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换技术忧虑重重,马斯克为Model3国产铺路

“到了法兰克福后,他们升起了五星红旗,我和书福董事长站在台上无比激动。”11月28日,在第三届中国汽车产业高峰论坛上,赵杰还在回味着两个月前发生的那件事。那几天,他们受到了全球2000多家媒体3000多名记者的关注。赵看到了未来,“我们认识到对于中国汽车来说,世界的市场非常之大,我们也很有信心。”

“蔚来的首款量产车,我们签订的是排他性协议。”4月6日《21世纪经济报道》在江淮紧急停牌后,第一时间报道了它与蔚来汽车的战略合作。4月7日
晚,江淮发布公告,证实与蔚来汽车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全面推进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合作,预计整体合作规模约100亿元。

4月8日,特斯拉Model3的预订量已经达到32.5万辆,如果这些预订车辆最后都被购买,销售额约为140亿美元。

赵杰是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吉利国际集团总裁。9月中旬,他和董事长李书福一起率团参加第61届法兰克福车展,这是中国汽车首次以厂家名义亮相世界五大顶级车展。1997年进入汽车产业以来,吉利已拥有年产20万辆整车、20万台发动机和15万台变速箱的生产能力。然而,作为6000名员工的负责人,赵杰和李书福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

记者第一时间从江淮和蔚来汽车内部人士处获悉,虽然蔚来汽车之前表示会找两家企业为其制造产品,不过,在第二款量产车“落地”之前,江淮是它唯一的一家汽车制造合作企业。

这是Model3接受预定一周后的业绩,特斯拉CEO马斯克在国外一款社交网站上发布了这个消息。Model3要在一年半之后才能交付,目前的订单量完全颠覆了传统车企已有的认知。

失落是因为他们看到的另一幕──很多德国专家、工程师在车里面左看右看,“有些趴在地上看,有些在那大笑,我当时心里是很难受的。”尽管,这些工程师告诉赵杰,三四十年前日本车到欧洲市场时,也是这个状态;二十年前韩国车,也是这个状态。“人家觉得你中国车是什么东西,中国的东西好像是低质的,是价廉的,是便宜货,是不好的。”对此,他“非常的生气”,同时又觉得“很惭愧”、“很气愤”,但又“无可奈何”。

蔚来汽车是由易车网董事长兼CEO李斌、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等人成立的一家电动汽车公司,总部位于上海。它的第一款产品将是一款限量版的纯电动超跑,将于今年上市;其首款量产车,将于2017年底发布。蔚来汽车与江淮的合作将从其首款量产车开始。

很多人将特斯拉比作未来的苹果,马斯克也以此对标,称10年后特斯拉市值可能追上苹果。现在Model3的订单状况,令马斯克欣喜若狂。

“赵杰们”的遭遇并不意外。中国汽车工业发展50多年,目前有120多家整车生产商,但拥有独立品牌的寥寥无几。据了解,目前我国共有载货车、客车和轿车品牌355个,其中自主品牌占69%,国外品牌占31%。但在100个轿车品牌中,自主品牌只有37个。目前国内销售的轿车中,合资企业生产的国外品牌占据了市场份额的90%左右。


记者了解,在江淮与蔚来的初步谈判中,双方预期首款量产车的规模将达5万辆以上。不过,毕竟蔚来的汽车业务还在前期阶段,市场可期但能否成功尚有疑问,从
资本市场的反馈看,投资者对此事也并未盲目乐观。4月8日复盘当天,江淮汽车高开低走,收于12.29元,涨幅3.8%。

特斯拉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纯电动车企。在中国,除了一帮疯狂的粉丝在特斯拉中国网站投下1000美元抢订外,还有很多地方政府在抢夺特斯拉国产化项目。

“市场换技术”换来”拉美模式”

100亿只是预框额度

今年3月,苏州市政府的一份文件被媒体曝出,文件内容称正在研究协调特斯拉汽车项目落户苏州事宜。不过,经过外界发酵后,负责该项目的苏州商务局很警惕,4月8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连称:“不清楚,不知情。”

所谓自主品牌争论,实质是中国汽车产业发展路线之争

“目前尚未到具体投入阶段,100亿也只是初步框定的额度。”知情人士透露,在江淮与蔚来汽车真正合作以后,100亿可能还不够。

特斯拉中国内部人士没有否认目前在为国产项目选址,“美国总部和特斯拉中国一起在推动这个事,我们有专门的同事负责”。

“以市场换技术”的传统合作路线,开始受到质疑

“江淮与蔚来汽车的合作,是在双方不断接触的过程中,水到渠成。”知情人士透露,他作为谈判组的成员,现在已回忆不起来具体是哪一天与蔚来汽车正式谈判合作。

争抢特斯拉

2005年8月,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和原机械工业部部长何光远在花都汽车论坛上就自主品牌话题发生争执,龙认为“我们不能够为自主品牌而搞什么自主品牌,关键是在高起点的基础上参与全球化的合作和竞争”,何针锋相对地指出我们应该“逐渐把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牌发展起来”。

作为易车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与江淮高层很早就熟悉,加上李斌是安徽安庆人,更与江淮之间多了几分亲密感。

多地争抢的汽车落地项目,在前期考察阶段就被曝光,对地方政府而言是很忌讳的事情。苏州政府方面不愿意多谈,并不难理解。

当时的一个背景是国内汽车工业缺乏品牌和技术,并且已经影响到竞争力。长安汽车集团副总裁朱华荣透露了一组数字:从国际汽车竞争力的综合指数看,我们仅仅是美国的41.7%,日本的42.4%,德国的47.3%,韩国的61.6%。所谓自主品牌争论,实质是中国汽车产业发展路线之争。

“看好蔚来汽车,与投资人有很大关系,”江淮知情人士透露,“蔚来汽车提倡要打造最好的用户体验,而这正好与2013年江淮提出的向‘以用户为中心’转变的经营理念一致。”这也是促成江淮和蔚来能最终牵手的主要原因。

原因有两个:一是提前曝光会招致竞争对手的反击,可能给出更多的招商优惠条件等;二是如果未来项目没有拿下,相关部门压力会很大。这个时候,相关负责人往往采取封杀令,严禁消息外泄。

“以市场换技术”的传统合作路线,开始受到质疑。“由于开发能力低,我们汽车产品的核心技术大多数掌握在合资企业手里,从而导致我们在合资企业中发言权比较小,或者没有什么发言权,即使有一些发言权,但效果有限。”朱华荣说。

“具体怎么合作和分工,还在不断洽谈之中。”上述知情人士称,在江淮与蔚来的合作中,大的合作方向不会改变,即蔚来汽车负责从产品设计、研发到用户体验阶段的两端;江淮汽车负责制造,把蔚来汽车平台化的产品,通过生产制造转化为商品。

从特斯拉进入中国起,陆陆续续就传出了多个地方政府争夺其落户。其中有上海、重庆、合肥等,甚至拉上了当地的车企与特斯拉合资,江淮、国机汽车、力帆、上汽、万向都曾传出与特斯拉接触。

朱认为,我们搞合资合作20年,在促进汽车产业发展的同时,还有一个严肃的问题没有解决,“就是缺乏自主创新能力,缺乏核心的技术和自主的品牌。以市场换技术实际上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我们谁换来了技术?”

各取所需

地方政府分管工业的官员,热衷于和特斯拉打交道。两年前传出江淮在与特斯拉接触时,合肥的一个副市长就与当时的特斯拉中国总裁吴碧瑄进行了会面。但事后吴碧瑄并没有确认谈及国产落户一事。

韩国和日本选择了另一条道路。诞生于1962年的韩国汽车工业,一开始就注重自主研发,韩国政府专门颁布《汽车工业扶持法》。1973年制定《汽车工业长期发展计划》,要求韩国企业必须自主研发设计,“经过20多年的发展,韩国已经跻身国际一流厂商行列”。“日本政府对汽车产业采取了很多保护性政策,引导企业走集群化道路,努力发展经济型轿车,企业也坚持独立自主,自主创新,树立自己的品牌。”

蔚来汽车属于互联网企业进军汽车行业的典型代表之一。虽然这些进入汽车行业的“野蛮人”信誓旦旦地表示将挑战传统汽车业,并可能通过全新的消费者体验,改变现有的汽车消费业态,从而颠覆传统汽车行业,不过,与传统汽车企业相比,他们缺乏整车制造经验。

绯闻缠身的特斯拉,甚至成为一些上市车企拉动股价的方式。但苏州考察的可信度,远高于其他“炒作”:一是没有涉及合资车企,以及国内上市公司;二是传出的政府文件是一份会议安排,而且较为详细。

朱华荣认为,我国的汽车产业,已经面临着“拉美模式”的风险。

“蔚来汽车已经设计开发了产品,但没有商品化经验,而电动车的生产与传统汽车又完全不同,加上蔚来汽车希望轻资产运作,所以,它必须找一家传统汽车企业合作,而且这家企业需要有成熟的电动车生产经验。”

其中一项会议议程为,要求苏州商务局通报该项目整体情况。汽车项目落地可以为当地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地方政府往往提供很多吸引条件来招商,前期就会准备划拨土地等计划书。由此可见,尽管苏州已经和特斯拉进行了接触,特斯拉也有意向,但仍属于初级阶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