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亚洲城ca88官网:,权威人士

《人民日报》在头版刊登「权威人士」的专访,标题为「开局首季问大势」,内容议论纵横,词锋犀利,不仅为中国经济「问诊把脉」,还开出药方,显示绝对的权威性,一些说法与近期个别高层官员对经济景况的描述,很不一样。《人民日报》以高规格处理这个专访,其权威性毋庸置疑,只是「权威人士」的点拨与政府官员宣示之间,应以哪一个为准,是专访衍生出来的问题。除此之外,专访对中国经济大势研判、对点线面的调整转型,以至放眼长远、不求短期利益的解决债务等经济问题的表述,可以说切中要害,充分反映目前北京的实事求是、埋头苦干作风。

      
在香港股市,中国内地企业的股票正陷入低迷。本月公布的4月中国经济数据未见起色,曾认为经过一季度(1~3)中国经济已度过最坏时期的观点出现退潮。随着对中国经济将持续停滞的“L型走势”担忧的升温,股价也开始承受沉重的下行压力。
        
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的股票容易受到内地经济和上海股市行情的影响。由较大型中国内地企业股构成的“恒生H股指数”进入5月后下跌了5%。该股指在2月跌入了2016年的最低谷,随后到4月下旬出现了反弹,但5月再度走低。      
中国《人民日报》5月9日在头版刊登了“权威人士”的采访。被认为是政府高官的这位权威人士指出中国经济运行将呈“L型走势”,指出应谨慎对待伴随债务扩大的经济刺激举措,对中国经济前景的“V型”复苏持否定态度。文章似乎旨在强调应贯彻伴随阵痛的改革路线。      
对于《人民日报》权威人士的登场,投资者显示出了警惕。因为从投资者的经验来看,以往他的登场总会造成中国的股价波动。      
据香港的媒体报道,在这一年里,这位权威人士已经三次在《人民日报》的采访中出现。第一次是2015年5月25日,强调“不能以焦虑心态稳增长”。之后上证综合指数一度上扬,但之后却出现了急剧下跌。第二次是今年1月4日,权威人士发声后,上海股市下跌7%。而此次,文章发表后,股价应声下挫了约3%。凯基证券分析称,此次对“继续通过融资刺激股市和住宅市场持否定态度”。      
眼下中国的经济仍然依靠对房地产的积极投资来支撑。3月底,面向房地产行业的融资余额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了20%。住房贷款余额也大幅增长。权威人士表示房地产去库存要通过户籍制度改革来解决,这可能会给处于上涨热潮中的房地产市场泼下一盆冷水。在权威人士采访发表后,恒生地产指数出现明显下跌等,房地产业股价立刻作出了反应。      
中国股市的低迷也拖累了证券公司的业绩。截至5月12日,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大型证券公司中信证券的股价已在11个交易日连续下跌,刷新了连跌纪录。该公司4月的营业收入也同比减少了70%。      
今后,中国将真正直面“L型”经济的现实,股市的低迷或长期持续。      
日经QUICK新闻 大谷笃 香港

利好与利空

摘要:
今天,人民日报头版的1/3和二版整版再次被“权威人士”占领,算下来总共1万多字。所以,岛叔来了。从去年5月到今年5月,整整1年的时间,“权威人士”共以此种方式在人民日报上出现过三次:2015年5月25日、2016年1月4日和今天。关于“权威人士”到底是谁、中共
…今天,人民日报头版的1/3和二版整版再次被“权威人士”占领,算下来总共1万多字。所以,岛叔来了。从去年5月到今年5月,整整1年的时间,“权威人士”共以此种方式在人民日报上出现过三次:2015年5月25日、2016年1月4日和今天。关于“权威人士”到底是谁、中共历史上使用“权威人士”的历史和惯例,侠客岛此前已经有过分析,大家可以点这两个蓝字(“权威”)阅读。我们这次关心的是另外一些非常有趣且有意义的话题。至于这篇文章中经常出现的一些口语化表达,如“我看也不是什么坏事”(谈经济分化)、“我要强调的是”(谈L型走势),也印证了侠客岛此前的一些判断。三次背景权威人士每次出现都有背景。第一次的2015年5月25日发表前不到一个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了经济形势;今年1月4日前不到一个月,中央经济工作会召开;今天发表前10天,同样是中央政治局分析经济形势的会议。再具体一点看文章内容可知,第一次权威人士登上人民日报头版,回应的首先是“经济增速回落”的问题;第二次,恰逢年初股市动荡、国际市场波诡云谲之际,同时也有“供给侧改革”成为最高层经济话语的背景;第三次,则以回应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开题。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在党中央机关报上出现的“权威人士”对经济形势的论断,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视作最高层对经济的判断。但不同寻常处就在这里——按说,中央对某一事项的定调,出现一次就已足够。一年之内出现三次,足见重视程度;但反过来也证明,某些论断并未得到足够的回应,还需要进一步申明。那么,这种申明是说给谁听?两种听众在侠客岛看来,权威人士对经济形势的论断每次出现,都是说给两个群体听。第一,讲给市场听。告诉市场,高层对经济形势怎么看,下一步怎么干,未来走向如何,帮助他们分析经济和市场走势。在当下信心比黄金金贵的今天,这一点尤其重要——看看每次具体政策出台之后的股市走向、资本动态就可知。第二,讲给各级具体操盘手,也就是各级党政干部听。中央的精神是什么,该怎么干,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从这两点入手,这篇长文就容易拎出干货,也容易理清思路。给市场之一:定力讲给市场听的话,洋洋洒洒很多,归结起来就一句——我们不慌,你们也别慌。要跟我们一样,有定力,有信心。“不慌”,首先体现在对局势的判断上。继上一次对中国经济走势是L型还是V型的判断没有明确之后,这一次非常明确: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并且这个L的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U也好,V也好,都有触底反弹在里面,且反弹后到达的点位可能跟下跌前近似。但L型不同,首先要经历一个探底的过程,然后长期在低位发展。这和新常态的判断不谋而合:中国经济的增速调低档位已经是中长期走势。虽然如此,但文中的淡定情绪还是很明显,也就是战略的定力:“对一些经济指标回升,不要喜形于色;对一些经济指标下行,也别惊慌失措”,“即使不刺激,速度也跌不到哪里去”。以往高增长,目的在于保就业。一个百分点,可能影响的是每年数百万上千万的新增大学毕业生。但在劳动力绝对数量连年降低、新增毕业生数量也下降的情况下,就业的压力已经有所缓解。比如2014、2015,即使增速下降,就业的预期目标依然超额完成,因此中央有足够的底气——再直白些说,只要就业稳定,社会就是稳定的,政策就有回调余地。而中国这么大,潜力和韧性依然可期。这种淡定也体现在,即使一些企业和地方出现了“分化”——有的企稳回升,有的经济依然困难,但也“不是什么坏事”:“无论是地区、行业还是企业,总有一部分在’二八定律’的分化中得到’八’的好处,脱颖而出,前景光明。还有一部分,尝到苦头,但也汲取了教训,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给市场之二:稳政策给市场的信心,同样出现在“稳政策”的表述中,也就是这次新出现的“预期管理”话题。预期,说到底是市场的预期、民众的预期。要稳定预期,首先是稳定政策,宏观政策不能摇摆。比如,在强调供给侧改革的今天,如果还是走需求刺激的老路,“市场就会担心迟疑、无所适从”,判断就会发生更改;同时,政策出台要有沟通、要有前瞻性引导,“避免一惊一乍、不搞’半夜鸡叫’”。半夜鸡叫,说的就是深夜出台政策搞得大家手忙脚乱的情形。楼市、股市,此前多有先例,半夜排队买房、通宵排队离婚,都说明预期管理的失败。同样亮眼的话语是,“我们的成绩和不足都摆在那里,适当的正面宣传对引导预期、提振信心是必要的,但是,对成绩不能说过头,对问题不能视而不见,甚至文过饰非,否则会挫伤信心、破坏预期。”权威人士此次给市场吃的另一颗定心丸,是给企业家的:“让企业家既有’恒产’又有’恒心’”、“不要盲目翻旧账、使创业者有安全感”。这里面的话,稍微一品便知味道。给官员之一:要改变中国过去的经济发展,官员群体起了很重要的作用。相对于西方多党制政体中“没有几个政治家敢于真正付诸行动”的痼疾,中国的优势就在于政策的连贯性。但同样,在新的经济形势下,这一群体也需要改变。首先要改变的,是过去的一些思路和做法。这些做法可能在以往有效,但现在不再有效;或者短期也许有效,但长期不符合方向——这也就是新常态给官员群体提出的更高要求。第一种要求,就是避免“短期化”、避免“不适度”。短期化的典型例子之一,是楼市。这次权威人士非常有信息量的表态之一,是要让股市、汇市、楼市“回归到各自的功能定位”、“不能简单作为保增长的手段”。众所周知,一季度经济反弹,之所以不能简单用“开门红”、“小阳春”等概念来形容,原因之一就是房地产在此中起的所用。而楼市的功能定位是什么?房子就是让人住的。因此,“要通过人的城镇化’去库存’,而不应通过加杠杆’去库存’”——这句话已经很明白了,通过一些手段降利率、加贷款等加杠杆的方式去库存是不可取的,根本性的是让更多的人进城、有房住、有配套,这才是去库存的根本要义,而不是让更多的人盲目去做接盘侠。“不适度”的另一个典型,是短期的刺激性加杠杆政策——所谓“短期兴奋之后经济越来越糟”,先行政策让后期买单就是如此。所以权威人士也说,“要彻底抛弃试图通过宽松货币加码来加快经济增长、做大分母降杠杆的幻想”。强刺激、高杠杆,可能短期内数据会很好看。但是从长期看,恰恰是掩盖和拖延了风险。权威人士说给官员听的第一点,就在于此。给官员之二:针对性OK,不搞短期刺激,不文过饰非、报喜不报忧,那么该怎么做?说给官员听的第二点在于:政策要真正具有针对性。比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重要一项是市场出清、清理僵尸企业。那么,怎么做?毕竟,这些企业虽然效率低下,但短期内清除这些,可能影响地方的GDP和财政收入,也可能带来就业和稳定的问题。怎么办?“针对性”体现在一句话:不能动辄“债转股”、不要搞“拉郎配”式重组。如果把所有的企业都一刀切式地债转股,反而给银行带来巨大压力、影响真正的效率提升,实际是把包袱甩给了未来。这次权威人士也看到,上一轮国企改革10多年后,国企人浮于事的现象依然严重,职工“下不来”“裁不掉”,企业办社会、政企不分、企社不分的问题依然突出。换句话说,这一轮经济形势下,官员可能面临的是真正的考验。这种考验体现在:一,首先要适应新型的政商关系,要“亲”但更要“清”,效率和廉洁必须并重,吸取过去改革草莽时代的教训;二,在管理内容上,增长、稳定、去杠杆和产能等问题需要通盘考虑,必须仔细、专业而又审慎地面对多种问题;三,在管理方式上,一刀切、行政化的方式可能都需要改变,必须同时妥善应对上级的压力、市场的预期、民生的诉求、地方和部门的实际。这很难,但容易的事情大家都会做。

内地房地产市场积压十分严重,今年初曾有放宽购房限制措施,房地产市场一度亢奋起来,上海等城市出现通宵排队买楼等场面,楼价飈升,泡沫愈吹愈大。在「权威人士」看来,房地产去库存应该是推动城镇化、让人住进楼房的去库存,而非通过增加杠杆的方式去库存。这种权威说法,给市场释出的信息十分清楚,就是要如啃硬骨头般完成任务,不会重蹈「大水漫灌」市场的覆辙。对投资者而言,这是重要信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调研发现,在厦门等热点二线城市,尽管开发商成为市场升温的受益者,但也普遍存在“楼市过热会招致政策打压”的担心。同样地,在北京对通州区的商住项目实施限购之后,该项限购扩大至其他区域的预期亦十分强烈。

《人民日报》以专访「权威人士」的方式探讨中国经济,这是一年来第三次。首次是去年5月25日,当时是回应经济增速回落;第二次是今年初,当时内地股市动荡,国际金融市场波谲云诡,而供给侧改革已经提上日程,内涵备受关注;今次是第三次,回应今年首季经济、议论各方面经济热点。前两次「权威人士」发声后,反映在股市,以即日计,首次是沪指猛升3.35%,但是半个月后大幅下跌;第二次沪指大跌6.86%,至于今次则沪指跌幅为2.79%。「权威人士」3次发声,股市都以下跌回应,说明在新常态之下,投资者的解读都趋向负面,今次「权威人士」不想再有无谓猜测,直接挑明中国经济难以说好。

多家机构在报告中提到,今年全年,预计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不会越过10%的红线,5%-6%的增速成为券商的主流观点。相比之下,机构普遍认为,我国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不会降至个位数。

今年首季,中国录得GDP增长6.7%,进出口贸易表现优于预期,有高层官员形容为「开门红」、「小阳春」,对经济前景的描绘甚为乐观。不过,「权威人士」直言中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形,更不可能是V形,而是L形的走势。这个L形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说得斩钉截铁,一点也不含糊。所谓L形经济运行,一是调整还未触底,二是即使触底,仍然要在底部横行;设若「权威人士」的说法反映实况,则中国经济疲软,将会持续一段较长时间。自从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以来,国际不乏研究机构或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前景提出负面看法,内地对此甚为「感冒」,官方传媒经常就此发文反驳,认为有关说法旨在「唱衰」中国经济。现在「权威人士」提出的一个阶段L形经济运行说法,实事求是,值得肯定。


期以来,房地产在我国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可谓举足轻重。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第一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85843亿元,同比名义
增长10.7%。同期,房地产开发投资17677亿元,同比名义增长6.2%。即便在房地产市场出现供大于求、投资增速下滑之时,后者所占比重仍然达到
20.59%。

首季经济数据公布之后,投资市场仍然显得呆滞甚至回调,说明投资者并未被表面数据蒙蔽。事实上,首季经济增长,主要靠固定资产投资拉动,这是旧招数,与内地近年强调经济转型,增加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并不脗合。「权威人士」重申目前主打方向是供给侧改革,要做到「五大任务」,包括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及补短板,设若中国经济坚持按此方向调整,则内地不会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以为央行将大幅减息催谷经济,将会落空。

因此,“回归到各自的功能定位”并非简单的角色变化,在执行中需要经历一个长期的过程,短期的“阵痛”不可避免。

「权威人士」点明不应该做的,还有勿轻言「债转股」,担心控制不好,会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等。至于认为要做的包括处理「殭屍企业」,要建立新型政商关系,给企业家定心丸,「让企业家既有『恒产』又有『恒心』,不要盲目翻旧帐,使创业者有安全感」等,都是有针对性的积极作为。总之,这篇「权威人士」专访披露的信息,是未来一段日子的中国经济工作,无发财捷径、要啃硬骨头、须埋头苦干,整体会较为辛苦。不过,克服重重困难之后,成果会十分紮实,中国的经济将迎来另一个数十年荣景。

实际上,宏观经济形势的企稳,本身就已给楼市带来利好。严跃进表示,当前宏观经济的“L”形,说明了经济企稳局面形成,这会使得后续房地产市场的潜力继续释放。无论是钢铁建材等供应端,还是购房自住等需求端,都迎来一个较好的改善机会。

「权威人士」提到「我们明确了股市、汇市、楼市做政策取向,即回归到各自的功能定位,尊重各自的发展规律,不能简单作为保增长的手段」。回顾去年初,内地官方大力催谷股市,所谓「国家牛市」成为现代投资奇观,当时就有以兴旺的股市消化特别是地方债务的考虑,股市被赋予去库存的功能。其结果是泡沫爆破,股市暴跌,形成中国独有的股灾,蒸发了数以十万亿元计资产,教训之惨痛,连内地的金融改革也停顿下来了。现在看到「回归到各自的功能定位」表述,是交了极其昂贵学费的结果,若以后金融市场毋须再经受不必要折腾,去年夏天和今年初的「金融学费」,还有一定价值。

不仅如此,就此次内容的基调而言,短期来看,房地产业面临的“利空”成分似乎更大。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立场。

但在未来,这种角色可能发生转变。

随之而来的,未来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手段亦将出现调整,这涉及到中远期的调控思路。但就短期而言,业内人士认为,降温的动作不可避免。

有观点认为,未来一段时间,若楼市继续升温,不排除热点城市在金融杠杆的运用上继续收紧,具体表现为对部分城市提高首付比例、贷款利率、打击首付贷,等等。这对于广大一二线城市而言,并非利好消息。

角色之变

按照上述内容的观点,去库存的要义在于“人的城镇化”。未来“要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建立健全农民工进城的财税、土地等配套制度”。从这个意义上,房地产面临的利好仍是长远的。

上海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回归到各自的功能定位”的说法,意味着要弱化房地产业在“稳增长”中的作用,给房地产“减负”,同时强化其民生属性。他认为,这样才会保持市场稳定,防止大起大落。

对于内容中出现的“房地产泡沫”、“一二线城市房地产价格上涨较快”、“高杠杆”等说法,业内人士认为,这明确了对于当下市场的一种判断——“局部过热”。


上述国土资源部专家同时表示,很多地方政府仍然有着严重的土地财政倾向和“房地产依赖症”,尤其在当前的经济“换挡期”,这种依赖有增无减。根据其调研结
果,受困于房地产市场低迷,2015年上半年,很多中西部城市的财政收入下降了20%-30%,这种情况直到年末市场升温才有所改观,但仍未恢复到以往的
水平。

在中国经济结构中举足轻重的房地产业,其角色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基于这种判断,“降温”很可能成为房地产政策的一种方向。今年3月以来,除上海、深圳、北京等一线城市出手打压楼市以外,苏州、南京等热点二线城市也出台政策,对市场进行降温。这两个城市甚至祭出了“限价令”的手段。

按照大多数业内人士的观点,“回归原本属性”的角色定位,对于房地产业的长远发展而言,无疑是利好消息。这意味着房地产业的“去功能化”,同时也将面临一个稳定的政策环境。

除本行业外,房地产还可拉动上下游等钢铁、水泥、化工、家具、家电等数十个行业的增长,同时还创造大量的就业岗位,被认为是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主流观点认为,在今年一季度宏观经济企稳回升的过程中,房地产市场的回暖起到了重要作用。

5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开局首季问大势》一文,邀请权威人士对中国经济形势进行分析。内容多处提及房地产,并表达出“不应通过加杠杆‘去库存’”,以及“回归到各自的功能定位”之意。

根据上述内容的说法,由于高杠杆带来了一定的泡沫风险,出于控制风险的考虑,“明确了股市、汇市、楼市的政策取向,即回归到各自的功能定位,尊重各自的发展规律,不能简单作为保增长的手段。”

事实上,就长远来看,房地产对宏观经济的拉动作用正在不可避免地削弱。随着整体市场供需关系的逆转,房地产业彻底告别以往的爆发式增长阶段,并将进入以“去库存”为主流的低速增长期,具体表现为,房地产开发投资、新开工、拿地、销售等指标等增速整体下滑。

历史数据显示,在2014年之前,房地产投资增速常年高于同期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最高时所占比重甚至达到30%。

由于本身规模庞大,且涉及上下游数十个行业,房地产被认为是宏观经济的重要一环。尤其在经济增速下滑之时,房地产往往被认为是“稳增长”的重要力量。分析人士指出,在当前经济增速筑底企稳之际,内容传递出解除房地产身上的“枷锁”之意。这也意味着其角色定位将要发生变化。

之所以做出上述调整,在于这样一种判断:“我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形,更不可能是V形,而是L形的走势。”且这种走势“不是一两年就能过去的”。

国土部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过去几年来,房地产业面临的政策环境阴晴不定,或强力托底,或重拳打压。这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市场信号,造成市场大幅波动,不利于行业的长远健康发展。

具体而言,“房子是给人住的,这个定位不能偏离,要通过人的城镇化‘去库存’,而不应通过加杠杆‘去库存’,逐步完善中央管宏观、地方为主体的差别化调控政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