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公恩古诗,春日忆成翁宝林原文

茆屋倚青嶂,山窗锁翠岚。东风吹柳醒,夜雨醉花酣。仙里什么人归鹤,尘缘自缚蚕。几时一斗酒,相共剖黄柑。——秦朝·缪公恩《阳春忆成翁宝林》

擎空峭壁对晴晖,附有芳兰倚翠微。一霎天风岩畔过,幽香合向碧霄飞。——大顺·缪公恩《为立亭十大哥题画兰
其二》

水映蓬窗夜气凉,邗江古岸泊舟航。百条根风止吹月球,粉堞烟深绕绿杨。跨鹤已成他日梦,寻花非复少年场。星星萤火沾清露,欲问雷塘事渺茫。——南齐·缪公恩《夜抵维扬》

白石清溪寄迹深,红芽惟傍碧苔阴。淮安锦绣知多少,什么人向空山结素心。——隋代·缪公恩《为立亭十三弟题画兰
其一》

春天忆成翁宝林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埃德蒙顿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阿爸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感染,喜交文士雅士。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伍八周岁时担负盛京礼部右翼官学教授,后主讲毕尔巴鄂萃升书院,培育了一群著名的雅士。在巴尔的摩书院留学的朝鲜国上学的儿童,学成回国后多在朝鲜文人中全部威望,仍日思夜想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马赛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缺憾。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两千八百余首。可惜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第六百货余首。

缪公恩

桂影DongFeng几度经,此身鹿鹿竟何成。一镫小编醉清樽酒,千里何人怜野店情。句警片言金鼎重,兴酣椽笔雁毛轻。不知明远楼头月,可向天涯同样明。——南齐·缪公恩《都中留别兼送入试》

都中留别兼送入试

风尘弹指十年馀,秋月书客忆旧庐。沧海片帆君自去,故人冷落竟何如。——元代·缪公恩《送叶逸林南归写兰于扇赠之
其一》

送叶逸林南归写兰于扇赠之 其一

寻春携侣问烟霞,蜡屐冲泥鸟道斜。笑指溪边深竹里,东风已绽一枝花。——武周·缪公恩《题画
其三 寻梅图》

题画 其三 寻梅图

清代:缪公恩

寻春携侣问烟霞,蜡屐冲泥鸟道斜。笑指溪边深竹里,东风已绽一枝花。

1

为立亭十二哥题画兰 其二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巴尔的摩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阿爹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感染,喜交雅士雅人。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50虚岁时担负盛京礼部右翼官学教授,后主讲塞内加尔达喀尔萃升书院,培育了一群出名的知识分子。在德雷斯顿书院留学的朝鲜国上学的儿童,学成回国后多在朝鲜知识分子中存有威望,仍梦寐不忘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埃德蒙顿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缺憾。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三千八百余首。缺憾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第六百货余首。

ca661亚洲城,缪公恩

乾坤故物湖山丽,今古浮云冠盖新。大将美姝訇万口,多因胜地属诗人。——北宋·缪祐孙《李越山青海湖图二首
其二》

李越山青海湖图二首 其二

拣金当披沙,采兰当披榛。作者来沙榛区,拣采良劳累。其如鉴赏者,犹豫思疑频。金仍委之涧,兰仍杂之薪。不伤金兰屈,转幸沙榛伸。因悟尘世事,无为认太真。——东晋·缪烜《偶占》

偶占

风尘弹指十年馀,秋月春花忆旧庐。沧海片帆君自去,故人冷静竟何如。——元朝·缪公恩《送叶逸林南归写兰于扇赠之
其一》

ca88手机版,送叶逸林南归写兰于扇赠之 其一

清代:缪公恩

风尘弹指十年馀,秋月木笔花忆旧庐。沧海片帆君自去,故人冷静竟何如。

1

夜抵维扬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埃德蒙顿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阿爹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耳濡目染,喜交文人雅人。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四十八虚岁时担当盛京礼部右翼官学教师,后主讲斯科学普及里萃升书院,培育了一群名牌的知识分子。在巴尔的摩书院留学的朝鲜国上学的小孩子,学成回国后多在朝鲜尚书中负有威望,仍记忆犹新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台中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可惜。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三千八百余首。缺憾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第六百货余首。

缪公恩

离心已逐海云飞,欲谱骊歌笔力微。短箑幽兰三两叶,香风万里送君归。——唐宋·缪公恩《送叶逸林南归写兰于扇赠之
其二》

送叶逸林南归写兰于扇赠之 其二

庭菊初齐瓣,山枫正媚枝。晓衾寒欲动,独客起首知。——吴国·缪烜《寒意》

寒意

莲塘闻在碧江头,载酒寻诗约共游。今见花开人不见,几时重上木兰舟。——南陈·缪公恩《怀李绮琴》

怀李绮琴

清代:缪公恩

莲塘闻在碧江头,载酒寻诗约共游。今见花开人不见,曾几何时重上木兰舟。

1

为立亭十四弟题画兰 其一

清代:缪公恩

缪公恩(1756-1841),汉军正白旗,毕尔巴鄂人。原名公俨,字立庄,号楳澥,别号兰皋。缪公恩家世代为官,曾随老爸宦游江南近20年,饱受江南文化的感染,喜交文士雅士。北归盛京后,即以诗画自娱。他50周岁时担当盛京礼部右翼官学教师,后主讲马赛萃升书院,培育了一群有名的学子。在马赛书院留学的朝鲜国上学的儿童,学成回国后多在朝鲜文士中装有威望,仍历历在目缪公恩的教诲之恩。朝鲜贡使到武汉有不识缪兰皋先生者,则引为缺憾。缪公恩的诗作编入《梦鹤轩梅澥诗抄》,收诗三千八百余首。缺憾收到《辽海丛书》中时仅存四卷第六百货余首。

缪公恩

Hisense倒挂雨初收,几榻清凉四壁秋。飞尽碧云天宇净,捲帘风入夕阳楼。——唐代·缪公恩《秋雨晚晴》

秋雨晚晴

忆过庞公下拜初,便垂好感独怜余。难销奇气浇醇酒,典尽春衣购异书。偶露性格交倍契,各谋甘旨会仍疏。渝江昼夜东流水,时向江干觅黄河鲤鱼。——古代·缪荃孙《寄张丈瑞之》

寄张丈瑞之

细草危桥一径斜,柴门高柳是何人家。蕨羹麦饭无馀事,閒看溪边铃铛花花。——汉代·缪公恩《山村》

山村

清代:缪公恩

细草危桥一径斜,柴门高柳是何人家。蕨羹麦饭无馀事,閒看溪边铃铛花花。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