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登录网址:过背阴铺,书桃花扇传奇后

石径白皑皑,车轮碾翠苔。路从山脚断,屋向树头开。峰影连窗暗,岚光扑面来。何当一栖息,曳屐暂徘徊。——清代·缪公恩《过背阴铺
其二》

无愁天子爱繁华,媮取金陵作帝家。燕子新词听未足,春风已落后庭花。——清代·缪公恩《书桃花扇传奇后
其一》

濛濛如雾复如烟,滴沥声中夜不眠。忽被北风收拾去,碧空云净月当天。——清代·缪公恩《夜晴》

扰扰风尘里,驰驱废咏吟。乾坤开异境,山水豁灵心。云色环青嶂,溪声泻素琴。苍茫深树里,岭背霭轻阴。——清代·缪公恩《过背阴铺
其一》

过背阴铺 其二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沈阳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父亲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濡染,喜交文人雅士。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50岁时出任盛京礼部右翼官学助教,后主讲沈阳萃升书院,培养了一批有名的文人。在沈阳书院留学的朝鲜国学生,学成归国后多在朝鲜文人中享有威望,仍念念不忘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沈阳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缺憾。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两千八百余首。可惜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六百余首。

缪公恩

风。卖杏花声小院东。春寒峭,侵晓听朦胧。——清代·缪珠荪《十六字令》

ca88登录网址,十六字令

白草黄沙望不穷,旄旗大漠鼓天风。男儿未带封侯骨,牛斗□横剑气红。——清代·缪公恩《塞下曲》

塞下曲

濛濛如雾复如烟,滴沥声中夜不眠。忽被北风收拾去,碧空云净月当天。——清代·缪公恩《夜晴》

夜晴

清代:缪公恩

濛濛如雾复如烟,滴沥声中夜不眠。忽被北风收拾去,碧空云净月当天。

1

书桃花扇传奇后 其一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沈阳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父亲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濡染,喜交文人雅士。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50岁时出任盛京礼部右翼官学助教,后主讲沈阳萃升书院,培养了一批有名的文人。在沈阳书院留学的朝鲜国学生,学成归国后多在朝鲜文人中享有威望,仍念念不忘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沈阳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缺憾。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两千八百余首。可惜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六百余首。

缪公恩

书剑无成学两违,论交偏自慎脂韦。饥蚕乙乙待人饲,野鹤丁丁何处飞。的皪冰心原是净,伶俜诗骨不能肥。蹇驴驮我出门去,太息荆州已掩帏。——清代·缪烜《出门口占》

出门口占

濛濛如雾复如烟,滴沥声中夜不眠。忽被北风收拾去,碧空云净月当天。——清代·缪公恩《夜晴》

夜晴

天涯无地寄吟身,庾氏飘零阮氏贫。不分揶揄逢路鬼,最相契阔是钱神。清门零落无昆季,旅况艰难仗老亲。除是清山知此意,几曾艳蹋六街尘。——清代·缪荃孙《留别成都友人三首
其二》

留别成都友人三首 其二

清代:缪荃孙

天涯无地寄吟身,庾氏飘零阮氏贫。不分揶揄逢路鬼,最相契阔是钱神。

清门零落无昆季,旅况艰难仗老亲。除是清山知此意,几曾艳蹋六街尘。

1

夜晴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沈阳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父亲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濡染,喜交文人雅士。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50岁时出任盛京礼部右翼官学助教,后主讲沈阳萃升书院,培养了一批有名的文人。在沈阳书院留学的朝鲜国学生,学成归国后多在朝鲜文人中享有威望,仍念念不忘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沈阳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缺憾。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两千八百余首。可惜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六百余首。

缪公恩

鸡犬楼窑顶,老小居窑腹。煤气𤌏窑中,长年炕火燠。——清代·缪烜《塞上即目俚言十首
其七》

塞上即目俚言十首 其七

四日犹新婚,出门何草草。离别有千名,此别古来少。萧声绝不欢,麝气偏可恼。本是吉时辰,翻为恶怀抱。羞涩红烛枝,仿佛颜色好。焉能识心性,尚未辨手爪。墙下花娟娟,篱边竹袅袅。春光岂别时,况走燕京道。念子嫁已迟,恐我归复老。——清代·缪谟《出门》

出门

秋思茫茫海样宽,惯冲风雪上长安。马蹄岁月真虚掷,鸡肋功名亦太难。豪气未除犹跌宕,狂言偶发又阑珊。黄金易尽朱颜老,空叹虞翻骨相寒。——清代·缪荃孙《留别成都友人三首
其一》

留别成都友人三首 其一

清代:缪荃孙

秋思茫茫海样宽,惯冲风雪上长安。马蹄岁月真虚掷,鸡肋功名亦太难。

豪气未除犹跌宕,狂言偶发又阑珊。黄金易尽朱颜老,空叹虞翻骨相寒。

1

过背阴铺 其一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沈阳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父亲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濡染,喜交文人雅士。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50岁时出任盛京礼部右翼官学助教,后主讲沈阳萃升书院,培养了一批有名的文人。在沈阳书院留学的朝鲜国学生,学成归国后多在朝鲜文人中享有威望,仍念念不忘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沈阳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缺憾。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两千八百余首。可惜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六百余首。

缪公恩

丰神绰约曳轻裾,凤翥鸾翔任所如。爬背当年遭斥后,可曾重款蔡经庐。——清代·缪重熙《题麻姑仙人小影二首
其二》

题麻姑仙人小影二首 其二

书剑无成学两违,论交偏自慎脂韦。饥蚕乙乙待人饲,野鹤丁丁何处飞。的皪冰心原是净,伶俜诗骨不能肥。蹇驴驮我出门去,太息荆州已掩帏。——清代·缪烜《出门口占》

出门口占

青山深处草堂开,面面峰峦拥翠来。短榻临风当槛坐,野花乘雨傍篱栽。参差树影迷樵径,清冷泉声到钓台。随意徘徊随量醉,人间何事觉蓬莱。——清代·缪公恩《山居》

山居

清代:缪公恩

青山深处草堂开,面面峰峦拥翠来。短榻临风当槛坐,野花乘雨傍篱栽。

参差树影迷樵径,清冷泉声到钓台。随意徘徊随量醉,人间何事觉蓬莱。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