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生殖技术对使女的影响

这部片最大的bug就是没有考虑到辅助生殖技术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一定要qj才能怀孕吗?不会啊,手术就可以~一定要卵和子宫来自于同一个人吗?不一定啊,有健康卵子和健康子宫的可以是不同的人呀~夫妻不孕的原因来自于男方还是女方?能检查出来啊,然后健康的精子和卵子配对就好了呀!

当今社会,全球公认的不孕不育发病率为10%左右,中国并没有公布自己的流病数据。一开始我是不相信这个数的,哪有那么多人不孕!骗人的吧?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身边有越来越多的人因为种种原因迟迟没有小孩,我才慢慢的醒悟,或许~真实世界的比例不只10%……

因为工作的原因,走访过几家辅助生殖中心。看着满满当当的辅助生殖中心里的患者,比起三甲医院的门诊部有过之而无不及~心里不禁感叹,如果没有这项技术,在传统观念如此深入人心的中国,这些患者的家庭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即便有现代医学的帮助,仍然有部分家庭不得不经历多次失败。那些没办法生育自己小孩的家庭,痛苦不言而喻。

不孕不育其实是两种病,一个是不能产生健康的受精卵(原因可能来自于母亲的卵子、父亲的精子或者结合时的基因突变),一个是没有健康的子宫让胚胎发育成长。

第一种情况,国外有精子库卵子库可供大家选择。当一对夫妻有一方有问题,并且确认无法通过自己的基因培养出健康受精卵时,可以在精子库或者卵子库里去选择,然后通过体外受精技术培养出健康的受精卵。这样的做,最大的bug就是,这个孩子只跟家里一方有血缘关系。在如此强调血浓于水的国内,另一方如何跨过心里那道坎,是个问题。当然,在面临这个问题之前,还要面临法律问题……目前国内精子库很少,而且法律规定只能用于医学研究,不能用于临床治疗。也就是说,即使有人想做,也是不可以的……

另外一种情况,就是不育,由于女性子宫畸形等问题,即便有健康的受精卵,也很难将胚胎留在子宫内直到足月生产。这类的人,完全符合代孕的适应症。但在中国,代孕是非法的~我认识一对夫妇,就是这种情况,所以女方不得不经历多次流产,以期待自己把孩子生下来………有人说,代孕有道德风险,对代孕妈妈不公平。但我却认为,相对于剧中没有人身自由,没有尊严的使女,现代社会的代孕妈妈是有尊严和选择权利的,并且值得尊重的。她们可以选择是否做代孕,并且能收到令她们满意的酬劳。而且不允许代孕,对这种不育的女性又公平吗?要么就得一生都放弃做妈妈,要么就得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来孕育一个孩子!

如果考虑到辅助生殖的业态,以及医疗技术的发展,我相信使女的世界是很难真实存在的。即便未来不孕不育的发病率持续升高,医学依然能帮助人们繁衍后代,只不过那时候,受到经济学的影响,需求增加,供给减少,健康那个卵子和子宫的价格会比现在高一些。

~~~~~分割线~~~~~

相反,这部剧让我感受最深的讽刺,对在中国执行了20年对计划生育的讽刺……一切都是相反的,一切又那么相似。

中国在2018年的大部委改革中,已经将“计划生育”彻底的从部级名单上摘除了。自从2013年逐步放开二胎政策以来,国内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夫妻选择生老二了。对于国家来说,需要有更多的新鲜血液注入,国家和民族才有未来。所以鼓励生育,甚至支持辅助生殖技术发展和推广的政策,或许都正在路上。不过根据过去几年的研究数据表明,经过了一代人的计划生育之后,放开二胎的政策并没有有效的刺激生育率的回升。相反,由于计划生育对人口结构和社会环境的影响,抑制了相当一部分人的生育意愿,导致目前我国的生育水平一直在1.2以下,甚至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按照户籍人口计算,出现了低于1的超低生育水平。也就是说,这一代正值生育期的80后90后们,都没有太强烈的生育意愿。而1980年,正是我国计划生育开始的第一年………

计划生育,在新中国建立之初就开始讨论,从文化时期的鼓励生育,到70年代成立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到80年通过《婚姻法》规定,夫妻双方都有施行计划生育的义务。计划生育政策正式登上历史舞台。或许有人还有记得,那些在山洞里出生的孩子(为了躲避计生委主任的追捕,妈妈不得不躲在山洞里生娃),那些被扔在卫生院垃圾桶里的孩子(被计生委执行引产的早产儿们,已经成型的胎儿,甚至有的生下来已经能活了,却被被丢弃在医院的垃圾桶里),他们是否被认定为人,唯一的区别就是是否被计生委发现……那个年代在基层的公务员们,多多少少都有知道甚至参与过计划生育的执行工作,只是那段经历大家都不会主动提起。

突然想起一个小插曲,曾经我在一家私立妇产医院,看到专家组中有个医生的介绍,很简单:“计划生育万例手术无事故先进个人”,突然觉得浑身一哆嗦。我一直认为,毕竟都是人human
being,看见一个又一个孩子死在手上,心里总会有些不忍有些愧疚。那又是什么样的人,会把这样的经历当作光辉历史,在个人介绍里张扬?我不能理解,不能理解那个人、那些事、那个时代。

记得那是我三观还没形成的小时候,遇到一个外教,在课外交流时问到是否我们有兄弟姐妹,我们都没有,那时还很奇怪,他为啥会问这样的问题,他为啥会表现出对我们的怜悯。等我长大,等到我当了妈妈,等到我看了这部剧,那种怜悯我却懂了。

在那个极端的社会环境下,极端的政策实施,然后有极端的人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造就了一个极端的时代。还好~已经过去了,虽然历史还会隐隐作痛,但还好在今天生活的我们不用承受人家怜悯的目光,可以拥有选择的权利。而现在的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维护自己选择的权利。

剧里有一句话:There is more than one kind of freedom. There is freedom
to and freedom from.希望我们每个人能一直保有这种自由freedom to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敏以食为天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