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以成人,从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主题看当代中国的哲学研究现状

An Observation of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Philosophical Research in
Contemporary China from the Themes of the 24th World Philosophy
Conference

奏响“学以成人”的哲学乐章 ——写在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开幕之际

2018年8月13日至20日,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将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本届大会以中国哲学思想文化传统作为基础学术架构,以“学以成人”为主题展开全方位的哲学研讨。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李秀伟在一种全球化的语境中,特别是以文化与民族之间的利益和价值冲突为基本底色的世界现实中,集合全球哲学家围绕“学以成人”为主题展开以多元、包容,乃至和谐为目标的思想对话,其意义何在?换言之,这样的对话和思想的激荡在多大程度上有达成目标的可能性?显然,对于作为持续追问和探究的哲学而言,目标的达成与过程的开放同样重要。哲学学术的讨论不能完全无视现实的关切。“学以成人”体现的就是哲学反思的责任感和现实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讲,关于人的哲学方式不仅是方法,更保证人的开放性,也是每一个个体在当下的责任。成人不仅是目标,更是过程。以个体和群体的人为出发点和目标的反思是全球化时代以共识为基础完成跨文化和跨区域共同体建构的前提。

作者简介:江怡,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教育部高等学校哲学教学指导委员会秘书长,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名誉理事长,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项目委员会委员、中国组委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
100875

8月13日至20日,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将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

1912年,北京大学文科哲学门创立,中国现代哲学自此发端。一百多年来,北大和中国学人一同见证了中国哲学话语走向世界舞台的历史征程。此次世界哲学大会即由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FISP)及北京大学共同主办。

正如马克思在1853年12月14日致恩格斯的信中征引的著名拉丁语警句强调的那样,“人类之事我都关切”Nihil
humani a me alienum puto(Nothing human is alien to
me)。这句话的出处是古希腊的著名喜剧作家Publibus Terentius
Afer(190-159B.C.)在《自我惩罚者》(Heautontimorumenos)的剧本,其原文是“Homo
sum:Human nihil a me alienum
puto”(我是人,人类之事没有什么与我无关)。这样的断言既来自人对自身独特性的理解,也来自一种面向自身的责任感和群体认同感。在任何一个时代,作为一个群体指称的人能够成为涵括各种哲学思考的论域。正如本次大会的主办方FISP(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主席、著名哲学家Dermot
Moran强调的那样,“本次大会提供了迄今为止任何一届世界哲学大会中最大、最丰富和最多样的哲学议程。所有形式的哲学都被囊括其中:不仅仅是那些传统意义上在希腊、印度、犹太、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中国的伟大思想体系中的哲学,还包括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环境哲学、原住文化哲学、世界大同哲学以及在边缘处的哲学。这体现了一种超越以传统范畴为核心的狭隘的西方式哲学进路的真正尝试。”哲学反思的价值恰在于脱离自身固有的框架展开持续的批判和视野拓展的可能性。随着时间不断变化的生活实践中,造成了人的自我理解的流变。与此相对,地域的差异和文化传统的区别造成的则是共时性的群体差异。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上造成的差异就必然造成任何一个理解范式必然具有的局限性。西方哲学一旦成为哲学形式的范式和标准,那么我们就不得不面对局限性的困扰。与此同时,不同类型的思想资源,又可以体现哲学思考的范式限制带来的问题,正如J
Obi
Oguejiofor在讨论非洲哲学的过程中强调的那样,非洲哲学和文化在广义上对身份的追求,是人类危机在非洲语境中的体现。这既体现在许多西方哲学家相对单一和闭塞的视野中,也体现在当代非洲哲学家对他们的隐秘的抵抗之中。

原发信息:《探索与争鸣》第201711期

本届大会是世界哲学大会历史上第一次以中国哲学思想文化传统作为基础学术架构,第一次将中国精神秩序中核心关注的自我、社群、自然、精神及传统作为核心议题,以“学以成人”为主题展开全方位的哲学研讨。

8月13日,《光明日报》头版头条刊发文章报道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聚焦“学以成人”主题的哲学研讨。新闻网特转载全文,以飨读者。

与此同时,面对如此多元和复杂的生活世界,自我的层次感和立体感就显得十分重要。正如本次大会组委会学术委员会主席杜维明教授指出的那样,“‘学以成人’是理论和实践的结合,是认知,也是行为。个人不是孤立的个体,是一个网络的中心点,也是另一个中心点的组成部分。学做人,必然牵涉他者,如家庭、群体、民族、社会、国家、宇宙。从生物人到文化人、文明人、政治人、经济人、生态人,等等,包括各种人物角色的转换,人始终处在转化和被转化,塑造和被塑造的变化过程之中。”从这个角度上说,全球化语境给哲学反思提出的要求有三:其一,对任何一种思维范式和哲学进路的局限性的充分且清醒的意识;其二,对于任何一个文化传统的独特性和其在历史上形成的“自足性”的完全尊重;其三,作为人类整体责任的哲学反思是一个开放的过程,而不是以某种目标为导向的规约和固化。

内容提要: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学以成人”在中国哲学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也部分反映了中国哲学研究的局限性。对这个主题涵义的不同解读,直接关系到如何理解中国哲学研究在世界哲学研究中的位置。当代西方哲学的变化促使我们重新思考当代中国的哲学研究。反思中国哲学研究的现状,找到解决所存在困难的出路,最终将推进中国哲学的研究。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此次大会将为此增设专场捐赠讲座,纪念这位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

8月13日至20日,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将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

在本次世界哲学大会上,学者们从不同的角度回应了上述的基本要求。来自芬兰的Sara
Heinamaa教授和中国当代著名哲学学者倪梁康教授都从现象学视角出发理解自我的构成问题。Heinamaa教授强调,“意义建构的自我不是一个孤独的主体或形式原则,而是一个具有时间厚度和社会嵌入性的动态结构。现象学的自我不仅仅是思考的理智行为的主体,而且还是生活在情感的感性与动态性及其表现乃至交流之中的。”时间的厚度与社会嵌入性就明确地提示了开放性。与此相对,倪梁康教授的讨论则从自身意识到人格生成来理解自我的构建和哲学分析,通过本性与习性的差异理解人格的生成,他强调“儒家更应当是一种自身教育意义上的教化主义。在这个问题上,胡塞尔的现象学与儒家的心学传统十分贴近”。两种传统的贴近并不是为两种不同的哲学思考方式进行某种合法性和正确性的互证,而是凸显不同传统共同关切的问题的重要性。

关键词:“学以成人”/世界哲学大会/当代哲学变化/当代中国哲学研究

从1900年的巴黎到2018年的北京,岁月的年轮铭记了一代代中国学人的奋进与求索,见证了中国哲学话语走向世界舞台的历史征程。历经百年沧桑的北大燕园,即将以其融贯中西的开放情怀,鸣奏和而不同的哲学交响。

本届大会是世界哲学大会历史上第一次以中国哲学思想文化传统作为基础学术架构,第一次将中国精神秩序中核心关注的自我、社群、自然、精神及传统作为核心议题,以“学以成人”为主题展开全方位的哲学研讨。

北京大学王中江教授通过对经典文本的诠释传统的解读说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差异性、同一性和多样性的共存,从中国视角出发为多元性和开放性的哲学思考与人文价值建构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来自墨西哥的Mercedes
De La
Garza教授通过对玛雅文明中的人、时间、世界的内涵及其思想传统分析,展现出文明的差异往往成为更多元和开放的整体理解和世界图景的重要组成部分。非洲哲学诠释学的奠基人之一,尼日利亚的著名哲学家Theophilus
Okere将自我这一概念放入特定语言传统的语义学视角中进行理解,从伊博语中与自我有关的语词出发,从语义结构中理解一种独特的语言传统如何建立关于自我的叙述。语言、文化传统、社会结构乃至教化模式的差异,都可能产生愈加丰富、立体化的思想图景。

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将于2018年8月在北京举行。此次大会的主题是“学以成人”。这个看上去很具有儒家思想风格的主题自发布之后,在国内哲学界就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很多人认为,这个主题符合儒家思想传统,加之本届大会在中国举行,因而使得这个主题更容易被解释为此次世界哲学大会将以中国传统哲学为核心。更有甚者,这个主题还被解读为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代世界哲学文化中开始占据主导地位,等等。由于笔者全程参与了此次世界哲学大会的申办、筹备和日程安排等工作,因此,我希望能够通过对此次世界大会主题的解读,说明这个主题的真正涵义,由此解释当代哲学语境中对这个主题的理解,并对当下中国的哲学研究现状做出一些分析。

哲学之光照亮百年求索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此次大会将为此增设专场捐赠讲座,纪念这位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

在此基础上,不同的哲学家都十分自觉地接受了全球语境的现实并以之为基础,从不同角度强调作为全球共同体的思想基础的包容多元的世界图景的重要性。澳大利亚的Paul
Healy对于文化交流的分析就是从全球化语境出发的,理解如何实现跨文化的学习和视域拓展,而不是在文化差异的设定之下不得不面对的文化冲突。基于同一种价值立场,Herta
Nagl-Docekal通过不同类型的共同体分析,从康德的道德哲学出发,强调“一个非排他性的全球共同体”的重要性。

解读“学以成人”的涵义

“经济活动和进取精神的中心。”历史学家皮埃尔·米盖尔如是描述1900年的巴黎。彼时,万国博览会和第一届世界哲学大会在此举行,工业盛会和思想盛宴交相辉映。

从1900年的巴黎到2018年的北京,岁月的年轮铭记了一代代中国学人的奋进与求索,见证了中国哲学话语走向世界舞台的历史征程。历经百年沧桑的北大燕园,即将以其融贯中西的开放情怀,鸣奏和而不同的哲学交响。

以“学以成人”作为主题和出发点,可以让哲学界理解反思的责任及其实践价值。全球化语境作为这种反思的底色,就必然要求对多元反思范式的接纳和包容。从某种意义上说,能够产生一种多元包容的世界哲学图景,需要两个看似矛盾的前提:一方面,人类作为一个群体有着共同的关切和挑战;另一方面,每一种自足的文化传统之间的差异显然是不可避免的,这些差异本身可能给我们带来完全不同的世界图景。我们应该承认,任何文化传统和思考范式面对共同关切和挑战时提出的解决方案都不存在天然的价值优先级。

在“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的致辞中,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主席德莫特·莫兰对本届大会的主题做了如此的阐释:“世界文化、全球化以及作为世界公民的我们在努力实现我们共同的人性的过程中所遭遇的各种各样的生存和环境的挑战”。他希望,本届大会向着跨文化的理解迈出重要的一步。大会中国组委会主席、北京大学党委书记林建华和校长郝平在致辞中也表示,围绕这个主题,全世界的哲学家们可以展开多种维度的关于人的思考。他们说,“当代世界,伴随着科学和技术的进步,人类在享受各种便利的同时,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危机。文明之间的冲突、国家之间的冲突、人和社会之间的紧张、人与人之间的紧张以及个体生命内部的紧张,需要哲学家的智慧来加以化解。没有谁能够提供一个简单而现成的答案,但是理性的思考和对话可以让我们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成就一个更适合这个时代的生命。”这些话可以说是很好地表达了本届大会主题的基本理念。大会的学术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杜维明先生在大会启动仪式上致辞指出,“哲学不仅是理性思辨、自我反思,追求真理和意义的学问,也是学做人的学问。‘学以成人’是理论和实践的结合,是认知,也是行为。个人不是孤立的个体,是一个网络的中心点,也是另一个中心点的组成部分。学做人,必然牵涉他者,如家庭、群体、民族、社会、国家、宇宙。从生物人到文化人、文明人、政治人、经济人、生态人,等等,包括各种人物角色的转换,人始终处在转化和被转化,塑造和被塑造的变化过程之中。”这向我们表明了本次大会主题的现实意义。

第一届世界哲学大会由国际哲学界知名学者发起,亨利·伯格森、保罗·纳托普、亨利·彭加勒、伯兰特·罗素、格奥尔格·齐美尔等著名哲学家云集,哲学诸领域的全球性对话由此启幕。但很长一段时期,世界哲学大会上鲜有中国学者的身影。

哲学之光照亮百年求索

更为重要的是,世界图景的复杂性并不仅仅来自文化的差异,更来自人和人类的生活世界本身的动态性和复杂性,不妨说,多元化和差异化的世界图景与反思范式是来自生活和人自身开放性的必然要求。有了这样一种基本的共识,“学以成人”这一主题就可以在全球化时代凸显出哲学反思的价值。(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秘书处)

虽然以上学者们都对本届大会主题给予了充分说明,但在他们的说明中却依然存在着不同的维度。从以上的阅读和在启动仪式上不同学者的阐释中,我们大致可以读出以下内容。

此时的中国,正处于民族危机之中。

“经济活动和进取精神的中心。”历史学家皮埃尔·米盖尔如是描述1900年的巴黎。彼时,万国博览会和第一届世界哲学大会在此举行,工业盛会和思想盛宴交相辉映。

作者简介

第一,“学以成人”是回应时代问题的挑战。的确,当代哲学的重要任务就是要回答时代向我们提出的严峻问题。以社会的变化和时代的更新说明哲学的时代使命,这似乎也成为哲学研究的题中之意。这听上去很高大上的内容,却总是使人感到不解和不安。不解在于,“学以成人”原本是用于说明个人成长和发展的根据和理由,也是个人进入成熟的过程和途径。把这个关乎个人成长的说明,解释为对社会和时代问题的回应,这似乎抬高了这个命题的原本含义。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样解释:因为个人的成长是与社会的发展密切相关的,所以,用这个关乎个人成长的命题去阐述时代问题的挑战,似乎也无可厚非。然而,我们不要忘记,无论是《论语》中讨论“学而”和“成人”,还是《荀子》中的“劝学”论述,孔子和荀子都把“学以成人”的思想解释为个人的道德修养,最终达到“积以成圣”的目的。显然,即使是在中国传统哲学中,“学以成人”强调的是个人的道德操守,突出的是德性能力的培养,这与社会发展和时代变化之间的距离相去千里。杨国荣曾指出,“学”在宽泛意义上既涉及外部对象,又与人相关,“成人”则指成就人自身。狭义之“学”主要与知识的掌握和积累相联系,以“成人”为指向的广义之“学”则以知与行的统一为其内容。这一视域中的“学以成人”相应地意味着:在知与行的展开过程中成就人自身,其中既涉及本体与工夫的关系,也关乎性与习的互动。[1]这些都无法被解释为该命题是对时代问题的回应。更准确地说,这个命题与时代变化无关,而只是与个人的道德养成有关。

这个拥有悠久哲学传统、塑造了古老文明的东方国度,却在面临“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时陷入彷徨,几近崩溃。

第一届世界哲学大会由国际哲学界知名学者发起,亨利·伯格森、保罗·纳托普、亨利·彭加勒、伯兰特·罗素、格奥尔格·齐美尔等著名哲学家云集,哲学诸领域的全球性对话由此启幕。但很长一段时期,世界哲学大会上鲜有中国学者的身影。

姓名: 工作单位:

第二,“学以成人”是哲学家应尽的社会责任。如果说这个命题只是与个人的道德生活有关,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进一步地解释,由于个人的道德生活是与社会时代变化密切相关的,因此,道德养成也应当与社会和时代有关,因为我们都知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所以,“学以成人”就自然地被解释为哲学家应尽的社会责任。然而,这种把道德理想与社会责任混为一谈的做法,实在无法合理地解释这个命题的含义。我们知道,社会责任是社会对个人的义务要求,而不是个人对社会的道德准则。没有尽到责任,并不意味着没有符合准则,而只是没有履行义务而已。因此,对责任的要求不能代替道德的目的,同样,道德上的准则也不能取代社会的责任。这两者的关系应当是一目了然的。但是,把“学以成人”这样一个道德准则解释为哲学家应尽的社会责任,显然就是混淆了这两者的关系。进一步地说,如果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作为这种混淆的理由,这可以说明“学以成人”这个命题本身的含义,但却没有真正理解这个命题作为本届世界哲学大会主题的用意。固然,我们可以把哲学家应尽的社会责任理解为本届大会的主旨,但这显然并非“学以成人”这个命题所表达的用意。换句话说,把“学以成人”解释为哲学家应尽的社会责任,这是削弱了这个主题的深刻内涵,把一种道德准则降低为一种义务要求,也违背了“学以成人”这个命题的最初意义。

“欲图根本之救亡,所需乎国民性质行为之改善。”经过从器物到制度再到思想的艰辛探索,中国先进知识分子意识到,当务之急是要用新的哲学对大众进行思想启蒙。在启蒙与救亡的双重变奏中,1912年,北京大学文科哲学门创立,中国现代哲学自此发端。

此时的中国,正处于民族危机之中。

李大钊开设了唯物史观等有关马克思主义的课程,胡适、冯友兰、张岱年开辟了创建中国哲学学科的不同研究模式,蔡元培不遗余力倡导美育,杜威、罗素等应邀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传统哲学、西方哲学构成的中国现代哲学学术版图从此奠基。“北大的哲学传统,一开始就是开放的、包容的,同时又植根于中华文明。”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说。

这个拥有悠久哲学传统、塑造了古老文明的东方国度,却在面临“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时陷入彷徨,几近崩溃。

1934年,冯友兰应邀出席赴布拉格参加第八届世界哲学大会,在题为《哲学在现代中国》的学术报告中,他向国外同行描绘了中国哲学研究现状,并讲道:“第一阶段的精神领袖们基本上只有兴趣以旧释新,而我们现在则也有兴趣以新释旧。第二阶段的精神领袖只有兴趣指出东西方的不同,而我们现在则有兴趣看出东方西方之间所同。”

“欲图根本之救亡,所需乎国民性质行为之改善。”经过从器物到制度再到思想的艰辛探索,中国先进知识分子意识到,当务之急是要用新的哲学对大众进行思想启蒙。在启蒙与救亡的双重变奏中,1912年,北京大学文科哲学门创立,中国现代哲学自此发端。

“在这届大会上,冯先生批判了当时中国学界存在的‘全盘西化’和‘古史辨派’两种思潮,明确了中西哲学比较研究的重要性,并在世人面前表明‘阐旧邦以辅新命’的哲学研究立场。”重新翻阅这篇在中外哲学交流史上颇具影响的文献,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牟钟鉴仍为其气势所感动。

李大钊开设了唯物史观等有关马克思主义的课程,胡适、冯友兰、张岱年开辟了创建中国哲学学科的不同研究模式,蔡元培不遗余力倡导美育,杜威、罗素等应邀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传统哲学、西方哲学构成的中国现代哲学学术版图从此奠基。“北大的哲学传统,一开始就是开放的、包容的,同时又植根于中华文明。”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说。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世界哲学大会被迫中断,直到1948年才得以再次举行。同年,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成立,作为全球最高层级的非政府性世界哲学组织,每5年定期召开一次世界哲学大会成为其主要活动之一。

1934年,冯友兰应邀出席赴布拉格参加第八届世界哲学大会,在题为《哲学在现代中国》的学术报告中,他向国外同行描绘了中国哲学研究现状,并讲道:“第一阶段的精神领袖们基本上只有兴趣以旧释新,而我们现在则也有兴趣以新释旧。第二阶段的精神领袖只有兴趣指出东西方的不同,而我们现在则有兴趣看出东方西方之间所同。”

1978年,中华大地,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一篇哲学文章石破天惊,发出震撼人心的时代先声。随后,改革开放迎来学术成长的春天,中外学术交流的大门由此打开。

“在这届大会上,冯先生批判了当时中国学界存在的‘全盘西化’和‘古史辨派’两种思潮,明确了中西哲学比较研究的重要性,并在世人面前表明‘阐旧邦以辅新命’的哲学研究立场。”重新翻阅这篇在中外哲学交流史上颇具影响的文献,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牟钟鉴仍为其气势所感动。

198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首次组团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了在蒙特利尔举行的第十七届世界哲学大会。“在大会闭幕式上,主席致辞后专门请中国哲学家汝信发言。汝信的简短演说积极、热情,在世界哲学大会上初次展露了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哲学家的真诚形象。”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姚介厚回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世界哲学大会被迫中断,直到1948年才得以再次举行。同年,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成立,作为全球最高层级的非政府性世界哲学组织,每5年定期召开一次世界哲学大会成为其主要活动之一。

此后,历届世界哲学大会都活跃着中国学者的身影。1988年起,邢贲思、姚介厚、谢地坤等相继当选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指导委员会委员。进入21世纪,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担任大会分组会议主席。2013年,中文成为世界哲学大会的永久性工作语言。

1978年,中华大地,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一篇哲学文章石破天惊,发出震撼人心的时代先声。随后,改革开放迎来学术成长的春天,中外学术交流的大门由此打开。

随着学术交流范围的扩大和研究水平的提升,在中国举办一届世界哲学大会,成为中国学者的梦想。

198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首次组团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了在蒙特利尔举行的第十七届世界哲学大会。“在大会闭幕式上,主席致辞后专门请中国哲学家汝信发言。汝信的简短演说积极、热情,在世界哲学大会上初次展露了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哲学家的真诚形象。”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姚介厚回忆。

2013年,第二十三届世界哲学大会结束后,在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执行委员会上,经过一番激烈陈述、争辩、质询、反驳,北京大学在与巴西哲学协会的竞争中胜出,获得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主办权。

此后,历届世界哲学大会都活跃着中国学者的身影。1988年起,邢贲思、姚介厚、谢地坤等相继当选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指导委员会委员。进入21世纪,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担任大会分组会议主席。2013年,中文成为世界哲学大会的永久性工作语言。

“学以成人”凝聚古今智慧

随着学术交流范围的扩大和研究水平的提升,在中国举办一届世界哲学大会,成为中国学者的梦想。

“认识你自己!”这句镌刻在古希腊德尔菲神庙门柱上的箴言,被苏格拉底作为其哲学研究的出发点。

2013年,第二十三届世界哲学大会结束后,在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执行委员会上,经过一番激烈陈述、争辩、质询、反驳,北京大学在与巴西哲学协会的竞争中胜出,获得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主办权。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大约在同时期,遥远的东方世界,孔子门生在编撰《论语》时开宗明义。

“学以成人”凝聚古今智慧

人,无疑是东西方哲学家追问内心、寻求知识、展开思索的原初起点;时至今日,依然是世界哲学领域的重要议题。致力于开拓人的多重维度,探究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最终确定为“学以成人”。

“认识你自己!”这句镌刻在古希腊德尔菲神庙门柱上的箴言,被苏格拉底作为其哲学研究的出发点。

“‘学以成人’是理论和实践的结合,是认知,也是行为。个人不是孤立的个体,是一个网络的中心点,也是另一个中心点的组成部分。学做人,必然牵涉他者,如家庭、群体、民族、社会、国家、宇宙。从生物人到文化人、文明人、政治人、经济人、生态人等等,包括各种人物角色的转换,人始终处在转化和被转化、塑造和被塑造的变化过程之中。”中国组委会学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教授杜维明这样解释大会主题。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大约在同时期,遥远的东方世界,孔子门生在编撰《论语》时开宗明义。

中央党校教授韩庆祥在细数历届大会主题后发现,自第十八届世界哲学大会起,大会均围绕“人”的问题展开对话。“这体现了世界哲学大会对哲学本质的彰显。哲学重点关注两个维度,求真和求善,而求善正是围绕人进行的。在这一意义上,确定‘学以成人’作为这届大会主题,是对传统的延续。”韩庆祥说。

人,无疑是东西方哲学家追问内心、寻求知识、展开思索的原初起点;时至今日,依然是世界哲学领域的重要议题。致力于开拓人的多重维度,探究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最终确定为“学以成人”。

在浩如烟海的中国传统哲学典籍中,对知识、道德和健全人格的追求,贯穿始终。

“‘学以成人’是理论和实践的结合,是认知,也是行为。个人不是孤立的个体,是一个网络的中心点,也是另一个中心点的组成部分。学做人,必然牵涉他者,如家庭、群体、民族、社会、国家、宇宙。从生物人到文化人、文明人、政治人、经济人、生态人等等,包括各种人物角色的转换,人始终处在转化和被转化、塑造和被塑造的变化过程之中。”中国组委会学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教授杜维明这样解释大会主题。

“‘学以成人’是儒学的精髓。”中国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指出,“儒家十分关注人之为人的问题。儒学是修己安人之学,人禽之辨是其逻辑起点,孔子对大学之道、志于道、志于学的反复强调,也是着眼于人的培养。”

中央党校教授韩庆祥在细数历届大会主题后发现,自第十八届世界哲学大会起,大会均围绕“人”的问题展开对话。“这体现了世界哲学大会对哲学本质的彰显。哲学重点关注两个维度,求真和求善,而求善正是围绕人进行的。在这一意义上,确定‘学以成人’作为这届大会主题,是对传统的延续。”韩庆祥说。

在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程序委员会中方委员、山西大学教授江怡看来,“学以成人”,既有浓郁的中国哲学色彩,也是一个中西哲学交流互鉴的话题。“这届大会的5个分主题,自我、社群、自然、精神和传统,都关乎人类未来发展和全球命运等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这些都充分表达了哲学的时代关注。”

在浩如烟海的中国传统哲学典籍中,对知识、道德和健全人格的追求,贯穿始终。

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每种文化、文明都遭遇到现代性问题的挑战,呈现出各种不同的问题。“人应该怎样生活”“如何培育人性”等面向人类、面向时代、面向哲学、面向生活的命题,摆在各国哲学家面前。

“‘学以成人’是儒学的精髓。”中国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指出,“儒家十分关注人之为人的问题。儒学是修己安人之学,人禽之辨是其逻辑起点,孔子对大学之道、志于道、志于学的反复强调,也是着眼于人的培养。”

“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人,而不仅仅是一种经济动物,是一个亟待思考和回答的问题。”山东大学刘森林教授认为,思考各种文明对此问题的不同思路和可能性贡献,进行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在相互启发和学习中推进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很重要性,也很迫切。

在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程序委员会中方委员、山西大学教授江怡看来,“学以成人”,既有浓郁的中国哲学色彩,也是一个中西哲学交流互鉴的话题。“这届大会的5个分主题,自我、社群、自然、精神和传统,都关乎人类未来发展和全球命运等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这些都充分表达了哲学的时代关注。”

“我们是在全球范围内相互联系并相互依赖,我们的学术实践必须反映这个现实。‘学以成人’这个主题,恰当地表达了我们对于相互学习的承诺,道出了我们为整个世界的进步、和平及和谐而一起发展共同人性的意愿。”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主席德莫特·莫兰教授说。

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每种文化、文明都遭遇到现代性问题的挑战,呈现出各种不同的问题。“人应该怎样生活”“如何培育人性”等面向人类、面向时代、面向哲学、面向生活的命题,摆在各国哲学家面前。

“学以成人”,凝聚着穿越古今的智慧。以此为主题的哲学盛会,既为了回归到“人”以反思文明历程,更为了从“人”出发展望未来发展。

“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人,而不仅仅是一种经济动物,是一个亟待思考和回答的问题。”山东大学刘森林教授认为,思考各种文明对此问题的不同思路和可能性贡献,进行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在相互启发和学习中推进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很重要性,也很迫切。

哲学话语引领时代发展

“我们是在全球范围内相互联系并相互依赖,我们的学术实践必须反映这个现实。‘学以成人’这个主题,恰当地表达了我们对于相互学习的承诺,道出了我们为整个世界的进步、和平及和谐而一起发展共同人性的意愿。”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主席德莫特·莫兰教授说。

5场全体大会报告、10场专题会议报告、7场捐赠讲座、99个分组会议以及其他116场特邀会议、156场圆桌会议、98场协会会议、160场学生会议。翻看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议程,一串串数字令人振奋,规模空前。来自全球121个国家和地区的哲学家代表及哲学爱好者将前来参加大会,大会共收到论文5000多篇。

“学以成人”,凝聚着穿越古今的智慧。以此为主题的哲学盛会,既为了回归到“人”以反思文明历程,更为了从“人”出发展望未来发展。

“这是迄今为止历届世界哲学大会中最大、最丰富和最多样的哲学议程。”德莫特·莫兰极为赞赏,“所有形式的哲学都被囊括其中:不仅有那些传统意义上在希腊、印度、犹太、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中国的伟大思想体系中的哲学,还包括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环境哲学、原住文化哲学、世界大同哲学以及在边缘处的哲学。这体现了一种超越以传统范畴为核心的狭隘的西方式哲学进路的真正尝试。”

哲学话语引领时代发展

担任“哲学和大众文化”分组会议主席并参与特邀会议“东亚的审美意识”讨论的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刘悦笛发现,这届大会的中国元素明显增多。“这不只是因为在中国举办,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哲学家研究实力整体提升,话语权不断增强。”

5场全体大会报告、10场专题会议报告、7场捐赠讲座、99个分组会议以及其他116场特邀会议、156场圆桌会议、98场协会会议、160场学生会议。翻看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议程,一串串数字令人振奋,规模空前。来自全球121个国家和地区的哲学家代表及哲学爱好者将前来参加大会,大会共收到论文5000多篇。

环顾国际哲学界,不难发现,中国哲学家的研究工作正逐渐受到重视。杜维明的“精神人文主义”、成中英的“本体诠释学”等原创性理论渐成全球哲学话语;邱仁宗、杨国荣荣膺国际哲学学会院士,后者又于2013年当选国际形而上学学会主席;不少中国学者成为国际顶尖期刊编委,以非形式逻辑和论辩理论领域的顶尖杂志《论证》为例,其19位编委中就有熊明辉和吴鹏2名中国学者。

“这是迄今为止历届世界哲学大会中最大、最丰富和最多样的哲学议程。”德莫特·莫兰极为赞赏,“所有形式的哲学都被囊括其中:不仅有那些传统意义上在希腊、印度、犹太、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中国的伟大思想体系中的哲学,还包括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环境哲学、原住文化哲学、世界大同哲学以及在边缘处的哲学。这体现了一种超越以传统范畴为核心的狭隘的西方式哲学进路的真正尝试。”

“我们越来越意识到,离开中国在哲学、文化以及精神方面难以估量的文化和理论遗产,哲学就是有缺陷的。国际哲学共同体完全应该对中国哲学在古代、近代和当代思想中的贡献给予应有的价值认可,并在其学术研究和学术任务中,凸显它对人类社会文化发展的重要相关性。”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秘书长卢卡·斯卡兰提诺说,“我们可以合理地预测大会的部分成果:中国和其他国家学术伙伴关系的总体规模将会显著变化,世界哲学团体的内在地缘结构将彻底转变!”

担任“哲学和大众文化”分组会议主席并参与特邀会议“东亚的审美意识”讨论的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刘悦笛发现,这届大会的中国元素明显增多。“这不只是因为在中国举办,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哲学家研究实力整体提升,话语权不断增强。”

罗素说,要了解一个时代或一个民族,我们必须了解它的哲学。前来参会的哲学家,期待能在理解中国哲学的过程中倾听中国声音,了解中国故事。

环顾国际哲学界,不难发现,中国哲学家的研究工作正逐渐受到重视。杜维明的“精神人文主义”、成中英的“本体诠释学”等原创性理论渐成全球哲学话语;邱仁宗、杨国荣荣膺国际哲学学会(IIP)院士,后者又于2013年当选国际形而上学学会主席;不少中国学者成为国际顶尖期刊编委,以非形式逻辑和论辩理论领域的顶尖杂志《论证》为例,其19位编委中就有熊明辉和吴鹏2名中国学者。

“大会让参与者有机会了解他们的中国同行在做什么,也让中国同行了解其他国家的同行在做什么,彼此间有机会在未来建立新的合作。”土耳其哲学协会主席、马尔提普大学教授伊约娜·库苏拉蒂说。尼日利亚韦兰研究院主席T.奥克雷表示:“中国提升了十几亿人民的生活水平,这是一项无与伦比的成就。我希望窥探中国发展奇迹的奥秘。至于中国哲学,我希望我的访问能激发我更多的学习热情,帮助我更深入地去探究其蕴含的古代宝藏与现代视野。”

“我们越来越意识到,离开中国在哲学、文化以及精神方面难以估量的文化和理论遗产,哲学就是有缺陷的。国际哲学共同体完全应该对中国哲学在古代、近代和当代思想中的贡献给予应有的价值认可,并在其学术研究和学术任务中,凸显它对人类社会文化发展的重要相关性。”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秘书长卢卡·斯卡兰提诺说,“我们可以合理地预测大会的部分成果:中国和其他国家学术伙伴关系的总体规模将会显著变化,世界哲学团体的内在地缘结构将彻底转变!”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是运用中国哲学智慧把脉当今世界性难题的中国方案的典型代表,蕴含着改变世界的哲学伟力。这一重要理念,多次载入联合国决议,体现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哲学话语的认可。”韩庆祥说,“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以本届世界哲学大会为契机,中国哲学必定会在交流互鉴中走向成熟,走向辉煌!”

罗素说,要了解一个时代或一个民族,我们必须了解它的哲学。前来参会的哲学家,期待能在理解中国哲学的过程中倾听中国声音,了解中国故事。

(本报北京8月12日电 本报记者 王琎 晋浩天 张颖天)

“大会让参与者有机会了解他们的中国同行在做什么,也让中国同行了解其他国家的同行在做什么,彼此间有机会在未来建立新的合作。”土耳其哲学协会主席、马尔提普大学教授伊约娜·库苏拉蒂说。尼日利亚韦兰研究院主席T.奥克雷表示:“中国提升了十几亿人民的生活水平,这是一项无与伦比的成就。我希望窥探中国发展奇迹的奥秘。至于中国哲学,我希望我的访问能激发我更多的学习热情,帮助我更深入地去探究其蕴含的古代宝藏与现代视野。”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是运用中国哲学智慧把脉当今世界性难题的中国方案的典型代表,蕴含着改变世界的哲学伟力。这一重要理念,多次载入联合国决议,体现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哲学话语的认可。”韩庆祥说,“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以本届世界哲学大会为契机,中国哲学必定会在交流互鉴中走向成熟,走向辉煌!”(作者:王琎
晋浩天 张颖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