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进大剧院,剧作家陈涌泉的奔

图片 4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如果我埋头创作,也许可以长成一棵大树,名利双收。但到剧协工作之后,我就给自己定了一个更大的目标,那就是要为河南戏剧发展营造出一片森林。——陈涌泉

台湾老“戏骨”金士杰 罗晓光 摄

图片 4

  著名剧作家罗怀臻曾这样解读陈涌泉,他说,对陈涌泉应该从几个维度上考察:他为戏剧创作输入了现代文学意识和自觉向传统戏剧文学回归的意识,同时他还具有一代青年剧作家的职业担当意识。其实,罗怀臻的这席话字里行间中言说的不是别的,也就是陈涌泉奔“四化”的过程。当然,这里所说的“四化”并非我们惯常理解的“四化”,而是指剧作家陈涌泉在戏剧艺术之路上所始终坚持和践行的——传统戏曲现代化、民族戏曲世界化、戏剧观众青年化和戏剧生态平衡化这“四化”。从豫剧《程婴救孤》《风雨故园》到曲剧《阿Q与孔乙己》,从山东梆子《两狼山上》到豫剧《丹水情深》《王屋山的女人》,几十年来,陈涌泉笔耕不辍,思如泉涌,为人民而写,写人民喜欢的戏。正如他在“涌泉相报——剧作家陈涌泉专场晚会”主题歌里所写到的那样:“你是清澈的泉源,把我心灵滋润;你是丰富的宝藏,供我采掘不尽;你以崭新创造给我精神厚度,你以多彩生活筑我笔底乾坤。啊,人民,亲爱的母亲,离开你我何处寄托灵魂?”

  以编导“错误喜剧”《荷珠新配》掀起台湾小剧场运动新浪潮,开启台湾现代剧场序幕,这是金士杰最初崛起并广泛地进入人们视野的形象;但大陆观众最熟悉的,可能还是他在赖声川话剧《暗恋桃花源》中饰演的江滨柳。他既是演员,也是编剧和导演,涉足影视和舞台剧多个领域,被台湾同行亲切地称为“金宝”、被好友赖声川评价为“台湾现代剧场的开拓者及代表人物”,而许多后辈文艺青年则尊称他为“金老师”。

  继去年夏天带来《光之魅影》与中国观众见面后,明日至7月28日,捷克第一黑光剧团将再次访华,登陆国家大剧院戏剧场,连演四场剧团的保留剧目《飞吧!小单车》。这是国家大剧院“北京儿童戏剧季”剧目之一。

  传统戏曲现代化

  多年以前,当黄磊版《暗恋桃花源》在北京演出时,一股怀旧风吹遍大街小巷,金士杰版的电影和话剧《暗恋桃花源》乃至“表演工作坊”其他剧目的正版盗版光碟常常被一扫而空;他逐渐活跃于大陆并为人所熟知,则是在此之后的事。这一次,他带来的是台湾果陀剧场改编自希区柯克电影《三十九级台阶》的悬疑侦探喜剧《步步惊笑》,将于5月23日至25日登陆国家大剧院舞台。这是他继在话剧《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中饰演莫利教授之后再度登陆大剧院舞台。跟记者见面时,他依旧朴素低调,亲切中透着拘谨,聊起表演则喜笑颜开,跟老来得子的他聊起家里刚满3岁的龙凤胎孩子,金士杰则“奶爸”样十足。

  《飞吧!小单车》是一部蕴含着丰富创意与哲理的作品。故事发生在世纪之交,讲述了在为丘比特塑像揭幕的过程中,塑像奇迹般地拥有了生命,并意外射出了手中的神箭。神箭射中的是年轻的发明家恩佐莱托,这支通常情况下会引发相思病的神箭这回却鬼使神差般使恩佐莱托痴迷于发明飞行脚踏车的构想。经过反复尝试与失败,恩佐莱托最终发现,唯有真爱可以抵抗地心引力。

  综观陈涌泉所有的戏剧作品,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创新都是在尊重传统基础上的创新,他的发展都是有深厚传统作支撑的发展,作品中贯穿着他对传统文化的理性审视,对戏剧使命的热情呼唤,对主体价值的充分张扬,对剧种特色的一贯强化,体现出一种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明确的文化追求。

  “喜剧往往会让演员琢磨戏”

  黑光剧的发明者是现年82岁的捷克戏剧家齐伊·瑟奈克。瑟奈克在就读戏剧学校时,一次有一名迟到的演员身着黑衣穿过舞台时,竟然在黑色背景的帮助下成了“隐形人”。于是他决定在毕业作品中尝试使用这个“舞台的魔术”,这也成了世界上第一出黑光剧。1961年,瑟奈克成立了捷克第一黑光剧团,次年,他们把黑光剧带到爱丁堡戏剧节上演出,由此被全世界的观众认识。这个独特的剧种很快风靡全球,在世界各地也都出现了黑光剧的表演团体。

  陈涌泉的戏剧创作体现出一种文化创新意识。他认为,中国戏曲虽有着深厚的传统积淀,但要获得良好发展,必须在更高的形态上完成现代转换,契合当代观众的审美心理,实现传统戏曲现代化。在创作《程婴救孤》时,陈涌泉一改原作忠奸斗争的简单框范,而是集中展示主人公的心路历程和精神世界,表现程婴在绝境之中的不屈与坚韧,彰显出生命的巨大能量。剧中视死如归的老臣公孙杵臼、慷慨就义的将军韩厥、宁死不屈的丫环彩凤,他们用热血书写了生命的价值,闪耀着光辉的人格魅力。程婴等人救孤的历史正是中华民族忍辱负重、自强不息、不畏强暴、舍生取义的历史,当代观众在欣赏《程婴救孤》时,能够在历史与现实、情感与理智的互动沟通中,感悟到生命的意义,领略到人格的魅力,在回归历史、回归人性、回归纯真的审美冲动中,心灵接受了洗礼,灵魂找到了归宿。

  大陆观众对于希区柯克的电影《三十九级台阶》并不陌生,2005年其电影文本经编剧帕特里克·巴洛改编为话剧《步步惊笑》后极其卖座。它讲述的是发生在上个世纪30年代英国伦敦的故事: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老宅男”,因一次离奇的“桃花运”而卷入一场间谍组织的计划,在惨遭追杀的过程中不得不展开“世纪大逃亡”。2009年,该剧由果陀剧场与导演杨世彭引入,以华人舞台剧少见的“谐仿”类型进行演出,获得如潮好评。

  如今,捷克第一黑光剧团的足迹遍布全世界69个国家,参加过近70个国际戏剧节,平均每年演出200场。

  其荣获第十届中国艺术节文华优秀剧目奖的山东梆子《两狼山上》,同样体现出陈涌泉的这种创作追求。杨家将的故事在中国家喻户晓,但传统戏的基本模式都是奸臣当道、忠良蒙难。但该剧没有停留在忠奸对立的简单层面,而是从历史的高度、社会的广度、人性的深度,着力刻画以杨业为代表的杨家忠烈,在国家利益、民族大义面前舍生忘死的英雄情怀。故事情节由原来杨家将因家族恩怨被奸臣害死转化为杨家将为国家荣誉战死,突出了他们对国家和民族的赤胆忠诚,强化了他们牺牲的价值意义。全剧除了横刀立马的英雄气概之外,还表现了他们对亲情的眷恋、对故土的热爱、对和平的向往。与传统戏相比,剧中的杨家将更加血肉丰满,他们身上既有英雄的光芒,又有常人的情感,因而也更容易与现代人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