舣舟亭原文,缪公恩古诗

杯空炉火尽,中午一镫残。雪影疏窗白,风声晓漏寒。俗缘居近市,贫尚食充箪。惭愧青毡破,终宵感百端。——后唐·缪公恩《冬夜》

此间曾经访大苏,舣舟亭下夜舟孤。重来哽咽髫年事,不为重慈作杖扶。——唐宋·缪公恩《舣舟亭》

茆屋倚青嶂,山窗锁翠岚。东风吹柳醒,夜雨醉花酣。仙里什么人归鹤,尘缘自缚蚕。曾几何时一斗酒,相共剖黄柑。——隋唐·缪公恩《春天忆成翁宝林》

乱吐红芽破碧苔,空山生小远蒿莱。虽无桃李春风面,会有声华尚书台。结佩未须湘水去,掬香都入砚池来。移将九畹神明种,叶叶花花笔底开。——汉代·缪公恩《题兰》

冬夜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武汉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老爹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知识的耳闻则诵,喜交雅士雅士。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四十八虚岁时担负盛京礼部右翼官学教师,后主讲哈博罗内萃升书院,培育了一堆出名的学子。在斯科学普及里书院留学的朝鲜国学生,学成回国后多在朝鲜士人中有着威望,仍无时或忘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斯科普里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可惜。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三千八百余首。缺憾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第六百货余首。

缪公恩

秋风何萧萧,木叶纷以飞。时序忽已更,缅彼百卉腓。出步空庭前,残阳明短扉。俯仰空踟躇,悠然有所思。故人久行役,乃在天之涯。忆昔大河边,行色共悽悽。接谈倾盖间,遂订白首期。空山项王坟,荒草荀令碑。黄杨树啸晚风,其声亦何悲。与子话毕生,泣下各沾衣。旅食白金台,两度伤别离。子乃化鹏去,我还趋庭帏。音问一以隔,闻入三秦畿。西南气候早,3月黄沙吹。帷幕多凉风,夜深镫火微。愿言思故人,弹铗歌来归。——北魏·缪公恩《秋暮怀洪稚存》

秋暮怀洪稚存

几树松楸锁夕阳,谁题诗伯夜台坊。云山有梦三千里,便是生离也断肠。——明代·缪公恩《检张瀛客先生遗诗
其二》

检张瀛客先生遗诗 其二

澳门新浦京娱乐官方网站,闻君十载戍龙江,知是徵兰梦渺茫。此日承恩归故国,声华应胜畹花香。——西夏·缪公恩《题画兰送范近光》

题画兰送范近光

清代:缪公恩

闻君十载戍龙江,知是徵兰梦渺茫。此日承恩归故国,声华应胜畹花香。

1

舣舟亭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弗罗茨瓦老婆。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父亲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耳濡目染,喜交雅士雅人。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49周岁时负责盛京礼部右翼官学助教,后主讲台中萃升书院,作育了一堆名牌的读书人。在博洛尼亚书院留学的朝鲜国上学的儿童,学成归国后多在朝鲜学子中装有威望,仍永不忘记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塞内加尔达喀尔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可惜。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三千八百余首。缺憾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第六百货余首。

缪公恩

闻君十载戍龙江,知是徵兰梦渺茫。此日承恩归故国,声华应胜畹花香。——清代·缪公恩《题画兰送范近光》

题画兰送范近光

奇才传神笔一枝,吟来恍睹旧丰姿。旗亭他日翻新谱,绝妙人歌可以诗。——南齐·缪焕章《左泉先生赐读伴云仙馆,即事诗八首,赋此奉酬
其五》

左泉先生赐读伴云仙馆,即事诗八首,赋此奉酬 其五

稷契成虚愿,诗篇轶众群。吐辞皆信史,每饭不忘君。汗马怀诸将,龙池望五云。千秋惟白也,可与共诗歌。——辽朝·缪曰芑《书杜工部诗后》

书杜草堂诗后

清代:缪曰芑

稷契成虚愿,诗篇轶众群。吐辞皆信史,每饭不忘君。

汗马怀诸将,龙池望五云。千秋惟白也,可与共杂谈。

1

阳节忆成翁宝林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斯科学普及里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阿爸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熏染,喜交文士雅人。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50周岁时担负盛京礼部右翼官学教师,后主讲纽伦堡萃升书院,作育了一堆盛名的文士文士。在布里斯托书院留学的朝鲜国上学的小孩子,学成回国后多在朝鲜学子中有所威望,仍记忆犹新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马尔默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可惜。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三千八百余首。可惜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第六百货余首。

缪公恩

桂影西风几度经,此身鹿鹿竟何成。一镫小编醉清樽酒,千里哪个人怜野店情。句警片言金鼎重,兴酣椽笔雁毛轻。不知明远楼头月,可向天涯同样明。——清朝·缪公恩《都中留别兼送入试》

都中留别兼送入试

风尘眨眼间十年馀,秋月女郎花忆旧庐。沧海片帆君自去,故人冷落竟何如。——金朝·缪公恩《送叶逸林南归写兰于扇赠之
其一》

送叶逸林南归写兰于扇赠之 其一

寻春携侣问烟霞,蜡屐冲泥鸟道斜。笑指溪边深竹里,东风已绽一枝花。——北周·缪公恩《题画
其三 寻梅图》

题画 其三 寻梅图

清代:缪公恩

寻春携侣问烟霞,蜡屐冲泥鸟道斜。笑指溪边深竹里,东风已绽一枝花。

1

题兰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塞内加尔达喀尔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老爸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耳熟能详,喜交雅人雅人。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肆拾十周岁时担负盛京礼部右翼官学教授,后主讲夏洛特萃升书院,培养了一批名牌的学子。在马普托书院留学的朝鲜国上学的小孩子,学成回国后多在朝鲜先生中保有威望,仍求之不得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毕尔巴鄂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缺憾。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两千八百余首。遗憾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第六百货余首。

缪公恩

几株碧柳小窗东,弱线低垂度晓风。似解催人吟白雪,飘来数点砚池中。——齐国·缪公恩《柳絮》

柳絮

不画凡花只画兰,丰神无异作书难。最近也看繬繛好,笑未当初学鹿韭。——清代·缪公恩《题画兰》

题画兰

碧空银汉锁塔林,万里南风独惘神。愿诉愁心付明亮的月,殷勤寄与倚栏人。——大顺·缪公恩《寄怀同伴》

寄怀友人

清代:缪公恩

晴空银汉锁萨格勒布,万里西风独惘神。愿诉愁心付明亮的月,殷勤寄与倚栏人。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