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阿富汗未来应由阿富汗人决定,美国阿富汗战略深陷困境

美国五角大楼11日发表声明称,国防部代理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当地时间11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会见阿富汗总统加尼,双方讨论了美阿安全关系、政治解决阿内部冲突等问题。
沙纳汉今年1月接替辞职的马蒂斯出任代理防长。这是他履新后首次访问阿富汗。
这份声明称,沙纳汉在会见加尼时说,美方致力于落实总统特朗普的地区战略以实现对阿富汗的承诺。双方还讨论了广泛的防务议题,包括美阿安全关系的重要性以及政治解决阿内部冲突等。沙纳汉重申,美方将继续支持阿富汗政府军保卫国家。
美国防部当天发表的另一份声明透露,沙纳汉此行还将同阿方其他领导人广泛讨论防务问题,并会见部分驻阿美军官兵。随后,他将前往比利时布鲁塞尔参加北约防长会议,就北约盟国增加军费等问题同与会代表进行讨论。
特朗普5日在发表国情咨文演讲时重申要减少驻阿美军。有媒体报道称,沙纳汉此行有意了解当前局势,以便向白宫汇报。
今年1月下旬,美国政府阿富汗和解事务特别代表哈利勒扎德与塔利班武装代表进行谈判。美国媒体分析称,美国是否从阿富汗撤军成为和谈的重要议题。塔利班方面要求美军撤离,阿富汗政府则担忧美方撤军将导致局势混乱。

《华尔街日报》分析认为,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突访阿富汗主要是为了在美方同塔利班就撤军问题达成框架协议的背景下,向外界表明美国不会“放弃”阿富汗政府。然而,一些批评人士认为,美国混乱的阿富汗政策正令其在阿富汗陷入“骑虎难下”的尴尬境地,美国与塔利班谈判旨在从阿富汗“体面撤军”,而不是给阿富汗带来真正的和平。

核心阅读

报道称,沙纳汉此行正值各方就达成和平协议努力谈判之际,他希望能与驻阿指挥官实地交流,了解局势,以便向特朗普总统做汇报。此外,沙纳汉还计划与阿富汗总统加尼举行会晤。上个月,美国官员与塔利班代表就美国撤军、阿富汗内部对话及停火等问题在多哈举行会晤,并证实双方已就阿富汗和平进程取得“重大进展”。本月5日,塔利班高层人士和阿富汗重要政治人物开始参加由俄罗斯方面牵头的对话,但阿富汗政府代表并未受到邀请。沙纳汉表示,“阿富汗政府不能在攸关阿富汗前途的讨论中缺席”,阿富汗的未来应该由阿富汗人决定,这与美国无关,而与阿富汗有关。俄罗斯卫星网11日称,阿富汗总统加尼表示,他希望阿富汗实现持久和平,并称愿意让塔利班在喀布尔设立一处办事处。

2月11日,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突访阿富汗,这是其担任代理防长以来首次对阿富汗进行访问。在访问期间,沙纳汉同包括阿富汗总统加尼在内的阿高级官员进行了会晤,双方讨论了政治解决阿内部冲突、美阿安全关系等问题。

《华尔街日报》分析认为,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突访阿富汗主要是为了在美方同塔利班就撤军问题达成框架协议的背景下,向外界表明美国不会“放弃”阿富汗政府。然而,一些批评人士认为,美国混乱的阿富汗政策正令其在阿富汗陷入“骑虎难下”的尴尬境地,美国与塔利班谈判旨在从阿富汗“体面撤军”,而不是给阿富汗带来真正的和平。

据路透社11日报道,为推动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和谈,结束长达17年的战乱局面,美国代理防长沙纳汉当天突访阿富汗。这是沙纳汉去年12月担任美国代理防长以来,首次访阿。

3522vip,美国政府内部在阿富汗政策如何调整方面存在一定混乱

2月11日,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突访阿富汗,这是其担任代理防长以来首次对阿富汗进行访问。在访问期间,沙纳汉同包括阿富汗总统加尼在内的阿高级官员进行了会晤,双方讨论了政治解决阿内部冲突、美阿安全关系等问题。

对于外界关心的美国从阿富汗撤军问题,沙纳汉表示,美国在阿富汗有重要安全利益,他目前没有接到减少驻阿美军的通知。不过,有美国官员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驻阿美军正为撤走一半兵力做准备,目前驻阿美军约有1.4万人。美联社评论认为,与前防长马蒂斯相比,曾担任波音高管的沙纳汉是外交政策圈的“门外汉”,他或可借此访向外界表述其对阿富汗问题的看法。

沙纳汉在访问期间反复表态,阿富汗政府参与到和平谈判中非常重要,阿富汗的面貌应由本国人民而不是美国决定。目前,美国政府急于从阿富汗撤军,因此正加快推进同塔利班的和谈进程。美国总统特朗普2月5日在发表国情咨文演讲时再次重申将减少在阿富汗的美国驻军。特朗普曾多次批评美国在外陷入旷日持久的战争,对于从叙利亚和阿富汗撤军意愿强烈。

美国政府内部在阿富汗政策如何调整方面存在一定混乱

另据俄罗斯卫星网11日报道,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陆军上将沃特尔表示,美国可能会在最近几周内开始从叙利亚撤出地面部队。

今年1月底,美国政府阿富汗和解事务特别代表哈利勒扎德与塔利班武装代表在卡塔尔进行谈判。双方就“签署和平协议后18个月内外国军队撤离阿富汗”等问题达成共识。塔利班向美方承诺,确保阿富汗不会受“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利用而发动针对美国及其盟友的袭击。据悉,双方下一轮谈判预计将于2月晚些时候举行。

沙纳汉在访问期间反复表态,阿富汗政府参与到和平谈判中非常重要,阿富汗的面貌应由本国人民而不是美国决定。目前,美国政府急于从阿富汗撤军,因此正加快推进同塔利班的和谈进程。美国总统特朗普2月5日在发表国情咨文演讲时再次重申将减少在阿富汗的美国驻军。特朗普曾多次批评美国在外陷入旷日持久的战争,对于从叙利亚和阿富汗撤军意愿强烈。

哈利勒扎德随后访问阿富汗,向加尼通报了他与塔利班武装谈判内容。加尼呼吁塔利班武装放下武器与阿富汗政府进行直接谈判。然而,塔利班一直以来拒绝与阿政府直接对话,并拒绝承认阿富汗现政府,指责其为西方扶植的“傀儡政权”。

今年1月底,美国政府阿富汗和解事务特别代表哈利勒扎德与塔利班武装代表在卡塔尔进行谈判。双方就“签署和平协议后18个月内外国军队撤离阿富汗”等问题达成共识。塔利班向美方承诺,确保阿富汗不会受“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利用而发动针对美国及其盟友的袭击。据悉,双方下一轮谈判预计将于2月晚些时候举行。

美国舆论认为,沙纳汉此次访阿并未表明阿富汗政府将以何种方式、在何时加入美方同塔利班之间的和谈。《华尔街日报》报道称,阿方用当地语言发布的声明写有美方承诺不会在训练、反恐等领域放弃阿富汗安全部队的内容,但美方发布的英语版本声明则没有这一内容。

哈利勒扎德随后访问阿富汗,向加尼通报了他与塔利班武装谈判内容。加尼呼吁塔利班武装放下武器与阿富汗政府进行直接谈判。然而,塔利班一直以来拒绝与阿政府直接对话,并拒绝承认阿富汗现政府,指责其为西方扶植的“傀儡政权”。

对于当前美国表现出急于从阿富汗撤军的心态,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近期撰文称,“阿富汗战争已经耗资超过1万亿美元,阿富汗安全形势正在陷入缓慢恶化的僵局”。《国家利益》杂志网站刊发南亚问题专家阿卜杜·巴西特的文章分析称,因为美国南亚政策进展缓慢、阿富汗安全局势趋向恶化,美国政府正不断对阿富汗局势失去耐心。

美国舆论认为,沙纳汉此次访阿并未表明阿富汗政府将以何种方式、在何时加入美方同塔利班之间的和谈。《华尔街日报》报道称,阿方用当地语言发布的声明写有美方承诺不会在训练、反恐等领域放弃阿富汗安全部队的内容,但美方发布的英语版本声明则没有这一内容。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内部在阿富汗政策如何调整方面存在一定混乱。去年12月,前防长马蒂斯因阿富汗、叙利亚撤军等问题与总统意见不合宣布辞职。此次沙纳汉到访阿富汗,也强调迄今他没有收到白宫任何削减驻阿富汗美军规模的指令。

对于当前美国表现出急于从阿富汗撤军的心态,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近期撰文称,“阿富汗战争已经耗资超过1万亿美元,阿富汗安全形势正在陷入缓慢恶化的僵局”。《国家利益》杂志网站刊发南亚问题专家阿卜杜·巴西特的文章分析称,因为美国南亚政策进展缓慢、阿富汗安全局势趋向恶化,美国政府正不断对阿富汗局势失去耐心。

在推进谈判的同时,美军的军事行动也在升级。阿富汗北部萨尔普勒省和西部巴德吉斯省2月9日晚间到10日早晨先后发生政府军与塔利班武装分子的冲突,共造成29人死亡。《纽约时报》的报道称,美军目前已将在阿军事行动升级到了2014年以来的最高烈度,仅从去年9月以来,就进行了大约2100次空袭和炮击。有分析称,这同上世纪70年代美国在越南战场希望以升级军事行动推动停火谈判如出一辙,但历史证明这样的战略思路并不奏效。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内部在阿富汗政策如何调整方面存在一定混乱。去年12月,前防长马蒂斯因阿富汗、叙利亚撤军等问题与总统意见不合宣布辞职。此次沙纳汉到访阿富汗,也强调迄今他没有收到白宫任何削减驻阿富汗美军规模的指令。

美国“一走了之”的心态无法帮助阿富汗真正建立起和平

在推进谈判的同时,美军的军事行动也在升级。阿富汗北部萨尔普勒省和西部巴德吉斯省2月9日晚间到10日早晨先后发生政府军与塔利班武装分子的冲突,共造成29人死亡。《纽约时报》的报道称,美军目前已将在阿军事行动升级到了2014年以来的最高烈度,仅从去年9月以来,就进行了大约2100次空袭和炮击。有分析称,这同上世纪70年代美国在越南战场希望以升级军事行动推动停火谈判如出一辙,但历史证明这样的战略思路并不奏效。

美国前驻阿大使瑞安·克罗克表示,华盛顿加快推进同塔利班和谈的唯一解释是,美国已经厌倦了深陷阿富汗战争泥潭,眼下只想尽力争取“最好的条件”脱身,但这个进程完全没有考虑阿富汗政府,这是非常危险的。美国舆论普遍认为,美国“一走了之”的心态无法帮助阿富汗真正建立起和平。

美国“一走了之”的心态无法帮助阿富汗真正建立起和平

巴基斯坦白沙瓦大学和平与冲突研究所研究员比拉尔·肖卡特对本报记者表示,即使塔利班同意与阿富汗政府直接对话,也很可能只是用以换取美军撤离的“权宜之计”,这也并不意味着阿富汗将很快迎来和平。塔利班长期以来拒绝同阿富汗政府直接对话,在当前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缺乏政治互信的前提下,美国的撤军举动加剧了各方对于阿富汗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

美国前驻阿大使瑞安·克罗克表示,华盛顿加快推进同塔利班和谈的唯一解释是,美国已经厌倦了深陷阿富汗战争泥潭,眼下只想尽力争取“最好的条件”脱身,但这个进程完全没有考虑阿富汗政府,这是非常危险的。美国舆论普遍认为,美国“一走了之”的心态无法帮助阿富汗真正建立起和平。

有分析认为,一个仓促达成的协议加上美国撤军,会使阿富汗局势变得更加不稳定,甚至可能出现更大规模内战,给“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提供扩大势力的空间。《华盛顿邮报》在一篇社论中指出,美军的确可以从阿富汗撤出,但这不能确保阿富汗政府以及该国的政治秩序能够继续维持下去。《纽约时报》采访多位美国阿富汗问题专家后警告称,当前美国政策调整“可能导致阿富汗重新陷入漫长而又残酷的内战”。

巴基斯坦白沙瓦大学和平与冲突研究所研究员比拉尔·肖卡特对本报记者表示,即使塔利班同意与阿富汗政府直接对话,也很可能只是用以换取美军撤离的“权宜之计”,这也并不意味着阿富汗将很快迎来和平。塔利班长期以来拒绝同阿富汗政府直接对话,在当前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缺乏政治互信的前提下,美国的撤军举动加剧了各方对于阿富汗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

肖卡特说,美国希望在7月阿富汗总统大选前与塔利班达成协议,但无论是“和平协议”还是“撤军协议”,短时间内匆忙达成的协议能否让阿富汗真正通往和平,仍需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有分析认为,一个仓促达成的协议加上美国撤军,会使阿富汗局势变得更加不稳定,甚至可能出现更大规模内战,给“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提供扩大势力的空间。《华盛顿邮报》在一篇社论中指出,美军的确可以从阿富汗撤出,但这不能确保阿富汗政府以及该国的政治秩序能够继续维持下去。《纽约时报》采访多位美国阿富汗问题专家后警告称,当前美国政策调整“可能导致阿富汗重新陷入漫长而又残酷的内战”。

巴基斯坦国际关系评论员谢赫扎德·乔杜里认为,美军撤离后最理想的局面是,阿富汗国内的政治分歧得以消除、安全形势得到扭转。然而,美军撤离后也可能出现最坏的结局——军事冲突升级、阿富汗新一轮内部分裂恶化。竭力避免最坏局面的出现,是下一步所有阿富汗和谈的目标所在。(记者
胡泽曦 丁雪真)

肖卡特说,美国希望在7月阿富汗总统大选前与塔利班达成协议,但无论是“和平协议”还是“撤军协议”,短时间内匆忙达成的协议能否让阿富汗真正通往和平,仍需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巴基斯坦国际关系评论员谢赫扎德·乔杜里认为,美军撤离后最理想的局面是,阿富汗国内的政治分歧得以消除、安全形势得到扭转。然而,美军撤离后也可能出现最坏的结局——军事冲突升级、阿富汗新一轮内部分裂恶化。竭力避免最坏局面的出现,是下一步所有阿富汗和谈的目标所在。

驻美国记者 胡泽曦 驻巴基斯坦记者 丁雪真

(人民日报华盛顿、伊斯兰堡2月12日电)

作者简介

姓名:胡泽曦 丁雪真 工作单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