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乡往事》——疯外婆(连载)

立意超高的剧,引发观者的思考,第一季的震撼太多太多,所以真的不能接受第二季逐步显露出的玛丽苏,是换编剧了吗?

       
坨妹是破空村里出了名的胖子,刚生下来就有九斤,像个肉坨一样,所以叫她坨妹。她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哥哥比他大20岁,姐姐比她大18岁,生她的时候她的妈妈算老来得子,所以特别宠爱。

女主各种遇到好人,让我们来看看她如何做的?

       
她的妈妈是四川来的,特别矮小,就跟十一二岁的小孩子一样高,也是个吃过了很多苦的女人。平日里,做完了家里的活,还要抽空去地里,看一看她那几亩棉花地。她的爸爸也很矮小,比她的妈妈高不了多少,头上的头发都快掉光了,倒不是因为老,是因为从小就长很多癞子,所以大家都叫他癞子。

和小哥哥发脾气要去救女儿,后来又各种回忆自己母亲得出了女儿应该原谅自己抛弃她的结论,因为自己决定原谅母亲了,你妹的,这什么逻辑,你说你女儿在那种家庭能吃饱喝足“不会被压迫”我都愿意相信,因为你决定跑了决定丢下女儿,但是你原谅了你母亲,你女儿也就能原谅你了?凭什么?

       
等到她读小学的时候,哥哥姐姐就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八十年代的破空村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律,女儿长到15岁就不准读书了,因为女儿嫁出去是别人家的人,读那么多书也是给别人养女儿,所以很多父母都不会让女儿读到高中,甚至大部分的女孩子在初中就选择辍学。她哥哥倒不是因为爸妈不让读,而是根本就没有心思读下去,成绩不好。那一辈人的心里把土地看得比啥都重要,读书不读书也不怎么在乎。他们坚信只要辛勤劳动,就会有出息。到了我们这一辈呢,开始流行外出打工,两个哥哥姐姐走后家里便只剩下她。

在黑人家庭决定收留你了,告诉你别出声别让别人发现,你为了凸显自救不能等男人救所以跑了?跑了?那你干嘛要拦住人家车,让人家救你?你在窗户边上各种走动是生怕别人发现不了你吗?生怕不会连累到别人吗?

       
她们家还住着土坯房,用木头和泥巴糊起来的,房子被挤在祠堂和另一个有钱人家的中间,像夹缝里的小草。房子里只有一个客厅,一间卧室和一个厨房。厅堂并不大,厨房就更小了,卧室里面摆了两张床和一个电视机柜,中间只能留下一条小小的缝隙,每次能经过一个人。电视柜的左边紧靠着去厨房的门,那也是厨房和外面唯一的通道。

每个救她的人都是应该的吗?

       
小学毕业之后她的外婆就来了,特意从四川赶来,与其说是来看她们一大家子倒不如说是老家的舅舅和阿姨并不想再做冤大头。“父母是大家的,凭什么你不养”,她的舅舅当着她的面指着她妈妈说。她当时不太懂,觉得来了一个陌生人特别的新鲜。她的爸爸长得矮小是个受人欺负的主,母亲也是个软弱无能的女人,没有任何说辞就答应照顾三年,还把家里过年吃的腊肉都炖了来招待这些自私小气的哥哥姐姐。可是三年后,她的那些舅舅阿姨再也没有来过她家,她的外婆这一住就是八年。

最让我接受不了的一幕是女主不叫醒小哥哥,小哥哥问她为什么,她答约你醒了就走了,对我有什么好处,我一万个你妹的,小哥哥冒着生命危险来看你,你因为不想他走,就不叫醒人家,我……..

       
坨妹的外婆是个疯子,常年被关在柴房里。到了晚上她跟她爸妈睡在卧室,她的外婆就只能睡在厨房里,柴堆上用棉絮铺成小床,到了早上不用了就会卷起来堆在床上。他们怕她半夜起来做什么不理智的事。村里的小孩经过她家,总是停下脚步从墙上的缝里看过去,我也包括在内,我们时而看到坨妹的外婆在手舞足蹈的唱歌,像个三四岁的孩子一样开心,时而看到她坐在烧火的凳子上很伤心的哭,像失去了亲人。也会有正常的时候,像正常的老人家一样坐在堂前的门槛上吃东西,疯外婆对孩子特别好,对坨妹更是,哪怕自己没得吃也会留给她,坨妹的母亲总是骂她:“买给她吃的东西你就不要去吃,脑子吃坏了怎么办?”疯外婆看见坨妹对她避而远之就会伤心难过,忧郁的看着地上的蚂蚁。我家就在她家的前面。吃午饭的时候老跑来跑去,她看见我就会叫我的小名,让我偷偷的跑过去,然后在我的口袋塞两个饼干,小时候不懂什么,还藏着掖着生怕被发现,直到第二天洗衣服被母亲搜出来才告知原委。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圈圈里格小乖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母亲从那时起便开始教导我不能乱吃别人的东西,特别是她的,说是吃了之后会传染上她的精神病变成疯子。我那时候吓得不轻,过了好几天也没敢往后面去,便只跟前面的孩子玩。

       
小孩子也不会计事,几天后我就忘了母亲的话。吃完午饭还是喜欢往后门跑,那天她恰巧也坐在门前吃午饭,看见我开心得像个孩子,然后又偷偷的在我口袋塞了两个饼干。我想起了母亲的话,硬是要把饼干还给她。并对她说:“我不想吃你的东西,吃了会变成疯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