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是惊悚的,黑色依旧

E01:Be Right Back
我以为是《her》,一个正常人跟人工智能恋爱的故事,随后我发现应该是“我和我的机器人男友”的故事,最后看到在阁楼的那一幕,我终于懂得,这是“黑镜”风格。
未来是属于科技的,里面所有高科技的东西,超薄屏幕全透明的手机,炫酷的操作平台,我相信在我有生之年都可以看到,科技的未来其实并不遥远。
只是,这让我们更加依赖网络和科技带来的便捷,作为人这一生物的自然属性被不断地削落,我们将有限的情感投注于社交网站之类的虚拟世界,这样的世界是被人修饰过的,而多少人对着屏幕傻笑。记得刚开始的一个情节,男主将一张小时候的照片拍了上传到网上,他说:I
thought people might find it
funny,其实照片背后并不是一个funny的故事,你看,人们更倾向于隐藏,只表现一些轻松的、搞笑的东西。后来基于死去的男主在网上的信息以及男主的一些视频而制造出来的一个跟男主一模一样的机器人(or充气娃娃,快递到货时需要女主把ta放在水里让其膨胀,还要加入电解质)同女主一起生活失败的原因:机器人虽然长相、声音、语气都跟死去的男主一模一样,但是机器人是不会思考的,ta所有的表现基于之前的信息,而很多信息不是通过网络上男主的状态就能获取的,那些情绪波动、争吵,机器人是没有的,女主终于无法忍受,最后把机器人放进了阁楼。
关于阁楼,男主没死之前就说过,他母亲处理死去亲人的一个举动就是把所有关于他们的东西都扔进阁楼。
机器人出现在阁楼就是最后一幕,你能说女主错了么,你对机器人产生了怜悯之心了么,可是仔细想想,这只是一个选择而已,所以痛苦的是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的观众。
为什么我们更愿意跟社交网站上的小伙伴们交流,而不愿意跟身边的人分享呢,为什么我们情愿分享被修饰过的状态,而不愿意表达真实的情感呢。有身体的残疾,就有情感的残疾,情感被科技吞噬,我们都成了不健全的人。

《黑镜》的第二季仍然保持了第一季的风格——短小精悍的3集片,紧凑而充满意外的剧情,黑色的讽刺仍然直指现代人的消费主义与科技依赖。这样的剧集仍然值得5星推荐,但是相比看完第一季之后那种“给我十个星星也不够用”的感觉,显然还是差了一些。

由于《黑镜》第一季的起点太高,第二季可能会出现两种结果,要么完全脱离水准,要么发力过猛,把黑色气质变成重口味。实际情况是,第一集Be
Right Back实在“不入流”,远远低于第一季的平均水准;第二集White
Bear终于有闪光点,见着了第一季的犀利,但如果对比第一季,又缺乏影像魅力,剧情还存在似是而非的bug;第三集The
Waldo Moment较为庸常和淡味,但有隐秘而独特的黑色气质。 马上回来 Be Right
Back与第一季的The Entire History of
You有些类似,讨论科技的两面性,但前者的故事架构和主题深度都无法与后者相提并论。The
Entire History of
You中,通过一桩婚外情抛出两个问题:1、技术对亲密与信任的腐蚀,这是公共技术与私人生活的关系;2、技术对自然记忆的重塑以及对自然情感的扭曲,这是教化与天然、文明与本能之间的关系。另有情节显示,剧中人物的记录器都是政府植入,为了方便法律管控和犯罪追踪。这是一个附加问题,政府利用科技手段,引诱人们自觉进入监督,这项技术的特性决定了它的强权和专制特征,因为必要时刻,任何私人行为都属于可公开的范畴,于是要求被植入的人将一切外在的规范和戒律内化为自我管理,全面压抑本我,这才是最深入彻底的白色恐怖。所以说,这一集所讨论的科技、政治与人的三元关系是人类共性层面的。
对比起来,Be Right
Back不过是女主角的个人情感经历罢了,她的行为和情绪带有强烈的个性因素,令人投入的是对这个角色的同情与怜悯,而非更加理性的命题。当然,也不能说它完全不具备推及共性的可能,只是推论起来比较矫情,言情色彩不幸盖过了一切。总结起来,这个故事丧失掉“黑镜”的气质。要让它承续黑色的特点,有两种改写故事的方式:1、将故事落脚在女主陷入自我欺骗,从此与世隔绝、不可自拔,直到“走火入魔”;2、从故事的原始设定中可以看到,女主角所订购的人工智能产品尚处于秘密试验阶段,虚拟交流部分是朋友的私下推荐,机器人部分则是只针对虚拟交流用户的客户专属服务,两者都是非公开的。若干年后,女主角的女儿长大,机器人被藏于阁楼成了女儿的玩伴。若压缩之前的言情戏码,将此时的社会背景设定为人工智能产品已经成熟,进入千家万户,人们集体沦陷,而只有女主角等少数人体会过试验产品的荒谬,他们成为反对这项技术的,唤醒人们勇敢面对现实的“A.I终结者”。只有如此,“科技与人的关系”才能更好地进入共性层面的讨论,才像一个未来社会的公共问题。
白熊 White Bear的黑镜气质回来了,它不是第一季的The National
Anthem那种开门见山,也不像Fifteen Million Merits那样隐晦,更不是The
Entire History of
You的以小见大,它的故事架构是如《楚门的世界》那种反转剧模式,剧中所有人都处于真我与角色之间,结局让人惊呼意外。如何看待这一集,有人从“消费主义”的角度进行了分析(请看“山鬼先生”的博文“黑镜S02E02白熊:谁上了消费主义的床”,),很有道理。不过这一集最值得探讨的还是有关“正义”的实质及其未来的存在形式,也正是这一点,让该集除了具有一般惊悚片的恐怖效果,还制造出社会与文化心理学式的深层恐惧。
“正义论”对于西方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一个议题,从亚里士多德到康德,从亚当斯密到密尔,从罗尔斯到诺齐克,再到现在火得一塌糊涂的哈佛桑德尔,它贯穿了西方政治哲学的始终,哲学系也专门开辟一个研究方向解剖正义。西方人不仅乐于讨论它,更乐于用自己的理解去实践它,法律审判中的“陪审团”向来是西方人最愿意承担的一个社会角色。不过,几千年的讨论和实践,“正义”究竟为何,如何实现“正义”仍然悬而未决。法律领域中的正义论问题集中于审判和刑罚的形式与量度,特别是死刑的废黜问题。《黑镜》中,实现法律正义的形式是“TIT
FOR
TAT”,它是法律正义最原始的形态,当这种已经死亡多年并被定义为“非人道”的惩罚复活,这是对文明和历史的某种否定,难免制造出一种深层的恐惧。但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这又是令人欣慰的复辟,面对非正义,面对邪恶,最直白的念头依旧是血债血偿,原始的野性永远挥之不去。对比White
Bear这则寓言,电影《大卫·戈尔的生命》为法律领域的“正义论”讨论引入了更现实的案例,影片中反对死刑的极端人道主义者用自杀的方式殉难,它本身的血腥使得原本复杂的问题更加不可解。
剧中的正义另一重要特征是“全民参与”。民主的根本性对于我们来说恐怕还比较难于理解,中国人尚处于渴望中,西方人则将其融入了骨子,法律和正义当然也脱离不了这条根,英美法系中的陪审和案例判例制度就围绕这一点做文章。早在上世纪60年代,西德尼·吕美特就用《十二怒汉》的故事像全世界展示了美利坚充满民主性的正义,1997年,美国又出了同名电视剧继续讨论这事儿,2007年尼基塔·米哈尔科夫又翻拍了俄版,“普京流泪看完”的新闻噱头更是惹人联想其中的深意。White
Bear设计了一场民主正义的极端表演,它呈现的是:“正义”之所以是“正义的”,关键在于是否满足了全民参与,而不论它是否惨无人道,这样的民主沦为一种形式,背离人身平等和人性自由的初衷。这分明是对民主的嘲弄和戏谑,制造出另一种深层的恐惧。
White Bear与第一季的The National
Anthem有相似之处,从中看到的都是“乌合之众”的大众心理学范本。后者的大众狂暴带着民粹主义,对以国家元首为象征的公权系统的不满和鄙夷,假借同情心而得到宣泄;前者的大众狂暴则是“超现实”的组合,制造一帮乌合之众的尽然是人道与正义。迈克·李曾评价当前的英国社会处处都是超现实,这是英国人的传统。White
Bear仿佛在为此番评价做寓言式的注解,看来英国人很懂得自嘲和自省。回到我们身上,现在的中国又何尝不是超现实的极致,并且比英国更接近White
Bear所设想的社会状态:越是缺乏正义感的社会,稀缺的偶然的正义越容易引发集体狂欢,酿成集体无意识的悲剧;法律失控的社会,连正义感也会失控;无良无德的社会,连道德本身也会不断犯错。
瓦尔多一刻
前两集的幻想部分都是作为故事的基础出现,没有这些幻想部分,故事根本无法讲述,例如Be
Right Back的幻想部分是虚拟人,除去这点科幻,故事完全解体;White
Bear的幻想部分是“正义公园”这种惩罚形式,没了他就没有第二集。第三集的幻想成分在于waldo的面部捕捉和人机交互(事实上这在当前基本已经实现),但它却与剧情冲突无关,更与主题无关,因此它在这一季中显得有点不地道,整体气质较为庸常,一点也过瘾。但The
Waldo
Moment讨论的话题与当前的现实更直接相关,并指向每个社会人,它有独特的黑镜气质。
Waldo在这里应该是有其特殊含义的。天主教历史上曾有一位著名的独立传教人士Peter
Waldo,他将家产全部变卖接济穷人然后四处宣讲福音书,随后吸引了很大一批追随者,这一众信徒被称作瓦尔多教派。教派有两个观点:“教会也是会犯错误的”和“普通信徒也有资格讲道”。他们的迅速壮大和这两条挑战教会权威的观点遭致当时里昂大主教和罗马的教宗亚历山大三世的反对,并将其定义为宗教异端,最终受到审判和压制。所以Waldo的关键意思就是“平民、异端、反体制”。剧中的Waldo很明显是一个异见人士,它挑战传统的政治人形象和政治运作,代表普通人的意见,展示平民的政治触觉。什么是平民的政治触觉?这个问题是The
Waldo Moment中非常有趣的一点。
从Waldo的各种发言中,能轻易读出它对政治人的不满。但这种不满并非基于深刻的认知,然后进行理性的批判,甚至提出有效的建议。政客门罗对Woldo的批评一针见血,直中要害:它不过是一只靠嘲笑和脏话来吸引眼球,被惹急时还卖弄生殖器的泰迪熊。它辩论时词穷,它容不得心平气和的交流,它从未发表过任何真正有关政治与公民福利的言论,它参与了政治,但仅仅是基于直觉的厌恶,抓政府和政治人的小辫子,制造尴尬和羞愧是它唯一的政治成绩,这就是当今大部分非政治人对待政治的普遍态度,第一季The
National
Anthem中的民众也有这一“癖好”。娱乐至上毫无疑问已经统治了世界,但根本原因还在于世界范围内公权系统的普遍消极形象。问题于是转换为:政府、政治人和政治何以落入这种“人人喊打”的境地?回答这个问题并非易事,但The
Waldo Moment给出了众多合理解释中的一种:政治因为作秀而丧失公信。
不管是在社会主义国家还是在西方民主国家,政府和政治人都免不了作秀,要么过分渲染执政计划,要么过分夸耀政绩,当然还要时刻警惕负面新闻的传播,以免穿帮。这为媒体提供了两种生存舞台,一种是成为政治和政治人的宣传武器,另一种则是如Waldo这样以“打假”为卖点,将自己塑造成异见分子,利用民众的反感,煽动一种夹杂着严肃和洗涮的发泄情绪,它破坏政治宣传的目的不在于提供更好的政治可能,而是取得更高的收视率。正是普通人的反政治和政治人的作秀需求,Waldo成为走向全世界的真人娱乐产品,提供淋漓尽致的消费。
Waldo
背后的真实人物Jamie无疑是一个牺牲品,他虽然是收视率的保障,但没有人知道他,成名的是那只熊。Jamie存在于名人和平民、作秀与真实、成功与失败的人格分裂状态,这是一个幕后演员的悲剧,政客门罗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找准了攻击Waldo的要害,那便是揭露藏身背后的loser。他身为Waldo,扮演撕破政治人作秀面具的角色,当然他自己却是一个不能也不敢撕破自己面具的终极作秀者。他让作秀的政治秀上加秀,以至于成为荒诞的闹剧。当他最终冲出演播室,告知天下他就是Waldo,告诫大家不要再助纣为虐,而是严肃理性地投出自己的选举票时,竟然没有人相信他的话,他已经彻底被Waldo吞没,世人对他彻底无视,Jamie这个活人早已不存在了。他创造了Waldo,却被Waldo抹杀。最后,Waldo由合作人顶替上阵,没有观众发觉其中的异样,Waldo可以是任何人,它成了不容置疑的真实。此乃第三集最大的“一面黑镜”,暗黑之气虽不如第一季和第二季的White
Bear那样犀利,但还是相当醇厚。

    补完备受追捧的《黑镜》第一季后,用了两个月才看完第二季,其实三集加起来也就一部电影的时间而已,拖着迟迟不看原因说起来也很丢脸,相比于只用哈哈哈就可以的无脑喜剧,这种剧实在太耗费脑细胞。
    一季仅有三集的它被称为“讽刺神剧”,因为不管从剧情还是画面都实在精致到可以绝杀大部分电影。剧中从来不带任何评判色彩,也从没有明确的结尾,就像拍了一半的电影被生生腰斩,剩下未来不明的剧中人和满头问号的观众。但再一回顾,心中才沉重得喘不过气来。
不作任何评判,所有感悟都留给观众自己体会,于是一千个人就面对了一千张镜子,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内心折射。我曾在看完第一季后和朋友讨论,我的关注点是影片所体现的人性,而朋友则觉得影片在讲述现代媒体对人们生活的影响。这样千人千面的感触也赋予了撇开这部剧本身以外更深刻的意义。今天我想来谈谈我对前两集的看法。

E02:White Bear
又是一个毁三观的故事。
女主从昏迷中醒来,失忆一般什么都想不起来,走出房间求救,路人却冷漠围观,并拿手机不停的拍,然后坏人出现了,然后正义也出现了,正义的姑娘救了她,并告诉她这里的大部分人都被催眠了,只有围观者和杀人者,正义的姑娘带着她一起准备去毁了那个发射信号“White
Bear”。经历了逃跑、被抓、又逃跑的重重考验,他们终于来到了White
Bear,当认为故事要结束了的时候,观众鼓掌,舞台亮起,我才知道这是一个剧中剧。
然后我所有的自以为是被颠覆,人物重新被洗牌,故事重新被叙述。
看的时候你一定会联想到如今的各类新闻,什么幼儿园老师虐童、什么老人摔跤没人扶、网友的随手拍的视频等等,然后在这些视频新闻下面吐槽、谩骂、人肉……
随便打开一个新闻网站,都是如此,我们被这些包围着,因为广大网友喜欢,喜欢揭露公众人物的隐私、吐槽不公正、仇视没人性。是,这没有错,有时候还会推动社会发展,法律制度的健全。只是,有没有想过,我们都成了拿着手机围观,然后动动嘴皮子,就可能杀人于无形。
剧中,女主因为拍下了男友的一段虐童视频而被惩罚,政府甚至开了一个“白熊正义公园”供游人亲自参与惩罚女主的游戏,既折磨了女主,又满足了观众,也就是说,广大网友们已经不满足于在网路上吐槽谩骂,现在有了这个主题公园可以亲身参与,给了他们一个极大的泄愤出口。
在这里,是这些参与White
Bear的演员更可恶,还是参与虐童的女主更可恶?传统的答案摇摇欲坠。为什么会毁三观,因为黑镜总是能狠狠撕下伪善的面具,露出最丑陋的人性。

至于预告片里反复回响的”Share more. Play more. Connect more. Find more.
Experence
more….”其实大部分都没表现出来。虽然也有少部分沾边的,却都是浅尝辄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官网,不吃鹅蛋不变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S02E01直指伦理,讲述了科技发达的未来一个女人因无法接受丧偶之痛“克隆”了死去的丈夫,却又将他抛弃的故事。失去之痛,人人皆惧,更何况是青年丧偶,定要呼天抢地嚎啕大哭,理智点的靠时间疗伤,冲动的一跃而下期盼地下重会。但未来多给了你一个选择,女主靠丈夫在网上残留的文字、照片、影片还原了他的意识,依靠高科技还原了他的身体,就以为这个世界重新布满了光和亮。
    但是激情褪去,枕边人是个可以不吃不睡的复制品,它只具备丈夫展现在网络上的残留意识,没有阴暗面,光辉同时也冰冷得不真实,不会和自己吵得天崩地裂,不懂人情冷暖,是个在自己伤心难过时还自认幽默地冷嘲热讽的王八蛋。理想分崩离析,它被视为羞耻地关到了阁楼上,面对杂物度日。想起影片开篇丈夫说父亲死后他的母亲就把所有关于他父亲的东西放到了阁楼上,她就是这样面对失去的。如今,女主也是把关于丈夫的东西都关在了阁楼上,不过那是个具有意识的“人”,还真是讽刺。
    这个故事总让人想起斯皮尔伯格《人工智能》里那个让人心疼的小男孩,如果有一天人类科技发达到制造出智能生物或机器,该以什么样的眼光看待他们呢?又或者某天克隆人成为现实,我们能否从伦理上认同他们?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科技能带来的只是生活方式的转变,失去就是失去,只能直面,想用其他东西来代替是残忍且必然失望的。

=======================
独立影评,欢迎关注:
微信公众号:两张电影票
微信号:twomovietickets
网易云阅读:两张电影票

既然各个方面都已经有人给过了好评,多说无益,那我就来挑挑刺好了。

    SO2EO2 《white
bear》是我认为本剧至今为止最棒的一集,很像日本诸如《大逃杀》、《告白》之类的电影,把人性的善恶全都放大,让你看看那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一个黑人女子在陌生的房间醒来,地上洒满了白色药片,电视机里一个白色图案在闪烁。她不记得自己是谁,但当她看到墙上贴着的女孩照片时头痛欲裂的脑袋里闪起零星画面。后面的故事奇怪得用悬疑片逻辑都解释不清,莫名其妙追杀她的恐怖分子,任凭她被追杀却只顾冲她拍照的疯狂人群,半路杀出来声称人们全被白熊电波蛊惑助她逃亡的干练女子……一片迷离中,观众的心被紧紧抓住,人们为何如此疯狂地迫害无辜女子,是种族主义还是其他?
    然后是一场不断受到追击的大逃亡,最后两人进入白熊发射塔,企图破坏发射器,但追兵追到,存亡迫在眉睫,女主终于勇敢起来用枪自卫,“啪”放出来的却是礼花。灯光亮起,白熊发射塔原来是个舞台,下面坐满了观众。
    原来女主是一起残忍虐童、杀童事件的参与者,她在旁用相机记录下了男友施虐的画面。而此处是以被害儿童的玩具命名的“白熊正义公园”,恐怖分子和帮助她的女子都是工作人员。人们来此,参与这起道德审判,献上他们对追杀的冷眼旁观与演出结束后对这恶妇的诅咒……而第二天女主又要被电击失忆,被迫推动“西西弗斯的巨石”。
不得不说,反转剧情设计的很棒,如果开头就揭晓女子是虐童事件参与者,就在观众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大概无论她经历什么都觉得她罪有应得。但看一名无辜者历经追杀和人们的冷眼旁观,每个人心中都有同情和对其他人的谴责。而此时角色反转,无辜者成为了施虐者,而施暴者成了理所当然的审判者。恶行自然该受处罚,但在审判者漫天“bitch”,“go
to hell”的谩骂中,在他们冲女主扔去的西红柿和鸡蛋中,在女主“just kill
me”的眼泪中,在她遭受电击迎接黑色明天的哀嚎中,你还觉得这些人的仇恨是以道德为基石吗?
    我们时常在微博上看到很多包括虐童在内的恶性事件,我们心里涌动着对这些人的仇恨,评论道“这种人枪毙都算便宜他”,“应该凌迟”,更有甚者喊道“让他的孩子也经历这些看他怎么想”。那时候,我们都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化身,但如果真的有一个“白熊正义工厂”,实现了我们愤怒之下的愿望,让他下油锅,让他受凌迟,当你旁观这一切,你还能觉得自己是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审判者吗?这种疯狂的行径不是对“white
bear”这圣洁代号的讽刺吗?恶人行恶,我们就要变成喷出毒液的毒蛇吗?
    第二集对我的触动很大,成长之痛、生活之辛让我们都越来越像战士,最终我们都成为了面对肮脏毫不退让敢于怒吼的雄狮,这是好的,但请不要忘了照看心里最温柔的海豚。

=====================================================

    《黑镜》的出色之处在于它从来不逃避最矛盾的逻辑和最尖锐的话题,它只负责展示,而你心中黑色镜子倒映出来的是什么,那就是你。

Be Right Back

2014/3/4:
    写完这篇没过几天就发生了昆明“301”事件,当天我睡得很晚,在微博上和众多人一起谴责暴徒们的兽行,蔑视着企图为暴徒开脱的部分公知和圣母。圣母们的口径很统一,“你们有没有想到他们经历过什么”。在我心里,泯灭人性者从来不值得可怜,而这些打着悲天悯人的旗号扮演着圣母的人连最起码的同理心都没有。遇难者都是手无寸铁像我们父母兄弟一样为生活拼命打拼的人,把屠刀伸向他们的禽兽的诉求我没有兴趣听。就像《GOLD》里天海女王说的,就算是更恶劣的成长环境、更残酷的命运,善良的人也绝不会做出轻易剥夺他人尊严的事。当他们屠刀的伸向无辜者时,他们的心弦早就断得一根不剩了——这些人死不足惜。
    我又想起《white
bear》,我们不能原谅行恶者,但也不要被暴力血腥蒙蔽了眼睛,不要因此仇视新疆那片大地上善良的人。“不让潜在的恶人举杯振奋,不让善良的人们彼此敌视”,献上我们的哀思,清理掉这起事件在心中留下的暴力阴影,所有这一切只能让我们更珍惜、热爱生活,这就是我们对恶人最有力的回击。

这一集的结构很奇怪。

根据开头的一堆铺垫,你猜到后面会出现虚拟人,果然他出现了。

渐渐地你也猜到大概会出现机器人,果然他也出现了。

你很自然地觉得他们不可能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果然矛盾也产生了。

接下来你觉得导演会就“机器人永远不能代替人”这一古老的论点说些新的想法。

结果居然就结束了。

……

回过头来看整个故事,我相信“一个人在社交网络上展示出的人格”是前半部分剧情的核心。男主角生前把所有的精力放在虚拟社交上,而他死后,虚拟人、机器人都基于他的网络身份而产生。影片中也有机器人自嘲“我比他帅多了因为大家都把最好的照片放网上”这样的小幽默。有这么多铺垫在前,而且按照这个系列一贯的对科技依赖症的讽喻,“社交网络人格”才应该是重点吧?

但是没有,接下来的剧情仿佛完全被“机器人”这个设定绑架了。

“机器人”和“社交网络人格”是两个不同的设定,在片中前者基于后者而存在,但后者的内涵其实远比前者丰富——人的自我伪装、碎片化的人格、社交网络与现实世界的互补与冲突……话题这么多,可是偏偏就写了机器人。

女主角要求机器人跳崖的那一段台词,大概表达了这个片子的终极思考——“你不是他,你没有过去,你只是表现出他未经思考做的一些事……”

大俗套。

如果说前半部的细节、伏笔以及氛围给人一种神作的苗头,后半部就直接给拉回到了一部普通科幻小说的水平。

White Bear

我从一开始就被“手机拍照”这一景象绕了进去。在预告片里,面对风暴时人们纷纷举起手机的片段还历历在目,我以为剧情会围绕这一点展开。

但是真相揭晓后,才知道这些人原来是在执行“正义审判”。

那为什么要拍照?

编剧说,因为女主角的犯罪过程是“用手机录下了虐童片段”。

……好吧,原来科技只是一个以眼还眼的幌子。重点不是“手机”,而是“围观”。

于是一个很震撼的结局挽救了整个故事——观看轮回式的受罪,人们乐此不疲。眼看着罪恶一次次上演,却认为自己在执行正义。

但这剧情似乎缺点什么?

我记得麦基在《故事》里面讲,人性总是在两难选择中体现的。给你一个进退两难的困境,看你放弃哪个,选择哪个,只有这样才能揭示出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但是坑爹的是,White
Bear的女主角就像一只兔子一样,除了不停地跑路求生之外,对别人言听计从,完全没有自己的意志。当主持人宣布她的罪孽时,她除了哭,没有说过哪怕一句话。

至于其他人,更是只需要按部就班地执行每一步计划,一切只是周而复始的工作和消遣而已。

于是这部片子不存在选择,它的大半部分用来描述“戏”中的追杀过程,却压根不塑造人物。它展示出一幅“消费痛苦”的图景,很震撼,但难说深刻,因为这样的“人性体现”并非建立在成熟的剧情架构上而是建立在对人性阴暗面的简单揣测和讨巧的悬念设置上,一切都太想当然了。

 The Waldo Moment

非常接地气的一集,除了结局略显平淡之外,没什么好黑的。不过有一点感想:

今天有太多人在网络上用Waldo式的小聪明来嘲讽政府,这种行为暂时情有可原,因为我们没有一个能让我们像Waldo那样和政府官员面对面辩论的平台;但如果有一天这个平台被建立起来了,习惯了在“认真你就输了”的掩护下安全地进行吐槽事业的我们,能保证“好好说话”么?

抵触政治,也是一种政治立场,而它远比我们想象中更强大。

=====================================================

总之,这一季仍然很值得一看但水准有所下降,有很大的野心,却又常常虎头蛇尾。

所以如果还有下一季,请不要死守在憋屈的40分钟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