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一原文,过背阴铺

扰扰风尘里,驰驱废咏吟。乾坤开异境,山水豁灵心。云色环青嶂,溪声泻素琴。苍茫深树里,岭背霭轻阴。——清代·缪公恩《过背阴铺
其一》

冰根几本护苍苔,风叶参差露蕊开。岂有国香生笔底,却教仙蝶误飞来。——清代·缪公恩《友人索画兰并题》

水映霞光浪影红,伊人门在夕阳东。兴来不用山阴棹,芳径携筇趁晚风。——清代·缪公恩《访李松峰维翰》

潾潾泮水细生波,绿影参差掩芰荷。斗室最宜新雨后,薰风凉到北窗多。——清代·缪公恩《学廨漫吟
其一》

过背阴铺 其一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沈阳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父亲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濡染,喜交文人雅士。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50岁时出任盛京礼部右翼官学助教,后主讲沈阳萃升书院,培养了一批有名的文人。在沈阳书院留学的朝鲜国学生,学成归国后多在朝鲜文人中享有威望,仍念念不忘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沈阳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缺憾。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两千八百余首。可惜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六百余首。

缪公恩

丰神绰约曳轻裾,凤翥鸾翔任所如。爬背当年遭斥后,可曾重款蔡经庐。——清代·缪重熙《题麻姑仙人小影二首
其二》

题麻姑仙人小影二首 其二

书剑无成学两违,论交偏自慎脂韦。饥蚕乙乙待人饲,野鹤丁丁何处飞。的皪冰心原是净,伶俜诗骨不能肥。蹇驴驮我出门去,太息荆州已掩帏。——清代·缪烜《出门口占》

出门口占

青山深处草堂开,面面峰峦拥翠来。短榻临风当槛坐,野花乘雨傍篱栽。参差树影迷樵径,清冷泉声到钓台。随意徘徊随量醉,人间何事觉蓬莱。——清代·缪公恩《山居》

山居

清代:缪公恩

青山深处草堂开,面面峰峦拥翠来。短榻临风当槛坐,野花乘雨傍篱栽。

参差树影迷樵径,清冷泉声到钓台。随意徘徊随量醉,人间何事觉蓬莱。

1

友人索画兰并题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沈阳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父亲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濡染,喜交文人雅士。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50岁时出任盛京礼部右翼官学助教,后主讲沈阳萃升书院,培养了一批有名的文人。在沈阳书院留学的朝鲜国学生,学成归国后多在朝鲜文人中享有威望,仍念念不忘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沈阳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缺憾。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两千八百余首。可惜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六百余首。

缪公恩

夜气澄虚白露清,佛镫冷照石龛明。西风万壑吹黄叶,飞向山窗作雨声。——清代·缪公恩《双峰寺夜作》

双峰寺夜作

吾乡虽片壤,耕读能兼资。自遭兵燹后,人士多仳离。况复巷无人,大概因阻饥。即有好修者,何处可下帷。兹当因威振,丑类都诛夷。所在重文运,学校岂遽衰。哲匠采葑菲,勤者人泮池。今年举旷典,数案萃一时。故里纵萧索,不乏磊落姿。累试火候足,固将绝尘驰。观光在初学,亦望骥尾随。家驹与时彦,何幸逢昌期。云梯联步上,骏足贵不羁。拔茅以其汇,占吉当无疑。一一偿厥愿,此心良足怡。所恨南冠絷,被掳为凄其。何日得重见,各遂昔所期。其间有佳士,是我积年知。临风拭望眼,郁郁长相思。——清代·缪重熙《忆里中应试诸人》

忆里中应试诸人

五十年来无见期,分明昨夜俨容仪。也知同气情还在,入梦教吾为赋诗。——清代·缪思勃《梦见第二女兄》

梦见第二女兄

清代:缪思勃

五十年来无见期,分明昨夜俨容仪。也知同气情还在,入梦教吾为赋诗。

1

访李松峰维翰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沈阳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父亲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濡染,喜交文人雅士。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50岁时出任盛京礼部右翼官学助教,后主讲沈阳萃升书院,培养了一批有名的文人。在沈阳书院留学的朝鲜国学生,学成归国后多在朝鲜文人中享有威望,仍念念不忘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沈阳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缺憾。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两千八百余首。可惜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六百余首。

缪公恩

击碎琅琊处仲壶,十年踪迹遍江湖。淩云才笔惭鹦鹉,芳草年华怨鹧鸪。朋辈风流依白社,酒人星散感黄垆。凤城烟月蓉城柳,两地相思无日无。——清代·缪荃孙《留别成都友人三首
其三》

留别成都友人三首 其三

当窗草长莫轻芟,新雨过亭绿映衫。住我只须临水槛,看人常使饱风帆。药能延寿宜多蓄,书不干私莫固缄。堪笑丈夫无大志,愿成脉望判仙凡。——清代·缪赞熙《杂感八首
其八》

杂感八首 其八

少陵诗一编,光燄腾万丈。草堂有遗祠,花时恣探赏。良朋联胜会,马齿惭虚长。篮舆穿林入,野竹淩霄上。百花媚古潭,千载勤遐想。许子今词伯,高吟共繁响。琼瑶昨见报,清激绝摹仿。只愧坳堂水,难为沧海仰。小池一篑盈,杜厦万间广。临渊深浅殊,问君焉结网。——清代·缪焕章《和许晓东韵》

和许晓东韵

清代:缪焕章

少陵诗一编,光燄腾万丈。草堂有遗祠,花时恣探赏。

良朋联胜会,马齿惭虚长。篮舆穿林入,野竹淩霄上。

百花媚古潭,千载勤遐想。许子今词伯,高吟共繁响。

琼瑶昨见报,清激绝摹仿。只愧坳堂水,难为沧海仰。

小池一篑盈,杜厦万间广。临渊深浅殊,问君焉结网。

1

学廨漫吟 其一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沈阳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父亲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濡染,喜交文人雅士。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50岁时出任盛京礼部右翼官学助教,后主讲沈阳萃升书院,培养了一批有名的文人。在沈阳书院留学的朝鲜国学生,学成归国后多在朝鲜文人中享有威望,仍念念不忘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沈阳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缺憾。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两千八百余首。可惜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六百余首。

缪公恩

开奁一视大异事,此镜逼真为我制。不知是我是古人,二千年前有此字。八分之书刻画精,其右曰仲左曰英。寻绎唐隶适吻合,轮郭如故朝代更。友人沈君得此物,反覆审睇勤披拂。纵然宝重如连城,睹字谓为予所独。当作琼瑶赠故人,菱花秋水露精神。将邪岂是尘中物,琬琰从来席上珍。只我自疑还自笑,金环小劫纷难道。虽信阳休匪古人,何知乾德同年号。昔之仲英果若何,毋亦与我同蹉跎。麟阁功名男子事,如何名与氏俱磨。幸哉形制犹完好,小于楪子偏明了。不用蟠螭与纽龟,已知隶古来天宝。因思唐政昔不纲,金镜晦彩韬光芒。上东门外胡儿啸,长信宫中帝业荒。钗擘钿分俱莫保,况如此镜尤微渺。照影无能共帨鞶,坠奁止合埋蓬葆。物生显晦真有期,因因果果漫狐疑。镜存当日伊非我,镜在今时我即伊。惠鱼庄蝶谁先觉,色相虚空浑不著。混沌休令窍窍通,灵源只觉头头活。本来面目知不知,睇观转复笑詅痴。君去我来墩属我,荆公曾为谢公嗤。我亦于兹增一解,从来世事皆桑海。一镜存留付后人,要知自有李程在。——清代·缪焕章《唐镜歌》

唐镜歌

风尘弹指十年馀,秋月春花忆旧庐。沧海片帆君自去,故人萧索竟何如。——清代·缪公恩《送叶逸林南归写兰于扇赠之
其一》

送叶逸林南归写兰于扇赠之 其一

四日犹新婚,出门何草草。离别有千名,此别古来少。萧声绝不欢,麝气偏可恼。本是吉时辰,翻为恶怀抱。羞涩红烛枝,仿佛颜色好。焉能识心性,尚未辨手爪。墙下花娟娟,篱边竹袅袅。春光岂别时,况走燕京道。念子嫁已迟,恐我归复老。——清代·缪谟《出门》

出门

清代:缪谟

四日犹新婚,出门何草草。离别有千名,此别古来少。

萧声绝不欢,麝气偏可恼。本是吉时辰,翻为恶怀抱。

羞涩红烛枝,仿佛颜色好。焉能识心性,尚未辨手爪。

墙下花娟娟,篱边竹袅袅。春光岂别时,况走燕京道。

念子嫁已迟,恐我归复老。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