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辨析,她的爱恋

突然翻以前的博客发现自己曾经还写过这样影评。现在再也写不出来这么多字了。

她的爱情,只是一个拥抱。
一直不讨厌必顺,没错,这样一个女孩子,无论在电视剧中还是现实中,始终都是不讨人厌的,没错,不讨人厌,男人会很容易的把她当哥们,女人则喜欢她的爽朗单纯。
不过,真正开始关注她,是电视剧里的一个细节。
从巴黎成名回来的运钧,开始一个个找回当年因为他要金玉珠复出而被连累的模特们。
然后,在那个农贸市场一样的地方,找到了卖鱼的必顺。
那一刻,远钧的表情应该是心疼的吧——曾经风光无限的超级名模,曾经站在光华四射的舞台上举世瞩目的女孩子,竟然——
短短的发,一身的鱼腥气,毫无曲线的衣服……
但是,她却灿烂的笑了——钧哥,是你!怎么这么巧!
那一刻她的眼神,是毫无瑕疵的——没有受伤害,也没有怨恨,单纯的、灿烂的,是真正的幸福。
他内疚的说“我不知道要你受这样的苦……”
她却还是笑——可我不觉得有什么……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啦……
然后,心疼的远钧想抱她一下——没错,他感激她,他心疼她,但是,他不爱她。
他能给她的报答,也只有这个拥抱……
可是,为他做了那么多的她,却开始不好意思,打开他的手——钧哥,别这样,有人看着呢……
一句话,远钧不再有任何的犹豫,紧紧的拥住了这个深爱着自己的女孩。我想那一刻,他是真的想要好好的抱抱她的,尽管他的拥抱里,有太多太多的成分,但是,也许,没有一丝是她想要的……然,她还是笑了。
那一刻她的眼睛里,灿烂出光辉来。
那一刻,是不是她无欲无求的心里也生出了某些想法——醉在这个怀抱里,迷在这个人的眼神里,想要,一生一世呢?
爱情是什么?
每一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感情和故事,每一个人的,都一样的伟大,一样的值得珍惜。
爱情里,没有任何一个不幸的故事,也没有任何一个一无所有的输家。
连旁边两个女孩子都为她开心,是啊,罗比顺是那么好的一个人,有谁不会为她真心喜悦呢?
即使,她的爱情,只是一个拥抱。

第一个故事:无良商人看准了人们失去挚爱之痛的商机,利用高科技发明出了模拟仿真人物,先是邮件通过文字,再是电话通过声音,最后便是真人通过触摸,将人一步步带入事先设计好的产品之中,根本无需推销,只是稍作提醒诱惑,猎物便自动走入陷阱之中。
这种做法不仅是对假人的不尊重,也破坏了人类应有的生老病死的过程。仿真假人既然最赋予挚爱的一切信息,便应该作为一个人类个体尊重,而这一点却又根本无法做到,因为他根本就是假的,所以发明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不良的。就如同早就被大众讨论过的机器人问题,如果机器人拥有了人类的思维,是否也该得到尊重?
再者,生老病死是人类甚至是自然界本该有的生物循环,利用科技改变这种规律,对自己对大家对整个社会都会有害。
故事的最后,仿真的丈夫被关在阁楼上,如不受宠的玩具,只有周末女儿才能和仿真“爸爸”玩儿,这样好吗?或许在女儿心目中,这已经成为爸爸的形象了,就是一个每周末陪伴自己的玩具!在妻子心中,恐怕早已厌恶这样的状态,却不愿也不忍丢弃他,所以只能将其束之高阁,丈夫的形象在她心中或许连回忆都不愿意了,因为想到丈夫,肯定会想到楼上的那位仿真假人。。

—与过去的分割线—

什么时候开始,有赵远钧的地方一定会有罗比顺;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大大咧咧的朴实女孩开始在乎“你没有把我当女人看吧?”;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宋庆龄永远的“小跟班”赵远钧身后,有了另一个默默注视的身影……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到什么时候会结束,永远的跟着,明明知道他爱着另一个人爱得那样深沉,明明知道是一场无望的一个人的烟花一瞬,可还是,可还是,无论如何都放不了手……
他说模特集体罢工,超级名模的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立刻响应;他在庆铃那里失落找她去安慰,他说“你好像姐姐一样,跟你在一起好舒心……”她也只是微笑,默默的,连辩解和争取的不会,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笑得开心……只要他开心,只要他有笑容,只要他还幸福着,就足够撑起她的一片天……
所有人都在说赵远钧爱得怎样可贵怎样深沉怎样坚持,可是,为什么,没有人看到在他背后守候的人……的确,她大大咧咧,她有点没心没肺,她始终笑得很灿烂,她胸怀宽广,她很容易去原谅,她不会为了得不到很伤心……可是,可是……不是这样啊,不是这样啊……
所有人都只看到庆铃爱的多么热烈决绝,所有人都只看到李政爱的多么绝望无奈,所有人都只看到远钧爱的多么深沉安静,可是,我觉得,真正最伟大最可贵的爱,却是必顺的。
她爱他,但是,她可以放他走,而且,一笑而过,不让他有任何负担。不管这份爱最终是在时光岁月中凋零成了无痕,还是独自一人孤独的盛放在了命运的尽头成为一场一生的守候……至少,爱过。
是真心的。

第二个故事:深深深深的绝望和悲哀。为了娱乐效果,将一个有罪之身不断进行试验游戏,旁观者乐在其中,虽然是装作在一旁拍摄漠不关心,其实这就是事实,他们在嘲笑当事人竟然相信这出合伙的闹剧时,自己的身份正是演出的那样:一旁观赏,事不关已。这是一种对于人权的侮辱,如同玩物一般,每天进行着同样的真人表演,供人观赏。
当她一个人逃跑追杀,而无人理会时,我是疑惑焦急的;当电钻即将刺入当事人背后之时,我是绝望的;当最后当事人又要被洗掉记忆时,我是痛苦的。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怎么会有这么灭绝人性的娱乐方式?
他们的态度如同我一直不能理解的古代断头台前的叫嚣,中外皆是如此,无论认识或是不认识杀人犯,只要听说其作恶多端,便会同仇敌忾,觉着应该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即便如上所述将其作为娱乐不断折磨。犯人固然有错,但是惩罚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人们能够出口恶气,而是在于惩恶扬善,帮助犯人悔过自新。这种决绝的方式对谁好?就像为了出口气而去口出恶言一样,结果呢?两败俱伤而已。

首先声明我不喜欢看韩剧,完整看过的韩剧屈指可数。偶尔看两眼都是在家里被各大电视台狂轰滥炸到受不了,没办法看的。

第三个故事:这是个纯粹的讽刺,在拥有民主选举权的国家中,人们面对政客的选举说辞依然无感和无法相信之后,引申出的无党派主义便甚嚣尘上。waldo这个完全没有真人性质的卡通人物横空出世给了选民一个发泄缺口,人们内心的讽刺谩骂在waldo的大肆走红之后开始得到共鸣。这样的个毫无政治意义的形象短短时间内得到位居第二的票选,正是证明了选民内心的空虚。。waldo是谁并不重要,结局便可看出,公众喜欢的便是他什么都不是!这边是纯粹的讽刺。

但是昨天大半夜把那部小时候很喜欢的韩剧《天桥风云》看完了.

《黑镜子》述说的故事是极端化的表现,这样的东西在中国是拍不出来的,拍出来也不会被放出来的,放出来也不会被接受的。

我记得我第一次看到《天桥风云》还是小学的时候,凤凰卫视播的,觉得挺好玩的是怎么会有人叫“宋庆琳(龄)”这种名字啊。不过那时候的我还不懂啥叫韩剧,也没细看。所以第一次看的收获是知道里面一个角色的名字。

后来看的N次都是内地各种大大小小的电视台播的了。不过遗憾的是我从来没有看到开头也没有看到结尾,中间也是一直断断续续看的。情节只是知道个大概。当年特别矛盾李政长得最帅,但是人那么坏,到底该不该喜欢他。这个问题可是困惑我N年啊。

因为这部电视剧的关系,在小时候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的梦想是成为服装设计师,不过除了从小到大一直喜欢在草稿本上乱画娃娃以外,我从来没有朝那方面努力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