战宣传特种作战飞机实施了代号为“突击兵独奏”的行动,每天都对阿民众播音达10小时以上。

美国众议院于2001年11月1日通过一项议案,设立“自由阿富汗电台”,以多种语言向阿民众进行无线电广播。

EC-130载着无线电和电视中继站经常在阿上空飞行,在塔利班电台的频道上开始出现了由美国主持人主持的“阿富汗之声”节目,其功率之大,覆盖了整个阿富汗境内。

另外,在战争中,
针对塔利班武装有关美军伤亡的报道,美军以新闻发布会的形式直接加以驳斥。前线发言人几乎在每次新闻发布会上都声称,关于美军死伤和被俘的报道是杜撰出来的。

为证明敌方信息的虚假,
美军还于2001年11月5日公布了美国军人作战伤亡名单,有地驳斥了敌方言论。

一旦民心不稳,军队士气低落,成了乌合之众,不堪一击。

图片 20

(图为阿富汗战争中美军直升机投撒传单)

3

为何10年后才击毙本·拉登?

阿富汗战争,美军特种部队精锐尽出,也打出了教科书级别的特种作战;但整场战争美军最大的标靶——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却能长期藏匿于美特种部队的眼皮底下,直到开战10年之后才遭美军击毙。这是为什么呢?

图片 21

(图为奥巴马政府要员关注美军搜索击毙本·拉登的实况,此时距离开战已过去10年)

阿富汗战场上的美军特种作战,亮点虽多,却也暴露出很多问题,其中一些还相当致命。

1.对阿富汗地区战争的特殊性缺乏深刻认识

从历史上看,阿富汗地区可以说是一个多事之地,在战略上,也是大国必争之地。早期遭受英国的殖民战争,到上世纪70、80年代,又有苏军介入。

受阿富汗地区特殊的地形、气候特点、当地民情等因素的影响,很多强大的部队深陷持久作战和重大伤亡的泥潭而不能自拔,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最后往往只能灰溜溜地撤离。

比如在侦察行动中,由于对该地区的宗教信教、文化传统及语言文字等方面的理解和掌握并不彻底,美军在实施反情报侦察,特别是派出小分队在地面进行情报搜集时,遇到很多很严重的问题,以至造成特种作战部队很多官兵遇害身亡。

就连美军特种作战表现较为突出的敌后救援行动,也吃过这方面的亏。

2002年3月4日凌晨,当美军试图进入阿东部帕克蒂亚省加德兹市附近山区时,受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残余力量的袭击,意外陷入长达18个小时的地面交火。参加军事行动的1架载有“海豹”特种作战队员的MH-47型“支努干”美军直升机被击中后,因机体严重受损而迫降,1名美军士兵从机上摔下后死亡。遇袭后,美军立即派出2架直升机赶往实施救援。然而由于对塔利班残余火力估计不足,以及复杂地形等原因,在此次行动中,前往救援的直升机中的1架被击落,机上6人死亡,11人受伤。

图片 22

(图为MH-47“支努干”直升机 图源:环球网军事频道)

2.过分依赖技术装备,惧怕伤亡

美军在特种部队身上下了“血本”。“9·11”事件前,美军特种部队的年度采购预算通常在40亿美元左右;事件发生后,美国在2003-2007财年为特种部队追加总计34亿美元的特别经费,并增加年度预算。

这些经费主要用来改装和购买各类特种作战飞机,包括特种作战直升机,还大量添置夜视、激光、地形跟踪等高技术装备,用于特种部队的作战。

投入的增加无疑增强了美军的特种作战能力,但由于此前在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中尝到了所谓“零伤亡”的甜头,再加上,迫于国内民众的压力,特种部队一旦要冒较大的风险或者有所伤亡,美军就有较大顾虑,对有些较大规模的特种作战行动作了调整,并减少其出动的频率,导致对特种部队的使用并不充分。

图片 23

(图为夜战中的美军特种部队,依靠先进的夜视装备,美军曾经的弱点反变成了优势;但过于依赖高技术装备也带来了负面影响)

3.特种作战任务太过单一,把握不准主要目的

美军赋予特种作战的主要任务是——侦察、判断地面目标、实施火力引导等相对单一的行动,丁是丁卯是卯,很少执行复合任务。

更重要的是,美军围绕此次战争的目的——抓捕本·拉登展开的行动远远不够,没有根据敌兵力分散等情况,广泛实施敌后特种袭击行动,给敌人更大的打击。

很难想像,如果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尽早地抓捕或击毙拉登,而不是等到10年之后,阿富汗战局将会变成怎样。

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样的军事行动一旦得手,必然会极大地加快战争的进程和结局,美军也不会深陷战争的泥潭而不能自拔。

可以说,美军在特种作战上的失误,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后患。

4.组织协调不足,把“友军”当成了摆设

在阿富汗战争中,美特种作战部队多次实施搜捕清剿行动,但效果并不显著,究其原因,是与“反塔”联盟协同不够熟练,加之美军军事打击行动准备仓促,计划也不周到,致使在战时,并没有充分利用当地人提供的情报,而过于依赖自身的军事系统,致使特种作战人员不仅没有抓到任何要人,反而造成自身大量伤亡。

图片 24

(图为2001年11月13日阿富汗反塔利班北方联盟士兵进入首都喀布尔
图源:新华社)

最突出的表现是,在整个作战行动中,美军特种部队仅有一次敌后袭击行动,还因组织工作不周、情报不准,致使特种作战人员不仅没有抓到任何重要目标人物,反而造成自己2人受伤和1架直升机受损,只能被迫在短时间内撤出战斗。

4

这堂课,解放军该怎么学?

像阿富汗战争这样的战例,给我军提供了难得的实战“教材”,能够帮助解放军特种作战能力进一步提升。

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在阿富汗战争中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必须加强我军特种作战的战法研究,以适应未来可能发生的信息化局部战争的要求

此次战争中,美军特种作战部队针对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作战特点,发挥规模小,独立作战能力强、遂行任务广泛的特长,将特种作战作为主要地面作战力量,赋予其特种侦察、袭击重要目标、搜捕清剿、敌后营救、心理战及人道主义救援等多种行动任务,对加快阿富汗战争进程发挥了重要作用。

当然,也存在不少的问题,比如,美特种作战部队对作战地域的地理环境、宗教文化等情况掌握不准,与“反塔”联盟的协调配合不熟练,与各军兵种的协同不够密切,对高科技武器过分依赖,过分追求所谓的“零伤亡”等。

在我军未来面临的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中,特种作战无疑是一种主要的作战样式,特种部队也是一支主要的作战力量。

为此,我们应加强特种作战的战法、特种作战的任务、特种部队投入时机、特种作战样式、特种作战行动的组织指挥、特种作战与其他军兵种的协同、特种作战的保障,以及针对特殊战场环境(如山地、城镇等)条件下的特种作战能力等诸多问题的研究。

尤其要针对潜在对手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在近似实战的演练中,在准实战的环境下积累作战经验,为未来面临的不同形势作好准备。

图片 25

(图为我军特种作战部队进行山地作战训练 图源:中国军网)

实际上,解放军早就注意到,在现代战争中,特种作战对整个战局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大。

我军特种作战部队,是世界上为数不多曾大规模参加实战的特种部队之一。近年来,特种作战部队在突出传统的同时,更加重视加强现代高技术武器的装备与训练,战斗力达到世界一流水平。

配合了当今最先进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采用无人机协助侦察等高科技装备;

既可以乘运输机空降,也可以乘直升机机降,还可以乘翼伞、动力伞渗透;

具备了翻山跨海、远程突击的能力;

曾多次进行携带特种作战装备,以机降方式奇袭并夺占“敌”指挥部、机场等科目的演练;

也进行过用导弹、火炮、单兵火箭、火焰喷射器及其他现代化的兵器,将战场上的飞机、指挥所、雷达、油库和弹药库等尽数摧毁的训练。上世纪80年代,我军特种作战部队曾与美军“三角洲”特种作战部队、德国GSG-9特种部队、英国特种空勤团以及意大利、奥地利等富有实战经验的世界“王牌”特种部队同场竞技,表现毫不逊色,展示出来的作战能力甚至让对方赞叹不已。

图片 26

(图为解放军特种部队参与国际竞赛)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ID:xiaoxiongchumo123),欢迎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