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青春,我们依旧怀念远钧

因为这部电视,喜欢上金南珠,喜欢上了她的波波头。印象最深的一幕是刘老师的服装秀的后台,大家都在,有人说李政正在举行订婚典礼,大家都担心的看着庆琳,当时的她无所谓的笑了笑,好像真的没事似地,但是散场后庆琳一个人疾步走在车流如织的大街上,突然间就停了下来,怔怔地,一身的白色衣服,那么倔强而孤单的背影。
当爱情失去了以后,她和朴秀儿之间的友谊相知相惜相互温暖让人心生感动。一同经历的风雨和事业的起起伏伏终于让彼此消融掉心中的防线,有些时候最了解我们的恰恰是我们的对手,感谢秀儿,让庆琳在爱情失去的时候至少有些依靠至少不那么孤单。
为什么那么多的女生喜欢宋庆琳,在她的身上有很多我们希望拥有的品质:聪明、美丽、勤奋、能干,甚至还有那么点运气,她坚持的原则她追求的人生理想,她对于爱情对于爱人的无私付出,她追求并实现着独立平等和自由等宝贵的品格,她就像是舒婷诗里写的那样,作为树的形象和他站在一起。这样的女生,怎么会不招人喜欢艳羡呢。

最初看天桥风云的时候,还小,并不完全理解其中的勾心斗角,以及这种勾心斗角与每个人爱情间的纠葛及他们各自的抉择。只是感叹于远钧这样真正深爱庆琳的人总是被李政这样的为了个人目的不择手段的人钻了空子。
长大后慢慢的看出了一些端倪,其实庆琳之于远钧又何尝不是为了自己的小目标而耍心思呢?她一开始看到舞台上闪闪发光的远钧时就早已设定了目标吧。
只是远钧最初的实在、质朴和粗鲁,让她索然无味,李政的针对性追求却充满吸引力。对庆琳和远钧来说,如果没有李政快速有效的介入,他们一定会随着好感的聚集和情感的熟悉而慢慢爱上对方,只是李政从来没给过他俩这个机会,没有给庆琳主导远钧幸福的机会。
这真实的世界在强者面前,大约永远没有弱者生存的空间。生活是严肃的,它严格的遵守着自己的运行规则,不允许你来得一丝感性和善良,只能该干嘛就干嘛。所以远钧的命从小时候是孤儿到长大后不会表达自我失去庆琳到最终感动庆琳却又在结婚前离去其实是注定的,因为他感性而善良!
这部电视剧精彩就在于,不会为了迎合应有的结局编造事实,而是真实、细腻、冷酷的表现生活、刻画人物、表现每个剧中人对爱情和自我的态度。
从某个角度讲,远钧就不应该遇上庆琳,遇上这辈子就注定不会幸福,就像癞头和尚说林黛玉不能遇上姓贾的人一样,可是怎么可能不遇上呢,遇上又怎会不去投入去爱呢。
我想在远钧来说,他一直是幸福的,只是我们觉得他应该过的更好应该与庆琳白头到老。这大约就是坎坷而值得感叹的人生吧。在本质上人生就是弱肉强食的,一点也不美好,可是从某个角度讲又是美好的,生亦不值得欢,死也不值得悲。
当那曾经狂热的生命之火离去时,在世界更多的留下的是众人各自的债。在庆琳和李政这大约是永远的债了,只是他们那样的强者就算有债大约也总归有理由解脱吧,因为有债所以才要活得更精彩,就如露丝之于杰克的约定。
也许这就是真实人生的主旨吧:不管怎样,只是要坚强的活下去!
只是那深爱付出的人曾经哀怨动人的投入和深情哪里去了呢?
那曾经幽怨的深情又何尝不美呢?
所以我们依旧怀念远钧。

混了很久的豆瓣 一直在潜水 在看了这部剧之后
终于决定注册一个号写点儿什么……
天桥风云,一个关于模特儿的故事,一个看似很普通的故事,却让我看完久久不能忘怀。
李政,一个帅气,睿智,充满野心的男人。是女人就会为他着迷,他那放荡不羁的外表,无时无刻不诱惑着身边的女子。然而,他只钟情于一个女子——庆琳。为了达到目的,他可以不择手段,去利用身边一切可利用的人和物。有人说他太过狠毒,我却认为他只是在完成他的梦想。成功的人往往都是踩着别人的尸体上去的,李政也是一样。他没有错,利用暗恋他的人也好,抓人把柄去威胁也好,这都是为了他心中的蓝图。他没有去伤害他爱的女人,这就够了。有人会说,他利用了庆琳,让庆琳痛不欲生。但我想,李政对她,不是利用,是爱。他这个自信的男人相信他的女人会等他成功的那一天,会不离不弃,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庆琳同样充满着野心与抱负,两个人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彼此,注定无缘。
庆琳,身为设计师后来转型成为了模特,最终又出国进修成为了设计师。她是一个有着野心与抱负的女子。好强,是她的优点,也成为了她爱情里致命的毒药。李政这样强势的男子身边不需要太好强的女人。模特远钧又满足不了庆琳的需要。她总是在痛苦中不能自已,甚至得上了视盲症。我相信,她是爱李政的,只是她太在乎周围人的幸福,善良使得他理解不了李政为了成功不择手段,她选择离开,人离开了,心若留恋,又能走多远呢。
远钧,一个温柔的男人,无时无刻不陪在庆琳身边。他是一个优秀的学长,体贴学弟学妹。他亦是一个好的倾听者,时刻陪伴在庆琳的身边。然而,他不够称得上是一个好的伴侣。他太过于优柔寡断,面对李政的警告,他说不出一句话。他爱庆琳,却不敢于表白心声,去为自己的爱情赌一把。他永远是在做李政的替身。
剧里每个人的结局都很触动我的心。
已为人妇的朴秀儿一心想成为优秀的模特,爱上了有能力的总经理,不惜抛弃家庭与其在一起,却被告知得了乳腺癌,一蹶不振,最终失去了爱情,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喜欢李政喜欢到疯狂的金玉珠,被李政无数次的利用后由爱生恨,但终究,恨抵不过爱,成了神经病。用为爱痴狂来形容她,一点都不为过。
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T台,耀眼的伸展台,无数模特从上面走过
时间,磨平了他们的棱角,错杀了他们的锐气,一切都变了,不变的只有那个耀眼的伸展台,记录着他们逝去的青春……
爱情,不是只要有爱就可以在一起。爱情,从来就不是两个人的事情
当多年以后的李政和庆琳面对远钧的死去,他们心照不宣的选择了离开。带着对彼此的爱去过新的生活,这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你不是朱丽叶,我也不是罗密欧,我们只是在错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小说中的完美结局从来就不属于你和我。
从此,天桥再无风云。
 

  纵观全剧,其实20集庆琳与李政分手后,编剧便无意继续他们的爱情了。整部剧,编剧和导演的目的是为了展现模特这一领域的人生百态,而不是单纯的讲述男女主角之间的爱情。她塑造了那么多的模特。
金玉珠:硬件条件很好,最能证明这一点的就是她获得了超级模特儿大赛的亚军。但是智商和情商额度不够,这一致命伤使她无法从模特这一条路上闯出一条生路来。
朴秀儿:相比于玉珠,同样硬件条件好,智商情商皆不错,但欠一口运气。模特行业,分秒必争,蜜蕾娜曾经讽刺过远钧一句话“三年了还混不出名堂,以后估计也没什么出路”,如果不在该红的时候一炮打红,乘胜追击,就再也没有登上巅峰的机会。
金玉珍:这个女孩子出场不多我却很喜欢,她在剧中是难得带有超模气场的人。台风霸气野性,如果不是早早陨落,以她的势头,走上巅峰指日可待,庆琳和必顺都不一定是对手,奈何红颜薄命。
罗必顺:必顺这个女孩子是剧中最为单纯的模特,很少看她去钻营什么,她按部就班,但每一步都走在点子上。因为她的天赋和刻苦,大家忽视了很重要的一点,她也是个运势极佳的人。罗老板这个人虽然龌龊,但眼光毒辣,在发觉模特这一方面,他眼光也许比蜜蕾娜要好得多。遇见罗老板是必顺人生最大的转折点,而之后模特之间的相互倾轧,让她这个局外人无心插柳柳成荫,可以这么说,大争之世,她的不争把她送上了巅峰。
宋庆琳:主角光环在身,运势和天赋都有。最早发迹,也最早体会到这个行业的心酸。知识分子出身不光赋予了她的清新知性,还给了她独一无二的一份傲气。剧中有很多地方能折射这一点,第一次登台,远钧就说她“目中无人的时候最好“,撒旦秀只有她提出质疑和不满,并且一怒之下退队,失恋消沉的时候,大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宋庆琳不过如此”。正是这份傲气成就了她事业,也使她可以早早脱离天桥世界,抽身抽得干净利落。
  《天桥风云》满目悲凉,编剧无意将其打造成励志剧,她用这些有血有肉的人物表达了天桥世界的耀眼和之后的悲凉。
   在这部剧中,庆琳与两个男人之间的纠葛,击中了天桥世界中爱情脆弱的本质。在这个世界中,气氛暧昧,爱情就像木槿花一样,朝开夕落。正如李政和庆琳的爱情,在天桥的世界中,这种模式最为常见,电光火石一瞬间,爱到死去活来,最终形同陌路。所以我说编剧在20集两人分手后便无意继续他们的爱情。有人说,庆琳和李政很像,其实仔细分析一下,他们并不相像。李政为什么迷恋庆琳?只是因为她美貌,才华横溢,温柔体贴吗?错,最重要的原因是庆琳来自光明,来自李政向往的光明世界。庆琳的形象一直很正面,她聪明独立,有事业心,她很少求人,出了事,都是自己先去处理,她的野心也一直是以正大光明的手段去实现,这就是他和李政最大的不同,已经上升到了人生观的阶段。分手后,李政多次请求庆琳回到他的身边,他每求一次,我就更坚定一次他们不会走在一起,其实他只要将“回到我身边”改成“我想回到你身边”就可以改变我这个看法,李政这个人太自我了,他永远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他总是要庆琳放弃一切,为他的目标作出付出,但他却一次次打击庆琳的目标和事业,戴安娜的广告也好,金玉珠的主秀也好,例子太多了。也有人说,相比于远钧,李政更有头脑,跟庆琳的合作也最为合拍。但是,姑娘们,清醒一下吧,合作的同时算计着你,给你垫了一步台阶,再一脚踢下去,这种事李政做得少吗?李政更适合作为事业上的竞争伙伴,不是情人,也不是合作伙伴,庆琳跟他合作,只会被算计的一无所有,要不就是在无休无止的斗争,太虚耗光阴了。
  也有人说,李政和庆琳很像刘长鹤与蜜蕾娜。是有几分相似,但也不尽然,那就是李政和刘长鹤的区别。刘长鹤是个设计师,艺术家,他珍爱自己的设计。他古怪的脾气是因为他的艺术家气质和盛名之下的压力、这种压力在庆琳成为设计师后也显现了出来。35集里面,庆琳对远钧的抱怨就是来源于这种压力。对于设计师来说,设计大过天,刘长鹤在衣服被李政烧毁后,态度消沉,那是因为他真的心疼,这种心疼让他无暇思及补救措施。而李政,他的本质是商人,趋利避害,所以他可以烧毁衣服,拿庆琳的设计图给韩彩英用,他的这种行为犯了服装界的大忌讳,这也是他出狱后无法在服装界立足的原因。所以不能想当然的把这两对归为一类。
  李政回国的目的就是复仇,而庆琳只是想凭借努力获得成功,一开始他俩的目的就不同,所以最终只会渐行渐远。编剧让他们谈了13集的恋爱,这场恋爱耗尽了庆琳的气力,刻骨铭心,但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玉珍事件彻底激怒了庆琳,她觉得自己一直被嘲弄,自尊心严重受损,所以即便爱着李政,她还是选择了分手。
  这一场恋爱让庆琳元气大伤,从此以后,陪在她身边的就是赵远钧了。所以20集以后,庆琳爱情的归属就是远钧了。编剧同样用13集的剧情讲述了他们的爱情。
  其实一开始庆琳就是喜欢远钧的,奈何他们都太过年轻,仔细想想,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确实是不般配的。庆琳是高知女子,远钧是不成气候的小模特,庆琳脾气直率,远钧脾气火爆,有暴力倾向,如果一开始两个人就成了,估计也是个悲剧结局,两败俱伤。所以编剧用远钧的几个巴掌硬生生掐断了两个人。随之而来的是庆琳和李政的热恋,以及远钧的蜕变。远钧这个人,在模特领域也是极具天赋的,但是他不自知,真正知道他价值的是罗老板和蜜蕾娜,甚至李彬。远钧爱庆琳爱到骨髓,他渴望跟她站在一个位置,所以他用自己的仅有换取脱胎换骨的机会,把自己推向了巅峰。就向上文中说到的,罗老板的商人嘴脸让人作呕,但他压榨远钧的同时也成就了他,对于一个出身底层的人来说,他的可利用性决定了他能走多远。忍受着罗老板的压榨,远钧一步步向庆琳靠近。
  庆琳与李政分手,远钧也没有趁人之危,他做的依然是相伴,你伤心我陪着;你发泄、作,我承受着;有人欺负你,我护着,他笨拙着做自己能做的一切,他陪着庆琳从低谷中走了出来。陪伴果然是最好的告白。
  李政羞辱他,说他只是自己一时的替代品,远钧也不置可否,因为他要求很低,他看她开心就好,能陪着她就好。
  好多人多说庆琳对远钧只是感激,没有爱情。产生这种想法,大概是因为从一而终的观念太过根深蒂固了。庆琳本来就喜欢远钧,这一点从她跟刘长鹤的对话就能看出来,刘长鹤说“难不成你三天两头在我面前晃悠是为了跟我上床吗?,我不介意。”庆琳说“远钧以前也问过我能给他什么,可是远钧很可爱,大叔你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还说这种话。”我当时看到这里的时候就笑了,历尽辛酸的宋庆琳,回想起最初的远钧时,就像个小女生。即便是跟李政打得火热,她对远钧的喜欢也是在的,不然就不会有拍广告时主动的吻。两人在吻后尴尬,就是因为庆琳自己心里明白,这个吻并不单纯。是的,她就是同时爱两个男人,只不过其中一个在某一时刻爱得深一点罢了。扪心自问,我们难道没有同时喜欢上两个人的时候吗?不造孽就不用过多指责。
  也有人说庆琳对远钧付出的太少,根据付出比,他也是更爱李政。人和人的相处模式是不同的。庆琳为李政整理房间做饭,那是因为当时李政被打得很惨,庆琳怜惜。而20集后,庆琳感情受挫,远钧在此时已经变得成熟,他对庆琳百依百顺,宠溺到家,庆琳一开始就接受了这种模式,她霸占了赵远钧所有的关注,这是她爱赵远钧的一种方式。谁说爱就一定是付出呢,只在这部剧中,爱的方式就不只一种。李政爱庆琳的方式是完全占有,远钧爱庆琳的方式是疼爱付出,而庆琳对远钧的爱恰恰体现在依恋上,她并没有把他当做替代品,她很尊重远钧,不喜欢后辈嘲笑他,不喜欢刘老师把他当成自己的跟班随叫随到,也会在他失落的时候做鬼脸逗他,说自己愿意做他的小跟班,小奴隶。不要把这些当成庆琳的愧疚,人在补偿的时候是很低落的,宋庆琳在赵远钧的面前可是一直是很得瑟的。
  跟李政分手后,庆琳和远钧的进展很顺利,远钧并非不懂庆琳,宋庆琳设计才华和模特天赋的第一次展现他都参与其中,他知道庆琳只做模特是一种浪费,所以他鼓动她去跟刘长鹤学习。确实,远钧在设计上与庆琳的共鸣不如李政,但他尊重庆琳的选择,而且庆琳也不是一个需要男人成就的女人。
  庆琳因为嫉妒用不良手段报复了李政。这一次远钧真的生气了,远赴巴黎。庆琳也在这一次真正感受到了远钧在自己心里的分量。不然她就不会打电话问航班,也不会说没有远钧的汉城空荡荡的。当远钧说出要带她去巴黎的时候,庆琳是超级开心的,我就是在这里感觉到她彻底爱上远钧了,她毫无犹豫,甚至根本没有想到李政,如果不是李政插了一脚,加上罗老板不放人,我相信他俩早就在法国快乐的生活了。庆琳用自己的苦役解脱了远钧,看着一言不发离去的远钧,庆琳哭了,她说“没了赵远钧,她怎么活。”之后两个人都有点摇摆不定,直到庆琳对李政的最后一次反复,很多人都说庆琳还是放不下李政,但在我看来,庆琳下跪是她为两人之间的感情做的收尾。当然,这是我的上帝视角。庆琳这时心里也是不确定的,那么爱过的一个人,说放手就放手吗,不甘心也好,还爱也罢,再给自己和对方一次机会,李政却依然选择了事业。这一跪对庆琳的打击甚大,李政变成了她的心理障碍,失明成了她感情上的最后一道坎,最终这道坎,远钧陪着她跨了过去。她不再盲目,看清了自己的内心,放下了对李政的执念,于是心智不再蒙尘,恢复了视觉,看到了这个天使一样的男人。
  对于这部剧的感慨结束于此,此后的纠葛不再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