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你看高科技那张脸,渐行渐远与兜兜转转

    这是迄今为止我最喜欢的一步韩剧,记得几年前山东影视台一到暑假就会放这部电视剧,每回我都一集不落的看下来,为此挨了不少妈妈的骂。
    说实在的,这部剧集首次播出时还不是韩剧的鼎盛时期,看的人还不是很多。那时的韩剧剧情还不像现在的剧情那末拖沓,情节还是挺紧凑的。人物的废话也很少,很少会出现一群人坐在一起只是呱呱的说话的场景。
    初中时期最大的梦想就是长大后当一名服装设计师,这部电视在当时多多少少迎合了我当时的愿望,但最让我感动得还是赵远均对宋庆琳那深深的爱。试问身为一个女孩,谁不想有一个男孩这样真心的爱她。
    赵远均的善良,真诚,负责,和他那无怨无悔的付出就是吸引女人的魅力。我从不觉得这位演员长得非常的出色,只论相貌他并不是吸引我的那种。但他在这部电视剧中的出色表演,把这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演活了。每次看到他为宋庆琳伤心我就会禁不住替他难受,我想这就是身为一个演员的成功吧。
    现实生活中这样的男人应该很少吧!
    现在的人生目标已不是服装设计师了,但每当在电视上看到在T台上着盛装的模特,仍会下意识的停下仔细的看,就如同每当看到这部电视剧就会禁不住再看一遍。

  纵观全剧,其实20集庆琳与李政分手后,编剧便无意继续他们的爱情了。整部剧,编剧和导演的目的是为了展现模特这一领域的人生百态,而不是单纯的讲述男女主角之间的爱情。她塑造了那么多的模特。
金玉珠:硬件条件很好,最能证明这一点的就是她获得了超级模特儿大赛的亚军。但是智商和情商额度不够,这一致命伤使她无法从模特这一条路上闯出一条生路来。
朴秀儿:相比于玉珠,同样硬件条件好,智商情商皆不错,但欠一口运气。模特行业,分秒必争,蜜蕾娜曾经讽刺过远钧一句话“三年了还混不出名堂,以后估计也没什么出路”,如果不在该红的时候一炮打红,乘胜追击,就再也没有登上巅峰的机会。
金玉珍:这个女孩子出场不多我却很喜欢,她在剧中是难得带有超模气场的人。台风霸气野性,如果不是早早陨落,以她的势头,走上巅峰指日可待,庆琳和必顺都不一定是对手,奈何红颜薄命。
罗必顺:必顺这个女孩子是剧中最为单纯的模特,很少看她去钻营什么,她按部就班,但每一步都走在点子上。因为她的天赋和刻苦,大家忽视了很重要的一点,她也是个运势极佳的人。罗老板这个人虽然龌龊,但眼光毒辣,在发觉模特这一方面,他眼光也许比蜜蕾娜要好得多。遇见罗老板是必顺人生最大的转折点,而之后模特之间的相互倾轧,让她这个局外人无心插柳柳成荫,可以这么说,大争之世,她的不争把她送上了巅峰。
宋庆琳:主角光环在身,运势和天赋都有。最早发迹,也最早体会到这个行业的心酸。知识分子出身不光赋予了她的清新知性,还给了她独一无二的一份傲气。剧中有很多地方能折射这一点,第一次登台,远钧就说她“目中无人的时候最好“,撒旦秀只有她提出质疑和不满,并且一怒之下退队,失恋消沉的时候,大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宋庆琳不过如此”。正是这份傲气成就了她事业,也使她可以早早脱离天桥世界,抽身抽得干净利落。
  《天桥风云》满目悲凉,编剧无意将其打造成励志剧,她用这些有血有肉的人物表达了天桥世界的耀眼和之后的悲凉。
   在这部剧中,庆琳与两个男人之间的纠葛,击中了天桥世界中爱情脆弱的本质。在这个世界中,气氛暧昧,爱情就像木槿花一样,朝开夕落。正如李政和庆琳的爱情,在天桥的世界中,这种模式最为常见,电光火石一瞬间,爱到死去活来,最终形同陌路。所以我说编剧在20集两人分手后便无意继续他们的爱情。有人说,庆琳和李政很像,其实仔细分析一下,他们并不相像。李政为什么迷恋庆琳?只是因为她美貌,才华横溢,温柔体贴吗?错,最重要的原因是庆琳来自光明,来自李政向往的光明世界。庆琳的形象一直很正面,她聪明独立,有事业心,她很少求人,出了事,都是自己先去处理,她的野心也一直是以正大光明的手段去实现,这就是他和李政最大的不同,已经上升到了人生观的阶段。分手后,李政多次请求庆琳回到他的身边,他每求一次,我就更坚定一次他们不会走在一起,其实他只要将“回到我身边”改成“我想回到你身边”就可以改变我这个看法,李政这个人太自我了,他永远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他总是要庆琳放弃一切,为他的目标作出付出,但他却一次次打击庆琳的目标和事业,戴安娜的广告也好,金玉珠的主秀也好,例子太多了。也有人说,相比于远钧,李政更有头脑,跟庆琳的合作也最为合拍。但是,姑娘们,清醒一下吧,合作的同时算计着你,给你垫了一步台阶,再一脚踢下去,这种事李政做得少吗?李政更适合作为事业上的竞争伙伴,不是情人,也不是合作伙伴,庆琳跟他合作,只会被算计的一无所有,要不就是在无休无止的斗争,太虚耗光阴了。
  也有人说,李政和庆琳很像刘长鹤与蜜蕾娜。是有几分相似,但也不尽然,那就是李政和刘长鹤的区别。刘长鹤是个设计师,艺术家,他珍爱自己的设计。他古怪的脾气是因为他的艺术家气质和盛名之下的压力、这种压力在庆琳成为设计师后也显现了出来。35集里面,庆琳对远钧的抱怨就是来源于这种压力。对于设计师来说,设计大过天,刘长鹤在衣服被李政烧毁后,态度消沉,那是因为他真的心疼,这种心疼让他无暇思及补救措施。而李政,他的本质是商人,趋利避害,所以他可以烧毁衣服,拿庆琳的设计图给韩彩英用,他的这种行为犯了服装界的大忌讳,这也是他出狱后无法在服装界立足的原因。所以不能想当然的把这两对归为一类。
  李政回国的目的就是复仇,而庆琳只是想凭借努力获得成功,一开始他俩的目的就不同,所以最终只会渐行渐远。编剧让他们谈了13集的恋爱,这场恋爱耗尽了庆琳的气力,刻骨铭心,但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玉珍事件彻底激怒了庆琳,她觉得自己一直被嘲弄,自尊心严重受损,所以即便爱着李政,她还是选择了分手。
  这一场恋爱让庆琳元气大伤,从此以后,陪在她身边的就是赵远钧了。所以20集以后,庆琳爱情的归属就是远钧了。编剧同样用13集的剧情讲述了他们的爱情。
  其实一开始庆琳就是喜欢远钧的,奈何他们都太过年轻,仔细想想,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确实是不般配的。庆琳是高知女子,远钧是不成气候的小模特,庆琳脾气直率,远钧脾气火爆,有暴力倾向,如果一开始两个人就成了,估计也是个悲剧结局,两败俱伤。所以编剧用远钧的几个巴掌硬生生掐断了两个人。随之而来的是庆琳和李政的热恋,以及远钧的蜕变。远钧这个人,在模特领域也是极具天赋的,但是他不自知,真正知道他价值的是罗老板和蜜蕾娜,甚至李彬。远钧爱庆琳爱到骨髓,他渴望跟她站在一个位置,所以他用自己的仅有换取脱胎换骨的机会,把自己推向了巅峰。就向上文中说到的,罗老板的商人嘴脸让人作呕,但他压榨远钧的同时也成就了他,对于一个出身底层的人来说,他的可利用性决定了他能走多远。忍受着罗老板的压榨,远钧一步步向庆琳靠近。
  庆琳与李政分手,远钧也没有趁人之危,他做的依然是相伴,你伤心我陪着;你发泄、作,我承受着;有人欺负你,我护着,他笨拙着做自己能做的一切,他陪着庆琳从低谷中走了出来。陪伴果然是最好的告白。
  李政羞辱他,说他只是自己一时的替代品,远钧也不置可否,因为他要求很低,他看她开心就好,能陪着她就好。
  好多人多说庆琳对远钧只是感激,没有爱情。产生这种想法,大概是因为从一而终的观念太过根深蒂固了。庆琳本来就喜欢远钧,这一点从她跟刘长鹤的对话就能看出来,刘长鹤说“难不成你三天两头在我面前晃悠是为了跟我上床吗?,我不介意。”庆琳说“远钧以前也问过我能给他什么,可是远钧很可爱,大叔你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还说这种话。”我当时看到这里的时候就笑了,历尽辛酸的宋庆琳,回想起最初的远钧时,就像个小女生。即便是跟李政打得火热,她对远钧的喜欢也是在的,不然就不会有拍广告时主动的吻。两人在吻后尴尬,就是因为庆琳自己心里明白,这个吻并不单纯。是的,她就是同时爱两个男人,只不过其中一个在某一时刻爱得深一点罢了。扪心自问,我们难道没有同时喜欢上两个人的时候吗?不造孽就不用过多指责。
  也有人说庆琳对远钧付出的太少,根据付出比,他也是更爱李政。人和人的相处模式是不同的。庆琳为李政整理房间做饭,那是因为当时李政被打得很惨,庆琳怜惜。而20集后,庆琳感情受挫,远钧在此时已经变得成熟,他对庆琳百依百顺,宠溺到家,庆琳一开始就接受了这种模式,她霸占了赵远钧所有的关注,这是她爱赵远钧的一种方式。谁说爱就一定是付出呢,只在这部剧中,爱的方式就不只一种。李政爱庆琳的方式是完全占有,远钧爱庆琳的方式是疼爱付出,而庆琳对远钧的爱恰恰体现在依恋上,她并没有把他当做替代品,她很尊重远钧,不喜欢后辈嘲笑他,不喜欢刘老师把他当成自己的跟班随叫随到,也会在他失落的时候做鬼脸逗他,说自己愿意做他的小跟班,小奴隶。不要把这些当成庆琳的愧疚,人在补偿的时候是很低落的,宋庆琳在赵远钧的面前可是一直是很得瑟的。
  跟李政分手后,庆琳和远钧的进展很顺利,远钧并非不懂庆琳,宋庆琳设计才华和模特天赋的第一次展现他都参与其中,他知道庆琳只做模特是一种浪费,所以他鼓动她去跟刘长鹤学习。确实,远钧在设计上与庆琳的共鸣不如李政,但他尊重庆琳的选择,而且庆琳也不是一个需要男人成就的女人。
  庆琳因为嫉妒用不良手段报复了李政。这一次远钧真的生气了,远赴巴黎。庆琳也在这一次真正感受到了远钧在自己心里的分量。不然她就不会打电话问航班,也不会说没有远钧的汉城空荡荡的。当远钧说出要带她去巴黎的时候,庆琳是超级开心的,我就是在这里感觉到她彻底爱上远钧了,她毫无犹豫,甚至根本没有想到李政,如果不是李政插了一脚,加上罗老板不放人,我相信他俩早就在法国快乐的生活了。庆琳用自己的苦役解脱了远钧,看着一言不发离去的远钧,庆琳哭了,她说“没了赵远钧,她怎么活。”之后两个人都有点摇摆不定,直到庆琳对李政的最后一次反复,很多人都说庆琳还是放不下李政,但在我看来,庆琳下跪是她为两人之间的感情做的收尾。当然,这是我的上帝视角。庆琳这时心里也是不确定的,那么爱过的一个人,说放手就放手吗,不甘心也好,还爱也罢,再给自己和对方一次机会,李政却依然选择了事业。这一跪对庆琳的打击甚大,李政变成了她的心理障碍,失明成了她感情上的最后一道坎,最终这道坎,远钧陪着她跨了过去。她不再盲目,看清了自己的内心,放下了对李政的执念,于是心智不再蒙尘,恢复了视觉,看到了这个天使一样的男人。
  对于这部剧的感慨结束于此,此后的纠葛不再重要。

这段时间,微博上最热门的新闻之一,绝对是老罗的锤子手机。这个将他人嘲讽了一辈子的男人,这个将iphone和国产手机都视为“下品”的男人,这个戏谑为乔布斯在中国唯一传人的男人,我不知道当他放话要做手机时,有多少人是抱着幸灾乐祸看好戏的姿态,来看待的,至少,我是这样!3月27号晚发布会后,有网友调侃他:“开始以为老罗要做手机,后来以为他要做系统,手机发布了,才晓得只是做了款手机主题而已,还是copy了魅族的图标,wp的界面风格…….简直是丑的惊世骇俗!”如此种种,不知道老罗看了会作何感想。尽管他试图做出一款划时代的完美手机,但是从微博上满屏的欢乐吐槽来看,我无法预知这款手机日后的市场情况,但是他想要的“划时代”创新,却应该是不会被受众买单认可的。手机发明的初衷,是为了方便人们的沟通与交流。虽然后来技术愈发醇熟,出现过诸如“音乐手机”、“拍照手机”等新鲜玩意,但直到苹果手机的出现,才改变了手机市场的整个营销模式,甚至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这才是划时代的产品应该具有的基本特征。可是如果打着“人性化”的旗帜,只是在现有的基础上换张面孔和花样,根本没从营销模式或者说手机带来的生活方式上进行革新,大家估计也只好“哦呵呵”了。
  
 
科技对生活的渗透,是怎样的呢?也许三年前,我们还觉得在iPad上用单个手指滑来滑去,是一件很幼稚的行为;也许两年前,我们还觉得拿着手机使用微信的功能,就像拿着个对讲机一样滑稽可笑;也许一年前,受众还觉得使用siri的语音功能,是一件让人变“弱智”的事情……可是容不得丝毫质疑的是,这些以前还觉得“可笑”的行为,现在已经成为了我们大多数人习以为常,并乐此不疲、甚至为之上瘾的事情。受众的生活方式是可以培养出来的,这个,一点都不假。就好比“喝咖啡”这种生活方式,你说它是属于我们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么?绝对不是的!它不过是后来接受西方文化的舶来品而已,在广告主的宣传培养下,后来渐渐成为一种普遍的生活方式。以前我很不能理解使用触屏手机的乐趣,因为就方便性来说,触屏绝对不比按键来得“实在”。慢慢习惯了触屏后,再来使用按键手机,又觉得不顺手。换手机接触WP系统,刚上手时,真是苦不堪言,因为以前的手机使用习惯早已成型。初次接触平板电脑时,单个手指的高度集中和紧张,也常常让我“提心吊胆”。可是只要慢慢熟悉了我手中的工具,习惯了这些工具的使用方式,以前自己觉得不可思议的小动作,如今也早已视作寻常。高科技的革新,背后的实质,是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的更新换代。我们的交往方式、表达习惯、消费行为以及价值倾向,都在科技的发展下,更新换代了。
   
  
不要脸的说法是,如果我继续“学术”下去,那么我绝对属于“批判学派”。因此电视剧《黑镜子》,是再对我胃口不过的。无论是第一季,还是第二季,我都是当做“惊世预言”来看的。有人觉得里面的故事太过危言耸听,有人觉得太过言过其实,可是我觉得这种预言并非空穴来风。有些故事,其实早已上演,只不过换了张面孔罢了。媒介审判、网络暴力、娱乐化、虚拟世界真实化带来的人际隔阂等,这些事情,难道不是每天都在发生么?也许并没有片中所展现的那么严重,可是,如果发展下去,“惊世预言”绝对不可能只是“预言”。
  

第一集里,女主角玛莎无法接受男朋友去世的事实,她利用男友艾什在社交网络上留下的信息,塑造了一个可以和她对话的假艾什,后来,居然还接受升级服务,得到一个如“机器人”存在的艾什。这个机器人可以模仿真艾什的所有事情,甚至可以按照玛莎的想法和意志去行为办事,这个机器人,完美得超乎寻常。只是,他没有真感情。面对“机器人”的“逆来顺受”,玛莎不满,觉得真艾什不会这样,他也会有小情绪也会和她起争执……玛莎想过消灭掉这个机器人,可是影片最后,玛莎以及她的小孩,和这个机器人发明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模式,相处得还算和谐,看到这里,不免让人觉得女主的可怜和懦弱。这个男朋友是有多好,才会让她如此怀念,甚至抱着男友的仿制品,都可以这么生活多年。又或者,她是有多懦弱和胆小,才只敢按照这种方式去生活,而视外面所有的好男人于不顾不肯开始新生活。女主对这一虚拟人物的不舍,其实是对高科技工具的迷恋。高科技将现实模仿地活灵活现,可那毕竟是虚拟的。她与虚拟人物进行互动,实则是与自己的想法进行互动,一直活在自己的意愿里面。这种快感和满足,使得她越来越局限在自己的世界里,将外界的正常人际沟通完全隔绝开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